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一二章 沉香之威(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一二章 沉香之威(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神通法相?

虛空巨獸不以為意,神通法相雖然厲害,也不過是力量大,範圍廣,還能把自己怎麼樣?

自己一樣不是那麼容易收拾的,老子打不過,但是你也別想拿住我,心中這麼想,獅面飛宇獸的身軀又開始折騰起來。

孫豪的神通法相之上露出了絲絲笑容,兩隻手臂虛空連續揮舞,吐氣開聲,天空之中響起了沉悶的暴喝:「熄滅吧,火焰」

天空之中,兩隻潔白的玉兔好似隨著神通法相揮舞的雙手,虛空飛出,轟然散落,下起了毛毛細雨,大地上,正在肆虐燃燒的熊熊大火,在細雨之中,瞬間熄滅下去,天地為之一清。

雨水落下,飛塵被壓在了雨水之中,大火熄滅在了雨水之中,杭蓋大草原的前方,居然出現了絲絲雨後的清新感覺。

只不過,依然在掙扎不休的獅面飛宇獸,不時扭動的身軀,將前方折騰得一片泥濘。

神通法相的嘴中再度清喝一聲:「既然已經落地,你就不再具備飛空之能,既然已經被壓,你就老老實實給我變成大山,給我安分點」

虛空連續揮舞,雙手之上,七隻白兔相繼出現,飛空而下,跟下方的孫豪本體遙相呼應,法相雙手虛空一劃,其中白兔吐出一條條絲線般,跟孫豪連為一體。

孫豪單掌猛地一摁,嘴裡說道:「天地為陣,虛空為壓,給我定。」

獅面飛宇獸正在扭動身軀,卻猛地只覺得渾身一震,好似是陷入了無盡囚籠中一般動彈不得。

一雙大眼之中閃過了絲絲不解和疑惑,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好似並沒有布設什麼陣法,也好似並沒有其他特殊手段,但是為何自己會有陷入了絕世靈陣的感覺?

這是為什麼?

轟隆聲中,獅面飛宇獸龐大的身軀,逐漸在大地上平靜下來,劇烈的掙扎變成了輕輕地不甘的扭動,到了最後,七隻玉兔轟然一散,鑽入獅面飛宇獸的身軀之中后,龐大的身軀終於是徹底動彈不得,乖乖地趴在了地上。

雙眼閃過了濃濃的不解和不甘。

這小子怎麼做到的?七隻小白兔怎麼就是一座巨大的天地靈陣?怎麼能夠如此厲害?

虛空巨獸動彈不得,同時也想不明白。

但是,到了現在,虛空巨獸依然沒有死心,不論如何,自己的生命會十分悠久,而自己也幾乎是不死不滅的,這小子或許能夠將自己困住,但是終有一日自己會逃出生天,到時候,自己要讓整個人族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他心通開啟,孫豪準確捕捉到了獅面飛宇獸此時的想法,眼中閃過絲絲憐憫的眼神,孫豪心中一狠,嘴裡又是一聲暴喝:「既然你冥頑不靈,還試圖報復我人族,那麼今日,我就真正將你化為一座山脈,給我鎮守杭蓋大草原」

天空之上,三頭六臂法相手中一揚,一枚紫金色的符篆出現在手上,口中兩道法訣念出,伸手出來,虛空一摁。

紫金色符篆從天拋下一道虛影,壓在了獅面飛宇獸的脊背之上,馬上,從符篆降落的地方開始,好似有層層波紋,也好似是層層法則力量迅速蔓延,所過之處,獅面飛宇獸的身軀迅速石化。

龐大的身軀,倒在地面之上。

獅面飛宇獸被孫豪強力壓制住,只能掙扎,但是卻被孫豪的神奇陣法給牢牢地固定在了地面,好似化為了山脈,但是不論如何說,獅面飛宇獸的身軀依然是它千錘百林軀。

可是就在這種紫金色符篆的罩壓之下,獅面飛宇獸的身軀真正和周圍的山川大地練成了一體,迅速地石化成為了真正的山脈。

動彈不得,但是能夠感知到自身變化的獅面飛宇獸情不自禁地一聲悲嘯,被石化之後,可就真正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復原了,這種非人的折磨,自己來年一定要加倍討回。

孫豪微微搖頭,依然死不悔改,以為這就是最後的結果嗎?

石化迅速傳來,連同獅面飛宇獸的腦袋,一雙大眼,也化為了石塊,靜靜地躺在了大地上。

可以說,一頭龐大的虛空巨獸,卻是被孫豪壓在了地面,真正地變成了一座連綿起伏的高大山脈。

現在修士浮空飛行,向下俯視,還能看出這是虛空巨獸的身軀造型,但是若干年之後,或許這兒就將化為真正的山脈。

巨大雙眼,有著濃濃的不甘,獅面飛宇獸的頭顱,也被石化在了當場,好似古不變地,看著前方。

孫豪嘴裡悠悠一嘆,朗聲說道:「真是冥頑不靈,忘我人族之心依然不死,既然如此,那我就剝奪掉你的最後機會,你就安安心心成為我人族萬里疆域的守護山脈吧。」

說話聲中,天空之上,神通法相雙手一伸,一根金色棍子出現在了雙臂之中。

神通法相單手持棍,向地面石化的虛空巨獸看了過來。

虛空巨獸雙眼雖然石化,但是依然露出了絲絲驚訝的表情,不知道這人族修士又準備如何炮製自己。

難道這人族小子有本事攻破自己堅實的皮甲,真正傷害到自己的要害不成?

不過,虛空巨獸體內自成空間,又還具備自動躲閃傷害的能力,還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夠傷害得了的。

神通法相單臂一掄,金色的棍子空中掀起了一陣棍影子,遠遠看去,就好似一個巨大的金色羅盤。

旋轉到了極致,神通法相嘴裡清喝一聲:「嗨」,單手向下一扔,金色的棍子化為一道光影,猶如靈蛇一般,向獅面飛宇獸的腦袋上而出。

噗的一聲,獅面飛宇獸引以為傲的能夠遨遊虛空,不懼空間撕裂的強大防禦力,被棍子所化的光影一穿而入,龐大的巨獸面前,棍子就像是一根細針一般飛快地穿了進去。

虛空巨獸所化的大山,好似是打擺子一般劇烈地顫抖起來。

遠遠看去,好似是巨大的山體之中,有一抹金色的游影在飛快地遊動,好似在追擊什麼一般。

十幾息功夫過去,孫豪一聲暴喝:「給我出來。」

金色游光從虛空巨獸的嘴巴之中一衝而出,孫豪虛空伸手一招,金色的游光落入手中。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孫豪不急不忙,從金棍的棍頭取下一枚被頂了出來的拳頭大小的土黃色珠子,手腕輕輕一震,珠子收了起來。

身軀微微一挺,無形鬥志涌了出來,單手拿著金色斗天棍使勁一甩,斗天棍又化為游龍,沖入了石化的巨獸身軀之內。

石化的巨獸眼中露出了驚駭至極的表情,同時,也對著孫豪露出了可憐兮兮的,如同哀求的表情。

如同大妖能在體內結成內丹成為自己修鍊有成的重要標誌一般。

虛空巨獸也能在體內結成虛空之珠,成為虛空巨獸修鍊的源泉,同時也是虛空巨獸賴以生存的本源。

虛空之珠不止一顆,而且可能在虛空巨獸身軀之內的任何部位,還能遁入虛空逃避可能出現的敵人。

通常情況下,虛空之珠隱藏得很好,出問題的可能性極哪怕是虛空巨獸本體打不動對手,也並不是沒有反抗的機會。

有的時候,就算虛空巨獸被敵人滅去肉身,只要虛空之珠不被拿去,都會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可是虛空巨獸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次自己是真正地踢中了鐵板了,對手不僅僅能夠拿住自己的肉身,將自己鎮壓在地上,而且還能捉拿自己的虛空之珠。

慌了,獅面飛宇獸真正地慌了。

但是孫豪心中卻已經堅硬如鐵,驅動斗天棍,毫不遲疑地穿行虛空巨獸身軀之中,找到隱藏在虛空之中的土黃色金珠,一顆顆串了出來。

每一顆珠子被串出來,獅面飛宇獸臉上的驚恐便濃厚幾分,逐漸的,一雙石化的雙眼之中,浮現出絕望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