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今日小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今日小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道天機交待完畢,終於開始動真格,全力爆發,須彌凝空塔開始閃爍金光,孫豪的識海上空,金燦燦一片。

須彌凝空塔,道天機最為強大的本命至寶,也是他最為依賴,最為信任的至寶,此前,道天機正是得此寶之助,將魔王洛鵬飛鎮壓在了副魂之中。

孫豪心中微微一嘆。

道天機動用了須彌凝空塔,那就是真正的魚死網破,要見分曉了,雖然知道遲早有一天終將如此,但是這一日真正到來之時,孫豪心中還是充滿了無奈。

修士修行苦,修士修行難。

苦難不僅僅是身體,有的時候,還是心靈的難受和疲憊,甚至是一些自己不願意看到的事情,一件件不可避免地發生。

須彌凝空塔綻放陣陣金光,照射在孫豪的身軀之上。

道天機輕輕嘆息,嘴裡說道:「小豪,你還有什麼話說,寶塔鎮壓之能,你自己是知道的,你還要負隅頑抗嗎?」

沐浴在寶塔的金光之中,孫豪身軀微微鞠躬,對青老輕輕一禮,嘴裡說道:「前輩執念深重,如此作為,其實有違本心,此時你收手還來得及。」

道天機的臉色不停變幻,一時是白衣修士,一時是青老,心中好似猶豫不決,但是最終,白衣秀士一聲暴吼:「無論如何,本座籌劃千萬年,決不可半途而廢,老青,還是那句話,這小子有本事把我拿下,那麼,我就順應本心,為他鎮壓神魂,但若是他拿不下我,那就說明,他不具備攀登大道的資格……」

說話聲中,臉上完全固定成了道天機的樣子,嘴裡一聲暴吼:「青龍蓋地虎,寶塔鎮萬物,給我,鎮……」

手中法決一捏,一道白光打在須彌凝空塔上,須彌凝空塔塔身閃爍出一個巨大的鎮字,向孫豪當頭鎮壓下來。

看著金光燦燦的大字鎮向孫豪,道天機的雙眼之中,露出了絲絲憐憫和不忍。

但是作為大道真人,求道之心堅固無比,道天機卻是怎麼也不會放棄,除非,小豪自己有本事能夠戰勝自己。

孫豪仰望巨大的鎮字,心中不由略微恍惚,當年,自己第一次對抗宮天狼,也就是自己的爺爺時,就是拿這個鎮字給了他一個巨大的見面禮。

時隔多年,沒想到自己也有被鎮的一天。

緩緩地,金光之中的孫豪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向空中的鎮字,應了過去,嘴裡輕輕說道:「寶塔住丹田,蘊養上萬年,今日,你怎可以鎮我?」

說來也怪,寶塔好似生靈一般,滴溜溜一轉。

金光還是這種金光。

鎮字依然還是鎮字。

但是,原本的氣勢卻蕩然不存,原本,金光層層疊疊,對孫豪形成了包圍之態,而鎮字也是以鎮壓的姿態從高空落下,但是就在孫豪說出這段話,伸出手臂觸摸鎮字決時,須彌凝空塔好似猛虎變綿羊,在孫豪的面前溫順下來。

金光鎮字,如同清風一般,在孫豪身前輕輕飛舞,卻是不再對孫豪形成傷害。

孫豪手中握住了金光鎮字,遙遙地看向道天機。

道天機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嘴裡大聲說道:「怎麼可能?小豪你怎麼可能掌控得了須彌凝空塔?我才是器靈同時才是它的真正主人,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嘴裡一邊說,道天機手上也不停,連續而飛快地,手指掐動不停,最終,左手拇指停在了小指的根部,身軀空中猛地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須彌凝空塔,嘴裡低聲地,一連串地說道:「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天機呢?為何沒有絲毫天機顯現,怎麼會這樣?」

孫豪在對面輕輕說道:「寶塔之內,自行演化小世界,我的息壤就是小世界根基。」

道天機:「那又如何?難道這就能奪取須彌凝空塔?」

孫豪又說道:「只有息壤自然不成,不過,須彌凝空塔之內還生成了守護天空的四靈,他們是東方青龍,南方朱雀,西方天象,北方當康……」

道天機:「四靈混沌而無序,怎麼可能會幫你,我對小世界的掌握比你更多。」

孫豪微微一笑:「我是不如你,但是有人比你對小世界的了解更多。」

道天機身軀一震:「誰?」

「我,軒轅紅」,須彌凝空塔之中,軒轅紅的聲音傳了出來,同時,一尊高大勻稱的身影從須彌凝空塔頂緩緩升起,高大如山,面容清麗,盤膝而坐,雙膝之間擺了一把青色巨劍的軒轅紅出現在了須彌凝空塔的上空。

幾乎是同時,須彌凝空塔之內傳來了一聲龍鳴,一聲雀唳,一聲象吼,一聲當康,青、紅、白、玄四道光芒從須彌凝空塔之內沖了出來,圍繞軒轅紅盤旋飛舞。

青龍、朱雀、天象和當康,四靈齊齊現身,圍在了軒轅紅的身邊,組成一個十分奇特的五靈之陣。

軒轅紅對身邊四靈微微頷首。

青龍嘴裡冒出王遠的聲音,嗡嗡如同驚雷:「小豪,等了幾千年,這才聯繫上你,真是不容易。」

朱雀展翅,朱玲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是啊,為了這件事,我們可是整整憋了幾千年沒敢說話,小豪,不知你怎麼補償我們?」

天象沉穩如斯,沒有做聲,長鼻子甩了甩,表示見面了。

當康豬蹄一捂自己的額頭:「老姐,你都成了一方天地守護神,還有森馬不滿足的?」

軒轅紅則面對道天機,輕聲說道:「五靈頂天,須彌凝空塔自成一界,如今,五靈已出,須彌凝空塔完全中立,前輩,請指教。」

道天機瞠目結舌地看著軒轅紅,又看看孫豪,半響之後,嘴裡說道:「小豪,你為了今日,謀局萬年?早就設好了套子等我來鑽嗎?」

孫豪悠悠嘆息說道:「並不是針對前輩,只是未雨綢繆,如若須彌凝空塔正常,自然是器靈和五靈共掌塔內小世界,但現在看來,小豪當年收四靈入塔,卻也不是無用之舉,只是苦了我的這幾位朋友,為了我,在塔內苦修了幾千年。」

朱玲咯咯笑了起來:「行了,行了,苦修其實也好,要不然,我們哪能有現在的修為,而且,你這塔內小世界如今演化得很好,我們四靈其實並不孤單,二毛那傢伙,小天鵝小青蛙小泥鰍都養了一大堆呢。」

孫豪啞然失笑。

道天機呆怔半響,嘴裡說道:「小豪,我不明白的是,你如此籌謀,怎麼會沒有半點痕,我怎麼看不到半點天機,這不應該,任何天機只要稍稍有一線,就會被我所查知,尤其是最近,你必然聯繫過寶塔,可是為何我完全沒有感應?」

孫豪看看軒轅紅。

軒轅紅笑笑說道:「我軒轅家族有老君威靈術,能算出許久之未來,不巧,小紅所得真女傳承具備一種神奇的真言之術,真而不假,真而不現,當年,我主動入塔,讓智痴設計四靈入塔,沉香本人也是一知半解,天機自然不現,至於這一次,你稍稍一想就能明白為何會沒有察覺了。」

道天機微微一愣,習慣性地拿手指掐了掐,突然又搖頭苦笑:「明白了,小豪和小紅算準了我依賴天機之術,所以,你們這次應該是在我算不到的地方,再次見面密謀,是,無間地獄道,只有無間地獄道才能如此,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道天機站在孫豪的面前,仰天哈哈大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五靈有靈,五靈定好天,破去我對須彌凝空塔的控制,斬斷我最強的助力;利用我的能力,破去魔王之困,將魔王打入副魂;又利用我大戰之後,筋疲力盡之際,將我團團圍困起來,好,好,好……」

道天機一連道出幾個好字,心頭卻是不得不服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