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七一章 尚之不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七一章 尚之不青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從女禮的說法之中,孫豪還迅速判斷出來,神魔絕域之內出現什麼狀況,沒有任何特殊局限,可能也是隨機的。

說不定,不同的地點切入到流沙花海之中,也會遭遇不同的法則。

而自己這邊,遭遇的就是歸零。

無論是什麼,隊伍也得向前挺進。

女禮一聲令下,隊伍向最近的一個花海撲了過去。

花兒搖曳,如同小兔子一般,在黃沙之中流動奔逃起來,轟然四散開去。

隊伍出擊較快,倒是成功地擊潰了一些花兒,但遺憾的是,能跑的花海已經跑脫多半,而隊伍也撈了一個空,被擊碎的花瓣化為黃沙消失在空中,沒有發現任何一截段木。

孫豪瞬間明白過來,看來流沙花海這一段路,怕是也不會太容易,這些花兒居然是活的,居然能跑。

孫豪甚至看到,逃跑之後的花兒,有的貌似十分憤怒地,朝著隊伍不停地顫動著身軀,但也有的,好似受到了驚嚇,正在瑟瑟發抖。

各種各樣的花兒,好似有著自己的靈性一般,而孫豪等人,就是外來的侵略者,打擾到了沙海的平靜。

女禮眉頭微微一皺,嘴裡說道:「流沙無痕,速度極快,我們」

沒等女禮把話說完,孫豪憨然笑著說道:「女禮大人,我下虛蠻族有些簡單有效,十分直接的,蠻獵技巧,或許有用。」

女禮眼前一亮,頭上的薄紗輕輕顫動幾下,笑著說道:「真是啊,這種場合,說不定越是原始的技能,就越是好使,小山,說說吧,我們該怎麼辦?」

孫豪不由想起了葬天墟的時候,那時,曾祥武曾經教會了自己等人十分實用的軍旅之法,也就是凡人士兵那種令行禁止,行動如山,統一協調的指揮之術,沒想到,時隔多年之後,居然還能再次有用。

只不過,相比上次葬天墟,現在大家遭遇的東西,更加的晦澀,記得上次,大家是遭遇了「九曲黃河陣」,被禁空。

可是這次,卻是遭遇了莫名其妙的直接判定性歸零,可是比上次艱難得多了。

但是無論如何,戰鬥的經驗可以通用,孫豪開始毫不客氣地傳授戰鬥技巧,教會大家最為普通的相互協作。

好在大家都是大能修士,領悟能力沒有問題,而且,大家雖然實力被封,但是經驗和意識還在,孫豪稍稍講解,大家瞬間明白。

稍稍操練了一會,孫豪一聲令下,隊伍從幾個方向瞬間沖向花海之中。

這次,一片花海陷入包圍之中,花兒慌亂地四處亂跑,但是,每個方向都遭遇到阻擊,被圍住了。

修士修為清零,武器卻是依然可以用的,比如孫豪,巨大的方一個方向,鐵鎚也擋住了一個方向,衝上來的小花可是別想跑脫一個。

女禮的武器是一抹紗巾,層層疊疊,飄逸無蹤,攔截能力也十分強悍,如若是法寶形態的話,估計就更加強悍了。

格爾大木手中是一把巨大的木棍,揮舞起來密不透風,水潑不進,也很有幾分氣勢。

格格柯則是一把木杖,防守能力稍弱。

盤盤萼居然跟孫豪的道侶夏晴雨十分類似,手中出現一桿長槍,英姿颯爽,也守住了一方。

一片巨大的花海被五人以最基本的戰鬥陣勢包圍住,逐漸向內圍擊殺而去。

花兒們驚慌失措,發現自己不能逃走之後,居然就地反抗,在中央抱團,向五人吐出一粒粒細沙,打在身上,生生髮痛。

體軀最是高大的孫豪,經常性被大量的細沙打在身上,身軀被打得一頓一頓的,有的時候,還不得不持盾防禦才能繼續往前挺進。

只不過,花兒畢竟柔弱,吐出的沙子也只能稍稍頑抗一二,最終也不能阻止修士挺進的步伐。

歷時兩個時辰,五名修士成功合圍,剿滅了進入沙海之後的第一片花海。

最後一朵花兒化為細沙飄灑在空中,大家的身後,一片五顏六色的沙粒,在這漫漫黃沙之中,顯得煞是好看。

女禮走進花兒被剿滅之後的沙堆,認真翻了起來,半天之後,眉頭微皺,從沙堆裡邊掏出了一截半尺多長,尋常人手臂粗的白色段木。

這就是大家第一次剿滅花海所得。

可是,這一截段木正中間的部位,卻是有著一個寸許寬的裂口,如同嬰兒嘴巴一樣,露出了段木之內,鮮紅的木心,看起來十分顯眼。

女禮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惜,裂口了,這截段木不能用,我們繼續剿滅,希望下一個花海不會讓我們失望」

說完,女禮隨手把段木給扔了出去。

沒等段木落地,邊牧空中一個飛身,一嘴把段木給叼住了,腦袋一擺,段木飛向了小火,嘴裡汪汪叫道:「大姐,咱們兩反正無所事事,撿根亂木頭玩玩吧。」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

邊牧這小子,不會無的放矢,難道這截段木有什麼蹊蹺不成?

小火一伸手,把段木拿在了手中,偏著腦袋,好奇地打量了幾下,一個飛身,從孫豪的肩上跳了下來,對準邊牧吱吱叫喚起來。

邊牧露出大驚失色的樣子:「不是吧,大姐,你認為這段木的裂口可以用沙子填平,你真是太搞笑了,沙子填平了,那也只是跟女人在臉上抹粉一般,經不起抖,抖兩下,撲撲撲,直往下掉」

兩個小傢伙目中無人,在沙海之中忙活起來。

格爾大木微微皺眉,看向女禮。

女禮的涵養倒是挺好,嘴裡說道:「流沙花海越往裡邊走,段木的完整度越高,當然,挺進越深,花海的反抗能力越強,說不定到了花海深處,我們還會遇見與花海伴生的絕域異獸,到時候,可就要相當小心了,前面還有一片花海,小山,你繼續指揮」

隊伍再度向前進。

邊牧和小火卻掉在了隊伍的後邊,一邊追隨隊伍,一邊往段木裡邊灌花兒所化的五色沙粒。

不一會,邊牧的汪汪叫聲從隊伍後邊傳了過來:「不是吧,大姐,我就說你的辦法不靠譜,你看看,吃了多少沙子,還沒灌滿,還有,你看看,你看看,這裂口越灌越大了」

不一會,隊伍重新圍住一片花海,開始清剿。

這次,邊牧和小火開始幫忙,兩個小傢伙在孫豪身邊,跑前跑后,小火兩隻小前爪抓住段木,邊牧不停地,把那些被孫豪擊散,沒來得及化為細沙的花瓣飛快地灌進了段木之中。

孫豪憨厚地笑著,由著它們玩耍,向前挺進的速度無形之中慢了許多。

女禮也不由開始皺眉,小山太寵他這兩隻小寵物了吧,居然陪著它們瘋,有點不務正業埃

孫豪一邊擊殺花兒,一邊認真觀察小火手中的段木。

這截段木應該並不尋常,那麼多小花瓣灌進去,居然沒有太多變化,要說變化,倒是也有,那就是段木的裂口越來越大了。

就是不知這裂口代表了什麼含義,最終會是什麼效果,搞不好,最大的可能就是段木徹底裂為兩半。

孫豪速度雖然慢了許多,但是大家合圍的整體進度倒是跟第一片花海差不多,沒多久,這片花海就被清剿一空。

遺憾的是,這次的情況很不理想,女禮在五色沙堆找了半天,愣是沒找到半點段木的影子。

流沙花海之內,找不到段木也是常有的事,女禮苦笑一聲,找了下一處花海,帶領隊伍再度殺了過去。

但是接下來的狀況,一如既往地很不好。

一連幾個花海清剿完畢,女禮一無所得,哪怕是裂開的段木也沒能發現一截。

女禮的眉頭深深地皺起,段木出現的幾率太小了吧!有點反常。

孫豪也覺得這種情況有點不對,但是資料太少,判斷不出會是什麼狀況,陷入沉思,倒是身邊兩個小傢伙,依然玩得不亦樂乎,小火手中段木的裂口越來越大,好似馬上就要裂開了一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