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九六六章 魔王重生(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九六六章 魔王重生(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如若是其他修士,在這雙神靈一般的雙眼之中,會情不自禁地頂禮膜拜,心神被奪。

然而,孫豪不會。

本體和戰軀同時升騰起來無邊鬥志,金光閃爍之中,擺脫了這種類似威壓的精神壓制,繼續向前猛攻而去。

燈籠般的雙眼之中,閃爍出滿意而欣賞的眼光,王庭之上,響起無比威嚴的聲音:「不錯,修鍊得很好,這具肉身,這種精氣神,乃是我見過的,最有潛力的魔種,等了億萬年,終於有了一個比較合適的時機,你很不錯,但是,要想破壞這具玩偶之軀,你還差了點,你現在,應該很重了,跑不動了才是。」

威嚴的聲音好似從天際傳來,四面八方到處都是。

孫豪聽到聲音的同時,身軀猛地一震,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從周圍擠壓而至,好似要將自己擠壓成為薄餅,同時,刑天戰軀之上,每一塊肌肉,每一塊骨骼都變得其重無比,其重如山,煉化磷火之後的那種由重化輕的感覺消失,此刻,只有了重。

那種凝鍊到了極致的,化輕之前的重感湧上心頭,御劍而行的孫豪,狂暴奔上的戰軀,幾乎是同時,速度一降,眼看就要被困在原地。

手持沉香劍,身動八方來風之劍意,全身金光閃閃,孫豪嘴裡一聲悶哼,沉聲說道:「動彈不得嗎?不見得,魔王,你休想……」

說話之間,鬼魄之軀墓碑輕輕一旋,陰陽化合*全力驅動,精神意志上的壓力被墓碑分掉一部分,孫豪本體為之一輕,依然速度不慢,御劍沖了過去。

而刑天戰軀就更加直接,無頭凶蠻的肚臍眼嘴暴吼連連,渾身上下,湧起無邊鬥志,一根筆直的無雙大脊,衝起道道金光,大海之厚重、八風之輕靈、殺戮之慘烈還有鬥志之高昂,齊齊湧向在無雙大脊之中。

哪怕身軀重萬均,也被無雙大脊強行帶動之下,轟然向前,踏步前沖,旋盾舞錘,砸落在王座雕塑之上。

雕塑雙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眼光,怎麼可能?這小子怎麼可能擋得住自己的神奇秘術,怎麼可能還能如此兇猛……

來不及有太多多餘的動作。

轟轟轟三聲巨響,王座之上,巨大的,威嚴的雕塑,空中魔王嘴裡的玩偶之軀,被孫豪的沉香劍和刑天戰軀的盾、錘同時擊中。

搖晃了幾下,巨大的,高山一般的雕塑在空中轟然倒塌。

刑天戰軀一個後空翻,向王座下落去,孫豪身軀壓力為之一輕,依然身劍合一,飄飛而下,落在了刑天戰軀的肩上,抬頭看向不停爆炸,不停潰散的巨大雕塑,看向三顆高高飛起的巨大頭顱。

此次開啟萬聖宮,魔王得到了最好的消息,進來的修士都很不錯,而且,還出現了一個潛力巨大的魔種,為此,魔王開啟了真正的內宮,開啟了八脈天棺,引來了自己最期待的魔種。

但同時,魔王沒有想到的是,輪迴羅盤之後,很多事情,都開始走向了意外變故,而且,天機還一片紊亂,顯示出來,自己的逆天之舉,受到了巨大的壓制和面臨巨大的考驗。

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變故之多,讓他的謀划大多落到了空處,最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區區分神修士居然能夠抵抗住他的威壓,甚至是抵抗住他的磷火重術,生生擊潰了他寄身的玩偶。

一個意外,接著一個意外。

但是,無論有多大的意外,最後,依靠的還是本身實力,自己習慣做出的防備最壞打算的布置都失效的情況下,那麼就是看真正的本事了。

區區一個分神,難道還真的能夠擋住自己不成。

空中,威嚴的聲音再度響起:「不錯不錯,很好,你能做到這樣,真是大大地超出我的預料之外,不過,身為修士,你當知道,修士一生,什麼時候,都是實力說話,玩偶之軀,毀就毀了,你這副肉身的精氣神都相當不錯,本王很滿意,哈哈哈,出來吧,隨我一戰……」

哈哈大笑聲中,空中三顆巨大的頭顱轟然炸開。

左邊的一顆頭顱之中,出現一副小巧的白玉棺槨,右邊的頭顱之中,出現一副黝黑的鎧甲。

而正中的那顆頭顱,出現了一個高大的,三頭古魔虛影,幽光雙眼成為虛影之上真正的實體。

孫豪雙目一眯,腦海之中,冰蝶星輝閃爍,一段信息又湧上心頭,心中微微一動,孫豪緩緩舉起了沉香劍,嘴裡說道:「魔王真是好久遠的謀划,佩服佩服,我很想知道,類似現在這種重生,魔王你經歷了多少次了?」

沒有搭理孫豪,空中聲音悠悠說道:「你們的速度太慢,如今大戰在即,本座需要肉身提升戰力,你們也過來吧……」

孫豪凝立不動,靜觀其變。

說話聲中,古魔虛影化為兩團黑霧,飛快而迅速地旋轉了幾下,黑霧一縮,洛蘭和洛二也就是洛鵬飛出現在了孫豪的面前。

兩顆眼珠子飛快地沒入了兩人的額頭,消失不見,兩個人好似精神一振,從一種奇怪的狀態醒了過來。

孫豪看到兩人,心中瞬間又明白了許多事,臉上露出淡淡笑容,嘴裡說道:「鵬飛兄,好久不見,沒想到到了中虛,居然還能遇見大駕,我是該叫你鵬飛兄呢?還是該叫你魔王呢?」

洛鵬飛的臉上露出絲絲意外:「我們什麼地方遇見過嗎?不過很遺憾,你可能遇見的是我的血脈身外身,本座血脈身外身數以萬計,卻是各有記憶,抱歉,實在是沒有想起在什麼地方見過你。」

一邊說,洛鵬飛一邊對洛蘭點頭說道:「王妃,你也可以借體現世,陪本王一同作戰了。」

洛蘭美目掃了一眼孫豪,微微點頭。

孫豪此時,倒是不慌了,也知道自己絕對攔不住即將發生的事情,嚴陣以待,隨時準備大戰。

魔王雕塑左右兩顆頭顱飛出的鎧甲和精巧的白玉棺槨此時發生了變化。

鎧甲如飛而來,蹡蹡聲中,附著在了洛鵬飛的身上,洛鵬飛瞬間化為一個全身漆黑,威風凜凜的高大黑鎧戰士。

粗獷的臉龐在黑鎧黑盔之中,顯得十分威武。

而白玉棺槨的變化,更是讓孫豪雙眼眯成了一條線。

居然是這樣,居然會是這樣!

孫豪第一眼的時候,就感到了白玉棺槨有點似曾相識,好似在什麼地方見到過,只不過並未細想,但是,白玉棺槨打開之後,看到棺槨之中的女屍,孫豪瞬間想起了一件十分久遠的事。

孫豪還在鍊氣期的時候,闖蕩過漢水白鹿的洞府,也就是自己曾經的弟子,武閑朗的先祖洞府,在那個洞府之中,孫豪看到過寫滿文字的玉質屏風,上面畫了一副仕女圖。

畫中,一個絕美女子正在浣紗,肌膚如若凝霜,皓齒朱唇,目如寶珠,一頭黑髮,如瀑布披在肩上……畫中人,栩栩如生,躍然屏風之上。

沈氏浣紗圖。

圖中女子絕美異常,孫豪記憶十分深刻,此時,白玉棺槨之中的女屍,豁然就是那個女子。

而那一尊白玉棺槨,也豁然就是當年孫豪沒存打開,隨著白鹿洞府沉入萬丈深淵的舊物。

孫豪的心中,瞬間湧起了許多猜測,很多事情,都在這一刻連了起來,包括葬天墟之中,自己莫名其妙受到洛鵬的血脈驅動的往事,這一切,其實都隱約跟自己在白鹿洞府之中得到的幾丈悠遠的羊皮古卷有關。

十二築基丹,殺機凝罡煞,都是得自白鹿洞府。

當年,白鹿洞府沉入深淵之時,白鹿修士那種詭異的笑容,裡邊隕落修士的詭異笑容浮現在孫豪的眼前,孫豪不由輕輕一個冷戰。

自己面前,站的是一個詭異無比的,不知道布設了多少棋子在各界的強大真魔,其根本目的,毫無疑問,就是能夠重新活過來,站起來,逆天改命,自己,或許只是他的備選之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