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九二二章 紅蓮化蝶(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九二二章 紅蓮化蝶(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煉心也隨著各種各樣的苦難,隨著每一層寒地獄的孤獨地獄體驗,隨著每一層熱地獄游增地獄之中的人生體驗,也在快速進步。

煉體就更不用說,寒熱兩種極端的環境,不停地折磨之中,孫豪的肉身從內到外,全部被精鍊了一次,剛剛古玉大成的肉身,又有了進步的徵兆,尤其是代表了煉體修為的金身變化,更是巨大。

那麼此時,就到了檢驗自身修鍊效果的時候。

孫豪化為實力最強的本體,全身金光閃閃,祭出金身,向無盡的大紅蓮花海沖了進去。

經歷了地獄道的凝練,代表了孫豪煉體頂級造詣的金身,此時有了巨大的變化,原本,孫豪的金身乃是丈八,可是現在,已經飛快地進步,金身出來,已經變成了不足丈七,真正地踏入了丈六金身的範疇。

這是真正的,金身修鍊有成的標誌。

孫豪現在,還沒有進入合體期,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是孫豪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金身防禦力的無比強悍。

連續闖蕩五大苦寒地獄,擊殺其中最強的鬼物,金身就是孫豪最大的依仗。

哪怕是第七寒地獄的小紅蓮花王,攻擊強悍無比,足以凍天封地,但是都沒能擊破孫豪的丈六金身。

就是不知第八寒地獄的大紅蓮花王,會是什麼樣的能力和力量。

一腳踏入無盡花海區域,孫豪金光燦燦的身軀猛地停頓在了空中,金光之中,孫豪全身不由自主地一個冷戰。

一股冰寒至極的寒意從心中升起,巨大的麻痹感湧上心頭,好似這一刻,自己完全被凍僵了。

這是一股金身都沒有辦法抵抗的,直接作用於孫豪肉身和神魂的冰凍之力。

無視防禦,直接生效。

好在孫豪歷經了前面八寒地獄的洗禮之後,抗寒能力十分了得,而且此時又在無盡大紅蓮花的外圍,倒是沒有瞬間失去反應能力,十分勉強地,孫豪掉頭就走。

擦擦……

隨著孫豪往回走的動作,孫豪看到,自己身邊的空間已經不知什麼時候,接上了厚厚的冰層,自己每走一步,都踏破了一層厚厚的冰牆,如同踏過鏡子一般,身後掉落層層冰渣。

勉強向前走了不到一丈,孫豪走不動了,全身死寂一般,僵持在了原地。

周圍的空間安靜下來,遠遠看去,孫豪也成為了一朵全新的大紅蓮花,出現在了無盡花海的外圍。

留心觀察,能夠看得到孫豪的身軀外圍,充滿了層層疊疊的透明的冰層。

讓旁觀者邊牧無語的是,此時此刻,它已經聞不到任何孫豪的氣息,感覺之中,孫豪真正的化為一朵大紅蓮花,成為了花海的一員。

而更讓邊牧心驚的是,孫豪的丈六金身此時也被凍結在了孫豪沖入花海的地方,閃爍著微微的金光,回不去孫豪的本體了。

準確點說,這不是凍結了孫豪的丈六金身,而是凍結了孫豪丈六金身周圍的空間,讓他根本就再也感應不到本體了。

望一望無邊無際的花海,邊牧嘴裡嘀咕起來:「靠,這麼多大紅蓮花,該不會都是這麼冰凍之後形成的吧,這大紅蓮花王也太兇悍了1

孫豪並沒有放出小火。

所以邊牧也沒有對象可以商議,半響之後,邊牧稍稍猶豫了一會,小心翼翼地,向前靠了過去,每走一步,邊牧都小心地試探著周圍空間的距離,試探著可能出現的無形無質,透明的冰層。

慢慢地,邊牧靠近了孫豪,靠近了孫豪身體前方的冰層。

想了半天之後,邊牧狗爪子伸了出去,碰了碰孫豪身軀前方的冰牆,馬上又迅速地收了回來。

碰了一下,冰寒刺骨,但是,沒凍住邊牧,而且,冰凍之力也並未向邊牧追來,邊牧心中一定,又拿爪子碰了碰,依然如此。

連續碰了四五下,邊牧驚喜地發現,這寒冰對自己無效。

頓時,死狗神采飛揚起來,嘴裡嘀咕:「我還以為多厲害呢,不過就是寒冷一點的堅冰,孫老大真是遜,居然被凍了個當場,狗狗我左摸摸,右摸摸,沒事,還是沒事……」

左右看看,大紅蓮花地獄之內,安靜異常,好似就自己一個活物,邊牧頓時又瑟起來:「邊牧果然還是邊牧,天下第二狗,不是蓋的,孫老大,關鍵時刻,你還不是得依靠狗狗來救……」

伸出小爪子,邊牧開始刨冰。

無形無質的玄冰十分的堅硬,邊牧連續刨了許久,居然也只是刨出一小塊,好在,這玄冰沒有自動癒合,還是被邊牧刨出了一個碗口大的小洞,逐漸地看到了孫豪的****。

邊牧雖然修為並不高深,但是有著許多神奇之處,它的力量雖然不大,但是卻有著破法破防的神奇效果,以邊牧的能力,耗時良久,才弄出碗口大個小洞,這剛剛凍住孫豪的玄冰之強可見一斑。

連續刨了許久,邊牧有點累了,趴在孫豪的身前,不停地喘氣:「得加強鍛煉了,這點體力活,就給累成死狗,真是不行了……」

休息一會,邊牧起來繼續刨,幹了幾爪子之後,死狗賤格發作,突發奇想:「也不知道這無形無質的玄冰是個什麼味道,狗狗試一試……」

爪子一邊刨冰,試圖擴大孫豪身上的小洞,狗舌頭伸了出去,輕輕地舔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邊牧嘴裡說道:「好似有點腥氣,好似還有點甜,什麼玩意兒,我再舔……」

刨一下冰,再伸出舌頭,猛地一舔。

誰知,這次出了狀況,輕輕一舔冰,整個無邊大紅蓮花海好似猛地被人撓痒痒一般,輕輕一抖。

強大的玄冰之力,隨著這一抖蔓延開去,邊牧個死狗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就這樣,連狗帶舌頭給凍結在了孫豪的身邊。

被完全凍結之前,邊牧拼盡了全身的氣力,刨了一下孫豪胸前的小洞,心中想到:「完了,舔出問題了……」

不知名的空間之中,摩訶缽特摩地獄徹底寂靜無聲,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動。

時間,空間,好似都給凍結了一般,景色也給凍住了,一切都古不變。

不知道過了多久,邊牧的狗爪子,完成了自己的刨擊動作,從孫豪的胸前擦清響,滑落。

孫豪前胸出現碗口大個洞。

然後,摩訶缽特摩地獄又平靜下去。

時間,在寂靜無聲之中好似被凍結,空間,好似充斥著厚厚的玄冰。

一切都是這樣的凝固。

或許是過了許多年,億萬年,或許也只是一瞬間,完全失去知覺的孫豪,隱約感知到了自身的存在。

感知到自己完全封閉在一個漆黑的,看不到任何方向的,冰寒刺骨的空間之中,無盡的苦寒在無時不刻地折磨著自己,自己看不到,聽不到,聞不到,唯獨能夠感到的就是無邊的苦寒。

孫豪甚至是忘了自己是誰,來這兒是幹什麼的,唯獨能夠感受到的,就是自己很冷很冷。

又不知過去了多少年,孫豪感知到自己逐漸習慣了徹骨的冰寒,在這冰涼刺骨的世界之中,有了一些思考能力。

我是誰?這兒又是什麼地方?

孫豪心中如此問自己,但是得不到答案。

思考了許久許久,當孫豪感覺自己可以在冰寒之中,有了一絲絲的活動力量之後,孫豪終於想起了自己是誰。

自己是孫豪。

那麼孫豪又是誰呢?

又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億萬年冰封之中,孫豪終於想起了自己是那個孫豪,那個前來萬聖宮尋找機緣的孫豪。

一點點的,孫豪回憶起來自己的記憶,一點點的,孫豪逐漸回憶起來許多許多,同時,孫豪也終於想起了自己此時應該被徹底冰封在了第八寒地獄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