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一五章 生兒育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一五章 生兒育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桑縣,乃是古饗國下屬的一個小小縣城,這兒生活著大約兩萬多戶,七萬多樸實而勤勞的各民族人族兒女。

人族只是一個大範疇,一個大概念,到了人族內部,又根據各自的生活習性,各種的淵源流傳,分成了各種種族。

桑縣地理位置在古饗國相對偏僻,屬於窮鄉僻壤之地,內陸富庶之地的多年戰亂,逼使一些戰敗者不停向邊界移動,一來二去,桑縣這兒,就成為多種族匯聚的地方。

一條巨大的河流從小縣城的邊上奔流而過,河流兩岸,就是連綿不斷的高山,一些樵夫,一些農人,在兩岸的山上繁衍生息,偶爾也會進入縣城去討一些生活。

縣城之外,有小山名曰梅山,山間人家不足百,具是山間淳樸鄉民,男耕女織,自給自足,清貧而與世無爭。

這一年,內陸又有戰亂,遭受戰亂之苦的百姓四處遷徙,其中一戶從古饗國中原之地跋涉而來,喜梅山之山清水秀,選一幽靜之地安家落戶,到縣城登記在案,得到了閑置的薄田三畝,成為了桑縣的鄉間山民。

這戶人家乃是三口之家,戶主是個剛剛成年的青年,名叫鍾小豪,文質彬彬,家眷就是他的媳婦單氏和他的妹妹鍾瓊。

媳婦和妹妹長相都是一般,都只能算是中下之姿,不少人猜測,那才是這一戶人家能夠從戰亂之地活下來的根本原因。

要是兩個娘子稍稍出色一些,說不定早就被什麼匪人給搶了過去當壓寨夫人了。

安家落戶之後,鍾小豪很快就跟梅山鄉親們溶為一體,這人性格不錯,臉上一臉笑容,也很少計較一些家長里短,梅山人家農忙,也願意出工出力,很快得到了鄉親們的認可。

他的媳婦,雖然人不漂亮,長了滿臉雀斑,但是性格比較好,熱情待客,知書達理。

妹妹年紀大約十三四歲,長得矮矮胖胖,一口大齙牙,相對比較靦腆,但是也沒有太多的嬌氣,勤勞肯干。

一家三口都是從中原遷徙而來,一切資料都十分齊備,出身很正常,很普通,就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家。

梅山之中,安頓下來,男耕女織,逐漸走上了生活的正規。

鍾小豪慢慢地適應了梅山上的生活,辛苦勞作了一年下來,終於得到了不菲的收穫,三畝薄田的糧食,足以支持一家三口生活得更加美好。

鍾小豪一顆戰亂之後,漂泊無定的心逐漸安穩下來,戰亂的那些恐怖記憶逐漸拋到了腦後,心中開始思考怎麼樣讓娘子和妹妹生活得更好,怎麼樣讓自己的生存環境變得更好。

第二年,鍾小豪開荒種地,帶著娘子和妹妹從山上砍來了大樹,一點點地,建起了自己的簡陋木房,而且,還建起了豬舍。

花了一個月時間,鍾小豪打了許多薪柴,跑去集市販賣,得到了一些銅板,買回了一個小豬仔。

這年過年,家裡的茅屋變成了木屋,豬仔變成了豬肉,一家人圍在鍋邊,聞著香噴噴的豬頭肉,心中充滿了幸福和滿足。

第三年,鍾小豪買來了一頭大母豬,繼續修建自己的木屋,這一年,媳婦單氏身懷六甲。

家裡少了一個勞力,但是鍾小豪的幹勁卻是更足,每一天都要趴在媳婦的肚子上聽一會,心中充滿了期待和希望,家裡過年的臘肉,都讓媳婦吃了,補補身子。

鍾小豪還經常到河邊打魚,到山間捕獵,為媳婦和妹妹改善伙食。

這一年,在希望之中渡過,辛苦勞作但是充滿了幸福的感覺,家裡的母豬也長大了,生了一窩六隻豬仔,拿去賣了兩隻,買來了更多的年貨,鍾小豪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了愉悅。

接下來,兒子出世,母子平安。

抱起孩子的這一刻,鍾小豪感覺自己成了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舉起襁褓中的孩子,鍾小豪發出了陣陣爽朗的笑聲。

鍾小豪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後能夠剛強而威猛,徵求了媳婦的意見之後,給孩子取名,鍾罡。

鍾罡出生,帶來了新的希望和新的責任。

鍾小豪渾身充滿了幹勁,為了讓家裡生活得更好,想出了各種辦法,各種門路。

自己挖了土窯,學會了燒磚燒瓦,家裡住上了磚瓦房編製了特質的魚簍,撈到了不少魚兒,挖了一個巨大的魚塘,開始養魚。

山上開闢了果園,種上了桃子、梨子等等果木,一家四口,辛勤勞作,清苦而充實。

孩子開始牙牙學語,開始叫爹爹,叫娘親。

鍾罡第一次叫自己爹爹的時候,鍾小豪感覺自己好似吃了蜜糖一般的甘甜,好似感覺所有的辛勞,所有的付出都完全地值得。

天空是那麼的藍,空氣是那樣的新鮮

自己當爹了,當爹了,兒子叫自己爹爹了。

抱著孩子,鍾小豪使勁地飛旋起來,天空傳來了兒子咯咯的笑聲。

好像,鍾小豪此時覺得,自己一生之中,或許,這才是最最幸福的時刻,這是一種有著發自內心的愉悅的人生旅程,也是自己一生最最難以忘懷的時刻。

那個晚上開始,鍾小豪開始做夢。

夢中,自己好像變成了一個名叫孫豪的少年,在母親的教導下,開始學習識文斷字

夢中醒來,鍾小豪心中還是滿滿的幸福感,同時,也知道了,再過一兩年,自己就要給孩子教授文字了,好似自己是識字的,而且單氏也是識字的。

高高興興,快快樂樂,倖幸福福地渡過了兩三年,每日間,辛勤勞作,親親兒子,抱抱老婆,跟妹妹聊聊天,鍾小豪感覺這就是人生,就是自己真正希望的,快樂的人生。

單氏雖然容顏一般,但歌聲輕柔動聽,不知名的兒歌中,孩子每每都睡得十分香甜。

每一次,懷抱著兒子,看著忙碌的丈夫,臉上,眼中,都充滿了無邊的滿足和幸福感。

一個夏日的夜晚,鍾小豪正在大幽河裡撈魚,單氏懷抱著孩子,月光之中,嘴裡輕聲哼唱著古老的歌謠,等待著丈夫勞作歸來。

鍾小豪帶著滿滿一魚簍的收穫,拉著小船上岸,看到單氏在月光下的燦爛笑容,不知為何,此時鐘小豪的腦海之中出現一個少男少女在大海邊修鍊的唯美的畫面,嘴裡輕輕叫了一聲:「涫涫。」

單氏嗯了一聲,低聲說道:「夫君辛苦了。」

鍾小豪擺擺腦袋,趕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寵溺地擁擁單氏和孩子,說說笑笑,走向自家的小院。

月光之中,拖下了一家三口融在了一起的影子,鍾小豪回頭望望,心中湧起無邊溫馨,感覺,這真是無邊美好和幸福的人生。

小罡開始讀書識字了,單氏耐心細緻,如同夢中的母親教導自己一般,每天都精心地輔導孩子讀書。

小子記憶力超好,在母親的教導下,每天都有進步。

家裡的條件也在變好,田地多了幾畝,豬欄、魚塘都發展起來了,有勤勞樸實的妹妹幫忙,生活條件越來越好。

日子過得蒸蒸日上,欣欣向榮,幸福感十足。

小罡五歲這年,鍾小豪開始操心妹妹的婚事,準備給妹妹找個人家嫁出去。

鍾小豪表示:「小瓊啊,你也大了,可以考慮去找個婆家了,哥可是不想耽誤你終身,嫁人是必須的。」

可誰知這下捅了馬蜂窩,從來都是很安靜很老實、很本分很聽話的妹妹居然大哭大鬧,跟鍾小豪鬧得不可開交,目的就是一個,絕不出嫁,鍾瓊最後扔下一句讓鍾小豪瞠目結舌的話:「生是鍾家人,死是鍾家鬼,要嫁你就嫁屍身」

鍾小豪表示服了,只能偃旗息鼓,打算等過兩年,妹妹年紀大點了,更懂事了,再來商量這件事。

吵吵鬧鬧中,單氏又有了身孕,一家人的注意力轉移開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