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五三章 萬毒之王(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五三章 萬毒之王(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背著黑日小牧,輕飄飄地,在山峰盆地之中,漫無目的,四處亂逛。

青銅神壇之內的場景跟外邊看到的外形十分類似。

孫豪上來之後,就出現在了山峰盆地之中,四座山峰相連,峰頂上還有一輪太陽。正是太陽在正午照在山頂上那壯觀的一幕。這些山峰圍成了一個封閉的「盆地」。

這樣的場景看似十分朝氣,看似十分陽光。

但是進來之後,孫豪心中卻產生了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天空之中的太陽紋絲不動,好似是靜止的,散發的光芒居然給了孫豪陰氣逼人的感覺。

孫豪心中有著很多不解,還有一些沒大想明白的事,進入這兒之後,一邊飄移探查,一邊飛快開動腦筋,認真思考一些關節。

不知不覺,十分自然的,邊牧跑在了孫豪的面前,一鬼一狗,速度並不是很快地四處遊盪。

空中,太陽一動不動地,照射著下方山峰盆地,好似凝固。

四座山峰沐浴在陽光之中,好似四隻躍躍欲飛的毒物,在孫豪出現之後,不同的部位開始向整個盆地之中不時地反射金光,整個盆地一片片金網交織,如同蛛網。

盆地之內,偶然也有毒物躍起,逃脫不及,被金光擊中,但凡被擊中者,無不在凄慘無比的哀叫聲中,血肉化為膿水,瞬間變成一堆枯骨,灑落空中。

但是,孫豪和邊牧好似真正的鬼屬性不死生靈一般,對金網沒有絲毫懼怕感覺,不知者無畏一般,依然一人一狗,一前一後,行走之間的節奏卡得剛剛好,漫無目標在這山峰盆地之間閑逛。

奇怪的是,居然沒有被任何一道金光射中。

孫豪判斷出來,金光乃是一種強大至極的毒屬性攻擊。

不過,孫豪也看出來了,天上的太陽和四座山峰乃是一種高級大陣,反射光線其實就是陣法的陣線,構思巧妙,還變換無窮,但是難不倒身為靈陣師的孫豪。

看似十分隨意,但實際是必然的,孫豪和邊牧在這山谷和盆地無知無覺,無所畏懼的,跑了很久,在四座山峰正下方,找到了下一個入口。

沒有任何損傷,也沒有任何猶豫,孫豪一頭鑽進了入口之中。

到底有些什麼蹊蹺,最後關頭,都能見分曉。

從外面看到的青銅神壇最上面一層是似乎是一個方形的匣子,匣子鏤空雕刻著五個生苗巫師,盤著頭,穿著祭祀用的長裙,雙手呈環狀,蛇做耳環,蠍子串鼻,看起來十分陰森恐怖……

孫豪精神稍稍恍惚,再度定神,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青銅神壇的頂端,看到了一個懸空漂浮的巨大方形匣子。

跟前面不同的是,此時此刻,青銅神壇的頂端是露天的,也就是,外邊看到的,和現在所處的方位是一致的,並不是下邊那樣的青銅大廳。

上來之後,孫豪就背著黑日小牧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好似發獃。

邊牧也趴在了孫豪的腳下,好似暈暈欲睡。

一動不動,孫豪站了足足兩天。

邊牧已經趴在地上,耷拉著眼皮子,好似睡著了一般。

青銅神壇上也沒有絲毫氣息,空氣凝固一般,沒有任何變動,但是,股股詭異的氣流,卻好似在空中緩緩流轉。

蓄勢待發,引而不發。

孫豪站立的位置好似十分巧妙,屬於那種只差一點就能引動,但有始終差了一點引動青銅神壇的狀態。

兩天之後,孫豪乾脆盤膝坐下,面無表情,靜靜地看著對面高大的鏤空的青銅匣子。

又等了大約三天功夫。

孫豪背上,黑日小牧傷勢好了一些,悠悠說道:「這是哪兒?」

沒人搭理他。

很吃力的,黑日小牧從孫豪的身上爬了下來,前後左右打量一番,嘴裡說道:「這是青銅神壇最後一層?咦,阿公呢?他去哪兒了?」

沒人回答他的這個問題。

黑日小牧疑惑了一下,看向前方大匣子,嘴裡嘀咕道:「這匣子又有什麼蹊蹺嗎?蠢狗,過去瞧瞧,說完,手指一併,一催法訣,向邊牧頭頂的毒符飄了過去……」

邊牧身軀微微震動,挺身而起,正待向前。

血海上,猛地刮來一股腥風,邊牧腦袋上的毒符呼啦一聲被吹走,邊牧腦袋晃了晃,再度乖乖地趴在了青銅鑄就的神壇之上。

黑日小牧呆了呆,手中法訣一催,對孫豪說道:「蠢鬼,你上去看看。」

如出一轍,一陣腥風不請自來,作勢預起的孫豪,後腦勺上的毒符也迎風被吹掉,孫豪有點茫然地,左右看看,飄在了空中,不再前進。

黑日小牧雙眼露出了遺憾的目光:「哎,這是要我親自上前嗎?!這裡邊,我的修為最低,實力最弱,死就死吧,我倒是青銅神壇最後這一關都有什麼神奇……」

一邊說,一邊站直起身,向前走了過來,走到邊牧身邊,飛起一腳,踹在邊牧的屁股上。

邊牧一個沒留心,手舞足蹈,向前沖了過去,撲通一聲,掉落在了方匣子之下,邊牧呆了呆,心中破開大罵該死的小黑鬼,但表現也很鎮定,乾脆,就趴在方匣子下邊,一動不動。

懸空的方匣子閃動了幾下光芒,旋轉起來,但是,片刻之後,光芒收斂,旋轉也停了下來,好似認定邊牧無害一般,神壇失去了反應。

黑日小牧愣了愣,看向身邊的孫豪。

孫豪無知無覺,飄然而立。

黑日小牧漆黑的臉上,露出詭秘的笑容,低聲說道:「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跟著我有什麼目的,你都不應該出現在我身邊,你忘了我是草毒人,所以,現在,你去死吧,桀桀……」

黑日小牧的嘴裡發出黑臉阿公招牌式的笑容,手指一併,對孫豪一點。

孫豪鬼軀頓時一僵,不由自主地,如同殭屍般受到了控制,向前走出。

黑日小牧桀桀怪笑:「以為陰魂之軀,就能不受我草毒之術的控制嗎?以為陰魂之軀,就不怕我草毒之毒嗎?大錯特錯,居然算計到我阿公的頭上,真是不知死活……」

怪笑聲中,孫豪鬼軀之上,遍布草綠色白霜,抖擻著,身體不受自己控制地,向懸浮的方匣子走了過去。

隨著孫豪的接近,方匣子又在開始旋轉,道道銀白色,陰森森的光芒照射向孫豪。

孫豪的鬼軀受到雙重打擊,終於支撐不住,茫然的,在地上踉蹌幾步,一雙鬼腿嘎然解體,消失在了空中。

孫豪低頭看了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雙臂又經受不住毒性的爆發,轟然斷裂。

斷裂的雙腿,斷裂的雙臂,化為精純的靈魂之力,四處逸散,孫豪身軀踉蹌著向前飄了幾下,輕飄飄地撲倒在了青銅地面上,不停地扭來扭去,好似在拚命掙扎一般。

孫豪撲身倒地。

背後的黑日小牧呆了一呆,沒有想到這個隱藏的對手,自己懷疑的對象居然如此容易就被滅掉了,感覺有點超乎尋常的容易。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那陰魂壓根就是一隻真正的蠢鬼?還是自己的陰魂之毒對他無效,他繼續在裝死?

不過,斷四肢,毀神魂,正是自己的陰魂之毒的外在表現,陰魂身軀上的白霜也是陰毒生效的象徵,倒不是作假,黑日小牧可不信一隻陰魂能夠逃得脫自己處心積慮安排的毒素陷阱。

好吧,暫時只能認為這種倒霉的,試圖從自己這兒打秋風的陰魂已經被毒倒,已經被毒翻了。

身軀緩緩飄向了大方匣子,黑日小牧漆黑的小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嘴裡淡淡說道:「出來吧,生苗阿公,不要裝神弄鬼,你我都是明白人,你的那些小手段傷不了本座,礙事的都已經清除,你我一決勝負,看看是你的蠱毒之術更厲害,還是我的草毒之術更勝一籌……」

孫豪趴在地上,心中驚駭不已。

修士修行,步步危機,步步艱難,稍有不慎,即刻萬劫不復。

一頭冷汗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