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八七九章 認知顛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七九章 認知顛倒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有了甲虱開路,隊伍沿河逆流而上,卻是基本沒有受到什麼阻擾。

邊牧雖然覺得稀奇古怪,不過嘴銜著段木,心中不停地想:「你們嫌棄我吵,你們越跑越遠,我就不說,我就不說……」

其他幾個修士,也逐漸品出味道來,銀河倒掛區域之內,好似一切都有些反常,情況有點詭異,盤盤萼張嘴欲言,女禮低沉地說道:「大家都多用心,不要隨便發表意見,對了,大家還是小心點,不要過於大意。」

隊伍之中的修士們齊齊愣了愣,開始琢磨其中味道,大家都安靜下來,跟隨小甲虱之後,默不作聲,快速向前。

過了一會之後,盤盤萼找到了話題,開口問道:「小山宗師,能夠請教幾個問題嗎?」

就這樣奔行的確是挺無聊,說說話,交流交流也好,孫豪臉上露出憨然笑容:「不要客氣,萼龍女有什麼話,請指教。」

盤盤萼開口討教藥劑術。

盤盤萼一開口,孫豪頓時大約知道了她的藥劑術等級,不愧是盤河大宗師的嫡系後人,盤盤萼應該也有了大師級別的藥劑術。

兩人邊聊邊走,時間倒是過得挺快,不久之後,前方環境出現變化,草原變成了高山,橫穿草原的天河,正是從高山上流下。

跟大家在大陸上的認知略有不同的是,普通的河流應該是越接近源頭河道越窄,但是天河卻截然不同,河道居然越變越大,從高山之中流來,看起來是絢麗而壯闊。

高山之上長滿了高大的不知名的樹木,莽莽森林之中,一眼看去,各種各樣的生物十分繁榮,大家的到來,驚起一陣飛鳥,其中一些,二話不說向隊伍發動進攻,小火的甲虱沖了上去。

毫不起眼,幾乎是肉眼難見的甲虱,讓看起來兇悍無比的飛鳥大驚失色,掉頭飛快地逃逸而去。

順著河流在森林裡邊穿行。

沒過多久,大家發現了一面小小的蛛網,一個只有小指頭大小的蜘蛛張網捕獵,而一隻足有家鵝大小的飛鳥被蛛網纏住,掙扎不休,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被蜘蛛拿蛛網給捆了起來。

一隻小甲虱英勇地向蜘蛛沖了過去。

蜘蛛好似嚇了一大跳,張嘴一吸,把自己的蛛網收進了肚子之中,頭也不回,飛快地跑了。

沒有跑出多遠,迎頭撞見了一隻小飛蚊,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應該完克小飛蚊的蜘蛛已經被小飛蚊一下抓住,撕成了兩半,大快朵頤。

比小飛蚊更小的甲虱沖了上去。

小飛蚊好似遇見了天地一般,快速逃逸而去。

一路行進,大家看到了一些跟自己認知完全相反的東西。

比如說,大樹居然紮根在了小木藤的身上;也比如說,青蛙居然身懷六甲了;還比如說,蜜蜂居然養了狗熊幫自己釀蜜……

沒有看不到,只有想不到。

很多現象完全顛覆了大家的認知,而大家也深刻地感知到了,在中虛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大能修士,此時完全成為森林之中,那些小傢伙們眼中移動的肉庫,很多小東西對五個大能修士虎視眈眈。

要不是甲虱足夠小,而小火飼養的甲虱數量還比較多,能夠威懾住周邊的小東西的話,估計大家這會兒已經陷入了苦戰之中。

而且,根據對戰小豹子的經歷來看,大家的戰局也不見得會好過。

神魔絕域之中,最大的危險,可能還是這種詭異難測的法則限制,誰會想到,隊伍進了神魔絕域之後會遇見如此奇葩的狀況?

一身能力,完全沒有了用武之地,這種壓制,連女禮都不能倖免,估計至少也得巫王那樣強大的合體大能才有可能有辦法規避這種直接的法則壓制,修為稍低,就不得不按照規則來。

難怪神魔絕域凶名赫赫,原來有各種各樣的詭異法則,讓進來的修士難受萬分,就算你有能力也發揮不出來,反而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會直接隕落其中。

過關神魔絕域,需要的不僅僅是實力,可能還有各方面的能力,外加一點點的運氣。

倒掛銀河這種區域之內,要不是小火恰好培育了大量的小甲虱,大家的日子也不會那麼好過了。

當然,有孫豪在,哪怕是小火沒出現,這一關也有辦法過去,不過到時候,過關的辦法就比較尷尬,說不定就得邊牧上場秀一秀它那奇葩的發射儀式。

要說小,孫豪覺得,可能沒有什麼能比邊牧的小蝌蚪還要小的存在了。

現場可是有女禮和萼龍女兩大女修,真要動用邊牧的招式,就太不雅觀了,好在邊牧這傢伙還沒看出其中隱藏的名堂,要不然,估計這回已經快樂地發射了,這傢伙最好表現,賤格又高,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隊伍沿著大山不知道行進了多久。

挺進越深,屁股後面跟著的小東西越來越多,好似是一群惡狗,對一團移動的美食虎視眈眈一般。

小火派出了好幾團小甲虱,前後左右驅趕著這些窺伺者,保護著隊伍不停前進。

大約一個多月,讓大家十分意外的事情再度發生,大家來到了天河源頭,但是,天河的發源地居然不是高山之巔,而是萬丈深淵,整個天河不是從上往下流,而是恰恰給倒了過來一般。

好吧,大家明白了,這條天河他壓根兒就不正常。

找到了天河源頭,看向不知道有多深的深淵,看著從深淵之中奔騰而出的浪花朵朵的天河,大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站在深淵之前,女禮沉穩如山,孫豪若有所思,盤盤萼和格格柯皺起了眉頭,格爾大木倒好,這傢伙已經不對自己的判斷力抱任何幻想,反正就聽女禮和小山的,自己不用想得太多。

半響之後,女禮抬起手指,向上一舉。

孫豪抬手,向下一舉。

女禮愣了愣,孫豪又抬起手指,向上一舉,然後,上下上下,舉了幾下。

女禮明白過來,看向隊伍之中其他修士,低沉地說道:「你們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在小山面前站好,讓小山踢你們下去就是。」

隊伍其他三人飛快點頭,他們倒是知道一些關節了,但是,正如女禮所說,他們其實不能想得太明白。

這種地方,明白就是不明白,不明白說不定才是真明白,那就這樣了。

女禮點點頭,看向盤盤萼說道:「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要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速度要快,小山準備好……」

盤盤萼和孫豪齊齊點頭。

女禮緩緩開口問道:「小萼,你覺得我該往上跳還是往下跳?」

盤盤萼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是往上了。」

孫豪飛起一腳,將女禮踢下了深淵。

盤盤萼大驚失色:「小山大人,你應該往上踢……」

話沒說完,孫豪飛起一腳,踹在了她挺翹的臀部,將她也踢下了深淵。

女禮和盤盤萼身軀在空中微微一閃,消失不見。

格格柯和格爾大木齊齊一驚,心說小山大人這樣也太兒戲了吧。

孫豪沒等他們說話,伸手拔掉邊牧嘴裡的段木,問道:「邊牧,你怎麼看?」

邊牧汪汪大叫:「你們走反了,不對……」

邊牧的聲音還沒完全落音,孫豪飛快地向前衝出,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讓孫豪身前的格格柯和格格大木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已經在孫豪的推動之下,齊齊向前衝出了河岸,向懸崖之下落去。

幾人的身軀衝出,空中悠忽一閃,消失無蹤。

河岸邊上,一些小飛蟲飛了過來,圍住眾人消失的方向,嗡嗡響個不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