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一三章 第六風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一三章 第六風魄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推薦一本好看的國術武俠《超級少年宗師》

金身、法相。

分神,化身。

八風定域之劍

刑天巫魄之身。

無定風域一戰,孫豪手段盡出,終於拿下了詭異強大的大鵬金翅鳥,或許,也可能是第一個能夠拿到大鵬金翅鳥殘魂,用來化魄的修士。

手中緊緊握住大鵬金翅鳥的殘魂,孫豪的心中,有著絲絲感嘆和唏噓。

對孫豪來說,大鵬金翅鳥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無論是發展潛力,還是其擁有的強大傳承,都會讓化魂之後的第六魄強大無比。

哪怕是孫豪現在最為強大的太古雷獸魄,就其個體實力來說,依然弱了大鵬金翅鳥稍稍一籌。

風屬性異獸真正的強者,孫豪想都沒想過的絕對強者。

剛剛進入無定風域之時,孫豪最為理想並且可能性最大的目標,就是風龍,心中隱約期盼的,才是鯤鵬。

當孫豪手握大鵬金翅鳥殘魂之時,心中湧起了陣陣不敢置信。

沒想到,自己居然遇見了大鵬金翅鳥,不僅僅遇見了,而且還拿了下來。

雖然說這個過程詭異無比,兇險萬分。

但勝了就是勝了。

修士一生,怎麼可能沒有挑戰,怎麼可能沒有危險,富貴險中求,不外如是。

只不過,看著手中的大鵬金翅鳥殘魂,雖然心中不由又是悠悠一嘆,大道爭鋒,生死一線,自己謀大鵬,勝利,笑到了最後,等待大鵬的,將是萬劫不復。

而反過來,如若敗的是自己,那麼現在,自己怕也即將屍骨無存,神魂俱滅,身隕道消了。

臉上有著絲絲憐憫,但心中剛強似鐵,孫豪不再跟大鵬金翅鳥廢話,金身頭顱張嘴一吸,吸魂術施展開來。

大鵬金翅鳥殘魂瞬間出現在孫豪的識海之中,被三頭六臂的元神之軀緊緊地抓在了手中。

大鵬金翅鳥再度進入孫豪的識海,扭頭四望,想起自己第一次氣勢洶洶進來,試圖直接摧毀孫豪神魂,結果鎩羽而歸的經歷,微微一嘆。

其實,神魂之戰敗北,自己也就基本無力回天了。

無他,實力象徵,神魂實力弱一籌,真實實力也就差了一截。

孫豪神識一動,空中,第六顆閃亮的星辰產生一股吸引力量,元神手向上一揮,大鵬金翅鳥被打入了孫豪的第六魂魄之中。

星星搖身一變,化為了大鵬金翅鳥的造型。

陰陽二氣開始在大鵬金翅鳥周身流轉。

雙翅微微一展,孫豪的識海上空颳起了陣陣大風,鐵蓑鵬桀驁的聲音傳了出來:「孫豪,你雖然拿了我的殘魂,鎮壓在了你的第六魂之中,可是,我倒,你怎麼能夠消化我的不屈意志,就憑那隻雷鳥,和你那把破劍嗎?」

鐵蓑鵬戰天鬥地,身隕萬年,道心不滅,意志無比堅定,還真不信孫豪能夠輕易消化自己。

太古雷獸和沉香劍頂多能夠壓制住他,卻奈何不了他。

孫豪元神之軀微微睜眼,淡淡說道:「太古雷獸魂照樣被本座所化,你雖然是大鵬金翅鳥,但既然入我魂魄,自然也就難逃一劫,鵬兄,看好了,此符名曰洗魂符,效果就是洗滌修士魂魄之中的雜質,而你,現在,就是雜質。」

元神之軀輕輕揚手,洗魂符飛空,輕飄飄地貼在了大鵬金翅鳥的額頭。

身軀猛地一震,大鵬金翅鳥感覺陣陣倦意湧上心頭,沉睡,沉睡,沉睡的感覺深入了自己靈魂深處,原本堅韌無比的意志,也瞬間不由自己所能控制地,開始崩潰。

猛地,強行提起最後一絲力量。

渙散的眼睛,再度綻放紫金光芒,從高空看了下來,看向下方孫豪,嘴裡悠悠說道:「這樣也好,本座雖然隕落,但修鍊一生的神魂之力,卻能藉助道友魂魄新生,我倒是很想知道,道友得到屬於我的機緣,到底能夠走出多遠,可惜啊,我無緣得見……」

孫豪元神雙手合十,緩緩說道:「道友一路好走,我會上下求索,攀登大道,絕不辜負道友一生所得。」

大鵬金翅鳥留戀地仰頭,好似看向了廣闊的他曾經翱翔過的天空,喃喃說道:「水擊三千里,大鵬展翅怨天地;苦恨萬年燃,為他人作嫁衣裳;孫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今日,我送你一句話,希望你能秉承我的意志,完成我未能完成的心愿,大道紊亂,天道已死,六道無輪,求道需謹……」

聲音越來越小,雙眼中的神光逐漸暗淡,最終歸於沉寂。

曾經威風一時,天宇無處不縱橫的大鵬金翅鳥,徹底地消散了自身的意志,化為了孫豪第六魄。

孫豪低聲說道:「道友好走。」

抬手拍出,又是一道洗魂符拍在了大鵬金翅鳥的額頭。

鐵蓑鵬的意志雖然潰散,但是卻有很多殘片,殘留在了孫豪的第六魄之中。

一章洗魂符上去,大鵬金翅鳥身上灑下層層甘霖般的雨露,第六魄身軀輕輕震動,大鵬金翅鳥的顏色看起來淡了許多。

現在的第六魄,形狀依然是大鵬金翅鳥,好似就是實體一般,當孫豪將其完全化為了金色而晶瑩剔透的虛影,懸挂在自己的識海上空之後,孫豪才會徹底完成自己第六魄的化魂,到時候,孫豪也就可以化身大鵬金翅鳥,翱翔天宇。

當然,到時候,化身之後的大鵬金翅鳥,也受到孫豪本體修為的節制,要想達到速度成道,那還相距甚遠。

昔日孫豪洗魂幼生期的太古雷獸,都花了整整兩年,用掉兩種完美級別洗魂符,這次所化,可是差點速度得道的大鵬金翅鳥殘魂,可也根本不會一撮而就,估計沒有幾十年的水磨功夫,第六魄很難完成魂化。

對於一個分神老怪來說,幾十年好似並不算是一回事。

孫豪從識海之中退了出來,金身微微一晃,和刑天巫魄合為一體,化為本體造型之後,看向前方依然化為了熊熊大火,如同火山般燃燒的大鵬金翅鳥身軀。

大鵬金翅鳥傲骨天成,臨死之際,不留半點痕,自己卻是很難留下他的血肉了,不過,真正的大鵬金翅鳥其實已經燃燒萬年之久,自己就算使盡手段,怕是也很難得到有價值的東西了。

凝立在大鵬金翅鳥燃燒的身軀之前,孫豪悠悠一嘆,對他微微鞠躬,也沒繼續拿劍去分屍大鵬,不過,嘴裡卻揚聲叫道:「邊牧,可以出來了。」

「燙死狗了,燙死狗了」,汪汪大叫聲中,邊牧嘴裡叼著蓑笠,蓑衣,從大火之中沖了出來:「汪汪,汪汪,這大鳥藏得好緊,要不是我灑了一泡尿,還真的找不到……」

孫豪眉頭微微一皺,開口問道:「尿騷味怎麼去除?」

邊牧汪汪叫道:「簡單,拿清水泡泡,自然就沒事了,洗衣,你不會?那些狗妹妹,佔了我的氣息,只要跑去洗個澡,他奶奶的,我就很難分得清誰都是誰了……」

孫豪伸手,把蓑笠和蓑衣拿了過來,神識一動,一股清水沖了下去,沖洗一陣之後,神識一動,披在了身上,嘴裡說道:「邊牧,嗅一嗅,看看能不能聞到我的味道。」

邊牧鼻子聳了幾聳:「老大,好神奇啊,我居然真的聞不到你的味兒了,這蓑笠到底什麼材料做成的,我怎麼只聞到了一股尿騷味……」

孫哥……

孫豪已經感覺不到任何尿騷氣息,不過,心中還是膈應,飛起一腳,將邊牧遠遠踢開,手腕一振,將蓑笠蓑衣收進了一品紫金帶。

再度面對大鵬金翅鳥熊熊燃燒的大火山,孫豪凝立良久,張嘴長嘯,無定風域之中,長嘯聲隨風而飛,遠遠飄揚。

第六分魄,風魄歸位。

第六風魄,大鵬金翅鳥。

孫豪闖蕩無定風域的目標,至此也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預期,是時候回去了。

身軀微微一晃,孫豪隨風而起,嘴裡揚聲說道:「死狗,走了,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