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三八章 留子凌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三八章 留子凌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看得出來,凌華很痛苦,但是依然安然無恙,痛並快樂著的凌華渡劫而過,正式成為了一名渡劫期修士,踏入了劍祖行列。

這是一個渡九大雷劫進入渡劫期的劍祖,實力之強,應該遠遠超出了剛剛渡劫的普通渡劫前期修士。

凌華空中完全消化了渡劫所得之後,飄然而起,飄在孫豪身前,深深鞠躬:「多謝老祖成全。」

孫豪笑笑說道:「你我有師兄弟情誼,卻是不用如此拘禮,如今凌天劍派百廢待興,你需要更多的操心。」

凌華點頭:「應該的」,說完,壓低聲音說道:「老祖,師父走的時候,坐化於主峰茅屋之中,留下書信一封,老祖可要一觀?」

孫豪心中微微一慟,想起了昔日的凌天劍祖還有那個小受氣包師娘,眼神稍稍一黯:「嗯,帶我去拜祭師父吧。」

凌華掉頭對林劍王說道:「師妹,你迅速組織人安排凌天劍派上下事務,我帶老祖下去拜見恩師。」

林劍王脆聲說道:「好的,師兄,恭喜師兄修鍊有成。」

身邊的修士們齊齊大聲說道:「恭喜劍祖。」

凌華微微還禮,嘴裡說道:「老祖,走吧。」

凌華的身軀如同飛劍向凌天劍鋒之中落去,孫豪笑笑,看向夏川,嘴裡說道:「小川,你也來吧。」

夏川臉上綻放燦爛笑容:「好的,師父。」

曾經的小院子依舊還在,可是人已經不在了,院子里,只有了凌天劍祖和小雅的靈牌。

孫豪恭恭敬敬叩首,上香,想起往日,心中悠然輕嘆。

哪怕是修鍊有成,哪怕是手段通天,修行路上,也難免唏噓,難免感嘆,一些人一些事,一些遺憾,一些愧疚,卻是深深地藏在了心裡。

凌天劍祖的書信之中,有對孫豪的關心擔心還有親情般的懷念,有對凌天劍派的放不下和擔心,唯獨沒有絲毫怨念。

這樣的結果,凌天老祖早有思想準備,坦然接受。

放不下的是凌天,希望的是孫豪修鍊有成之後,再現凌天昔日榮光。

實際上,孫豪心中卻是知道,自己虧欠了凌天劍派太多太多。

因為自己修鍊無雙劍骨,凌天劍派的氣運神鏈四斷其三,百峰被殘,被削去了劍刃,三位劍祖也遭受重創。

孫豪一怒之下大戰飛人族,隨即被喬旦追殺,斷頭求生。

而凌天劍派也開始了自己苦難的歷程。

劍祖隕落,劍派氣運大損,發展不起來,凌華按照凌天劍祖的吩咐全面收縮宗門,蟄伏起來,靜靜地等待孫豪回歸。

強勢的劍派大廈坍塌,萬里疆域,分崩離析,最後唯獨能夠守住的,只有凌天本派,一年不如一年,艱難度日。

直到這次大戰,徹底迎來了滅派危局。

凌天老祖沒有絲毫怨言,孫豪心中卻有著絲絲愧疚。

修道之路,一修功成萬古枯,自己凝鍊了無雙劍骨,生成了丈六金身,背後,卻是整個凌天劍派的血淚歷史。

看來,自己把鍾罡放到凌天劍派來修鍊,可能並不是偶然,很有可能卻是冥冥之中的一種補充。

靜靜地叩拜了凌天老祖之後,孫豪站直起身,看向身後:「你們也起來吧。」

凌華、夏川還有一個駝背小老頭齊齊站了起來。

孫豪看向駝背小老頭,低沉地問道:「詳細說說吧,這是怎麼回事。」

駝背小老頭龜靈露出了笑容,咳嗽咳嗽,慢吞吞地說道:「事情是這樣的,中虛發現沉香大人的凌天本宗遭遇巨大破壞,氣運也完全不在,恐有傾覆之危,所以派了小老兒來暗中看守……」

隨著龜靈的講述,孫豪也逐漸明白了下虛的一些變故。

自己之所以從下虛普通修士視線中消失,自己的事之所以成為下虛的傳說,說穿了就是夏晴雨的師父正元子對自己的一種潛在的保護。

在人族典籍之中抹去大量自身的痕,讓人族本部淡忘自己,同時也就讓飛人族找不到更多有關自己的線索,儘可能地讓自己具有更大的生還可能。

派出喜歡睡懶覺的靈龜看守凌天劍派,保留凌天劍派的一線生機。

那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凌天劍派不止一次遭遇滅頂之災。

這次如若自己不出現,以靈龜之能,凌天劍派最終可能還是會安然走出去,就是不知靈龜會不會假公濟私,給自己的兒子謀求一些利益了。

弄清楚事情的大致始末,孫豪心中悠然一嘆,凌天劍派雖然苦難,但能夠傳承下來,其實也已經相當不易,自己不能苛求太多。

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孫豪看向凌華和夏川,嘴裡說道:「本座此次下來,除了探望凌天之外,還有一事相托。」

凌華微微一愣,飛快說道:「老祖請吩咐。」

夏川恭敬地說道:「師父有事,弟子負其勞,師父儘管吩咐。」

孫豪神識一動,須彌凝空塔微微一彈,單涫涫、鍾罡還有鍾蕊出現在了小院之中。

夏川看到單涫涫,呆了呆,又躬身說道:「小川見過殿主。」

單涫涫看到夏川,微微回憶一下,臉上露出驚喜表情:「你是小川,夏川,咯咯咯,沒想到還能看到你,可惜啊,泓希大魔王不在你身邊了。」

夏川微微一笑:「泓希已經飛升而去了,可能就在這方空間的某個地方等著我們呢。」

孫豪笑笑,想起了泓希飛升的那個跟自己現在這個空間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心說,要想看到泓希,怕是很難,也不知她飛升而去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世界浩瀚,星空無垠,孫豪飛升而來那麼多年,從沒有看到任何下界會是泓希飛升之後的下界樣子。

擺擺腦袋,把泓希先放到一邊,孫豪笑著對鍾罡鍾蕊一指,嘴裡說道:「這是鍾罡、鍾蕊,本座兒女,準備把他們放在凌天劍派修行,還請劍祖和小川照料一二。」

聽到孫豪的話,現場三位湧起了三種完全不同的反應。

凌華頓時感覺肩上多了一副重擔,沉聲說道:「老祖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照顧好公子和小姐的。」

龜靈小眼睛一亮,心說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自己只要抱緊這兩個小傢伙的大腿,日後吃香的喝辣的,自然不在話下,發達了發達了,天賜良機。

夏川的臉上,卻是一臉菜色,嘴裡更是不由自主地大聲說道:「師父,不是吧,你又要我給你當保姆……」

給周泓希當保姆,夏川可是記憶深刻無比,川川爸可不是亂叫的,那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周泓希拉扯大的。

夏川記憶猶新的是,師父可是那種甩手掌柜,一點也不溫馨的傢伙,孩子扔給自己,一準就是不管不問,這可真是傷腦筋的事。

當然,話是這麼說,夏川的心裡卻是瞬間在想,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師父的愛子和愛女將來修鍊有成,取得不弱於泓希的成就。

孫豪他心通在身,幾人的心理反應齊齊浮現在孫豪的心頭。

臉上露出嘀笑皆非的表情,孫豪伸手一個腦瓜崩敲在了夏川的頭上:「好小子,還嘮叨為師不成?也不看看泓希當年是怕你還是怕我。」

夏川摸著自己的腦袋,嘴裡嘀咕了一句:「自然是怕你了,那大魔王,也只有你才打得過。」

孫豪沒理他,看向凌華和龜靈,肅然說道:「我把小罡和小蕊留在凌天,乃是希望他們得到公正公平的修鍊環境,但並不希望他們持嬌成寵,我希望你們能夠對他們要求嚴格一些,千萬不要把他們培養成了公子哥和千金小姐。」

凌華和龜靈愣了愣,夏川聳聳肩,做出了個我早知道就是這樣的表情。

孫豪又繼續說道:「除了生死難關,其他任何苦難,你們不要出手相助。」

凌華和龜靈對望一眼,嘴裡說道:「明白了。」

孫豪身邊,單涫涫秀眉一皺,發話了:「小豪,我覺得不妥,小罡成年了,他自己也要求下來歷練,這無可厚非,但是小蕊不行,我不同意放她下來,我要把她帶在身邊,女孩子,修為什麼的不重要,以後不要打打殺殺就是。」

凌華和龜靈低眉順目就當沒聽見。

夏川憨厚地笑了兩聲,孫豪從其心中聽到了幸災樂禍還有慶幸的味道,終於不用引孩子了。

孫豪不跟夏川一般見識,柔和地看向了鍾蕊,嘴裡輕聲說道:「小蕊,你是留下來修行,還是跟父母一起,自己選擇吧。」

鍾蕊樣子雖然很小,但是經歷卻是不少,聽到孫豪的話之後,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爹,我還是跟在你和娘身邊更好,我沒有修鍊的動力和欲求,塔內對我更合適。」

孫豪笑著點點頭,看向鍾罡嘴裡說道:「小罡,你呢?」

鍾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一片堅定:「父親,我決定腳踏實地在凌天劍派修行,不過,在此之前,請父親大展神通,封掉我對爹娘的一些大能記憶,讓我沒有了優越感,讓我能夠更好地一步步走得更穩更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