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一九章 我是你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一九章 我是你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我又夢見了孫豪。

夢見了孫豪居然變成了我。

而我的身邊,居然是孫豪的娘子和孫豪的妹妹。

那麼到底是孫豪變成了我,還是我在夢見孫豪呢?

睡夢之中,鍾小豪徹底糊塗了。

小豪夢孫豪,孫豪化小豪,自己是小豪還是孫豪?孫豪變小豪還是小豪夢孫豪?

鍾小豪趴在了單氏小瓊的床邊,不明所以,不知所以,腦袋裡邊攪成了一鍋粥,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也不知自己的什麼感覺才是正確的了。

半天想不明白。

大夢一覺,終將醒來,鍾小豪心想,不論是多麼美好的夢,現實終歸是現實,自己不可能有孫豪那般飛天遁地的本領,小瓊快走了,自己不能夢得太長

念頭還沒想完。

心底深處突然響起了已經故去的單氏涫涫的聲音:「香蕉你個巴拉,鍾小豪,哦不,孫豪,我已經忍無可忍,你今日要是還不醒來,老娘我就自己殺出去救小罡了」

鍾小豪呆了呆,心說:「真是夢啊,死人居然也會說話,自己這是太想念單氏涫涫了,幻覺,一定還是幻覺」

心底,單氏涫涫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出來:「孫豪,小罡還在水牢里,這麼久的折磨,已經足夠磨掉他的傲氣,他的性子已經磨平,再磨,就真正要傷到根本了,嗚嗚嗚,你不能這麼心狠」

鍾小豪的心頭,不由又想起了鍾罡白骨森森的雙腿,心中猛地刺痛起來。

此時,曾經夢到過的,那個高大的,跟孫豪舉案齊眉的真女軒轅紅的聲音居然從心底響起:「沉香,是該醒了。」

是該醒了!

是該醒了!

我真的該醒了。

身軀猛地一震,金色的光芒從身上如同波紋般蕩漾,光芒過處,鍾小豪佝僂的身軀突然變得偉岸起來,滿頭銀髮,也瞬間變得黝黑髮亮。

手上,褶皺的皮膚好似變戲法一般,瞬間充滿光澤。

依然雙眼緊閉,鍾小豪的身軀慢慢漂浮在了空中,嘴裡輕輕說道:「我是孫豪,入紅塵體驗為人之父,入紅塵體驗為人之父,化身鍾小豪,小豪既孫豪,孫豪既小豪,醒來吧」

雙眼一睜,神光閃爍。

孫豪歸來。

神識一動,鍾小豪也就是自己全心全意沉入的近百年的人生體悟湧上心頭,心中微微悸動,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單手往前一伸,一道金光照射在單氏小瓊的身上。

單氏小瓊身軀微微一晃,化為了一隻小火鼠,眨巴著雙眼,柔和地看了過來,輕聲叫了一句:「哥,你醒了。」

孫豪笑著點點頭,伸手一招,小火落入懷中,足下輕輕一點,身軀已經出現在了半空之上,嘴裡輕輕說道:「長寧劍派,吳家,好厲害的手段,居然讓本座血脈終身為奴」

念頭還沒落,心底裡邊,單涫涫焦急的聲音傳了出來:「小豪,還磨蹭什麼?快去救小罡。」

孫豪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心底說道:「稍安勿躁,本座血脈,怎麼可能出事,我還是先把小蕊安頓一下吧。」

說完,神識一動,虛空一抓。

山野上,一座孤墳衝出一副單薄的棺槨。

孫豪迎空一拍,棺槨被擊碎,露出了裡邊的森森白骨。

右手伸出,須彌凝空塔出現在了空中,旋轉著,將白骨收進了塔內。

塔內一座小山上,單涫涫伸手一個爆栗子敲打在了一個小姑娘的頭上:「小蕊,你又打瞌睡了,娘教你的詩詞,背熟了嗎?」

鍾蕊一躍而起:「娘,娘,我做了個好長好長,好可怕好可怕的夢,爹呢,爹跑去哪兒了?」

單涫涫雙手叉腰,嘴裡沒好氣地說道:「你爹他是個大混蛋,我恨不得啃他兩口」

高空之上,孫豪臉上露出淡淡的,有著絲絲溫馨的笑容,身軀微微一晃,化為一道青色的流星,向長寧劍派如飛而去。

長寧仙山坐落在朦朦山脈之中,十萬大山的深處,一座仙氣繚繞的山峰,如同珍珠般漂浮在雲朵之中。

古饗國內,長寧劍派位列三百道門前十,實力強勁,內有渡劫大能坐鎮,地位崇高,遠近聞名。

這一日,長寧仙劍突然爆發出陣陣劍鳴。

護山大陣光芒大作,綻放出陣陣光華。

劍派大能修士齊齊驚動,看向高空。

一縷青色的流光,漂浮在白雲之上,嘎然停在了劍派上空。

劍派有修士一聲大吼:「來者何人,此乃長寧劍派,不得放肆。」

空中傳來一聲冷哼。

劍派大吼修士如同遭遇重擊,空中一聲慘叫,口吐鮮血,向下方倒栽了下去。

長寧劍派大能修士齊齊一愣,剛剛大吼的修士修為雖然不是最強,但也到了化神進階,可是居然連對手是怎麼動手的都沒看明白,這次可能真的遇見真正的大能了。

渡劫大能長寧劍祖雙手一拱,嘴裡說道:「道友,不知我長寧劍派有何得罪之處?」

孫豪一聲冷哼,沒有跟他廢話,單掌虛空往下一壓,天空上,出現一隻巨大的掌印,不分青紅皂白,壓向了長寧仙山。

長寧劍祖一聲暴吼:「道友不得胡來,大陣反彈之力,怕你承受不妝

誰知,此話剛剛出口。

被長寧劍祖寄予厚望的護山大陣已經閃爍著光芒,天空如同綻放煙花一般,轟然四散。

簡簡單單一掌,居然就破去了長寧仙山護山大陣!

長寧劍祖頓時呆了。

整個長寧劍派那些躍躍欲試的劍修,那些飛空而起,試圖一戰的劍修如同小餃子一般,紛紛被壓掉下去,撲通撲通,掉落在仙山之上。

單掌輕輕地,摁在了仙山山頂。

孫豪淡淡地,輕聲說道:「好一個長寧劍派,居然拿本座後裔子嗣充當仙奴,居然將本座親生兒子打入仙牢,我今日倒,誰能攔得住本座。」

說完,身軀微微一震,身後出現一尊三頭六臂神通法相。

法相威嚴,六目如電,伸出一隻大手,向下方一撈。

一些驚惶失措的凡人和低階修士落入掌中,孫豪輕聲說道:「稍安勿躁,老祖來救你們了。」

說完,神通法相手臂輕輕一震,這些人落入須彌凝空塔之中,自有小紅安排人去照顧。

神通法相又一隻手伸出,向長寧劍派仙山之中一插而入。

神通法相現世,長寧劍派上下頓時面如死灰,哪怕是長寧劍祖,頓時也知道長寧劍派惹上了絕對招惹不起的絕世合體大能,還是那種修鍊出來神通法相的大能。

不知不覺,雙腿有點輕輕發抖,原本鼓起勇氣提起的不屈劍意,頓時也消失無蹤。

整個長寧劍派,瞬間一靜。

神通法相的大手,毫無獃滯地穿透了長寧劍派視同銅牆鐵壁般的仙牢,輕輕一震手腕,雙腿只剩下骨頭,而且骨頭已經開始發黑,氣息奄奄的鐘罡出現在了掌心。

心中微微一疼,神通法相輕輕一抖,道道白光落在了鍾罡的身上。

如同枯木逢春一般,鍾罡的身軀迅速開始復原,肉身長了起來,皮膚沖向生成,就連一頭亂蓬蓬的頭髮,也在白光之中,變成了黝黑柔順的青發。

鍾罡感受著自己身軀的全新變化,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站在了神通法相的掌心,半天之後,找到了恩人,納頭便拜:「晚輩鍾罡,謝謝前輩相救之恩。」

孫豪緩緩說道:「小罡,我是你爹」

爹?的確啊,聲音有點熟悉。

鍾罡揉揉雙眼,仔細看看孫豪,終於從記憶之中,想到了爹年輕時候的樣子,再一對照,終於將現在的孫豪和自己的爹爹逐漸重合了起來。

匍匐在神通法相的掌心,鍾罡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是自己的爹爹,那個老農民爹爹?好像還真是!

半響之後,鍾罡嘴裡才吐出了一個字:「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