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零四章 金鵬復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零四章 金鵬復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身軀一震,睜開了雙眼。

對面紫金風火之中,浮現出一個淡淡人形鬼影。

孫豪睜眼的這一刻,鬼影伸手一招,把邊牧壓在腳下的蓑笠和蓑衣招了過去,嘴裡淡淡說道:「本座的東西,那也拿得去嗎?」

蓑笠蓑衣一晃,套在了虛影之上。

鐵蓑鵬再現,手中出現了魚竿,輕輕一頂魚竿,露出了酷似王遠的面容,看向孫豪,淡然說道:「都說天災不如*,過去我本不信,但是沒想到自己的最後劫難,居然會應在你的身上。」

孫豪看著好友的面容,內心深處有著絲絲感嘆,想起了自己凝鍊無雙大脊的過程,最後關頭,還不是喬旦殺出,差點要了自己的老命,嘴裡輕輕嘆息一聲說道:「修道之路,步步荊棘,你我都是苦渡修士,現在只能各憑本事,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鐵蓑鵬聳聳肩:「你能奈我何?」

說完這句,不知為何,臉上浮現出絲絲怪異至極的神色。

孫豪淡淡說道:「我打賭你不敢飛。」

鐵蓑鵬「哦?」了一聲,鼻子抽了抽,眉頭一皺:「什麼怪味,能臭到人的靈魂深處……」

邊牧汪汪大叫起來:「尿味,汪汪,老子的尿味,汪汪,我準備撒泡尿認主蓑衣,你居然給拿了回去,剛剛好,讓你聞聞老子的尿味。」

鐵蓑鵬一聲冷哼,身軀一振,層層波紋從蓑笠上沖了出來。

邊牧汪汪大叫:「沒用的,汪汪,老子的神犬尿,你一輩子都擺不脫,你不管跑到什麼地兒,老子不用半天就能找你出來。」

鐵蓑鵬呆了一呆,臉上露出羞怒交加的神色,堂堂大鵬金翅鳥,居然被一隻破土狗侮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手中魚竿一揮,魚絲層層疊疊,向邊牧沖了過去,魚鉤一閃,釣向邊牧。

邊牧在孫豪的肩頭大叫:「來得好……」

汪汪叫聲之中,張嘴就向前面一咬,一口把魚鉤咬在了嘴中。

鐵蓑鵬雙眼神光一閃,嘴裡一聲暴喝:「給我過來。」

一甩魚竿。

孫豪伸手一摁,將邊牧摁在了肩上,鐵蓑鵬一甩無功。

稍稍一愣,鐵蓑鵬秘術一催,嘴裡再度暴喝一聲:「給我過來。」

邊牧死死地咬住了魚鉤,愣不鬆口。

鐵蓑鵬的空間秘術居然對邊牧無效,邊牧並未變小,依然被孫豪摁在了肩上。

邊牧低頭,使勁地拉動,想把魚竿拉過來,或者是把魚絲給直接拉斷,孫豪雙眼一亮,沉香劍凝空飛起,一劍斬向魚絲。

鐵蓑鵬淡淡地說道:「想奪我魚絲,只怕你想多了。」

說話之間,邊牧嘴裡一輕,魚絲連同魚鉤消失不見,如同風兒一般消失,鐵蓑鵬輕輕一震手,魚竿上,魚絲一長,再度掛上了一隻魚鉤。

邊牧癟癟嘴:「老大,他這隻破鉤子不是實體,一不留意,給溜走了。」

孫豪淡淡笑著說道:「沒事,跑得了和尚跑不脫廟,下方這座所謂的無定風火山就是他的本體,真正的大鵬金翅鳥,不知道死去多少年,已經化成了火焰大山的本體。」

鐵蓑鵬呆了一呆,拍拍雙手:「是最狡猾的種族,我還不信,這次發現,真是誠不我欺,孫豪居然能夠準確判斷出本座的跟腳來歷,卻是不得不服。」

孫豪向下邊高昂的頭顱看去,嘴裡說道:「這一路行來,風鵬,六色金翅成群出現,大鵬兄又需要取六色金翅凝神,如若孫豪還判斷不出你的本尊,那可就真是貽笑大方了。」

其實,如若不是孫豪認真分析並系統研究過風屬異獸的資料,特意留意過風之王者大鵬金翅鳥的話,還真的不一定會去向那個方向猜測。

不過說實話,哪怕是判斷出大鵬金翅鳥的真實身份,孫豪到現在,依然不敢相信無定風域之內,自己居然真的看到了傳說中的風中異獸。

當然,這個過程也是兇險萬分,鐵蓑鵬僅僅只是殘魂,就已經厲害如斯,真要是全勝時期的大鵬金翅鳥,該是怎樣的兇悍。

鐵蓑鵬嘆了一口氣,遙遙看向自己的本體,嘴裡說道:「大鵬金翅鳥之軀受天地所忌,當我的速度達到了極限之後,身軀和神魂,不由我能控制地,開始自行燃燒,可是我不甘,我不信我大鵬金翅鳥最終的結局就會是被焚燒得一乾二淨,屍骨無存,所以,我用八方定域之術,定住自己的本尊,逃出部分神魂相求自救之術,也不知過去了多少萬年,直到遇見了你。」

孫豪心中雖然也是感概萬千,感慨修行之不易,但是臉上卻露出了絲絲笑容:「前輩的秘術,我基本也猜出了端倪,不外藉助凝神液藥效,將燃燒的神魂抽取出來,補齊你這殘魂的不足,然後附身鯤鵬重生修行,不知我說的可對?」

鐵蓑鵬點點頭:「差不多吧,不過此術有個關鍵,就是鯤鵬之魂必須清理乾淨,所以我必須給鯤鵬找個驅殼,而你就很合適。」

孫豪嘆氣,心說,你要是早跟我說,這事真是好商量,還別說,孫豪如若能夠得到鯤鵬神魂,第六魄化魂鯤鵬的話,其實挺滿足的。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孫豪卻有了更好的選擇,大鵬金翅鳥之魂。

加上大鵬金翅鳥闖入孫豪的識海,一場大戰,灑落了不少金粉,也就是神魂之力,已經被孫豪的吸魂術給吸取,在修復大戰之後受損的分魄,也就是第六分魄已經沾染了大鵬金翅鳥的氣息,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該交代的場面話都交代完畢。

大鵬金翅鳥被孫豪逼出了跟腳,也就是逼到了牆角,為今之計,只能跟孫豪拿實力說話,看看誰能博得最後的大道機緣。

手中輕輕一震,鐵蓑鵬舉起了孫豪煉製的「七彩凝神液」,嘴裡淡淡說道:「你為了取信於我,煉製了這融合凝神液,最後,沒想到吧,這會成為你的催命符。」

孫豪淡淡說道:「我煉製的凝神液,你也敢用?」

鐵蓑鵬哈哈大笑:「別忘了,我也是藥劑師,我能清晰地知道,七彩凝神液不可能混合進去任何一種其他靈藥,必須十分純凈,不錯,哈哈,你煉製的其他單瓶凝神液我都不敢用,獨獨這七彩凝神液,卻是我重生的真正保障,哈哈哈,我不過是調整一下重生的先後程序而已,孫豪,希望你能擋得住我的本尊……」

說話之間,手中用勁,玉瓶破碎,七色彩虹灑落在他的身上。

邊牧汪汪叫了兩聲。

孫豪摸摸它的腦袋,說了句:「稍安勿躁。」

邊牧表示服了,巨大的變故在即,老大還真的沉得住氣,果然老大才是干大事的樣子。

彩虹般的凝神液落在鐵蓑鵬身上,鐵蓑鵬好似在彩虹之中瞬間溶解,身軀連同蓑衣,蓑笠完全化為一道青煙,空中好似浮現出一個王遠的笑臉,詭異的笑著,消失不見。

孫豪正下方,高昂的山尖,高昂的大鵬頭顱,猛地震動起來,紫金色火焰猛地收縮了回去,點綴在大山之上,化為兩個巨大的眼球,驀然睜開……

呼的一聲,熊熊燃燒中的火焰大山,整體動了起來。

山河變色,八風齊動。

無定風域之內,瞬間山崩海裂,一聲驚天動地的鵬嘶,響徹天際。

雙翅金鵬復生,雙翅輕輕一展,燃燒著的身軀扶搖直上,風助火勢,火浪滾滾,如同一顆巨大的太陽,照亮了周圍的區域。

停在了孫豪對面的空中,大鵬金翅鳥紫金色的雙眼,露出絲絲憐憫表情,看向了孫豪。

孫豪現在,站在龐大的燃燒著的大鵬金翅鳥之下,徹底變成了一個小不點。

肩上的邊牧,就更小了,不過此時的邊牧,猶自不怕死地汪汪叫道:「哇哦,好大一隻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