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九四零章 青銅亡天簋(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九四零章 青銅亡天簋(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女禮的陣球精神一振,藍光大盛,兔耳輕輕一擺,兩耳之間出現了一面光牆,大家看了過去,卻正是整個左右迴廊的立體圖案。

女禮的聲音悠悠傳來:「左右迴廊有立柱一百單八根,取七十二天罡,三十六地煞之數,天罡地煞以青銅亡天簋為陣心,成靈禁之陣,是為天罡地煞誅神亡天靈陣……」

天罡地煞誅神亡天靈陣。

不得不說女禮的陣道造詣的確十分高強,哪怕是暗中潛心偷學了男女巫族許多陣道典籍,並且構建了自己陣球的孫豪,依然不能如同女禮這般,快速地判斷出大陣的類型。

孫豪只是覺得天井之中的青銅亡天簋單獨成陣不可思議,覺得左右迴廊可能會有蹊蹺,卻是短時間內並未分辨出來迴廊靠近天井的那些立柱才是成陣的關鍵。

直到女禮指出之後,孫豪心中這才豁然開朗,有著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認出靈陣之後,事情就好辦得多了,飛人族陣道造詣也是不弱,而且是專長破陣之道,喬日和喬旦飛快地用飛人語交流幾句之後,大聲說道:「如若只是天罡地煞陣,破法倒是簡單,只需要破天罡,斷地煞即可,但既然女禮你加上了誅神亡天,怕是就有了其他名堂,還請詳細解說一二。」

女禮一雙藍色的兔耳擺了幾擺,嘴裡輕聲說道:「破天罡,被誅神;斷地煞,遭滅天……天罡地煞和誅神滅天相互相連,互補優劣,卻是輕易不可妄動。」

破天罡,被誅神;斷地煞,遭滅天。

喬日眉頭微微一皺,這種遠古靈禁最是難破,簡單點說,就是那種針對陣法的弱點,用靈陣靈活機動的特性補足缺陷,讓人難以破去的一種互補性的,可以古長存的靈禁。

難怪洛河被反彈的時候會遭受重創,而喬旦瞧一瞧也會出問題,恰恰是靈禁已經有了靈性,能夠自主彌補不足,攻擊外來者。

喬旦和喬日也低聲商議起來。

孫豪身邊,女禮輕輕震動身軀,兔耳縮了回去,陣球收起,也用男女巫族的語言跟格虛王交流,討論怎麼才能破去陣法。

孫豪一邊聆聽女禮和格虛的意見,一邊打量著天井之中高大的青銅亡天簋,也開動腦筋,開始思考。

半響之後,喬日揚聲說道:「格虛王,這靈陣怕是需要我們精誠團結才能破去,你看這樣可好,我們右邊負責破去天罡之數,同時擋住滅天之力;而你們那邊,則負責破去地煞之數,同時擋住誅神之力可好?」

一破一擋,如若協調得好,理論上的確可行,格虛王稍稍遲疑了一下,點頭說好。

左右兩邊,不多不少,各有七名修士。

說好破陣之法后,雙方開始協調修士力量,並講解破陣之法。

孫豪也被安排了一個破陣的任務。

只不過,女禮和格虛王解釋破陣和攔截之術時,孫豪不經意間稍稍皺眉,這種破陣之術咋一看很有道理,但是在實施的過程之中,怕是很難做到整齊劃一,到時候,參與破陣的修士怕是不一定安全。

孫豪也看了出來,女禮交給自己的破陣方向相對比較安全,自己只要小心一些,受傷的可能性就相對較校

很快,一個時辰過去,迴廊兩邊各自操練一會,又練習了一番配合之術。

喬日這才大聲說道:「好了,我們開始吧,大家聽我號令,按照剛剛的位置,齊齊發力,記住,大家一定要齊心協力,要不然,根本就破不去陣法,說不定還會受到劇烈反彈。」

每個修士齊齊說好。

喬日一聲大吼:「一、二、三,動手……」

孫豪跟其他修士一起,齊齊向自己負責的一根立柱上推出一掌,這次行動,大家都比較齊心,並沒有明顯的錯落,轟的一聲,幾乎是同時,大家擊中了石柱。

左右迴廊之中的修士雖然只有十四名,但是在幾個陣道大師的調節下,都準確擊中了天罡地煞的節點,同時,也攔住了誅神滅天的傳輸通道。

可以說,這種破陣之法,其實已經達到了喬日的預期目標。

但是,靈禁之所以是靈禁,自然有其道理。

立柱晃動,光芒閃爍,正中的青銅亡天簋微微晃動身軀,大鼎三耳三足猛地綻放出道道光芒,準確地照射向左右迴廊的立柱之上。

而且,照射的立柱,並不是被攻擊的立柱。

但是幾乎是光芒照射的同時,喬日和女禮齊齊大喝:「小心,靈禁變陣。」

天罡地煞被截斷,但是青銅亡天簋光芒一照,天罡地煞化為了天罡北斗陣和地煞地截陣;誅神滅天被擋,青銅亡天簋光芒一連,化為了誅神陣和滅天陣。

天罡地煞誅神滅天靈禁被破,但是,新的靈禁生成,並且,靈陣之內,光華流轉,迅速開始反彈攻擊。

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刻,喬旦雙眼猛地寒光一閃,嘴裡一聲暴喝,一指點出,一道白光點在了天罡北斗陣之中。

原本女禮對這種變化早有預測,所以,孫豪所在的位置是相當安全的,孫豪也只是頂了刑天干戚方盾,做好了防禦準備,但其實壓力不大。

但是,喬旦這一指,頓時讓孫豪雙眼為之一寒,這傢伙,果然對自己依然懷疑在心,他這一指下去看似是毫無目的,但是卻把天罡北斗陣的龐大反擊力量完全牽引到了孫豪的方向。

要是孫豪不懂陣道,這次可能就會吃大虧。

女禮在應對面對自己的突如其來的攻擊,壓根來不及施展援手幫助孫豪,只能一聲脆喝:「小山小心。」

孫豪貌似手忙腳亂,胡亂地揮出刑天干戚方盾,向前猛地一拍。

就在孫豪方盾拍中立柱的這一刻,恰好天罡北斗陣的反擊力量沖了過來,按道理,刑天干戚方盾絕對擋不住這一擊,孫豪很有可能會遭遇重創,喬旦張開了雙翅,護住了自身,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但是,就在喬旦以為大功告成,防護自身的同時,孫豪的刑天干戚方盾好似橋樑一般,把被破的天罡連了起來,北斗天罡陣的能量迅速被傳遞進入了天罡地煞大陣之中。

速度極快地,從喬旦手指點中的地方反彈了出去。

轟轟轟,一連串的大陣之力,迅速地沖向了攻擊大陣的喬旦。

潔白羽翼防護之中,喬旦感受著巨大的爆炸力量,心中莫名其妙,怎麼會有如此強度?

雙翼擋不住,喬旦不得不再次張開了雙翼形成了第二道防線,右側迴廊之中,濺起陣陣羽毛,喬旦的身軀被巨大的陣道反彈力量不停地拍打擊中,如同一個巨大的人形坑,鑲嵌進了右側迴廊的牆壁上。

半響之後,喬旦灰頭灰臉,一振雙翅,一臉鐵青地從裡邊沖了出來。

此時,破陣之後,大家也基本上恢復過來。

喬旦定神一看,對面的大蠻子安然無恙,並未受到任何傷害,而整個現場,除了遭遇誅神之力攻擊的哈依狀態稍差之外,就數自己最狼狽了。

狠狠地,不甘地瞪了孫豪一眼,喬旦心中也不明所以。

女禮語氣陰寒,在孫豪身邊,興師問罪:「喬旦,大家說好一起闖關,剛剛為何要針對小山?」

喬旦以為是女禮關鍵時刻幫了孫豪一把,臉上神色稍好,仰天一個哈哈,嘴裡說道:「情況緊急,我也是給自己解圍,隨手施為而已,倒是沒想針對任何人。」

格虛王伸手攔住依然不忿的女禮,低沉地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心知肚明,小山,剛剛是你運氣好,下次,你自己多留心,當然,本王和女禮也會盡量看著你的。」

格虛王說完。

不死神王已經沉聲說道:「飛人族和男女巫族都是陣道大家,怎麼?這陣到底還能不能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