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一七章 夢醒百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一七章 夢醒百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兒子這麼厲害,甚至是古饗國都對兒子十分地尊敬,自己理該高興才是,可是為何自己會忐忑?

反而,看著鮮衣怒馬,飛劍衝天的兒子,自己的心中,充滿了擔憂和不安。

兒子留了幾天,飛空而去,鍾小豪身邊充滿了羨慕的眼神,還有許許多多恭敬的誇獎聲。

可是鍾小豪,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或許擔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兒子回來后,鍾小豪開始夢到了許許多多稀奇古怪的事。

鍾小豪夢到自己好像來到了大海邊,看到了一個喜歡穿紅衣的漂亮姑娘。

第一眼看到這個姑娘的時候,鍾小豪感覺自己很熟悉,但是不知道她是誰,只知道她很能跑很能跑,而這兒,就是她生活的地方,那乃是古遼國的大連港。

姑娘熱情爽朗,身材修長,身受身邊的同伴喜愛,港口那些小青年,排隊追求,最後,嫁給了港口一個七品縣令,生活得幸福美滿。

生了一兒子,也很能跑很能跑

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做這麼奇怪的夢,但是鍾小豪從夢中醒來的時候,心中還在羨慕這個美滿幸福的家,或許,小罡不去劍派,自家會更加地幸福。

沒過多久,鍾小豪又做了個奇怪的夢。

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城市裡,鍾小豪好像看到了一個高大魁梧的青年,這青年,有個微微隆起的大肚皮,開了幾家茶館,每天陪客人聊聊天,生活十分悠閑。

悠閑得讓鍾小豪都十分地羨慕,年少多金,媳婦三人,兒女成雙,整天笑嘻嘻地,生活有滋有味。

兒子調皮,稱呼他為大盆友,他也不生氣,叫兒子小盆友,叫女兒小花兒,其樂融融。

一個個夢境,讓鍾小豪羨慕不已,找到了剛剛來到桑縣的那種滿滿的幸福感覺。

隨後,鍾小豪還夢到了南洋,那兒有個青年,長了兩顆大齙牙,開了一家南洋水產,生意興隆,蓬勃發展,人稱朱老闆。

還夢見了一個小縣城,一個私塾小先生,踏踏實實教書育人,娶了兩房媳婦,生活樸實而平靜。

鍾小豪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做這些齊齊怪怪的夢,就跟他夢見孫豪一般,都好似是真的似的,新奇而獨特。

從那以後,每隔一段時間,鍾小豪總是會夢見這幾個人。

而且,好似夢見的,都是他們生活發展的後續場景。

有時候,鍾小豪給單氏也說起自己的夢境,並好笑著說:「跟真的似的,連續性很強氨

單氏也逐漸變得蒼老起來,髮絲也在開始發白。

此時,女兒已經兒女成群,逐漸變成了家庭主婦,沒有了以前的青春洒脫,多了一些穩重和體貼,因為相距不遠,倒是經常過來串門。

有一年,女兒夫家產生分裂,女兒一家在鬥爭中失敗,拖家帶口,逃回了鍾小豪的莊園。

夫家勝利者不依不饒,追殺而至,強行把女兒和女媳抓了回去。

單氏涫涫心急如焚,捏碎了兒子留下的通訊符篆。

三日之後,兒子飛空而來,不問青紅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飛劍出鞘,將女兒女媳救了回來,滅殺了女媳的對手滿門,桑縣之內,血氣衝天,血流成河。

回來坐鎮三日,陪了陪鍾小豪,兒子又御劍而去。

女兒女媳重掌大權,而鍾家嫣然成了桑縣不能招惹的一霸。

但鍾小豪心中卻是更為擔憂。

這個時候,夢境之中的場景也有了許多變化。

女孩已經變成了夫人,兒子已經長大成人,而且,跟人競爭搶回了一個少女,得意洋洋地帶了回來。

漢子的肚腩又向上隆起了許多,已經有了孫子,離譜的是,才四五歲的孫子居然就在私塾之中勾搭上了一個小妹妹,漢子苦笑不得地提著竹枝滿屋趕

朱老闆三個老婆爭寵,卻齊齊鎮壓他剛剛討回來的小四。

教書匠依然老實巴交,一本正經,卻又娶了一房媳婦,而這媳婦,居然曾經是他的學生。

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夢!

不過,無論如何,鍾小豪都感到自己的夢很真實很真實,好像就跟真的似的,就像這些事正在發生。

老了,真正的老了。

腰板開始佝僂,手中也出現了拐棍,烏髮變成了白髮蒼蒼,身體狀況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兒子孝順地送來了一些靈丹幫助自己調理身體,但是,鍾小豪其實更希望兒子能夠多點時間回來陪伴自己。

可是兒子已經成了高高在上的仙人,已經能夠飛天遁地。

每一次看到兒子,鍾小豪都感到無話可說,當年的那個故事,兒子也不願意再聽。

有一次兒子回來,鍾小豪唯唯諾諾地說道:「小罡,你應該取媳婦了,爹娘等著呢。」

誰知兒子鍾罡哈哈大笑:「爹,你不知道吧,我如今已成金丹真人,壽元可達五百年,時間還長著呢,爹,你放心,我會想辦法給你找到延壽靈藥,爭取讓你看到孫子」

又一次,兒子回來,鍾小豪擔心地說道:「小罡,你是不是需要低調一些,爹總是害怕你會出事,總是擔心你會得罪到惹不起的大人物。」

誰知兒子鍾罡拔劍而起,高聲說道:「爹,我輩劍修,就當勇猛精進,戰天鬥地,百折不饒,寧折不彎,你不是修士,你不懂」

鍾小豪唯唯諾諾堅持己見:「可是我覺得修行也跟做人一般,槍打出頭鳥,樹大招風吹,小罡你」

正待苦口婆心相勸時,鍾小豪發現兒子已經說道:「爹,這你就錯了,我鍾罡出身低微,沒有任何後台,要想獲取更多的修鍊資源,唯有表現出來自己真正的價值,讓人重視,爭取到大道機緣,韜光養晦對我沒有絲毫意義。」

鍾小豪呆了。

鍾罡馬上笑笑說道:「爹,這可不是我嫌棄你,而是我家的實際情況,我要想走得更遠,必須勇猛精進,修仙道路就是百舸爭流,不進則退,我沒有其他選擇,我走了,爹,以後我會常來看你的」

兒子也有苦衷。

自己能看到的,兒子也能看到,自己能想到的,身為仙人的兒子想必也能想到,但是環境卻逼使兒子不能停下腳步,可能也不敢停下腳步。

鍾小豪默默擔心去了,或許是老了,嘴裡有時不得不唉聲嘆氣。

此時此刻,鍾小豪很希望自己能夠強大起來,很希望自己能夠撐起一片天,讓兒子不用那麼辛苦。

鍾小豪甚至夢想自己能夠如同夢中的孫豪一般,飛天遁地,誅殺妖邪,為人族打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疆域。

但夢想始終只是夢想,夢想不能實現,剩下的就只有唉聲嘆氣。

老了,嘆息的日子也就多了起來。

不過兒子的靈丹靈藥,總是讓鍾小豪少了許多病痛,身子骨比以前好了許多,兒子,給自己撐起了一片天。

兒子成器,得道飛仙,單氏涫涫倒是少了許多擔心,充滿褶皺的臉上,多了許多自豪和光澤。

安安穩穩過了幾十年,鍾小豪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一夜之間,風雲突變。

晴天霹靂,砸得鍾小豪差點徹底崩潰。

兒子被打入了永世難以翻身的仙牢。

鍾家特權被剝奪。

鍾小豪獃滯地,帶著自己的兩個白髮蒼蒼的夫人,回到了自己當年起家的農家小院。

世態炎涼,人間滄桑,此時,習慣了錦衣玉食的鐘小豪,突然發現,這樣的日子,自己怎麼也適應不了,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從前,再也勞作不動了。

小點的單氏小瓊勉強還能勞作,加上女兒不時送來的一些不濟,保持著三人的基本用度,瑟瑟寒風之中,三個白髮老人相依為命。

心中,更為焦慮的,卻是兒子如今怎麼樣了?仙牢之中,又會受到怎麼樣的煎熬

單氏涫涫終日以淚洗面,經常面對著高空,嘴裡獨自喋喋不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