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四六章 消停點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四六章 消停點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此時,跟前面已經有所不同。

原本並不關注麒麟閣的幾位修士,現在已經時刻在觀察著孫豪的動靜,他們還等著孫豪出來了,現身裝高大收徒弟呢。

沒想到的是,鍾小豪那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居然得寸進尺,還想繼續往上去。

嘿嘿,麒麟閣三層可不是隨便能進的。

這可是人族英雄冢,都是人族天驕葬身的地方,有的甚至是隕落在外,一絲英靈不散返回的意志化冢,要想進去麒麟閣三層,呵呵呵,普通人族修士真不行。

就算他們三個,好似也只有肖河大人上去過一次。

上去麒麟閣三層,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兼備,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合適的人,才能進去。

這小子,不知道其中奧妙,以為他能進去嗎?

孫豪帶著一股虔誠的心,緩步踏上了第三層麒麟閣的階梯。

剛剛踏入,頓時,一股無形的威嚴從上面撲了下來,孫豪有著奇怪的感覺,好似此時,上面有很多大能正睜大了雙眼,嚴肅地盯著自己,讓自己不要輕入。

孫豪站在階梯上,心底默默地說道:「各位前輩,人族後輩修士孫豪孫沉香如今晉級合體,需要尋找合體期秘術,望一探麒麟閣,還請各位前輩放行。」

上面威嚴依舊,好似在審視。

孫豪淡然笑著,抬步向前,緩緩踏上階梯。

上空好似颳起了狂風,巨大的壓力向孫豪壓了過來。

旁觀的三位修士心中好笑,這小子居然敢強登麒麟閣第三層,馬上他就會知道厲害了。

巨大而無形的壓力湧來,孫豪正待驅動金身相抗,突然,腦海之中的一品紫金帶微微一閃,淡淡的紫金色光芒在孫豪的額頭輕輕一閃。

上面撲下來的巨大壓力碰到了金光,好似愣了愣,然後如潮水般退去。

站在第二個階梯上,孫豪跟剛才的感覺又有了巨大的不同,此時,麒麟閣第三層依然好似有人在審視自己,不過這種審視帶上了欣慰,帶上了讚許還帶上了期盼。

沒有了那種威嚴,而多了絲絲親切。

孫豪心中微微一愣,瞬間又明白過來。

一品紫金帶乃是自己在下虛建立了不世功勛而得到的獎勵,代表了無上榮耀,代表了人族氣運。

而這,可能就是人族前輩英傑最為看重的東西。

那些隕落之後,還能留冢留傳承在麒麟閣的前輩英雄大能們,毫無疑問都是對人族情感特別深,對人族氣運感應特別靈敏的存在。

其他人或許進入麒麟閣三層相當不易,但是自己,估計就是隨時可以進來參悟前輩的修鍊功法了。

感悟人族先賢那種為了種族而不滅的意志,孫豪心中湧上了陣陣敬佩,不由站在台階上,又再度躬身深深施禮。

虔誠鞠躬一拜,孫豪這才抬步不慌不忙向麒麟閣之內走了進去。

三個旁觀者此時再度傻眼。

上去了,那小子邪門無比地上去了。

鞠個躬就能得到先賢英靈的認可?直接上去了?

不是說踏入麒麟閣第三層需要占卜吉時,沐浴更衣,虔誠禱告,得到了前輩先賢的認可之後才能進去嗎?

這小子稀里糊塗就進去了?

孫豪的步子似慢實快,沒用多久,已經沒入雲霧之中,直往麒麟閣第三層深處去了。

三個旁觀者面面相覷。

邪門了,詭異了。

肖河嘀咕了一句:「麒麟閣三層,英雄冢居然進去修士了,不行,這事太重大,需要報告一聲。」

說完,捏碎了一枚傳音符,肖河說了句:「大人,鍾小豪跑進了英雄冢,該怎麼辦?」

不久,正元子又送了三個字過來:「知道了。」

沒有任何指示,他又「知道了」。

肖河拿著傳音符,半響無語,這還是老大的作風嗎?跟他平時的為人截然不同啊,每次人族出了大事,他不是親力親為地親自處置嗎?這回咋的了?

麒麟閣這麼大的動靜,他居然不聞不問,「知道了」了事!

那就這樣吧,等著吧,看鐘小豪到了麒麟閣第三層能不能有所收穫,要是這小子真得到了第三層的傳承,那肖河倒是很想看看老大還會不會「知道了」。

孫豪踏上第三層,入目就是一座座十丈許方圓高約兩丈的圓形土丘,每一座土丘上面都覆蓋了層層綠色的苔蘚,整個土丘的造型十分的古老滄桑。

土丘的前方,都有一塊英雄碑,寬一丈,高四丈,三廂掛耳,威武雄壯的英雄碑。

碑文上,篆刻有修士的生平,還有修士留下的傳承典籍。

這就是人族修士的英雄冢。

能入英雄冢的修士,無不是對人族有著巨大貢獻,對人族忠貞不二,而且修為高深的大能之輩。

他們的傳承卻很難出現。

他們的傳承,每出現一項,都足以驚動人族中虛上下。

孫豪靜靜地站在原地,神識一掃,已經看到,英雄冢這兒的修士最低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分神大圓滿,而其中至少一半以上英雄冢的修士乃是合體大能所遺留。

合體大能的壽元數以十萬年計算,出現一個都十分艱難,但是也抵不過人族億萬年歷史的積累。

哪怕是合體大能,也經受不住時間的蠶食,有許多大能不得不遺憾地在壽元耗盡之前,在英雄冢留下傳承,外出拼力一搏,更多的大能一去不復返。

也有的一些逃回了不屈意志,在這英雄冢內,守護著麒麟閣,守護著自己的傳承。

右手一擺自己的衣擺,孫豪雙膝跪倒在英雄冢的前方,雙手向前一擺:「各位前輩為我人族鞠躬盡瘁,神歸天地而英靈不散,請受後輩弟子孫豪孫沉香一拜。」

恭敬叩,孫豪再次朗聲說道:「各位前輩,沉香此來,欲求一門心與體合或神與體合修鍊法門,還請前輩賜教。」

石渠閣關於麒麟閣三層的記載之中,這兒的傳承要求都相當苛刻,而且,那些留下傳承的前輩都相當個性,一個不好,進來的修士就會空手而回,最好的辦法,就是直言自己需要什麼,如若達到相關要求,麒麟閣自然會給出答案。

如若不行,強求不來。

孫豪說完之後,上百英雄冢自己緩緩轉動起來,最好,一座苔蘚好似已經乾枯,在土丘上層層裂開的英雄冢出現在了孫豪的正前方。

孫豪虔誠叩拜,嘴裡說了聲:「謝謝前輩。」

這才站直起身,走上前去,盤膝在墓碑之前,觀察碑文。

墓碑主人,拓撥瀚,一生戰績輝煌,下虛崛起,以金帶英雄闖入中虛,一生大戰無數,修行至合體中期,為人族拓疆十萬里,鎮守人族疆域十多萬年,終因壽元耗盡,無法進入合體後期而坐化於昆虛麒麟閣。

因為是坐化,其留下的傳承就比較多,而此時浮現在墓碑上的,正是孫豪此次前來所求者之一,魂與體合的法門「入脈遊魂」。

孫豪盤膝而坐,開始領悟。

英雄冢的墓碑上,綻放出陣陣藍色光華,如同小太陽一般,照耀在整個麒麟閣之中,三層也好似撥開雲霧見日出一般,沐浴在了一片水藍色之中,絢麗而燦爛。

三個旁觀者心裡說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麒麟閣三層開啟,合體中期大能傳承現世,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肖河心想,老大,我就不信你現在還能沉得住氣。

麒麟閣三層傳承,千年不見得能出現一次,每次出現了,合體大能都搶著收徒弟呢,人族中虛這個時間段就一位鎮守合體,倒是沒人跟他搶徒弟,他就不信正元子會不動心。

一個傳音符打了過去,肖河賊兮兮地說道:「老大,鍾小豪得到了麒麟閣英雄冢合體中期傳承。」

不一會,正元子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了過來:「你消停點不?我在煉丹,另外,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未完待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