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九九七章 合體初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九九七章 合體初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郝安逸聳聳肩,沒理魏新兵,但是雙眼之中卻開始綻放光芒,嘴裡低聲說道:「中虛人族居然出現了兩位合體修士,這是即將大興的徵兆,不過,可能也會馬上面臨巨大的考驗,就看中虛人族能不能度過這段最艱苦的時期了,也不知道沉香那小子的潛力如何,進步速度又會如何,井噴又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呢?」

話音剛落,好似是驗證郝安逸的話一般,魏新兵身軀又是微微一震,好似修為又有了絲絲提升。

魏新兵嘀咕了一句:「沉香還挺猛的啊,居然連續迸發,再來幾次,說不定老子就直接晉級分神後期了,這可以足足節省幾千年修鍊之功礙…」

郝安逸感受到魏新兵的變化,聽到魏新兵的話,呆了半響,突然跳了起來,大聲說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沉香那小子居然直接晉陞到了合體初期,靠,老子服了……」

合體期初入到合體初期,有著本質的區別,其中需要的時間,好點的,需要幾千年,稍稍普通就數以萬年計算。

修士突破進合體期之後,只能算是合體初入,而要真正進入合體初期,僅僅是穩固修為也不成,而是需要合一入體,也就是需要修士把一樣東西合入肉身熔煉,完成之後,才具備晉級合體初期的資格,要不然,就算是鍊氣修為達到,但是境界也會達不到。

可是這才多長時間?

不到幾息功夫,好傢夥,孫豪孫沉香居然直接從合體初入晉級到了合體初期,這又怎麼可能?

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此時此刻,郝安逸最想做的就是跑去現場觀摩觀摩,看看孫豪孫沉香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也太神奇了吧。

哪怕是他郝安逸,簡直都不敢置信,好奇心害死人,該死的孫豪也不知道是躲在哪個角落裡邊悄悄地放了一炮,找都找不到啊!

此時,其實孫豪自己也沒能完全搞清楚自己的狀態。

剛剛,孫豪感受自身血脈躍遷的同時,也在不停地吸收龐大雷雲之中的天霖甘露。

天劫很強,天霖甘露也就很多,孫豪又是直接衝上來掠奪,所以截留的可是不少。

當源源不斷的天霖甘露湧入孫豪的身軀之中,被孫豪消化掉之後。

孫豪萬萬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任何阻擾的,自己居然順理成章地突破了一道關卡,修為再度齊齊躍升兩成從合體期初入一舉真正踏入了合體初期,成為了一名合體初期大能。

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孫豪瞬間也是有點暈了。

孫豪在男女巫族典籍之中讀到過很多合體期的資料,其中,有個最為基本的原則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合一可進初期。

也就是說,孫豪至少也要完成一樣東西的合體,才能進入初期。

可是孫豪認真體悟自身,豁然發現,自己的「鍊氣、煉神、煉魂和煉心」這四大項目前完全都是種子的狀態存在肉身之中,距離完成合一,怕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打磨。

合體大能,壽元數以萬年計,這可不是開玩笑。

那麼自己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直接沖入了合體初期呢?

這其中有什麼蹊蹺?還是說自己不要合一,就能進入合體初期,孫豪表示有點想不通了,貌似通用的修鍊理論到了自己這兒,有了許多出入了。

孫豪的變化讓剛剛完成消化,又不得不再次開始消化的兩大副魂也糊塗了。

居然還能這樣連續晉級?這還是修為艱難,必須水磨功夫的合體期嗎?

進階合體,直接進入初期,這是不是太快了些?

孫豪完全想不明白為何會是如此,但這總的來說乃是大好事,想不明白先不想,孫豪在高空之中盤膝而坐,穩固自己的合體初期修為。

三個月後,天空之中的烏雲逐漸散去。

孫豪從空中挺身而起。

騰色爾山附近,大霧逐漸散去,藍藍的天空上,朵朵白雲再度輕輕地漂了過來。

遠遠的山谷上空,一頂飛空的帳篷之上,一位身穿長袍的蒙族修士靜靜地跪倒在帳篷之上,對孫豪的方向頂禮膜拜。

雖然看不清渡劫的修士是什麼人,但是車木河已經從自身的變化上,清晰地認知到,眼前的大能修士十有*乃是人族隱士,找了自己的地盤進階自己也不敢想象的修為高度。

自己只是因為挨得近,就已經從中受益匪淺,卡了自己上千年的修為瓶頸在大能修士的氣勢之中瞬間被衝破。

這是什麼樣的修士?難道會是傳說中的分神甚至是合體嗎?不敢想象。

更遙遠的凱爾曼龍域之中,格爾蘭悠悠地睜開了雙眼。

女禮關心地問道:「小蘭,感覺如何了?」

格虛王也投來問詢的眼神。

盤河大宗師一抹額頭的冷汗,嘴裡說道:「好險,沒想到小蘭前世的執念會如此深重,這麼強的靈液也差點功虧一簣,要不是恰好關鍵時刻突然多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助力,估計這會兒已經失敗了。」

格爾蘭的雙眼看向高空,嘴裡喃喃說道:「小山,是你在幫我嗎?」

女禮和格虛王對望一眼。

格虛王低聲說道:「小山應該安全從萬聖宮殺了出來,不過很有可能墜入虛空,迷失了方向,估計要回家還需要一些年份。」

格爾蘭笑了笑,嘴裡低聲說道:「嗯,我已經感知到了小山的氣息,他如今就在中虛的某個地方,巫王女禮,不知你們信不信,關鍵時刻,還是小山幫了我一把,要不然,我根本不能彌補自身的靈魂缺陷。」

格虛王和女禮齊齊笑了起來。

女禮低聲說道:「小蘭你正常了就好,你可是千萬年來最為適合修行的女巫苗子,我族下一個提振整體血脈氣運的修士,可能就是你了,好,你正常了就好。」

格爾蘭的臉上也綻放出淡淡的笑容,心中卻湧起了陣陣思念。

洗滌殘魂,抹去執念的時候,不知為何,格爾蘭的內心之中湧起了濃濃的不願不甘,好似就是自己即將忘記即將失去最最重要的人生。

雖然女禮和巫王已經提前告訴了她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但是,她的心中,就是放不下,怎麼也放不下,眼看靈液的藥性即將失效,自己的神魂修復又將功虧一簣的時候,神秘的力量從天而降,自己好似感受到了小山的氣息,感受到了小山在幫助自己。

那一刻,格爾蘭突然精神大振,終於從前世的執念之中走了出來,擺脫了前世的羈絆,補足了自身的神魂,準確來說,格爾蘭明白,自己不過是用今世的思念,今世的羈絆,強行覆蓋或者是驅逐了前世的羈絆,將小山刻印在心中,形成了保護,完成了自己的新生。

前世的羈絆鬥不過今生,所以,自己正常了。

格爾蘭仰望天空,心中悠悠想到,小山,你現在還好嗎?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孫豪挺身而起的時候,識海上空,兩尊大神也同時消化完畢,齊齊睜眼。

洛鵬飛驚訝無比,醒來第一句話就是:「干,居然直接進入了合體初期,怎麼回事?臭道士,你不是蠻聰明嗎?給老子說說為什麼?」

道天機嘴裡嘀咕到:「算天算地難算自己,老子怎麼知道怎麼回事,還有,別指望我現在能夠一念動天機了,老子現在受到小豪的制約,除非他能開始悟道,要不然,我什麼也算不出。」

洛鵬飛哈哈大笑起來:「你果然就會吹牛,並沒有什麼真本事,如果老子猜得不錯,小子應該真的合一了,合了什麼,老子不告訴你。」

道天機悠悠說道:「稀罕,你能猜到的,貧道也能猜到,咱們同時伸手,看看誰猜得更對……」

孫豪識海上空,兩尊大神閑得無聊,開始對猜。

孫豪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輕輕一揮衣袖,身軀一晃,消失不見。

車木河感覺身軀微微一動,不由自主地站在了飛帳之上,再看向前方,已經看到經歷了天火雷風洗禮燒而如同琉璃一般的騰色爾峰,此時,山峰在陽光白雲之下,閃爍著神秘的光華,但是已經不見了任何修士。

車木河躬身,大聲說道:「恭喜前輩神功大成,恭送前輩得勝返朝。」

白玉悠悠,藍天依舊,騰色爾峰上,響起陣陣迴音,良久之後,車木河眼望騰色爾峰,福至心靈,雙眼悠然一亮,此峰,怕是從此以後,必將成為杭蓋大草原上的,真正的聖地,真正的神峰。

心神一動,一章符篆從手中沖了出去,車木河朗聲說道:「飛帳令,著草原各大王帳部族,速來朝拜騰色爾神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