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五二章 巫神賦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五二章 巫神賦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神王劉的桃『花』眼裡邊『露』出絲絲笑容:「我就不信貓兒不吃腥,老二,我們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千方百計,也得把他拉上賊船。」

殺魔宮內,孫豪盤膝而坐,把玄天魔典的事放到一邊,沉入自身的修行之中。

神志逐漸清明,孫豪沉入深度入定,進入若有如無,清明空寂的狀態之中。

如同九天之上,一雙神明之眼,默默地體會著天地眾生的規律。

就在此時,巫神宮內,傳出了一聲悠揚的笛聲,奇特優雅,曼妙無雙的韻律開始在巫神宮內悠悠傳『盪』。

簫聲,琴聲好似還有神『女』歌聲從四面八方悠悠傳來,整個巫神宮沉入一種神奇的旋律之中。

空中好似『盪』起微微的『波』『浪』,細風絲絲吹拂,空中輕飄飄地吹來了層層薄紗一般的霧。

孫豪清明的神志感覺自己身邊突然一變,幽靜的環境叮咚一聲,平靜被打破,一成不變的環境如同活了過來一般,出現了絢麗的『色』彩。

無悲無喜,孫豪不為所動,冷眼旁觀。

龐大的巫神宮此時好似完全籠罩在了一片輕紗之中,殺魔宮、金剛不倒宮、『玉』牛宮、戰天宮等十幾個龐大的巫神副宮之內同時冉冉升起一股青煙,跟巫神主宮遙相呼應。

億萬巫神宮的修士們齊齊盤膝坐在了地上,沉入修鍊,臉上『露』出了舒適滿足幸福『激』情而渴望的笑容。

盧山微微一愣,嘴裡一聲輕咦,張開雙眼,準備說話,但旋即搖搖腦袋,盤膝坐下,自去修行。

金剛不倒宮內,魏新兵一聲歡呼:「大手筆,大手筆,劉老大這次是準備虧血本大甩賣,要提升整個巫神宮的修鍊水平了……」

腰間的鏡子綻放潔白光華,郝安逸的身形從他身邊飄了出來:「他沒這麼好心腸,我看他現在是在跟人鬥法,不得不調用整個巫神宮的力量。」

魏新兵嚇了一大跳:「誰?要讓劉老大如此大動干戈,乖乖,三位巫神娘娘好似都動了,真是大陣仗,話說,要是能跟三位巫神娘娘雙修上一次,一定爽獃獃……」

郝安逸『摸』著自己的下巴,嘴裡說道:「要劉大污神如此下氣力去對付,你說現在這巫神宮還有誰?對了,三位污神娘娘你現在可消受不起,上去就得被吸『成』人干。」

魏新兵『摸』『摸』腦袋:「那你的意思是說,孫老大可以消受了?」

郝安逸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以為呢?老子讓你好好修鍊『陰』陽化合**,你小子盡拿來練習歪『門』邪道,人家沉香的『陰』陽化合**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別說三位巫神娘娘,就算是劉老大分身直接上去,也只有被虐的份……」

魏新兵趕緊顧左右而言他,嘴裡說道:「不說了,不說了,看戲看戲,修鍊修鍊,無論如何,他們鬥法『盪』漾出來的『騷』氣都夠我煉一會的了,這可是真正的巫山**,百靈受益……」

東崑崙魔修之宮之所以叫巫神宮,那是有來歷的,而孫豪此時,就感覺自己來到了「雲夢之澤」,看到了瑰麗萬千,氣象絢麗的壯觀景象。

巫山**之後,雲夢之澤宏偉壯麗,萬物充滿勃勃生機;玄木冬榮,煌煌熒熒,奪人目『精』,爛若列星……綠葉紫裹,丹莖白蒂,纖條悲鳴,聲似竽籟……

孫豪感覺自己站在了雲夢之澤山巔之上,遙望下方,心曠神怡,不知不覺,順著雲夢之澤緩步前行。

感受著這兒讓人心神為之舒暢的景『色』,身心逐漸沉入其中。

漫步於陽光稀疏的山林,縱目眺望水『波』浩渺的山川,不知不覺,走著走著,孫豪感覺自己『精』神恍惚,思緒飄散,好像有什麼喜事來臨。

低頭時還沒有看見什麼,一抬頭,卻發現了異常的景象,只見一個絕妙佳人,立於山岩之旁。

她的形影,翩然若驚飛的鴻雁,婉約若遊動的蛟龍。

容光煥發如秋日下的菊『花』,體態豐茂如『春』風中的青松。

遠而望之,明潔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視之,鮮麗如綠『波』間綻開的新荷。

她體態適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細如束,秀美的頸項『露』出白皙的皮膚。

她姿態優雅嫵媚,舉止溫文嫻靜,情態柔美和順,在河灘上伸出素手,採擷水流邊的黑『色』芝草。

孫豪感覺自己看到了世上最美的美人。

她像鶴立般地聳起輕盈的軀體,如將飛而未翔;又踏著充滿『花』椒濃香的小道,走過杜蘅草叢而使芳氣流動。忽又悵然長『吟』以表示深沉的思慕,聲音哀惋而悠長。

她的體貌婀娜多姿,令孫豪有了茶飯不思的感覺。

她雙目流轉光亮,容顏煥發澤潤,話未出口,卻已氣香如蘭,令孫豪有種流連忘返的沉『迷』。

神『女』如『玉』如蘭。

神『女』飄然若虹。

神『女』若即若離。

神『女』端莊、姣麗、豐盈、溫潤。

孫豪感覺自己已經完全『迷』住了,欣賞著美景,心曠神怡,心中只希望自己能夠擁有這『迷』人的美『女』,共度巫山。

但神『女』又是那麼的清靜。

那麼的不食人間煙火,讓自己求攀而不能。

這一刻的感覺,是那麼的美好。

這一刻的感覺,是只羨鴛鴦不羨仙。

不過,孫豪心底悠悠一嘆。

再好的感覺,不過鏡『花』水月。

再好的美人,不過紅粉骷髏。

以自己的道心,卻是別想『迷』『惑』自己。

心中正在如此來想,周圍的環境悄然一變,神『女』幽怨地望了自己一眼,如同輕鴻般飛空而起,好似是九天仙『女』一般,消失在了空中。

幾乎是與此同時,空中飄來一片粉紅的彩雲。

一座潔白的雲『床』,橫彩雲之中,一個輕紗曼妙,體軀豐盈,彷彿能看到一抹若隱若現黑『色』的『玉』人斜躺在雲『床』之上,一雙大眼睛如同能滴出水來,溫柔而挑逗地看向自己。

孫豪感覺自己猛地一陣恍惚,周圍的景『色』瞬間大變,瞬間,孫豪好似回到了斷頭而逃,化身無頭血蠻的那段歲月。

好似看到了甦月正在牙『床』之上,大膽地挑逗自己,嘴裡輕聲呢喃:「夫君,來啊,我好想你啊,來啊,甦月等著你呢。」

無頭凶蠻之軀,有過兩個正妃,一是禾,二是甦月。

禾清冷高貴,甦月潑辣大膽放『盪』不羈。

無頭凶蠻當年之所以能夠喚醒孫豪,原因則是對禾的思念,但同樣,骨子裡邊,無頭凶蠻之軀,對自己的兩個『女』人卻是有著本能的反應。

現在,也就是孫豪本身的『肉』身,依然不受孫豪意志左右地,湧上了本能的衝動。

一種本能的渴望從心底深處升起,一股想爆發的衝動衝上了孫豪的腦海。

孫豪的神志陷入一種奇怪的狀態之中。

一方面,孫豪希望和渴求,有著強烈的本能要想把『性』感『誘』人的『女』人擁入懷中,狂風暴雨一番。

另一方面,孫豪堅定的道心,又主宰著自己的意志,好似局外人一般,看著雲『床』上的美人搔首『弄』姿。

這是一種十分奇妙的心靈感悟,也是一種讓孫豪若有所思的心靈感悟。

自己,應該順應身體的本能嗎?

自己,還是應該堅守自己的道心?

順應了自己身體的本能之後,就沒有堅持了自己的道心嗎?自己的求道之心?又是什麼?

那麼,什麼又是心與體合?

如今的狀態,讓孫豪十分清晰地感知到了,自己的道心狀態和自己的身體本能狀態,是那麼的大相徑庭,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自己需要沉『迷』其中,用心靈融入『肉』身的需求之中嗎?

可是那樣的話,自己一直堅守的底線,一直堅守的道心,又在何方?

心有所想,神有所思。

周圍的環境也就在開始發生變化。

前面的雲『床』邊上,出現了一位笑盈盈,一臉柔情的『女』子,孫豪看去,豁然是禾。

禾聖潔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紅暈,柔聲說道:「大人,帶我去那兒,我不想被人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