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二四章 黑木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二四章 黑木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身軀金光閃閃,從漆黑的蒙東河裡邊鑽了出來,躍身而上,抖落一身漆黑的河水。

肩頭,邊牧身軀展開,嘴一張,吐出一口濃痰,破口大罵:「這河水簡直太難喝了,噁心死狗了。」

敢喝蒙東河水的狗,估計全天下也就邊牧這一隻,孫豪不由微微一笑,心中想到:「不愧是薩摩的兒子1

轉眼,孫豪又忘了薩摩是誰,自然而然知道邊牧就應該如此神奇。

邊牧在孫豪身上抖動身軀,左顧右盼,看看孫豪,汪汪叫道:「所謂毒死域,不過如此,老大你不是安然無恙地潛入進來了嗎?沒見什麼稀奇。」

孫豪沒有搭理邊牧,神識放出向毒死域,也就是以前的生苗域四面掃了掃。

這是一個黑白兩色的世界,好似燒焦的黑色地面,貌似有著層層骨灰,孫豪的神識沒放出多遠,又如同受驚的魚兒一般飛快地收了回來。

嘴裡,孫豪說道:「邊牧千萬不要大意,我能夠安然走到這裡,卻是金身之功效,換成普通修士來,壓根兒就擋不住,不信是吧,前面有株黑木耳,你去嘗嘗味道就明白了……」

回到凱爾曼龍域之後,孫豪倒是弄明白了自己身上的金光是什麼。

居然是丈八金身,雖然距離大成的丈六金身還有一點差距,但是,孫豪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在分神期修成金身的。

金身,可是合體老怪修鍊有成的又一個重要標誌,其難見程度更加超過了法相。畢竟法相的傳承更多,而金身,卻是煉體修為達到頂點之後才能出現的產物,有法門也難凝鍊,必須煉體達標。

沒存想,自己一不小心就把金身給煉了出來。

回想一下自己修鍊的過程,孫豪卻豁然發現,自己能夠凝鍊金身看似十分意外,但實際上卻是水到渠成。

凝鍊金身的根本乃是絕世無雙劍骨,自己艱難困苦的修道之路,還是收到了豐厚的回報,無雙劍骨不僅僅讓自己的實力大增,不僅僅讓自己的劍道威力大增,實際還給自己奠定了堅實無比的煉體根基。

再加上蠻荒刑天勁、陰兔寒玉勁的修鍊,陰陽化合**的輪轉,最後,自己終於藉助大鵬金翅鳥的陰陽二氣,鍛出了「丈八金身」。

男女巫族典籍之中,對金身推崇備至,認為其妙用不在神通法相之下,有典籍甚至描述,合體大能修鍊至大乘,可得法相金身。

到底什麼是法相金身或者是金身法相,孫豪暫時還不得而知。

此次進入毒死域,金身就成了孫豪最大的依仗。

如果說法相是闖蕩無定風域的不二利器的話,那麼金身就是進入毒死域的強大防身之技能。

草毒人典籍之中,金身修士那就是最難纏的修士,沒有之一。

神通法相的厲害之處就是巨大無朋,其大無窮,懸空而立時,視野極度開闊,修士的戰鬥能力瞬間千百倍增加。

但是除了極少數的特殊神通法相之外,包括孫豪的三頭六臂神通法相都不刻意去加持修士的防禦狀態,神通法相狀態之下,如若有人能強勢近身擊傷修士本體,那可能也會對戰鬥形成影響。

比如草毒人,就有的是辦法放毒去毒神通法相的本體修士。

但是金身的特點就完全不同了。

修士金身具備跟神通法相同樣強大的力量,但是卻更重修士本身的防禦,可以如同金粉般渡在修士身體表面,也可以如同金罩般將修士保護起來,讓修士具備無與倫比的防禦能力,當然,金身卻也沒有法相那樣驚天動地般的高大和視野。

兩者側重點不同。

此時,毒死域之中,金身的防禦效果,就要比神通法相有效得多。

不過,毒死域之內的毒物千奇百怪,孫豪剛剛放出神識探查,就感覺自己的神識如同針扎了一下,一股陰寒之氣順著神識不斷向自己湧來,孫豪這才不得不飛快地把神識縮回來,並順帶坑了邊牧一把,說前面有株黑木耳,讓邊牧給自己去探探虛實。

邊牧在孫豪說完之後,馬上屁顛屁顛,十分不信邪地,跑了出去,不到十息功夫,就找到了地點,好奇地大聲說道:「老大,這就是你說的黑木耳,我看著挺迷人,沒有半點危險的感覺。」

孫豪低聲說道:「你嘗嘗味道就是。」

邊牧心想,孫老大又在騙狗了,老子堅決不上你的當,眼珠子一轉,伸出狗舌頭,邊牧在漆黑的木耳上面舔了幾下,但就是不吞。

孫豪含笑不語。

邊牧舔了幾下之後,黑木耳好似受到了刺激,分泌出晶瑩而黏稠的液體,一滴滴地出現在黑木耳的表皮上,邊牧汪汪大叫:「孫老大,這黑木耳一舔就出水,看起來好誘人……」

孫豪微微笑道:「那你就嘗嘗味道吧。」

邊牧瞅瞅孫豪,又瞧瞧黑木耳,嘴裡嘀咕一句:「這水滴蠻有意思,反正毒不死我,嘗嘗就嘗嘗,我邊牧什麼不敢嘗……」

伸出狗舌頭,邊牧就舔了舔,嘴裡汪汪大叫:「孫老大,這汁液有點腥氣,不過沒毒,哦,孫老大,這蜜汁我吞了,居然有著熱血澎湃的感覺,好似興緻大增,又能大戰三百回合了,哇,孫老大,我舔掉一滴,居然如同泉水般越來越多,我喝喝喝……」

看著在黑木耳處忙得不亦說乎的邊牧,孫豪心中逐漸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毒死域之中,並不是沒有生靈,很可能奇特的生存環境,造就了一些聞所未聞的毒物,比如眼前這株黑木耳,別看邊牧現在若無其事,喝得很高興,但估計過會它就會很爽很爽了。

邊牧在前面喝了幾口黑木耳蜜汁,感覺精神越來越振奮,完全沒有絲毫不適,眼珠子一轉,心想,老大可能在框我,不行,老子非得嘗嘗黑木耳什麼味道再說,念頭一閃,邊牧張嘴,一口咬在了黑木耳上。

這一口下去,情況突變,空中如同傳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黑木耳猛地一縮,從邊牧嘴裡滑了出去。

邊牧汪汪大叫:「想跑,我啃死你……」

話沒說完,撲通一聲,邊牧跌倒在了黑木耳邊上的地面上,四腳朝天,不停地抽動起來。

孫豪走過去,蹬在邊牧身邊,仔細觀察。

此時的邊牧,吐出嘴裡的狗舌頭,長長的涎水流在漆黑的地面上,一雙眼睛渙散無力地看著天空,一副興奮過度的樣子。

孫豪笑了笑,伸手在邊牧的身上戳了戳,邊牧身軀抖動了幾下,一副想要翻身,卻翻不起來的樣子。

孫豪心中凜然,好強的毒性,雖然毒不死邊牧,但居然讓邊牧也動彈不得,難怪自己的神識剛剛沾到就有一種針扎般的熾熱感。

厲害!

地上躺了足足一盞茶功夫,邊牧緩過勁來,汪汪大叫:「老大,黑木耳有毒,黑木耳有毒……」

孫豪笑著問道:「說說吧,什麼感覺,我看看屬於什麼類型的毒。」

邊牧汪汪叫道:「特興奮特興奮,就象是被雷擊術擊中,大腦瞬間空白,然後就全身酸軟無力,爪爪完全不聽指揮,處於麻痹狀態……他奶奶的,還好老子天賦異稟,要不然,豈不是被它給毒死了?不行,邊牧要報仇。」

孫豪點頭說道:「按照草毒人的典籍分析,這應該是一種影響修士神魂的毒素,按照你的說法,可能還有雷電屬性,行了,以後遇見這種毒物,小心點,別用自己的神魂去碰觸,應該就沒有多大問題……」

邊牧眼珠子轉了幾轉,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撲而上,張嘴,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把黑木耳給吞了,然後又肚皮一挺,四肢亂彈,翻倒在了地面之上。

孫豪面帶笑容,好奇萬分地蹲在邊牧身邊,低聲嘀咕:「不應該啊,沒有神識接觸為什麼也會倒?難道會是複合毒素不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