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六二章 滅世金蠶(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六二章 滅世金蠶(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生苗阿公臉色瞬間巨變,嘴裡飛快地念了起來。

孫豪的耳朵之中,生苗阿公的傳音一**急速地傳了過來,這個,應該就是真正地,等級最高的御蟲之術了。

孫豪心中一動,正待飛快銘記之時。

黑日小牧桀桀怪笑:「想在我眼皮子底下玩弄花樣,沒門。」

蛇頭一昂,生苗阿公哀嚎聲中,被整個一口吞下了肚子之中。

黑日小牧的臉上,浮現出詭異至極的笑容,好似十分舒適地,打了一個飽嗝,腦袋向上伸了伸,嘴裡說了句:「舒服,過癮,這股死氣怨氣,對我這滅世毒身,真是大補特補。」

青銅神壇之上,孫豪緩緩起身,挺立在刑天戰軀之前,遙遙地看向了黑日小牧,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孫豪開口說道:「黑日,你我各取所需,就此離去,大家罷戰如何?」

黑日小牧的這具萬毒之軀雖然厲害,但造型恐怖猙獰,並不為孫豪所喜,倒是神魂之中的金蠶神魂造型,還讓孫豪能夠接受。

如今孫豪神魂到手,如若能夠罷戰,倒也可以避免節外生枝。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孫豪想就此作罷,黑日小牧卻得勢不饒人。

黑日小牧的小黑臉上露出詭異笑容,蛇頭不停移動,嘴裡說道:「生苗公雖然人品不咋的,沒有什麼誠信度,但是,有一點他說得不錯,滅世金蠶要想真正達到滅世之威,還得神魂和肉身合一才成,如今我肉身已經到手,怎麼可以少了金蠶之魂?」

孫豪身軀微微震動,出現四層戰鬥形態

依次是本體、金身、戰軀和法相,從低到高,排列在黑日小牧身前,嘴裡淡淡說道:「道友如要相爭,那就來吧,希望道友不要偷雞不成蝕把米,到時候,不僅僅得不到滅世毒魂,說不定滅世毒身也會被我所奪。」

黑日小牧的蛇頭又漂移一個方向,嘴裡嘖嘖稱奇:「小友真是厲害,鬼軀、金身、戰體和法相,這四種難得一見的戰鬥形態居然齊齊在小友身上看到,也算是嘆為觀止,不過,小友你想多了,滅世毒身一出,可不是你區區分神修士能夠抵抗得了的,這樣吧,我見小友你修行不易,有心饒你一命,只要你乖乖留下滅世毒魂,我自讓你離去,不然,哼……」

孫豪仰天哈哈大笑:「消化不良,也敢大放厥詞,黑日阿公,你也太貪心了,如若你能適可而止,咱們各取所需,但既然你執意要戰,那就看看誰能笑到最後了。」

神通法相一雙巨拳猛地沖了出去,隔空向黑日小牧的滅世毒身一拳砸落下去,大戰展開。

黑日小牧的一顆蛇頭猛地一揚,血海掀起濤濤巨浪,轟地沖向半空,化為一面血色高牆,通紅而隱約能夠看到裡邊的萬毒之身。

孫豪神通法相的拳頭轟的一聲,擊中了血牆,天空之中灑落陣陣血雨,但是孫豪的攻擊也去世一盡,法相收起拳頭,吐氣開聲,又兩臂向前壓出。

黑日小牧桀桀笑聲從血海上空傳來:「不錯,五毒之軀消化萬毒,的確是需要一點時間,但是,對付你小子,卻是足夠,桀桀……」

又兩顆頭顱如同修士舉起了手臂一般,向上高高揚起,黑日小牧桀桀怪笑聲中,加強了對血海和屍山的控制。

屍山之上,一具具生苗戰士屍身漂浮起來。

血海之上,也漂浮起一團團巨大的血團。

血團、屍身漂浮在黑日小牧猙獰的九頭之軀身邊,黑日小牧正中的頭顱猛地向前甩出。

血團化為道道血箭。

生苗戰士化為一把把蛇劍,鋪天蓋地,向孫豪沖了過來。

孫豪本體飄然而起,落在法相的掌心。

法相一對手臂結印握拳,向下猛地一壓,血箭和蛇劍攻來的前方,空間猛地震蕩起來,血浪衝天,血海被砸出一個深深的溝槽,巨大的衝擊力,將血箭和蛇劍衝擊得東倒西歪,如同雨點般灑落血海之中。

法相第二對手臂伸開巨大的巴掌,空中合十,左右分散,向前推出,兩道巨大的金色掌印,從空中飛出,拍向黑日小牧,沿途過處,血箭蛇劍被一拍而飛,空中爆發出噗噗噗連串聲響。

法相第三對手臂,一隻手掌心站了孫豪本體,飄然而立,身軀若隱若現,另一隻手則抓起了刑天狀態的無頭戰軀,金身一閃,也附著在了無頭凶蠻之軀上,法相手臂飛快地一輪,無頭戰軀金光閃閃,如同一尊金佛,扔了出去。

黑日小牧一聲驚嘆:「好厲害的神通法相,小子好多手段,不過不夠。」

猙獰的小黑臉上,爆發出陣陣凄厲的嘯聲,十三座屍山,如同十三座箭塔,在他的驅使下,不停地向著孫豪射出數不盡的生苗武士,血海浮現出一根根血紅色的蛛絲,不斷從血海之中射出,攔截孫豪的一雙金色掌櫻

飛沖而來的刑天戰軀前方,也出現一面巨大血水蛛網,擋住了去路。

一直趴在青銅神壇上裝死的邊牧看著如同地獄般激烈的戰鬥現場,心中不停嘀咕,這種戰鬥規模,真是太凶了,邊牧傷不起啊!孫老大已經變得如此厲害了嗎?

血海之上,屍山之中。

猙獰九頭鬼物,陰風凄慘哀嚎,毒液,血液摻雜在一起,腥氣衝天。

頂天立地的三頭六臂神通法相,威猛無倫金光燦爛的無頭凶蠻之軀,面對千軍萬馬,毫無畏懼,暴吼而前。

黑日小牧是蟻多咬死象,詭異無比,陰毒難纏,手段層出不窮。

孫豪這邊,卻是宏大雄偉,陽剛威猛,一招一式,金光燦燦,氣勢恢宏。

絕世一戰,掩蓋在濃濃的五毒瘴之下。

絕世一戰,在人跡罕至的毒死域暗無天日的生苗峒之中展開。

誰又能知道,有兩個絕世大能今日正在不為人知的地方,展開生死搏殺。

沒有鮮花,沒有掌聲,邊牧就是唯一的觀眾。

勝利者,沒有獎勵。

勝利者,才有活下去的權利,才有繼續攀登修士大道的資格。

這就是修行,這就是修士之路,每一步都遍布荊棘,每一步都艱難萬分,過去了,海闊天空,失敗了,萬劫不復,成為不為人知的歷史。

無頭凶蠻之軀蠻橫地,一盾一錘,衝進了一根根手臂粗,血色蛛絲織成的蛛網之中,刑天干戚方盾盤旋飛舞,蛛絲被根根削斷,巨靈破軍錘從上到下,一劃而過,蛛網被劃開,無頭凶蠻肚臍眼嘴咆哮聲中,大步在血海之中猛地一彈,騰空而起,擺脫蛛網的糾纏,殺到了猙獰的九頭毒物上空。

左手一握,刑天干戚方盾盤旋著飛了回來,方盾猛地一豎,暴吼聲中,向九頭毒物的頭頂上插了下去。

黑日小牧的黑臉上閃過兇殘眼神,一顆蛇頭猛地沖無頭凶蠻噴出了層層綠色的毒霧,身軀飛速逃離,而另一顆蛇頭卻猛地張開了巨嘴,空中一飄,向無頭凶蠻咬了下去。

神通法相派出的金色掌印擊碎了大量的血箭蛇劍,被抵消在了空中。

但兩種巨大的胳膊已經騰出手來,隔空而戰,呼呼又是兩拳,點向了咬向無頭凶蠻的蛇頭。

無頭凶蠻大步騰空,腋下一雙耳朵閃動不已,身體踩著血水急速移動,高空之中,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一插而下。

噗的一聲!無頭凶蠻的刑天干戚方盾深深地插入九頭毒物身軀之中。

毒霧,毒血瞬間淋滿了凶蠻的身軀,讓凶蠻整個變成了一片血色,凶蠻身軀金光閃閃,丈八金身一震,毒血,毒物被彈開了去。

無頭凶蠻站在九頭毒物身上,單手壓盾,一手舉起了鐵鎚,仰天咆哮。

毒物九顆腦袋齊齊爆發出陣陣哀嚎,血海之中掀起陣陣巨浪,巨大的蛇頭猛地向身上的無頭凶蠻一口吞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