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青雲門其他弟子已近陸續被九仞宗弟子帶去安歇,領頭的兩位,張絹和陳絹倒是還沒有走,正在陸敏的陪同下,也準備前去安頓下來。

不過,聽到金宗主和孫豪的對話之後,張絹心中一動,我何不如此?

當即,張絹停住腳步,笑著對金宗主說道:「金宗主,我和師姐素聞九仞之罡大名,奈何機緣不足,無能凝鍊,引以為憾,今日,既然孫師弟要凝鍊這九仞之罡,倒是機會難得,如果可以,宗主是否介意我們一同前往?」

說完,張絹對陳絹使了一個眼色,陳絹心知自己妹妹對孫豪很不服氣,很不爽,無奈之下,也只能順著她的口氣說道:「金宗主能否行個方便?如果不行,倒也不用勉強」。

金曉蘭笑了,很爽朗地笑了:「同去,同去就是,我九仞之罡又不是什麼秘密,不介意,我完全不介意,哈哈哈,走,大家一起去,剛好夠熱鬧。小敏,你也跟上吧,我們一起上這九仞之峰。」

大笑聲中,金曉蘭跳上一把水汪汪,彷彿有水波**的藍色靈劍,帶頭向九仞峰上方飛了上去。

張絹示威地瞪了孫豪一眼,一拉姐姐,兩人卻是駕馭飛劍,聯袂而上。

陸敏臉上露出好笑的神色,搖頭笑了笑,也緊隨其後御劍而上。

孫豪心中腹誹,心說:「我的大宗主,你不介意我介意,我凝鍊個天罡而已,有必要整這麼多觀眾嗎?」

此時,也並不是抗議的時候,無奈搖搖頭,神識一振。火龍劍出現在空中,孫豪一躍而上,速度不慢。也御劍向九仞峰飛了上去。

前方,金曉蘭為了照顧幾個不熟悉地形的青雲門弟子。這御劍速度並不是特別快,很快,後邊的幾名修士已經追了上來,落後她半個身位,不急不忙上上空飛去。

九仞宗設置在半山腰,大約五千仞左右的高度左右。

所謂九仞宗最高的會客室,卻是供青雲門弟子凝鍊天罡的所在,設置在九千仞高空。那裡,已經是罡風從橫,人跡罕至,平時,都是金曉蘭自己在打理,倒不是九仞宗沒有其他築基修士打理這裡,而是九仞宗第一代宗主金氏傳下的鐵律,歷代宗主,必須親自打理這間設立在九千仞罡風層中的會客室。

歷代以來,九仞宗對此鐵律。都執行的很好,金曉蘭也不例外。

也就是說,從九仞宗本部。直飛這間會客室,修士們必須直接從五千仞拔高到九千仞才行。

大家一路無話,飛至六千仞處,張絹笑著對金曉蘭說道:「金宗主,我們這麼是不是太慢了點,而且,就這麼飛上去,多沒意思,我有個提議。大家不妨各展所能,看看誰最先到達九千仞高空可好?」

金曉蘭又哈哈大笑起來。心說,這丫頭果然是很不服氣沉香師弟了。不過這樣也好,我這九仞之罡,倒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凝鍊的,沉香師弟要想凝鍊這天罡,也得有點難耐才是,要不然白瞎了這上好風罡。

一邊想,金曉蘭一邊大聲說道:「這敢情好,張師妹的提議我看很好,陳師妹,小敏,沉香師弟,你們意下如何?」

陸敏笑了笑,很大方地說道:「我聽宗主安排就是,不過,我修為不高,實力也勉強,先說好,跑倒數了,可不準笑我哦。」

陳絹瞪了張絹一眼,然後柔和地說道:「我隨意,宗主安排就好。」

金曉蘭看向孫豪。

孫豪臉帶微笑,淡然說道:「我也隨意。」

張絹清脆地笑了起來:「那麼,我數一二三,我們開始,陸長老放心,你不會跑倒數的,哈哈哈」,笑完,張絹陰謀得逞一般,快速的數到:「一、二、三,跑……」

修士,一諾千金,鬥法也是常有之事,如同此等鬥法,卻也是無傷大雅,斗。

張絹一聲令下,幾名修士也不藏私,靈劍之上,光華大作,御劍速度急速上升,五個人,如同五個不同顏色的光團,沿著九仞峰急速向上攀升。

嚴格說來,此等鬥法是對孫豪很不公平的,拿修為來說,孫豪僅僅只是築基初期修為,比其他人都低,孫豪就很吃虧了。

更關鍵的是,五個修士之中,就孫豪沒有完成凝罡煉煞,他的罡氣也還只是半成品,象這種急速向上攀升的鬥法,達到一定高度之後,必然會有自然流傳的風罡阻路,這對沒有成品罡氣護身的孫豪來說,又是相當的吃虧。

張絹正是看準這兩點,才提出鬥法比速度的,她是打定注意要讓孫豪吃癟出醜,就算不能怎麼樣孫豪,噁心噁心他也好。

正因為這兩個原因,所以張絹不覺得陸敏會跑倒數,在張絹看來,倒數非孫豪莫屬。

孫豪暗中無語搖頭,對張絹的小心思是心知肚明,不過,孫豪對此並沒有放在心上,對這種鬥法的勝負也並沒有放在心上。

張絹雖然有點小性子,但行事並不過分,這種打擊報復,除了讓孫豪感覺哭笑不得,啼笑皆非之外,倒也真心無傷大雅。

孫豪倒是覺得,從這事看出張絹的本性卻也並不壞,只是想整整自己出氣而已,倒是沒有想把自己真正怎麼樣。

既然你要玩,那就讓你玩個高興吧。

五名修士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表現在外,卻又各有不同。

金曉蘭不是普通的築基後期修士,此時,已經領先二絹一頭,跑在了第一,她的身上,彷彿是水蒸氣蒸發一般,冒出陣陣霧氣,霧氣彷彿是湖中水波一般,產生強大的浮力,馱著金曉蘭急速上升。

二絹施法也很有特色,二絹從小一起長大,多次同進共出,歷經磨難,練就了一套如同心心相印一般的聯手法術,兩人手牽手,站立飛劍之上。

白絹身體之外,彷彿是有白雲繚繞,讓她在這白雲之中,更顯白皙;而陳絹身體周圍則是環繞著金黃色的光華,讓她整個人更顯華貴,白雲和黃色光芒之中,兩人如若九天仙女一般,冉冉升空,看似舒緩,這速度卻也極快,僅僅是比金曉蘭低了一點,排在了第二。

陸敏的身上,則是火紅的的罡氣,配合他淡紅的衣裳,也顯得儀態萬千,從容而又速度不慢地緊隨二絹身後,向上飛去。

排在倒數的自然就是孫豪了,孫豪稍稍落後陸敏半個身位,不緊不慢,不急不忙,向上攀升,此時的孫豪,青帝長生訣催動,身上青光朦朦,衣衫颯颯,臨風飛翔,雖然排位倒數,但氣息沉穩,臉帶微笑,倒也飄逸安然,沒弱了自身氣勢。

前方金曉蘭神識一掃孫豪,暗中稱讚了一聲,這小子不錯,蠻能沉得出氣的。修士修行,乃是修氣,能否沉穩,也是修士能否走得更遠的一種潛在素質。

那種一語不合,馬上大打出手,飛揚跋扈,生恐別人不知道自己厲害的修士,除非是真正如同軒轅有熊老祖那樣天資不世出之輩,不然就很難走得出多遠。

金曉蘭覺得,孫豪能知道什麼該爭,什麼不該爭,不鬥一時之氣,還真是難能可貴,按照金曉蘭的感知,孫豪應該是留有餘力,在故意划水了。

張絹看到落在最後的孫豪,心中吃了蜜餞一般的甜絲絲的,哪怕你是封號修士,哪怕你是金丹真傳,這會不也是倒數了,哈哈哈,本姑娘真是太聰明了,爽就一個字埃

倒是陳絹,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孫豪孫沉香應該不會如此簡單才是,難道?他是故意在讓著妹妹?如果真是這樣,孫豪孫沉香卻也是個胸懷大度的人物,妹妹如此針對,倒是憑白讓他看了笑話,不過,就這樣吧,只要妹妹高興就好。

陸敏已經儘力了,但是跟前面三位修士的距離卻是不可避免的越來越遠,好在,自己身後還有個墊底的,雖然她說話的時候很大方,但真正墊底的話,卻也未免會心中多少有點芥蒂的。

五人各展神通,向上急速飛起,很快,達到了八千仞的山峰。

當然,大家這都是貼山而飛,跟山體的實際距離僅僅只是幾步之遙,所受到的地磁引力也並不會很大,要不然,以大家築基期修為,是飛不到這個高度的。

八千仞之後,飛行的難度大增,到此高度,天風罡氣已經四處瀰漫,沒有凝鍊地煞的築基修士,到達這個高度以後,必然會十分艱難,很難再向上升了,九仞峰這裡,雖然九千仞以下沒有軒轅有熊老祖攝取而來的天罡,但自然天生的天風罡氣還是有的,必然對修士飛行形成影響。

孫豪此時也不得不罡氣出體,絳紅色的地火元磁罡出現在身體周圍,跟朦朦青光交相輝映,馱著孫豪,不緊不慢,緊隨陸敏身後沿山而上。

八千仞高度以上,陸敏已經是有點吃力了,她凝鍊的地煞僅僅只是人級上品,如果不是已經凝鍊了天風罡氣,完成了成品罡氣的凝練,實際八千仞高度已經達到了她的極限。

不自覺的,陸敏的速度稍稍下降,被前方的三名修士給逐漸拋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