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目前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目前第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你說你嘗盡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甚至開始懷疑人生……

鍾罡陷入仙牢,暗無天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唯一支撐自己的,就是一顆不甘的心,而心中,也有著濃濃的內疚,對老父老母和妹妹的內疚,自己這一出事,他們可是跟著受苦了。網

可就是在這種絕望到了極點,眼看全身即將奔潰的時候。

爹來了。

完全過自己想象的爹來了,強大無匹,頂天立地的爹來了。

貌似直接擊潰了自己視為神跡的長寧護山劍陣,擊破了仙牢,把自己從裡邊給直接撈了出來。

然後一道白光,就讓自己全身上下,恢復如初。

這還是自己印象之中那個山間老農民嗎?

這還是自己印象之中那個勤勞樸實的老爹嗎?

好像還真是,鍾罡突然感覺自己真心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心中百味雜陳。

男兒有淚不輕彈,哪怕是被打入仙牢,日夜承受蝕骨之苦,鍾罡也從沒哼一聲,但是,匍匐在爹的掌心,不知為何,鍾罡的兩行熱淚奔涌而出,嘴裡哽咽著吐出了一個字:「爹……」

心中有著看到爹爹的驚喜,有著不敢置信,恍若做夢的感覺,同時,也湧上了小時候那種遭遇巨大困難,克服不了,看到爹爹來了,一塊巨大的石頭落地的感覺。

聽到兒子的聲音,孫豪心頭又是一陣悸動。

簡單一個爹字,讓孫豪感受到了兒子這些年承受的壓力,遭遇的苦難。

心頭無名火氣,嘴裡又是輕輕一哼。

神通法相怒目睜圓,如同巨大的金剛,在天空怒,手掌輕輕一壓,長寧仙山被壓下去一截,劇烈顫抖起來,眼看就要徹底崩潰。

長寧劍祖一聲長嘆,雙膝地上一跪,嘴裡朗聲說道:「前輩手下留情,還請前輩留下我長寧劍派萬年傳承,長寧上下,任憑大人落。」

孫豪輕輕哼了一聲,神通法相留了一點力,沒有徹底鎮壓長寧仙山,但是,另一隻手,卻是猛地往下一撈,如同老鷹抓小雞一般,從下方仙山之中抓出了幾名修士。

其中一人,就是吳煌宇。

落在神通法相的掌心,看著如同怒目金剛的巨相三顆頭顱,吳煌宇依稀認出了自己曾經侮辱過的年邁老人樣子,心膽沮喪,雙腿不由瑟瑟抖。

同時被抓上來的,還有一個化神修士,此時倒是保持了一些冷靜,嘴裡大聲說道:「前輩見諒,我吳家不知罡真人會是前輩子嗣,多有得罪,今日,吳家上下但憑前輩處置,只希望前輩能……」

話沒說完,神通法相輕輕一捏。

這位化神修士已經被直接捏爆當場,血肉紛飛。

孫豪冷冷哼道:「本座既然出現,你們吳家你不要有任何僥倖,你們可以跟小罡正常競爭,也可以讓小罡承受苦難,但是千不該萬不該,居然膽敢違背我人族鐵律,捉拿本座血脈來當仙奴,本座後裔也是你們可以欺凌的嗎?」

說完,單指又是一彈,吳煌宇被直接彈飛,落在了鍾罡的身邊。

孫豪的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小罡,記得你曾經說過,家裡沒人能幫你撐起一片天,你不得不勇猛精進,現在,我來撐起一片天,吳家我幫你滅掉,這吳煌宇,也讓你處置,你可滿意?」

長寧劍派上下,齊齊禁聲,同時,也就基本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很狗血的故事,一個絕世大能隱世修行,把自己的兒子送入長寧劍派,居然讓不長眼的吳家給欺負了,而且,吳家還拿了絕世大能的後裔當仙奴,終於把人家徹底惹毛,殺上門來。

鍾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嘴裡說了一聲:「謝謝父親大人。」

此時,他已經有點回過神來,心中有點明白,或許小時候,父親給自己所說的那個孫豪的故事,自己當成演義去聽的九煉歸仙,可能是真實的故事,而父親,就是真正的大能入世修行了。

謝過父親之後,鍾罡挺身而起,看向吳煌宇,嘴裡緩緩說道:「小宇,想當年,我剛進宗門的時候,跟你一起修行,對你也有過許多照顧,在進階築基期的時候,甚至還救過你的命,可是,我很不明白,為什麼,你會為了一顆升嬰丹,就背叛了我,就構陷我入罪,將我打入了仙牢,捫心自問,我鍾罡雖然自傲,但是從來就沒做過對不起兄弟的事。」

吳煌宇的臉上露出了猙獰表情:「鍾罡,你總是高高在上,把我當成了你的小弟,我跟你說了我是老吳家後裔,你依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鍾罡仰頭看向孫豪,嘴裡嘆氣,大聲說道:「爹,他不仁,我不能不義,念在當年他沒有為難爹娘的份上,吳家可只誅惡,其他人就算了,看到了爹現在的無邊威勢,小罡突然感覺完全沒有了跟他們傷心動氣的必要,對了,爹,劍派對我有培育之恩,還請手下留情。」

孫豪點點頭:「嗯,隨你。」

的確,孫豪也感覺小小的吳家,的確是沒有放在眼裡的必要,如今已經擊殺了吳家化神,再滅掉吳煌宇,這件事也就算是結了。

長寧劍派上下,內心齊齊鬆了一口氣。

好還鍾罡講道理,而且對劍派有點感情,要不然這次不知道會出什麼天大的禍事。

這吳家作惡多端,可真是咎由自取,干下這樣天怒人怨的事,也活該被打壓,沒有被滅殺滿門,已經算是燒了高香了。

父子說好,孫豪神識一動,正待收起神通法相。

空中一個清脆的聲音,猛地叱道:「且慢,這樣處置,我不滿意,小罡,既然你下不去手,那就讓為娘我來,這些年,為娘以淚洗面,日夜難以安眠,豈是如此輕鬆簡單就能過關的……」

話音之中,一身天藍色宮裝的單涫涫出現在了虛空之中,臉上布滿了寒霜。

鍾罡呆了一呆,認真看了看,回憶一下,終於還是從神態和語氣認出了這的確就是含辛茹苦把自己養大的娘親,嘴裡不由又叫了一聲:「娘親……」

單涫涫掃了鍾罡一眼,柔聲說了句:「小罡你受苦了,娘親心中一口氣,很不平靜,今日,這吳家上下,不殺個血流成河,娘親心頭,不得安寧。」

鍾罡心中一暖,叫了一聲:「娘」,然後看向孫豪。

孫豪心神一動,神通法相雙臂一展,嘴裡一聲清喝:「追血溯源,吳家血脈,給我現……」

天空之中,一名吳家修士猛地炸裂,現出一個大大的血字,向下方長寧仙山灑落下去。

神通法相的大手空中再一招,足足三百多人,好似受到了巨大的牽引一般,不由自主地,從長寧仙山飛了出來。

孫豪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嘴裡淡淡說道:「涫涫,吳家血脈盡數在此,你處置吧。」

長寧劍派上下齊齊失聲,合體期大能的強悍,已經遠遠出了他們的想象,手段也是層出不窮。

惹上如此大能,吳家也活該被滅滿門。

單涫涫嘴裡一聲冷哼,脆聲說道:「我兒求道長寧,前後八十多年,一直好好的,你們吳家居然將我兒打入仙牢,承受無盡苦楚,自從那日起,本宮就日焦夜愁,不得不提前結束塵世之旅,今日,就拿你們來消除我的心頭之恨……」

說話聲中,手中出現一把三叉戟,縴手一舉,一個巨大的水泡出現在三叉戟頂端,隨手向前一揮。

水泡沖了出去,吳家所有修士無一例外,被包在了水泡之中,各種姿勢,不停地掙扎。

單手一招,水泡迅化小,包裹住裡邊依然在垂死掙扎的吳家幾百號變成了小螞蟻般的修士,落在了單涫涫的掌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