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二九章 滄海桑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二九章 滄海桑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誰也不會想到,下虛會出現合體大能吧。

畢竟在下虛,鎮守者都不過分神修士,合體大能怕是只存在傳說之中。

臉上帶著絲絲笑容,孫豪放開神識微微一掃,絲絲意外表情浮在了臉龐之上。

自己現在出現的地方,居然會是衝天城,雷鵬仙山之中。身軀隱藏在雷鵬仙山之上,向下掃視而去,心中湧起絲絲感慨。

雷鵬仙山,卻是自己當年縱橫下虛,幫獨角衝天族防禦衝天城,立下赫赫戰功,甚至是超出了長耳族英雄,位列第一功勛之後,衝天城給與的一個重要獎勵。

記得當年,雷鵬天劍之威,震動了整個下虛,鑄就了自己「八星英雄」的無邊威名。

其後,自己就在下虛之中強勢崛起,一步步,走到了下虛的頂點,但無論如何,雷鵬仙山都是自己在下虛崛起的起點和象徵,就是不知現在還有沒有自己的痕在。

神識在雷鵬仙山一掃,孫豪迅速找到了昔日銀鵬戰亍

身軀微微一晃,孫豪出現在了一座巨大的石雕上空,石雕乃是一隻展翅高飛的大鵬,渾身閃爍著淡淡的銀光。

這應該就是銀鵬吧?

高空之中,孫豪正在如此猜測呢。

下邊兩個修士對話讓孫豪嘀笑皆非。

一個說:「哥,這雕像就是傳說之中的雷鵬?」

哥回到:「嗯,不錯,正是傳說之中,一口噴死巔峰金荒的雷鵬,乃是我人族下虛的守護神獸1

弟弟馬上小聲說道:「哥,據說在飛人不朽銀城遺址那兒有雷鵬幼崽,我們也去撞撞運氣,說不定能夠搞到一頭靈獸。」

哥小聲說道:「嗯,好,話說當年飛人族也太倒霉了。」

弟:「可不是,好好一座銀城,居然因為雷鵬在城市上空交配產卵,給生生毀掉,還不朽銀城,啊,我呸。」

孫豪

這都什麼跟什麼?好似跟真實情況出入太大了吧?

神識放開,孫豪開始在銀鵬駐地搜索,遺憾的是,並沒有看到任何銀鵬的標誌,當年的銀鵬戰士一個也沒看見。

此地依然駐軍,但是已經看不到銀鵬戰士任何痕,而且,戰士們的交流之中,好似也沒自己什麼事。

飄然立於空中,孫豪的心中頗有唏噓。

時間果然就是一把刀,久遠之後,很多事情都淹沒在了歷史之中,不知不覺,自己已經成為了傳說,成為了滄桑的歷史。

銀鵬石雕上的古老氣息,兩兄弟的奇怪對話,豁然讓孫豪明白什麼是滄海桑田,什麼是物是人非。

人族凡人壽元難以過百,要過千,也必須元嬰以後,而哪怕是到了渡劫期,也會面臨千年一劫。

而孫豪,僅僅是變身無頭凶蠻就多達數千年時間,其後在蠻部落,在男女巫族以及闖蕩各個奇特的中虛大域,又過去了不少年,前後這麼一算,年份可是不少。

稍稍一想,孫豪心中就唏噓不已。

不知不覺,自己已經成了個萬年老怪物了。

在中虛的時候,因為接觸的人和修士都是等級比較高的,而且須彌凝空塔出現之後,大量的朋友出現,孫豪本身對此倒是感覺不大。

此時來下虛,剛剛到達雷鵬仙山,孫豪才發現,其實自己已經成為了傳說中的往事,成為了久遠到人族修士已經當成了神話故事而看待的存在。

上下五千年,可以鑄就一個傳承悠久,積澱厚重的民族。

幾千年過去,不知道是多少代人,哪怕是再轟烈的戰鬥,都已經成了傳說,哪怕你撞倒了天柱,造成天地大劫,在後人眼中,依然只是一種面貌全非的神話故事。

照例,孫豪力壓飛人族,擊沉不朽銀城的故事,也完全變成了另一個面貌,出現了許許多多讓孫豪也不曾想到的版本。

飛出雷鵬仙山,孫豪神識很快找到了昔日的衝天城拍賣常

拍賣場依舊在,可是面貌徹底變了,形狀結構還有大已經看不到當年的絲毫痕,而且,主人也已經不是那一對衝天兄妹。

孫豪想起往事,心中又頗有唏噓,衝天族、長耳族等等這些種族有天生優勢,起步天生比人族要高,壽元比人類要長,但是到了一定階段之後,也跟人族修士一般,面臨各種壓力,除了極少數種族之外,大多數種族的最終結果,卻是跟人族沒有兩樣。

比如長耳族和衝天族,他們的孩子只要是具備修鍊資質的,成年往往就直接具備築基修為,而且,壽元也就長達幾百年,稍稍修鍊就能達到千年之久。

但是到了化神這個等級之後,長耳族和衝天族的修士壽元基本就跟人族修士齊平。

到了渡劫,大家就完全是一種待遇,千年一劫。

也就是說,長耳族和衝天族的修士要想達到壽元三千年以上,其實也得進階化神,而要想壽元超過五千年,那就得進階渡劫,渡劫期間,又是千年遭遇一次雷劈。

這樣算下來,實際上就算是修鍊有成的長耳族和衝天族修士,大多也倒在了化神和渡劫期間,能夠達到萬年壽元的,少之又少。

關於渡劫期能夠有多少年的壽元,不同的種族有不同的理解,但通常是不能突破萬年的,畢竟千年一大劫,越去越難,后三劫基本上很少有人去強渡,而渡過了后三劫的修士,基本都是直接分神,也就是說很少有人真正體會到渡劫期的壽元極限。

不過從分神期壽元大幅度增加到數以萬年計算去看,渡劫修士的壽元極限應該是破萬了。

孫豪修行幾千年,自己在下虛的那些曾經的朋友,很少有人能夠堅持得住時間的蠶食,哪怕是獨角衝天族的赫赫摩尼,恐怕也已經壽元耗盡,隕落在了歷史的潮流之中。

人非物也非。

滄海變桑田。

一不小心,自己已經成為了傳說中的人物,或者已經成了神話傳說。

孫豪神識在衝天城稍稍掃了一圈,沒有驚動衝天城的鎮守修士,身形一晃,再度出現在了雷鵬仙山上。

面帶笑容,孫豪向雷鵬仙山的傳送區走了過去。

守護傳送陣的修士看到有個少年走了過來,大聲喝道:「此乃傳送重地,不要隨便亂闖。」

孫豪微微笑了笑,開口說道:「本座孫豪孫沉香,準備前往格蘭林島人族駐地,請問傳送陣是哪一座?」

時隔千年,雷鵬仙山也完全變樣,傳送陣多了許多,規模位置也完全變化,孫豪還真沒能找到格蘭林島和凌天劍派的傳送陣位置。

不知為何,守護傳送陣的修士心中湧起無邊仰慕的感覺,好似此時此刻自己不說實話實在是不好。

不過,守護修士們並沒有聽說過什麼格蘭林島,面面相覷之後,其中一個修士恭敬地說道:「大人,請出示身份令牌,還有,不瞞大人,我人族並無格蘭林島駐地,大人說的會不會是別名?」

孫豪呆了呆,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居然沒有了格蘭林島駐地,難道說,黃昏蛇醒過?幾千年過來,很有可能埃心中這麼一想,不由就深深一沉,那麼,小仙梨樹會怎麼樣呢?

是啊,時隔幾千年,小仙梨樹只怕也很難經受得住時間的考驗。

樹木所屬的壽元悠久不錯,但是那也有個極限,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心裡悠然一嘆,孫豪淡淡地問道:「那麼我人族在下虛戰場有幾個駐地,曙光城還在嗎?」

曙光城?

幾個修士又對望了一眼,其中一個猛地眼前一亮,嘴裡說道:「前輩,你說的曙光城乃是遠古時期的城名了,我恰好看到過人族聖城長洛煬城的記載,好似此城最初的名稱就是曙光,前輩,你說的是不是聖城?」

長洛煬城?

孫豪完全沒有絲毫印象,但是估計差不多就是,輕輕點頭,再度問道:「那麼位於長洛煬城右邊五千里的人族右營,如今是否還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