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七七章 銀河倒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七七章 銀河倒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條潔白寬百丈的河流從遠處奔騰而來,化為一道銀河般的瀑布,向天空之中倒掛而去,轟隆的流水聲中,砸落在天空的白雲之上,濺起朵朵潔白的浪花,捲起陣陣水浪,雲蒸霞蔚,蔚為壯觀,順著天空之上的白雲,向遠方流去。

一條倒掛的瀑布!

一條倒掛的銀河!

洶湧澎湃,奔騰不休,成為孫豪見過的最為壯麗的河流,也真是絲毫不敢想象的河流。

站在地面,仰望空中白雲之間,那條寬闊的銀河,孫豪心中有種深深的忐忑,這條大河該不會從空中掉下來吧!

下方地面沒有任何河道!

銀河要是掉落下來,下邊豈不是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絕對一場大災難!

孫豪也想不明白,這條巨大的河流會是什麼樣的原理,居然能夠在天上,如此這般的奔騰不休,這跟孫豪對天地法則的認知完全不相符合。

好吧,神魔絕域出現什麼異常,都是正常。

銀河倒掛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情況比較好的是,隊伍進來之後,並沒有分散,大家相距不過幾丈遠,還能看到不遠處懸挂在空中的光門。

女禮施展口訣,嘴裡念念有詞,空中光門之內,八根段木飄了出來,落入她的掌心,收起段木,女禮拋出幾塊玉片,嘴裡說道:「這是驅動段木的口訣,進來之後,很多木屬性所在地都能找到段木,這口訣記牢了,一旦脫離了隊伍,可以靠這個回去。」

孫豪飛快收起玉片,神識掃過,並不是很長的口訣已經記在了心中,同時,內心也稍稍明白過來。

段木應該就是神魔絕域自動生成的一塊塊小型陣盤,只要一定數量的段木組合之後,就能組成一個臨時性的傳送陣,把修士傳送到並不是特別遙遠的地方去。

而女禮的口訣,其實就是一種構建臨時傳送陣的小法門,這個攔不住孫豪。

女禮倒是不知道孫豪的造詣,特意提醒了一聲:「小山,這裡邊,可能就你不懂陣道,不過不要緊,你只要記住口訣,依法施為,自然能夠輕鬆出去了。」

邊牧的狗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敢說孫老大不懂陣道?哼,你小女巫不一定有孫老大那般神奇呢。

孫豪沒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憨然一笑,點頭說道:「女禮大人放心,小山知道該怎麼辦。」

盤盤萼等人此時終於從銀河倒掛的震撼之中回過神來,接過玉片,齊齊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盤盤萼拍拍高聳的胸,笑著說道:「我以為自己修行一生,什麼場景沒見識過,到了神魔絕域,方才明白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的真正含義,這條倒掛銀河,真是太壯麗了。」

格格柯嘆息一聲說道:「闖蕩絕域,真是不枉此行,難怪能從絕域安然回去的大能修士往往都能取得長足進步,不說其他,就說這種格外壯觀的場景,意想不到的體悟,就讓人大開眼界。」

水瀑倒掛,銀河千里空中走。

白雲做岸,天水茫茫萬古流。

修士不負凌雲志,爾顧身與名俱滅,勇闖絕域,能大笑而出者,方能猶如疾風卷雨過山去,迎來七色彩虹光照求道之路。

女禮相對平靜,面罩之下,也看不到她的任何錶情,語氣平靜地對邊牧說道:「神狗,你是不是可以繼續嗅一嗅巫王所在之地?」

女禮能夠定位巫王所在,但是要找到巫王的藏身之處,卻也相當麻煩,得認真仔細地探查地形,對比地形地貌,需要的時間也還不短。

如果邊牧能夠找到巫王所在,倒是可以節省大量時間和精力。

邊牧又被領隊者稱呼神狗,得意非凡,立馬汪汪大叫:「行,邊牧乃是天下第二狗,嗅覺天下第一,找到巫王,非我莫屬,看我的吧,神嗅天下」

說完,站在孫豪的肩上,邊牧搖頭晃腦,開始聳動鼻子。

聳了幾下,慢慢地對準了一個方向,狗眼一睜,正待說話的時候,腦袋又擺了擺,露出疑惑萬分的表情,緩緩轉身,掉了個頭,嗅了幾下,精神一振,正待汪汪大叫,狗臉上瞬間又露出疑惑不解,再度轉了個身,頭尾調換,猛嗅不止

隊伍修士齊齊看著邊牧。

邊牧站在孫豪的肩上,轉來轉去,腦袋掉回來,又掉過去,狗臉上的狐疑表情越來越重,轉了十來個圈,依然不得要領,一屁股坐在了孫豪的肩上,嘴裡說道:「孫老大,什麼狀況,我已經被繞暈了。」

孫豪臉上露出淡淡的憨厚笑容,嘴裡輕輕說道:「邊牧,別嗅了,應該不是你嗅覺的問題,站住說話,說出你的感覺就成。」

邊牧站在了孫豪的肩膀上,面朝女禮,汪汪大叫:「女禮大人,真是奇怪了啊,當我嗅到巫王大人的味道,找到他的方位所在之地時,只要我準備說出他的所在,嗅覺馬上就告訴我,巫王跟我想說的方向截然相反,比如我說巫王在前方,那就一定是尾巴的方向,不對,當我說尾巴的時候,他又跑到了頭上,不對,當我說頭上的時候,他又跑到了尾巴上」

孫豪另一隻肩膀上的小火吱吱叫了起來。

邊牧委屈地說道:「大姐,不是我要繞你,反正就是,我想說什麼方向,他就跟我截然相反,但是當我說出這句話后,他就是相同的,而當我說出另一句話后,他又是相反的,你們明白了沒?」

小火捂住了自己雙眼,她是越聽越糊塗。

幾個分神大能倒是品出了一點味道。

孫豪和女禮對望了一眼,女禮準備說話,孫豪突然對她使使眼色,嘴裡說道:「邊牧,什麼亂七八糟的,把我搞糊塗完了,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

「孫老大,你真是太沒良心了,你怎麼能如此說邊牧呢?」邊牧汪汪大叫起來。

格格柯張張嘴,格爾大木眼疾手快,一巴掌捂住他的嘴,同時對盤盤萼努努嘴,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女禮大人垂首想了想,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嗯,既然邊牧也弄不清楚,那我們就只能隨便選個方向去找一找了。」

邊牧汪汪大叫起來:「別啊,邊牧神嗅無雙,絕對能夠搞定的,你們等著看吧」

女禮和孫豪對望一眼,看準河流流來的方向,也就是邊牧所指過的截然相反的一個方向走了下去。

孫豪肩頭,邊牧汪汪大叫起來:「錯了,那方向錯了,不對,這方向正好,還是不對這方向錯了,奇怪,到底是對呢?還是不對呢?」

站在孫豪的肩頭,邊牧如同陀螺一般,來回打轉,徹底搞不明白了。

孫豪內心之中,對小火說道:「小火,你在它說出不對之後,讓它徹底閉嘴。」

小火雖然很不理解為何要如此,但是,卻言聽計從地說道:「我知道了,哥放心,我會讓它閉嘴的」

邊牧轉了幾個圈,嘴裡汪汪大叫:「我明白了,你們走反了,方向不對」

小火小嘴猛地一張。

邊牧身軀微微一僵,臉上露出不解,好似它身邊的空間微微一頓,緊接著,小火手中的開花段木猛地伸了過來,「噗」的一聲,插進了邊牧的狗嘴之中,兩隻小爪子在腰上一插,嘴裡吱吱叫喚。

邊牧正待甩開嘴裡的段木,已經聽到小火的大聲威脅:「死狗,你吵死了,給我好好銜棍,不準吐,要不然,本小姐吞了你,關你個十天半月讓你出不來」

邊牧嚇了一大跳!頓時老實下來。

邊牧天不怕地不怕,賤格超高,唯獨有點怕的就是孫豪和小火,這兩人身上,帶有它母親的威嚴,習慣性聽話比較好。

當然,這賤狗心裡卻是罵開了:「不說就不說,反正你們走反了方向,不聽狗狗言,吃虧在眼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