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零三章 不周而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零三章 不周而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識海上空,還有兩魄和兩大主魂未化。

兩大主魂位置高高在上,不易攻擊到,兩大分魄就是孫豪防禦的重點。

好在識海乃是孫豪的主場,神識到處,魂力自到,不然根本就救援不急分魄。

哪怕孫豪能夠神識一動,劍魄就能出現在分魄之前,兩大分魄依然不時受到大鵬金翅鳥的攻擊,出現不少損傷,要不是孫豪積累了得,萬魂殿傳承又有修魂之術,兩大分魄也早已經只須化魂,此時,怕是早就承受不住大鵬金翅鳥的狂攻而墜落空中。

一旦墜落,日後就必然需要很長時間的修復,才能完全復原。

大鵬金翅鳥不時發出哈哈大笑,總能瞅到機會攻擊孫豪未化的分魄和實力較弱的冰魄。

戰鬥在持續,孫豪如果找不到良好的辦法,最終的結果可能就不會太美好,長此下去,孫豪分魄墜落那是必然,只要墜了幾個分魄,毫無疑問,孫豪的整體實力就會大打折扣,到時候的戰局,會走向什麼方向就真的說不定。

孫豪的高大元神手中握緊了斗天棍,隨時準備親身參戰。

不過,雙眼看著大鵬金翅鳥,孫豪的心中,始終不解環繞在大鵬金翅鳥身上的不周風意,明顯弱了一籌的不周風意,︾長︾風︾文為何能夠如此自然地融入進大鵬金翅鳥的身軀之中?

不周風,完全沒拖大鵬金翅鳥的後腿。

孫豪感覺,只要自己能夠想明白這個道理,說不定自己的風之劍勢就能徹底大圓滿。

分魄雖然受到攻擊,但距離被擊墜落,還需要一點時間,孫豪乾脆盤膝而坐,仰首看向高空,觀看大戰的同時,參悟不周風意。

大鵬金翅鳥乃是風中之王,他身上的不周風意,應該就是最強狀態。

如果按照這種思路去理解,那麼自己身上的不周風意其實並未比大鵬金翅鳥弱上多少。

可是為何自己身上,不周風意老是缺了,弱了,自己想要彌補都補不上,始終會成為自己風之大勢之中最弱的一環呢?

而自己,為何又始終領悟不出不周風意的特殊一劍。

不周風性,又應該是什麼呢?

假設,不周風意的最強狀態,就是大鵬金翅鳥現在這種狀態的話,那麼,是不是說,其實不周風意表現在八風之中,其實就是最弱的一環,其實就始終是那個沒有補上的缺口呢?

如果真有這種可能。

八風怎麼能定域?

八風怎麼能平衡?

或者說,其中有自己忽略了的東西不成?

空中,大鵬金翅鳥自然而然,御風而起,八面來風推動大鵬金翅鳥以孫豪元神難以覺察的速度,向上飛去,攻向孫豪的一個分魄。

此時此刻,心中若有所悟的孫豪,驀然發現,大鵬金翅鳥的身上,八大風性其實處於一種似平衡未平衡的狀態,處於一種「無定」的變動狀態之中,正是這種變動,產生了巨大的推動力量,讓大鵬金翅鳥瞬息而去。

心中,驀然一動。

元神的雙眼,猛地綻放光芒。

孫豪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時自己還是築基期,為了凝鍊絕世神罡,到達了九仞之巔,感受到了軒轅有熊氏留在天靈大陸的九仞之巔。

那時,自己疑惑,為何軒轅有熊氏怎麼不完成萬仞壯舉。

但直到凝鍊萬仞之罡時,自己豁然明白「造山九仞,立地過萬。」

那麼現在,自己參悟不周風意,怕是真的需要改變一下思路,不能老是抱著參悟不周一劍不放,也不能老是抱著想把不周風意去壯大的想法不變,或許,不周風根本就補不齊。

不周不周,本就是天地之缺,留而不周。

修士怎麼練,怎麼補,始終都會缺了一線,始終都會補不上。

因為不周風,就是不周風,要是能夠補上,就叫可補風了。

孫豪的心中豁然開朗,順著這個思路,遙望大鵬金翅鳥,孫豪展開參悟,眼睛越來越亮。

八風定域,不錯,無定風域之所以能夠成為一方異域,的確是八風所定,咋一看,八風定域的意思就是八大風向把異域穩定了下來。

但是,孫豪用心體悟,卻感知到了大鵬金翅鳥的險惡用心。

這傢伙,應該跟自己只說了一半,而且,有著故意將自己引偏的惡意在其中。

八風定域,對的,這句話說的沒錯,但是孫豪現在領悟之後,卻猛地明白過來,八風定域後面還得加上三字「域無定」。

整句話就是:八風定域,域無定。

八風鎖定的異域其實根本上,還是一個四處移動到處亂跑,根本就定不下來的異域,這才是風的本質,移動的風。

八風定域,域無定,

想通這個道理之後,孫豪瞬間一通百通,瞬間明白了不周風的真正風意,不周而周,風有缺。

八風定域,域無定。

不周而周,風有缺。

孫豪的元神之軀,猛地在識島上空挺立而起,仰天哈哈大笑:「大鵬兄,多謝,多謝,哈哈哈,沉香劍,給我起……」

一直以來,孫豪風之劍勢缺了不周一劍,未能大圓滿,今日,孫豪豁然明白,其實不周一劍,就是不存在的風之一劍,那麼此時,孫豪劍出沉香,悟道而成,風之大勢,隨劍而出。

沉香劍空中一晃,攔在了大鵬金翅鳥之前,劍體一動,化為八大風劍,狂風起,攔金鵬。

大鵬金翅鳥金眼之中閃過絲絲不屑,風之劍意,攔得住本座?

雙翅一展,就待隨風而起。

孫豪元神驀然一聲脆喝:「不周而周,八風定域,定域一劍。」

空中,八百風劍籠罩的區域,連同大鵬金翅鳥所在的區域猛然完全失去了風力,八種屬性的風,如同外邊風火域之內的風一般,完全靜止下來。

大鵬金翅鳥卒不及防,扇動的翅膀沒有借到風的力量,迅速向下邊掉落而去。刑天巫魄揮舞著巨大的拳頭,衝天而來,的一聲巨響,鐵拳砸落在大鵬金翅鳥的右翼之上,天空之中,大鵬金翅鳥爆發出一聲巨大的嘶鳴聲,身軀上,掉落了層層金粉。

強忍劇烈的疼痛,大鵬金翅鳥猛地一展雙翅,自動借風,從沉香劍下,刑天巫魄旁邊一飛而過。

一雙金眼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下方,看向孫豪的元神之軀,驚雷般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你居然領悟了八風定域,你居然真的悟出了八風定域……」

孫豪臉上露出笑容:「多謝前輩指點,要不是前輩,孫豪怎麼也不會想到,八風定域能讓域內之風靜止,哈哈哈……」

大鵬金翅鳥抬頭看向沉香劍,驀然再次發現,沉香劍此時,正在識海上空左飄右移,下方靜止的風域形狀也在不停地變動,嘴裡不由地,又是悠悠一嘆:「你真是好悟性,不僅僅是悟出了八風定域,還悟出了域無定,這麼短的時間,你能觀戰而悟,我真是小瞧你了……」

孫豪微微一笑:「前輩過獎,現在,孫豪還有一劍,請前輩斧正……」

神識一動,沉香劍連同定住的風域也豁然消失,而大鵬金翅鳥的額頭正前方,驀然出現沉香劍淡淡的虛影。

大鵬金翅鳥展翅倒飛,沉香劍緊緊追隨,瞬間,一鳥一劍,不知道去了多遠。

孫豪清朗的聲音在識海上空傳了出來:「不周而周,劍無影,可惜孫豪此劍還沒能完全練成,傷鵬兄不得,不過,哈哈哈,鵬兄現在進入孫豪的神識之中,就猶如籠中之鳥,不知大鵬兄覺得自己還有勝算嗎?」

大鵬金翅鳥如飛而來,金眼看著孫豪,嘴裡淡淡說道:「原本以為你是蠻子,能不費吹灰之力滅掉你的神魂,沒想到你居然是五分元神的人族修士,不過,區區定域一劍,可別想攔住本座,我們外邊再戰,走了……」

說完,巨大的身軀一晃,身影空中豁然變淡,已經不戰而退,遁逃而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