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三四章 凶劍出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三四章 凶劍出世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凌天劍派,苦難重重。

幾千年來,倍受欺凌,凌天上下,血跡斑斑。

每一座凌天劍峰,都是修士用生命捍衛,保留下的奇。

壓力之下,凌天劍派艱難生存,殘缺的凌天劍峰,幾千年積累,凝結了不屈劍意和鬥志。

大戰在御空宗渡劫期老怪出現之後,迅速升級。

強大戰陣匯聚的飛梭破空而來,夏川和凌天劍王不敢硬接,不得不飛速遁逃。

兩人能夠遁走,凌天劍派卻跑不脫。

飛梭撞中凌天劍派大陣,強大的撞擊之下,護山大陣搖晃起來,光線明滅之中,又有一座劍峰搖擺著墜了下去。

劍陣之外,凌天和夏川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駭。

飛舟光束雖然厲害,但是每一次發射之後都需要較長時間補充能量才能形成,但是這種破空飛梭,居然也能破壞劍陣,傷到組成劍陣的山峰,此次一戰,凌天劍派怕是真正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如若沒有渡劫老怪,或許還可以抵抗一二,也或許可以斬首戰術,可是渡劫老怪在此,夏川和凌天自保都困難,卻是再也沒有了突擊的能力。

凌天臉上一臉鐵青,對夏川低聲說了句:「小川,你做好撤退準備。」

說完,不等夏川回話,凌天劍王手中凌天仙劍一舉,大聲說道:「御空老怪,不要相逼太狠,你應該知道,劍派上下,寧折不彎,如若你依然如此,大不了大家魚死網破,同歸於荊」

御空老怪哈哈大笑:「知道我為何不追你嗎?知道為何我站在這麼遠的飛舟上借用戰陣之力攻擊你們嗎?那是因為我知道你們劍派有凶劍鎮守,哈哈哈,你來吧,你引發凶劍吧,看看是你的凶劍快?還是我的飛舟更快,給我破……」

又是一把破空光飛梭,在他的手上成型,閃爍著光芒,向凌天劍陣攻了過來。

凌天劍王深深地掃了御空老怪一眼,轉頭飛入凌天劍峰。

夏川跟隨而進,站在了他的身邊。

林劍王等凌天劍派修為較高的弟子齊齊迎接上來。

凌天望著斷裂的劍峰,嘴裡輕輕說道:「可惜了,凌天神劍只差了最後一絲劍芒,即將恢復,可是我居然守不住凌天基業,我是罪人……」

說話聲中,單腿一曲,凌天劍王雙手托起凌天仙劍,腰桿挺得筆直,頭卻垂了下去,悲戚地說道:「弟子凌華,辜負師父重託,未能等到沉香歸來,未能率領我凌天渡過最後難關,弟子有愧。」

說話聲中,雙眼之中,流出了淚淚血跡。

林劍王,夏川也單膝跪地,默默地陪伴在了凌天的身後。

前面,凌天劍王低沉地說道:「夏川聽令。」

夏川低聲說道:「夏川在此。」

轟隆一聲,御空老怪的第二枚破空光梭沖了過來,護山大陣一陣搖晃,又一座山峰倒了下去。

凌天劍派上下,不知是誰,唱起了蒼涼的歌聲。

把把飛劍爆發出陣陣劍鳴,悲壯的氣息在劍派的上空瀰漫。

凌天劍王的心,好似鋼鐵般清冷下來,語氣之中沒有絲毫感情般地說道:「著川王帶領門內精銳五十劍君迅速從後面逃逸,記住,逃出千里方為安全,事後,可潛入凌天劍派遺址附近,等待他的回來。」

夏川在背後低聲應道:「夏川接令」,稍稍頓了頓,夏川又低聲問道:「劍王,不知沉香可是全名孫豪孫沉香?我很想知道他的事。」

凌天劍王微微呆了呆,眼中精光一閃,絲絲疑惑閃過,嘴裡說道:「沉香,原名姬小山,乃是邊塞姬家旁系弟子,不過,就算我凌天劍派,也只有為數三人知道,沉香的真名正是孫豪孫沉香。」

夏川身軀微微震動,臉上浮現出絲絲仰慕和懷念,嘴裡輕聲說道:「小川明白了,不瞞劍王,家師正是孫豪孫沉香,劍王放心,我會帶著劍派弟子覓地潛修,靜待家師回來,一報今日之仇。」

凌天劍王愣了愣,沒有說話,微微點頭。

雖然心中有著諸多疑問,但是已經到了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是很重要了,那就這樣了。

夏川挺身而起,巨大的雙翅一扇,飛到空中,單手一揚,手中出現一抹藍色的紗巾,伸手把紗巾纏在頭上,空中低沉地說道:「今日我夏川對天發誓,不滅御空宗,誓不為人,御空一日不滅,川巾一日不摘,劍君大隊,隨我走。」

下方五十位劍君齊齊站起。

夏川低沉地說道:「你們隨我從後面先一步逃逸,千里之外,黃湖渡口集合,即刻就走。」

說完,扇動雙翅,從後方如飛而去。

此時,御空老怪第三枚破空光梭殺了過來,凌天劍派又一座劍峰搖搖晃晃,墜落下去。

轟隆墜落的聲音讓夏川的身軀微微一動,但是終於沒有回頭,帶著隊伍如飛而去。

龜甲在陣外說道:「前輩,剛剛那小子帶人逃走了。」

御空老怪嘿嘿笑道:「不管他,沒有了凌天劍派,在逃的那些小卒子,有的是時間一一收拾。」

等夏川逃逸而去,凌天劍王看向林劍王,低聲說道:「伊美,你也帶人先走,留我本部戰士主持大陣即可。」

林劍王身軀微微一震,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嘴裡哽咽著說道:「好,師兄。」

第二批凌天劍派弟子,再度四散逃逸。

凌天劍王嘴裡一聲清喝:「凌天弟子聽著,除了本峰弟子之外,其他各峰弟子,速速往外逃逸而去。」

穆教頭四面望了望,突然單膝跪地,舉劍高呼:「我穆雲願與劍峰共存亡。」

他身後,無言摸摸鼻子,吹風嘀咕了一句:「老穆又熱血上腦了。」

一邊說,無言吹風兩人一邊也單膝跪倒在山峰之上:「弟子願與劍派共存亡。」

各大劍峰之上,有部分劍修已經御劍而去,但是依然有為數不少的劍修挺劍跪地,大聲高呼:「弟子願與劍派共存亡。」

凌天劍王雙眼緊閉,絲絲血淚浸出,嘴裡喃喃說道:「師父,弟子無能,今日,就帶領這些忠心後輩,來給你賠罪請安,凌天,給我出,劍冢現世,凶劍凌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來吧,御空宗……」

雙手舉起了凌天神劍,凌天劍王身軀漂浮而起。

嘴裡念念有詞,劍冢被凌天神劍強行打開,道道凶煞之氣從凌天劍派山峰之中狂涌而出,劍光閃閃的凌天神劍驀然變成了一把飛空的,巨大的漆黑光劍,凶威赫赫,降臨在凌天劍派上空。

凌天劍王如同被抽走了精氣神,鬚髮瞬間變得蒼白,根根如同刺蝟身上的尖刺一般,向四周伸展了出去。

強行忍住凶氣侵體的巨大衝擊力,凌天劍王嘴裡一聲暴吼:「玉石俱焚,給我破……」

漆黑而冰涼的劍光隨著凌天劍王猛的下斬動作,從凌天劍派一衝而出,凶氣滔滔,似有億萬鬼魂哀嚎,黝黑的劍光之中,還似有暗紅的血光流動。

凌天劍派自身的護山大戰轟的一聲,被凶劍黑光從內部擊破,黝黑的咆哮聲中,向飛舟殺了過來。

御空老怪臉色一變,大吼一聲:「退……」

五尊飛舟掉頭就跑。

凌天劍王的臉上已經變得漆黑如墨,嘴裡哈哈大笑:「沒用的,哈哈哈,我凌天劍派玉石俱焚的一招,你們逃不脫的……」

漆黑的凶光好似爆發出陣陣得意的狂笑,速度奇快無比,從凌天劍派之中一衝而出,剿向五座飛舟。

虛空之中爆發出陣陣轟轟聲響,五座巨大的飛舟後面被劍光直接洞穿,飛舟上,三成修士直接在劍光之中化為了飛灰。

五尊龐大的飛舟冒出濃濃黑煙,如同凌天劍峰一般,搖曳著,向下墜落而去。

大量的修士御劍騰空,四散飛逃。

凌天劍王看到虛空之中被擊沉的飛舟,嘴裡哈哈大笑不止。

御空老怪遠遠地漂浮,臉上一臉的駭然,猛地,抬頭看向凌天劍派,嘴裡大聲說道:「絕世凶劍果然就是絕世凶劍,不過,哈哈哈,你凌天也不過只能發出這一劍吧?下一刻,,凌天劍派,完蛋,哈哈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