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二三章 勇闖毒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二三章 勇闖毒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草毒人的身軀乍一看很像是人族農戶扎在農田裡邊的稻草人,乾癟而枯瘦,行走的動作也比較呆板,如同乾草。

身軀如同乾草,全身帶毒,草毒人,正是因此而得名。

孫豪並沒有直接潛入毒死域,而是強忍著自己的不適,在草毒琉璃皿域內找了個地方,登記了自己小山的人族身份之後,住了下來。

草毒人族雖然比較排外,但是畢竟也是智慧種族,自己族內也有一定的規則約束,並不會隨隨便便喊打喊殺。

只要孫豪在規則允許的範圍內活動,而且不得罪到草毒人修士的話,還是相對安全。

草毒人和人族關係尚好,孫豪通過正常的途徑,按照男女巫族典籍記載的方式,恰到好處地繳納了部分資源之後,進入到草毒人修鍊區域,開始學習一些簡單的,可以對外傳承的「草毒之術」。

中虛之中,論及對毒性的了解,還真的推草毒人,在這兒學習一些知識毫無疑問能夠提升孫豪在毒死域之內找到機緣的機會。

真正進入學習狀態之後,孫豪現,每一個能夠在中虛立足的大族,絕對都有其出眾的地方,絕對都有其立足的原因所在。

草毒人以毒立足,自然也就有他的道理。

而且,草毒人的一些理論,也讓本身就是藥劑宗師和煉丹大師的孫豪眼前為之一亮,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草毒之術,可能也算是一種十分另類的藥劑之術和煉丹之術的複合技術。

草毒人最基本的理論認為:「是葯三分毒,十毒九分葯。」

草毒人的典籍之中指出,任何植株實際上都是有毒的,只不過毒性有大毒性的表現方式也不同而已,草毒人的典籍特意指出,任何藥物,或者是任何靈丹,藥劑其實至少都含有三分以上的毒性,而那些看似劇毒無比的毒物,則十有都是一種可以用的藥物。

草毒人三種臉色,則代表了草毒人三種不同的修鍊分支。

草綠色臉,乃是最多的,代表了草毒人最為常見的修鍊種類,綠毒之術,這一類草毒人,崇尚依靠自然造物之毒,合理配置,產生強大毒性,提升自身修為,他們研究和修行的重點就是自然植株和自然生靈之毒。

玫瑰紅臉,是為毒戰士,他們的修行方式,則偏重鍊氣,將各種毒氣修鍊入體,化為自身強大的攻防能力,通常,為比較好戰的草毒人所喜,毒草人之中,為數也不少。

黑臉,那就是真正比較恐怖的草毒人修士了,這種草毒人,又叫「養毒者」,他們奉行的觀點就是自然之毒,遠遠不如人造之毒的強大,因此,他們一生,就經常致力於各種各樣毒物的培養和壯大,以培養出無解之毒為榮。

黑臉草毒人,是一群真正的毒物狂熱者,相傳,毒死域就是生苗得罪了一個黑臉之後,導致的滅族下常

孫豪在草毒人的典籍之中,也看到了毒死域的記載,描述是這樣的:「桀驁的生苗終於激怒了黑臉阿公,那日,阿公從琉璃皿之中化為一道黑煙,籠罩在了生苗域的上空,萬物不能進出,分域之道完全隔絕,黑煙之中,好似傳來了驚天慘嚎,十年而不絕,十年之後,黑煙散去,阿公消失不見,而生苗域徹底成為了中虛大名鼎樂域」

三種修鍊分支側重點各有不同,其中最為詭異強大的,無疑是黑臉。

但是草毒人要修出黑臉,怕是也並不容易。

孫豪在琉璃皿域之內悄然修行,遇見的黑臉草毒人數量卻是不多,當然,這也跟孫豪學習的毒藥等級較低有關。

草毒人典籍對毒藥的描述十分全面,而且,有著十分清晰的等級之分,世上萬物,在草毒人這兒都是有毒的,根據其毒性強弱,分成了一到六級,分別對應了一微毒、二輕毒、三有毒、四很毒、五極毒、六劇毒,據說往上還有兩個毒性等級,但這卻不是外族修士能夠接觸到的理論了。

讓孫豪十分驚嘆的是,草毒人提出了一個十分有針對性的理論,那就是針對不同的種族,毒物毒性的等級,也是不同。

比如說,孫豪看到了砒霜,在對人族的毒性定義之中標明為極毒,然而對男女巫族的標註則只是有毒而已,對蠻族標註就僅僅只是輕毒了。

這種區分之法,相當的實際,而且,孫豪驚奇地現,幾乎是中虛排位靠前的種族,也就是擁有大域的種族,草毒人都有相應的毒性分級表。

好傢夥,孫豪可以肯定,任何一個大域種族如若得罪了草毒人,都會被找到針對性的毒藥去對付。

難怪草毒人沒有什麼朋友,這種毒素等級對應表,就讓其他種族十分忌憚了,弱點掌握在別人手中的感覺不可能好得了。

更關鍵的是,不少種族甚至懷疑草毒人那些狂熱的黑臉悄悄抓了自己種族修士前去試毒,要不然,怎麼會有如此精準的等級表。

要不是草毒人實在詭異,而且草毒大域其他種族打下來也沒什麼油水,說不定,早就有強大種族瞧不慣草毒人,大打出手了。

孫豪學習之中,還真是打開眼界。

因為自己乃人族,所以,孫豪重點學習了對人族有害的毒素分析。

對人族修士而言,六級毒性只是標註了強弱,除此之外,還有毒性類別的詳細分析,有讓孫豪嘆為觀止,感到了術業有專攻。

對人族來說,毒性主要有血毒、肉毒、神經毒、陰毒和淫毒等等,要不是來草毒人大域來學習,孫豪還真的沒能如此系統地掌握對人族有害的毒物,一邊學習這些毒物知識,孫豪一邊頭皮麻,一旦自己真的被一個黑臉草毒人給盯上的話,估計日子真的不會太好過,就算不死,估計也得脫層皮。

以前,孫豪覺得自己乃是分神大能,已經萬毒不侵,甚至是不覺得毒死域能把自己怎麼樣。

考慮闖蕩毒死域的時候,也把問題看得比較簡單。

後來,從凱爾曼山出的時候,盤河慎重其事給孫豪教授許多抗毒知識時,孫豪才豁然覺得,可能毒死域並不簡單,也才猛地想起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中虛之中,分神修士的確已經是大能級別,都是老怪物了,但是對一個龐大的種族來說,分神修士還是有一些的。

而毒死域的鼎鼎大名讓人談之色變,那麼簡單的推理就是毒死域也能毒倒分神老怪。

這也是孫豪隱身毒死域學習的根本原因。

真正是無知者無畏,知道的越多,人就越是膽在琉璃皿大域之內,孫豪整整學了三年,掌握了大量的草毒人最為簡單的,他們認為可以外傳的毒藥學傳承之後,孫豪已經對自己即將進行的毒死域戰戰兢兢。

毒死域的兇險體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是毒其二是不死。

毒,最強最兇悍的表現就是已經形成了類似風域一般的獨特毒法則,進去之後,修士的防禦無效化,抗毒無效化,必須依靠自己肉身固有的實力,抵抗毒性,煉體實力稍弱的修士,不要一時半刻,就能化為一團濃水。

當然,一些靈藥和解毒效果特別好的解毒劑,也能讓修士在毒死域之中支撐得更久,孫豪就是不知自己的木丹和枯木神愈在毒死域之中還有沒有一些效果,會不會被毒死域的奇特法則給強行終止。

不死,則是毒死域在被滅絕之後,不屈的靈魂在其中生成的一些能夠不受毒素影響的強大不死生物,這些生物常年生活在毒性瀰漫的環境之中,身軀充滿毒素,難纏至極。

草毒人的琉璃皿大域之內修行了三年,孫豪準備妥當之後,帶領邊牧悄悄地來到了琉璃皿大域邊界的弗羅拉橋。

一條奔騰的河流,從琉璃皿大域向下奔騰而去。

琉璃皿大域之內,河流歡騰起潔白的浪花,過了弗羅拉大橋斜斜的橋身下半段,河流的顏色瞬間變成了漆黑如墨。

河流也好似瞬間不再流動,而是如同粘稠的液體一般,緩緩向下蠕動。

這一日,一個人族少年,帶了一隻土狗,好奇地前來參觀毒死域,不幸的是,一個不小心,從弗羅拉大橋上跌落下去,掉入了毒死域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旁觀的草毒修士一聲長嘆:「哎,又一個可憐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