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零一章 最後一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零一章 最後一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就在孫豪張嘴準備說話的這一刻,鐵蓑鵬身軀如風,猛地出現在了紫金風火之中,手中魚鉤,準確無誤地沖向了孫豪的嘴邊。

孫豪眨眨眼,嘴巴緊緊閉上,剛剛,也就是做了個張嘴的動作而已,魚鉤速度極快地,叮的一聲,撞中了孫豪緊閉的嘴唇。

孫豪身上白玉光芒一閃,魚鉤被反彈了回去,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孫豪手中刑天干戚方盾猛地一豎,盤旋一掃,向身邊的鐵蓑鵬砸了過去。

鐵蓑鵬如同一片樹葉,輕輕一閃,手持魚竿,飄飛空中,定定地看著孫豪,嘴裡緩緩說道:「小山居然知道我的魚鉤會攻擊你的嘴部,還設計我,讓我白白浪費了一次攻擊機會,我真是好奇,小山還知道些什麼,又是從什麼地方知道這些的,我自問這天下,知道我秘密的,都已經成了死鬼。」

孫豪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嘴一張,開口說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鐵蓑鵬眼前一亮,心說,這回你可是真開口說話了,魚鉤一甩,叮的一聲響。

孫豪身軀好似一愣,張嘴,說到了:要想「人不知……」這段話。

魚鉤飛快地,迅雷不及掩耳般勾了進來,鐵蓑鵬蓑笠之後的雙眼露出了驚喜的笑容,蠻子再《■長《■風《■文《狡猾,也要吃老子的洗腳水。

眼看魚鉤就要勾住孫豪。

孫豪手一動,一直抱在懷裡,從進入風火域之後就一直在打盹的邊牧早有準備,等待多時地,一衝而上,一頭撞在了魚鉤上。

叮的一聲,魚鉤從孫豪身邊給撞飛了。

邊牧輕巧地一個翻身,落在了孫豪的肩上,嘴裡汪汪大叫:「汪汪汪,任你是什麼鳥人,都得吃老子的洗腳水,還想跟孫老大斗,你差得遠了,你這最後一鉤都給用光了,看你現在還能怎麼樣……」

鐵蓑鵬獃獃地看著邊牧,雙眼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你居然會說話?你居然能夠自由在紫金風火域之中行動自如?你到底是什麼狗種?」

邊牧得意地揚起了自己的爪子:「本狗邊牧,哮天犬的弟弟,天下第二狗。」

鐵蓑鵬看向了孫豪:「原來小山身邊,一直有這麼大一張王牌,厲害厲害,不僅僅連我的神通都探了出來,居然還探出了我的最大使用次數,如此說來,第一瓶彩鵬金翅凝神液,小山是故意煉廢的了?」

孫豪搖頭:「那倒不是,那時我的確儘力在煉,不過難度太大,又不熟練,煉廢正常。」

鐵蓑鵬嘆了一口氣:「不錯,現在想來,小山那個時候,真的是很認真在煉,要是有絲毫懈怠,想來我早已經看出你的不妥,沒想到啊,我以為你就是我的最大機緣,但現在看來,你不僅僅是我的機緣那麼簡單,你還可能是我此次重生最大的難關……」

孫豪雙手一拱:「鐵前輩,小山自從見到前輩之後,前後幫了你幾次,辦事也算盡心儘力,你不領情不說,居然還設計於我,不是我要成為你的難關,而是你在跟我過不去。」

鐵蓑鵬呆了呆,仰頭看向天空。

半響之後,掉頭對孫豪說道:「知道嗎?你是幾千年來,唯一一個走進風域並讓我產生感應的修士,也是我期待了幾萬年之久的機緣所在,你遇見我,並不是偶然,你幫我,也是在我的預計範圍之內,簡單點說,也就是我讓你幫的,所以,我是沒有必要感恩的,本來,這就是我行動的一環。」

孫豪摸摸邊牧的腦袋,笑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前輩安排好的,要不是有邊牧在,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鐵蓑鵬看看邊牧,又抬頭看天,嘴裡悠悠說道:「說是邊牧,其實還是老天,從我選擇你的那一刻起,其實就落入了老天的算計,我只不過沒有想到,自己面臨的最後一關居然會是**,我還以後是無上神雷呢,沒想到居然安排了你來成為我得道的攔路虎,看來,小山你也是一個惹得天怒人怨的逆天修士,要不然,我們兩個也不會如此巧合地撞在一起。」

孫豪的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前輩言重了,小山不過是來取幾株飛羽幻神草而已,可沒想跟前輩爭什麼大道機緣。」

鐵蓑鵬仰首,身上八風齊飛,魚竿高高揚起,空中出現一大片漁網,向孫豪罩落而下,嘴裡哈哈大笑:「無論如何,老天只許你我留一個下來,今日,不知是我會奪取你的機緣得成大道,還是你能剝奪屬於我的氣運,奠定無上仙基,相逢就不是偶然。」

孫豪身軀一震,鬥志昂揚,嘴裡一聲長嘯:「來就來,誰怕誰,如果我猜得不錯,前輩怕是狀態有些不妥……」

鐵蓑鵬手中不停,空中點頭:「小山說的不錯,我現在的確不妥,不過小山,你有所不知,我的魚鉤,其實不止八次,我還有最為強大的保命一鉤,這回,你說得太多了,哈哈哈……」

叮,空中魚鉤亮光一閃。

孫豪再次出現在了長嘯狀態。

魚鉤如飛而來,等候多時,準確無誤地,沖入進了孫豪的嘴中。

孫豪肩上的邊牧彈腿預沖,一層漁網攔在了它的面前。

鐵蓑鵬哈哈大笑中,志得意滿地,一鉤,釣起了孫豪,心中無比爽快,這難纏的蠻子,終於搞定了。

魚鉤猛地一揚,空間秘術同時發動,鐵蓑鵬魚竿向後一揚。

孫豪的腦袋,猛地被鐵蓑鵬給拔了起來。

鐵蓑鵬微微呆了呆,伸左手去接,接住了孫豪只有拳頭大小的頭顱,卻豁然發現,此時此刻,孫豪的腦袋在自己的掌心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是怎麼回事?

鐵蓑鵬奇怪萬分地看看手中的頭顱,又看看挺立空中,失去了頭顱的孫豪,沒能一下反應過來。

蠻子被自己把腦袋給拉斷了。

蠻子的腦袋落入了自己的手中,被自己的空間秘術變小了,但臉上居然還有燦爛的笑容,可是為何自己會覺得,這種笑容這麼的假?

正疑惑呢,猛地,鐵蓑鵬豁然發現,對面的蠻子沒有腦袋的身軀上,一顆頭顱再度長了出來。

孫豪的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嘴裡說道:「前輩果然還留有後手,不過前輩怕是要失望了,你釣走一個木雕頭顱,對小山的影響真的不大,要不,你再來釣一釣,看看是你的魚鉤次數多呢?還是我的木雕更多。」

孫豪說完,鐵蓑鵬不由捏捏手中頭顱,果然明確地感知到了,居然真的是一顆木雕,心中頓時惱羞成怒,嘴裡一聲暴喝:「小山,好手段,真是好手段,沒想到我最厲害的一招,居然被你如此給破了。」

孫豪笑笑:「前輩這一招厲害無比,小山也是好不容易才想到了李代桃僵,前輩也果然是隱忍無比,居然生生留了一鉤,要不是小山也有一些手段,此時怕是已經為前輩所擒了。」

鐵蓑鵬手一收,魚竿收了回來,手握魚竿魚絲,輕輕頂了頂自己的蓑笠,露出了酷似王遠的面龐,嘴裡悠悠說道:「我本想讓你去得輕鬆點,不想讓你太痛苦,既然你執意要反抗,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說話之間,蓑笠之下的面孔隨風從蓑笠下面飄了出來,化為一道小巧的金鵬,空中一閃,消失在紫金風火之中。

孫豪身軀猛地一震,眼中閃過一道驚駭的光芒,雙腿一盤,緊閉雙眼,坐在了紫金風火當中,高大的身軀,輕輕地顫抖起來。

肩膀上,邊牧好奇地看著孫豪,再看看對面直立在空中,完全變成了空殼的蓑笠和蓑衣,眼珠子一轉,飛身而起,三爬兩爪把蓑笠和蓑衣抓起,屁顛屁顛地跑回了孫豪身邊,趴在孫豪身前,嘴裡嘀咕道:「神魂大戰嗎?老大應該不會吃虧吧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