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四六章 生苗峒(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四六章 生苗峒(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峒,山中之洞是也。

接下來,孫豪緊緊跟隨黑日小牧,飄飛穿行在毒死域之中。

黑臉阿公聚精會神,用各種方式尋找他嘴中存在的毒物。

不時地,他還讓黑日小牧拿出天蠍之魂,驅動秘術感受一番。

只不過,空中的吸引之力無處不在,五毒瘴遮天蔽日,毒物的方位所在的確是不好判斷,幾次無果之後,黑臉阿公拿出一塊古老的羊皮卷,開始研究。

羊皮卷上,有一種古老的,孫豪也不識得的文字,但是,孫豪看到羊皮卷,卻馬上明白,黑臉阿公手中,應該就是遠古生苗流傳下來的地形圖。

上面畫滿了山川河流,還標註了各種各樣的毒物圖案。

孫豪留意了一下,毒物圖案一共十三個,不知是必然,還是巧合,孫豪記起,熟苗一族的蠱術,也恰好是十三個分支,仔細回想,孫豪還發現,熟苗人描述的十三個分支的蠱術,恰好跟地形圖上的十三種毒物相契合。

螭蠱、蛇蠱、金蠶蠱、篾片蠱、石頭蠱、泥鰍蠱、中害神、疳蠱、腫蠱、癲蠱、陰蛇蠱、生蛇蠱、三屍蠱。

其中,以蛇蠱最多,癲蠱、蛇蠱、陰蛇蠱、生蛇蠱都為蛇形。

但是,孫豪依稀記得,熟苗一族最為倚重,認為最厲害的蠱蟲,卻是金蠶蠱,是為萬毒金蠶蠱。

孫豪回憶資料這回,黑臉阿公已經整理完一段古文字,嘴裡悠悠念到:「我生苗族是一個不斷被驅趕甚至被消滅的民族,但我們一直沒有放棄生命,一直牢記祖先,我們跋山涉水,經歷千難萬苦,在各地逃亡,朝著太陽落坡的地方尋找故鄉,用血淚養育古歌和神話,把懸崖峭壁當做家園,梯田依山而建,信仰萬物,崇拜自然,祀奉祖先,感謝仇人……」

不知為何,念到感謝仇人這一句的時候,羊皮卷上的古老文字突然開始綻放出淡淡的金光。

黑臉阿公猛地渾身震動起來,蠍子蜈蚣,毒蛇齊齊從他的身上冒出,如臨大敵一般,而他的一雙漆黑的眼睛之中,也滲出了絲絲黑血……

嚇了一大跳,黑臉阿公猛地一把扔掉羊皮卷,嘴裡一聲暴喝:「生苗詛咒,裝神弄鬼,給我破……」

手中劍指一併,向前猛地指出,一道黑光,打在了羊皮卷上。

羊皮卷上古老的生苗文逐漸地恢復了平靜,黑臉阿公冷哼一聲,再度拿起了羊皮卷,嘴裡冷冷說道:「一個被滅除的種族,居然也敢在本公面前放肆,區區養蠱毒術,又怎麼能夠比得過草毒人億萬年傳承,哼……」

沒有再度出現異常,黑臉阿公翻譯了剩下的羊皮卷內容,飛空而起,辨識良久之後,嘴裡說道:「小牧,這個方向,應該就是最近的生苗峒所在地,你要繼續帶著這兩個蠢物嗎?」

黑日小牧漆黑的臉上,露出絲絲訕笑:「阿公,留著兩個蠢物,說不定可以探路什麼的,反正也不廢什麼氣力……」

黑臉阿公若有若無地掃了孫豪一眼,嘴裡說道:「那就隨你了,你們上來,我們走吧。」

五毒羅盤飛空,黑日小牧躍身而上。

孫豪感受到了黑臉阿公的目光之中,有著微微的警告和審視,心中不由微微凜然,自己的異常,應該已經被這老毒物給發現了一些端倪。

不過,心中雖然這麼想,但孫豪還是沒有絲毫猶豫地和邊牧跟在黑日小牧身後,跳落在了五毒羅盤之上。

邊牧這賤狗論隱藏能力,居然比自己更加厲害,雖然它表現出不同尋常的抗毒能力,但是孫豪可以看得出來,到目前為止,邊牧完全沒有引起黑臉阿公的任何懷疑,倒是自己,前後兩次出手雖然隱秘,但估計已經引起了黑臉阿公的濃濃疑心。

那麼,自己可就得小心翼翼了。

草毒人之毒最是無形無常,自己別一個不小心就被毒翻在地了。

靜靜地飄立在黑日小牧的身後,孫豪絲毫沒有異常,但是體內木丹卻悄然驅動,隨時應對可能悄然落在自己身上的劇毒。

雖然沒發現,但是孫豪有不得不隨行的理由,天蠍神魂在黑日小牧手中,更加強大的五毒之王在黑臉阿公手中,而毒死域之中可能還存在更加厲害的毒物。

這些東西,都是孫豪心中期待的毒屬性魂源。

不說沒見面的毒物,就說五毒之王,兩種詭異的戰鬥形態就讓孫豪嘆為觀止,一旦自己化形,說不定就能起到許許多多意想不到的妙用。

當然,孫豪比較鬧心的是,五毒之王的蝌蚪形態,還有戰鬥狀態的時候,造型真是有點噁心。

日後一旦化身這玩意兒,估計自己這形象也就瞬間毀完了。

現在,無論如何,也要跟著黑臉阿公一段時間了。

黑臉阿公既然沒有當場翻臉,只可能是兩種情況,其一就是只是懷疑,但不能肯定是自己搞鬼,不過按照草毒人寧可錯毒一千也不放過一人的品行,估計這種可能性不大;其二就是自己可能在一些特殊的場合之中,會有些用途,被黑臉阿公刻意給留了下來。

人算虎,虎也想著傷人,如若真是這種情況的話,孫豪就更加要小心翼翼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修士為了機緣,該拼就得拼。

孫豪不動聲色,小心戒備著,始終站在了黑日小牧的背後,一動不動,黑臉阿公要對付孫豪,倒是必須繞過黑日小牧才成,孫豪無形之中,多了一塊擋箭牌。

五毒羅盤飛快地貼地而飛,三日之後,從戈壁之中飛了出來,又半個多月,在一處高山之上,五毒羅盤挺了下來。

黑臉阿公拿出了地形圖,不停地對比,但估計是年代久遠,地形變化太大的緣故,一個多時辰過去,黑臉阿公依然沒能準確定位。

盤膝坐在五毒羅盤之中,黑臉阿公仔細想了想,手腕一抖,幾隻**毒物給弄了出來。

毒物空中高高拋出,在五毒羅盤的下方四面散開,黑臉阿公嘴裡一聲厲喝:「給我爆……」

毒物轟的一聲,完全爆開,化為一蓬方圓幾十里的血雨,向下方高大茂密的密林之中灑落下去。

空中,瞬間充滿了刺鼻的血腥氣息。

黑臉阿公嘴裡念念有詞,手中不停向下方拍出,血腥氣遠遠地傳播開去。

整個密林一片血雨腥風,樹尖上,灑滿了碎肉,樹葉上,沾滿了星星點點的鮮血。

密林稍稍安靜了一下,好似什麼氣息都沒有。

但是瞬間,整個密林都動了起來,四面八方,傳來了窸窸窣窣好似蟲子爬動的聲音,林海掀起了陣陣樹濤,聲音越響越大。

黑臉阿公專註地看向下方,雙眼一眨也不眨地關注中。

孫豪看著他手指所指的地圖方位,感受著下面密林之中密密麻麻爬出來的,類似水蛭一般的小蟲子,心中若有所思。

地圖之上,這個地方的地形,就是一條蠕動的大水蛭,而孫豪記得,在熟苗典籍之中,這就是腫蠱的象徵。

毫無疑問,黑臉阿公應該找到了生苗域曾經的一個苗峒所在地,如若不然,不會漫山遍野都是這玩意兒。

不到一刻鐘,灑落在樹林上的毒物血肉被啃食一空。

大水蛭迅速順著樹木向下方退去,黑臉阿公認真觀察了一陣,一催腳下五毒羅盤,來到了一處密林覆蓋,看不出絲毫異常的所在之地,伸手,向下遙遙一按。

下方的樹木轟然斷裂,被黑臉阿公撕裂開去,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

從空洞往下看去,黑臉阿公的身軀微微一顫。

孫豪身前,黑日小牧已經脫口一聲驚呼:「阿公……」

孫豪放眼一望,心中不由也倒吸一口涼氣。

好詭異的生苗峒!

樹冠被掀,露出了密林之中的場景,一眼看去,豁然發現,龐大的大樹枝椏上,一具具乾屍,如同兵俑,成上下三層,整齊地懸挂在了樹枝之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