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九九一章 巴什格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九九一章 巴什格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巴什格,蒙語之中,就是離天最近的地方,巴什格山,也就是整個杭蓋大草原最為險峻的山脈,這兒的山,一座座高高聳立,好似是一把把利劍,沖入了蒼穹深處。8『Δ1中文 網

巴什格山也是杭蓋大草原上,蒙人們心中的聖地,很多蒙人一輩子的心愿就是能登上巴什格山,展開歌喉,張開雙臂,期待自己能如同雄鷹般展翅飛翔。

蒼茫的草原上,熱情的鍋莊奔騰著希望,我要像那雄鷹,翱翔在這藍天,去向遠方。

高高的巴什格山上,蒙族的漢子馳騁在疆場,鐵血的兒郎沖在了前方,我就像那雄鷹,豪情在胸膛,何懼風霜。

燃燒著生命,身披著霞光,向著太陽向著夢想飛向榮光。

如同一隻雄鷹,孫豪從高空上如飛而來,落在了巴什格山最高的騰色爾峰上,高高地抬起頭,仰望天空。

就在這一刻,藍藍的天空上,悠悠的白雲突然輕輕地一震,好似是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風起雲湧。

孫豪的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自己心念剛動,還沒有正式開始突破,天機就已經有了感應,一副如臨大敵的感覺,想來自己這次的突破怕是不會太簡單了。

站在山巔,仰望高空,孫豪展開了雙臂,嘴裡哈哈笑道:「我要像那雄鷹,翱翔在這天空,哪怕是風雨雷霆,哈哈哈。」

天空豁然變色,白雲翻滾,如同清水之中滴入了一滴墨汁,烏黑的顏色迅擴散。

身軀在山巔輕輕晃動,孫豪身體周圍,出現了十二個金色陣盤。如同十二顆星星懸空等距離圍住了孫豪,輕輕地盤旋。

雙臂一展,孫豪嘴裡一聲清喝,十二陣盤飛空而去,如同十二道流星,落在了騰色爾峰周圍,頓時,巴什格山上湧起了陣陣迷霧。

孫豪微微笑了笑,盤膝而坐,開始凝神靜氣,調節自身。

隨著孫豪的修行,氣機牽引,天空上烏雲滾滾,山雨欲來。

遠遠的大草原上,軒轅紅虔誠地匍匐在草地上,正在默默地祈禱,猛地抬頭,仰望天空,一雙眼睛之中,有期待,也有擔心,嘴裡喃喃自語地說道:「要開始了嗎?」

大草原上,指揮蒙族戰士練習戰爭的幾位萬人長此時也齊齊僵直了一下,對望一眼后,朱玲大聲說道:「注意了,集中精力,不要胡思亂想,都給我精神點。」

有戰士低聲說道:「壞了,大姐那幾天提前作了……」

同是巴什格山,但距離十分遙遠的一座巨大的山谷之中,一朵白雲緩緩飄上天空化為一座帳篷,裡邊飛出一個青袍修士,好奇地看向最高的騰色爾山。

感受一下烏雲之中的凜然氣勢,青袍修士渾身突然一個冷戰,二話不說,雙手對高空遙遙拱手,白雲飛入山谷之中,重新隱藏起來。

孫豪凝神靜氣,對周圍的感覺好似完全無知。

但是不知不覺,高大挺拔的騰色爾峰已經完全成了一個獨立的世界,周圍沒有了聲音,沒有風沒有了陽光,靜悄悄地,烏雲滾滾。

孫豪悠然睜眼。

突然,天空之中猛地一震,轟隆隆的炸雷聲從烏雲之中傳了出來,條條銀蛇,在天空之上飛舞,虎視眈眈,好似在警告孫豪不要輕舉妄動。

箭在弦上,不得不。

修士一生,就當戰天鬥地。

孫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手腕一振,空中出現一排藥瓶。

單掌一拍,「九天十地破體真神丹」化為一道銀光,沖入孫豪張開的大嘴之中。

雙手在膝蓋上,捏出一個手印,孫豪再度閉上了雙眼。

開始了,孫豪的逆天「合體」之路,終於開始了。

天空中的烏雲突然停止了翻滾,雷聲也完全收斂,一切重新安靜下來,但是黑壓壓的感覺,黑壓壓的氣勢,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山雨欲來,風,颯颯地吹了起來。

合體需先破。

孫豪進入了第一關,天空上的雷霆天道警告無效,開始蓄勢,一旦下方挑戰的修士闖入真正的合體之後,馬上就會引天道感應,降下無盡神威雷霆。

破體真神丹的藥力緩緩地在孫豪的肉身之中作,孫豪全身骨骼出現真正的酥麻感覺,好似有千萬隻螞蟻趴在了骨頭上在輕輕地啃食吮吸。

同時,全身上下的古玉戰體也好似在被丹田的真元絲絲貫穿,有著一種向外冒泡冒氣之感。

破體之時需要修士產生一種內破而實堅的明悟,需要給自己的肉身開啟容納全身神魂心氣的容量和體積而同時肉身無損。

破體真神丹乃是古神一族為自己的修士量體裁衣而煉製的靈丹,能夠讓修士在分神破體之時,極強地增加這種感悟而最終完成良好的破體之法。

孫豪的識海上空,兩尊副魂此時也齊齊開始關注,用心感受孫豪的修鍊進步。

他們已經被孫豪煉化成了副魂,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且,孫豪現在進階合體程,對他們將來的影響也十分的巨大。

可以說,孫豪的底子打得越好,將來他們重獲新生的機會也就越大,而孫豪如若抵抗不住天道大劫,他們兩個一樣沒有好果子吃。

密切關注中,魔王洛鵬飛高空憋憋嘴說道:「小子居然用你們那種軟綿綿的破體丹,沒有絲毫勇猛精進的勇氣,我鄙視之。」

道天機悠然說道:「真神之丹最重體悟,不霸道而能將破體的收穫轉為修士自身的能力,比某些人粗枝大葉的破丹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鵬飛大罵:「你才粗枝大葉,你全家都粗枝大葉,明明就是簡單粗暴,直接明了,乾脆果斷……」,話沒說完,嘴裡又一聲高興地驚呼:「好,小子果然有點魄力,居然把真魔丹也給吞了。」

山頂上,孫豪果然在真神丹的藥力驅動運行之後,又一拍單掌,真魔丹隨空飛起,落入嘴中。

道天機又悠悠說道:「小豪的煉體修為奇高無比,不僅僅是古玉大圓滿,還有金身附骨,怕是真正需要真神真魔兩種破體丹方能完成破體壯舉。」

洛鵬飛:「開始了,請保持安靜。」

道天機……

真魔丹入體,效果截然不同,孫豪感到全身轟的一震,頓時,好似有陣陣狂風從身軀內部吹拂而出,丹海真元涌動,好似破裂一般,丹液不由孫豪控制地向四周溢流而出。

同時,識海也轟地破裂,好似腦袋也炸了,神光向四方散開而去。

瞬間,孫豪的感覺就是自己全身變成了漏斗一般,四處漏氣漏光漏出了精氣神。

這種感覺很是不好,孫豪不得不全心全意地、聚精會神地加大對自己的識海、丹海的控制力度,力求自己的識海丹海保持穩固,不隨意向周圍泄露。

肉身骨骼好似是完全破了,如同堤壩決堤,孫豪怎麼堵也堵不住,就在某個時刻,孫豪的內心之中,突然感到轟的一聲脆響,暗道一聲糟糕的時候,自己的識海和丹海猛地向外一瀉。

破了。

身軀完全破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一種十分荒謬的感覺出現在了孫豪的身上,破出去的真元,神光,好似是撞中了無形的外牆,又飛快地迴流進了丹海識海之中。

強烈地,肉身被擊破的感覺。

強烈地,丹海識海層層波浪撞中破裂的肉身但被反彈迴流的感覺同時湧上心頭。

自己的肉身,破還是沒破呢?

自己的真元和識海能不能衝進肉身之中呢?這一刻,孫豪完全沉入了一種十分糾結的心態之中。

兩種感覺在心頭交錯,不明所以。

良久之後,孫豪心頭突然想到:「自己需要想明白嗎?好似現在,破就是不破,不破也是破了呢!平衡了,不動了,不就成了嗎?」

破而不破,其實很有可能也就是這種狀態了,是不是呢?試試就知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