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四八章 再見舊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四八章 再見舊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夏晴雨的話,提醒了孫豪一件事,人族中虛的核心大域,自己其實還只到了一半。

人族中虛核心大域自然分成了東西崑崙,孫豪目前所處的位置正是西崑崙的昆虛宮,東崑崙那邊,還有跟昆虛宮相齊名的「巫神宮」,孫豪還沒去過呢。

如同男女巫族分成了兩支,各有管理體系一般,人族修士在中虛的實力其實也是分而治之,一致對外而內部並沒有完全統一。

東西崑崙就在不時地別別苗頭。

只不過這個萬年裡,西崑崙這邊出現了合體大能,所以,東崑崙那邊弱了一頭。

弱的只是頂尖戰力,整個體系來說,卻是並未弱多少。

孫豪要去東崑崙,昆虛令有一些用處,但是效果大打折扣,遇見等級高,地位高,實力強的巫神宮修士,還真不一定會買賬。

東西崑崙最大的區別,乃是修士修鍊的方向區別。

西崑崙這邊,大多是道修,堂堂皇皇,大氣泱泱,推崇愛族,推崇正義和忠誠。

而東崑崙,大多是魔修,走的路子,卻又格外不同,講究的是自然競爭,優勝劣汰,心狠手辣,爾虞我詐。

不過,東西崑崙兩邊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人族利益的大勢不能違逆,大家雖然修鍊的理念不同,但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一點卻是共同的認知。

兩邊有競爭,有對比,甚至有爭鬥。

但無論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壓倒之後,就開始平衡合作,共同維護人族疆域。

孫豪的弟子盧山,朋友魏新兵目前卻正在東崑崙修行。

兩人出身魔道,飛升之後,自然加入了魔修陣營,幾百年前,兩人從聯袂闖蕩萬聖宮,賺了個大的,完成了初步的消化之後,已經迎頭趕上了瑤台仙子夏晴雨,成為了巫神宮真正的新貴。

巫神劉波對他們寄予厚望,期待他們能夠在將來導演東風壓倒西風的盛況。

夏晴雨身為西崑崙瑤台仙子,按道理是可有資格出入東崑崙的,但是因為巫神宮的特殊,基本上,夏晴雨是從來不去東崑崙。

夏晴雨當年,還差點被巫神宮選去當了妃子,要不是正元子出面,事情能不能壓得下來,還是兩說。

哪怕是正元子出面,好似最終也只是嚴懲了肇事者,而沒能把人家怎麼樣,原因就是那人是巫神宮修士,正元子為了人族大局,只能懲戒了事。

後來,夏晴雨就從來不去東崑崙。

殺魔盧山、金剛魔魏新兵倒是經常過來拜訪瑤台仙子。

三人出身同一大陸,而且有著不少淵源,如今又都是人族中堅,經常走動倒是無可厚非。

這一日,盧山和魏新兵幾乎同時收到了夏晴雨的傳音:「小山,新兵,有朋友前來拜訪,東崑崙入口區等你們。」

兩人同時從東崑崙巫神宮內飄飛而出,看到了彼此,相顧一笑。

盧山笑著說道:「新兵,晴雨相召嗎?」

魏新兵摸摸自己的額頭,嘴裡說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晴雨宮主中了哪門子邪,居然要跑來巫神宮,痘痘你是知道的,巫神那貨一直垂涎宮主美色,這回要是出事可就麻煩了。」

盧山臉上浮現出怪異至極的表情,好似也有點頭疼:「出去一看便知,晴雨宮主應該不會隨意進來巫神宮,說不定只是讓我們幫忙辦事而已。」

兩人相攜而出,沒過多久,到了東西崑崙交界處,遠遠地看到了白衣飄飄的夏晴雨和一個青衣修士靜靜地飄立在空中,等待著自己。

越飛越近,逐漸看清夏晴雨和青衣修士的時候,兩人的臉色逐漸變得精彩起來。

盧山一臉的痘痘抖動不停,顯得心情相當激動,魏新兵的雙眼之中也綻放出道道光華,好似發現了情人一般。

老遠,盧山空中單膝一跪,朗聲叫道:「弟子盧山,拜見師尊。」

早在天靈大陸,盧山已經自動歸入了孫豪九脈之下,領煉心一脈大弟子,此時再見孫豪,自然而然,施弟子禮儀。

魏新兵哈哈大笑起來:「天,我看到了誰?沉香大人,沒想到沉香大人你會駕臨我東崑崙,沒想到你居然會拜見小兵,我真是太感動了。」

這傢伙是個表情帝,嘴裡說太感動了,馬上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好似感動得痛哭流涕。

讓孫豪哭笑不得的是,這傢伙居然還往自己身上蹭。

隨著孫豪修為的增高,地位的提升,身邊的朋友還真是越來越少,偶爾有幾個朋友不是隕落在了歷史長河之中,也都是修為遠遠跟不上,而在自己面前變得畢恭畢敬。

除了四靈之外,孫豪還真沒有幾個像樣的朋友,今兒個好,孫豪終於知道自己還有魏新兵這麼一號完全不把自己當大能的狐朋狗友。

一腳把魏新兵踹開,孫豪單手一伸,盧山從地上被震了起來,臉上露出淡淡笑容,孫豪嘴裡說道:「盧山,新兵,幾百年不見,沒想到你們進步這麼大,都趕上晴雨了。」

盧山呆了呆,嘴裡說道:「弟子突然血脈躍遷,才能有如此造化。」

魏新兵細細笑了起來:「我們還不是佔了你孫老大的光,才有了現在的進步,不過孫老大,你是不是記錯了?我們是幾千年沒見而不是幾百年吧?」

孫豪笑笑,沒有解釋。

魏新兵心中,郝安逸的話傳了出來:「笨蛋,沉香應該進去過萬聖宮,見過你,我說當日那大個子怎麼那麼可疑,搞不好就是沉香。」

魏新兵:「不是吧,你老不是什麼都能算出來嗎?」

「那會天機紊亂,一切都是稀里糊塗的,誰能算出異常氨,郝安逸沒好氣地說道:「說不定你最後進入懸河天棺都是沉香給你幫忙,要不然,你是不夠資格進去的。」

魏新兵心裡飛快說道:「那是那是,沉香就是我的福星。」

這個時候,盧山心中充滿震驚地站了起來,他不知魏新兵身邊跟了個老怪物,不知道孫豪的修為深淺,現在,自己被輕輕地震起,再感受孫豪身上如大海深淵般的氣勢,不由震驚孫豪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什麼樣的高度。

簡單的見面之後,孫豪有意無意掃了一眼魏新兵的腰間,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

以孫豪的修為,現在已經能夠感知得到魏新兵腰間郝安逸存在的痕。

但是讓孫豪意外的是,如今的郝安逸經過這些年的恢復,實力也在突飛猛進,自己能夠感知的,也就是絲絲痕而已,卻是也不能準確地抓住他存在的方式。

這傢伙,可也真是一個奇人,難怪被真女鎮壓那麼多年依然能夠渡過艱難歲月,等到自己給釋放出來。

此時,孫豪倒是也沒有了見面就喊打喊殺,跟郝安逸斗個不休的意思了。

當年郝安逸之所以被真女鎮壓,完全是一個巨大的烏龍,也或者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觀的碰撞造成的結果。

軒轅紅得到了真女傳承,知道了一些鎮壓郝安逸的前因後果,轉達給孫豪,讓孫豪哭笑不得。

郝安逸這傢伙其實挺倒霉的。

簡單點說,郝安逸本身來自一個比較正常的修士世界,機緣巧合,降臨到了真女世界。

恰恰,真女世界的社會結構就是「母系」,一女多丈夫那種社會結構。

郝安逸降臨之後,對此認識不深,按照他自己的需求,依仗自己修為高,廣納美女,修行陰陽化合**。

這種做法,徹底顛覆了真女世界的人生觀和世界觀,被真女們視為作惡多端的惡魂,爆發了大戰。

最終的結果就是郝安逸被莫名其妙的瘋婆子真女給鎮壓了。

這還真是一件沒地方說理的事情。

而且,進入下虛和中虛之後,孫豪看到了許多種族的特質之後,突然覺得,這事其實雙方都沒錯。未完待續。。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