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八零章 雲中飛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八零章 雲中飛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摩摩索田站在破虛飛艦之上,臉上露出燦爛笑容,手中藤木杖高高舉起,嘴裡朗聲說道:「老樹,正元子,本座知道你們已經到了,這沒有什麼稀奇,不過,哈哈哈,本座以為,你們就算是藏得再好,也改變不了最終結局。」

手中的藤木杖綻放出道道綠光,落在破虛飛艦龐大的身軀之上。

摩根神族修士也齊齊給飛艦灌注真元,整個破虛飛艦身軀上露出晶瑩的綠色,空中蕩漾起層層綠色的光圈,向白雲之海深處蔓延過去。

白雲被綠光沾染,呈現出一片草綠,看起來十分清新。

不到半個時辰,整片雲海都被沾染成了一片翠綠,包括正元子三人所在的雲團,也包含了藏身雲霧之中的包克圖,都被沾染成了綠色。

摩摩索田臉上綻放出燦爛笑容,嘴裡哈哈大笑:「找到了,雲中飛虹,給我現身……」

綠色的光芒迅速從雲海之中匯聚,好似是順著高大的樹木一般,向蒼穹之上蔓延,爬了上去,不到一會,已經在萬里雲海之中生成了一株高大的樹木。

綠光在高空化為一株巨大的樹體形狀,高十丈,樹冠面積覆蓋了里多方圓。

整個綠光覆蓋的樹體,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在雲海之中不停地移動,樹體移動的速度,讓摩根神族的神奇綠光好似在空中劃過了一道道彩虹。

萬里雲海之內,隱藏的飛虹杉,每時每刻,都伴隨著靈動的雲朵,在快速漂移,位置並不固定。

只不過現在,他已經被摩根神族拿綠游標志,打上了標籤,整棵樹雖然在快速移動,但已經暴露在了修士的眼中。

摩摩索田哈哈大笑,手中藤木杖高高舉起,揚手一舉,一根根綠光甩了出去,向飛虹般漂移不定的綠光樹體上套了上去。

就在摩摩索田行動的同時,地面上,升騰起陣陣青煙,水汽上升,化為了層層薄霧,緊緊地挨近了雲層,也向綠光樹體卷了過去。

雲層之中,血污王身軀微微一震。

正元子悠然說道:「別急,時間未到,今日之事,絕對不會太簡單,我們需要看準時機,小心從事,哎,這回的情況很複雜,我完全算不到任何跡象,大家小心點,不要忙中出錯。」

神王劉和血污王對望一眼,低聲說好,靜靜漂浮在雲層之中,靜觀事態發展。

松林之中的薄霧輕巧,飄逸而無形,但是馬上引起了摩摩索田的關注,嘴裡哈哈大笑:「老樹,你終於忍不住出手了嗎?要想跟我搶,沒門。」

噗噗噗,一連串的響聲之後,摩摩索田藤木杖上的綠色絲線飛快地纏繞在了飛虹杉樹體之上,飛快地向自己這邊拖。

此時薄霧升了起來,霧氣之中,如同有叮咚流水一般傳來流動的聲音。

霧氣過處,纏繞在飛虹杉樹體上的綠色絲線還有綠光層層被洗滌而去,如同洗掉了沾染在樹體上的染料一般。

摩根神族修士和樹人族修士開始鬥法。

摩根神族有破虛飛艦坐鎮,裡邊還有大量的神族修士隱藏,不斷噴出綠光,雲中飛虹杉被其牢牢定位,不停向破虛飛艦拉近。

樹人族在下方萬里松海之中藏身,不斷噴出薄薄青煙,裊裊升起,幫助雲中飛虹杉抵抗拉扯之力,好似單純就是為了救援雲中飛虹杉而出手一般。

雲中飛虹杉本身的能力不弱,移動速度飛快,雲層翻滾之中,雲捲雲舒,速度越來越快,得到樹人族幫助,跟摩根神族修士形成了拉鋸和對峙。

雙方在空中不停交手,道道雲彩,道道飛虹,還有法術的效果,讓整個雲海絢麗萬千。

雲海之下的萬里松林也不停地掀起陣陣波濤般的細浪,青煙裊裊,啥是好看。

樹人隨著松濤,不停地跟隨真正不能移動的松林變幻位置,組成不同的圖形,逐漸向飛虹杉出沒的雲海下方轉移了過去。

空中的僵持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整個飛虹杉的樹身逐漸在白雲之中被固定到了一定的區域之內,藏書雲海之中,移動的速度不由自主地慢了下來。

身上標誌性的綠光,始終若隱若現,標註著它的準確位置。

高高的山崗上,老樹輕輕聳動自己的枝葉,發出了命令。

雲海下方,樹枝抖動起來,道道青煙升起的同時,大量的松林,包括那些普通松林的枝葉都齊齊抖動起來。

煙霧升騰而起,飛快衝向半空。

許許多多的樹枝樹葉在空中形成化為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向上抓了過去。

大量的綠光被煙霧沖刷一空,大手掌好似飛快地抓住了一根枝丫,向下拽了下去。

摩摩索田在空中大聲說道:「老樹,你求的不過是樹種,我不攔你,不過,要是繼續亂來,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說話聲中,樹枝樹葉所化的大手掌已經抓住了一件東西的樣子,使勁地向下拽了下來。

老樹心中不由微微一動,安穩下來。

沒想到雲中飛虹杉真的有種子了,自己族裡,將來很有可能培育出一位資質上佳,發展潛力巨大的小樹苗。

樹枝樹葉拿著無形無質的樹種,飛快地縮回了樹林之中,轟然散開,無形果實落在一棵樹體之上,老樹神識一動,就待指揮大樹將雲中飛虹杉的種子給自己送過來。

遺憾的是,不知為何,種子挨到樹體之後,居然好似真的無形無質,不知去向,沒有了半點痕。

這是怎麼回事?這又怎麼可能?

老樹心中疑惑難解,不明所以,神識認真盤查,沒有絲毫髮現,好似就是自己一不小心,把樹種給弄掉到了土壤之中。

雲中飛虹杉,樹種不落地。

一旦不小心碰到了地上,來不及發芽就會靈性流逝,成為普通的松樹種子,連雲頂仙松都變不成。

這麼倒霉?這麼高的高度,自己居然就犯錯誤了?或者有人在故意搗亂?

神識在剛剛的區域找了半天,沒有半點發現。

這塊地方,連大型一點的靈獸都已經被戰爭驚嚇,遠遠跑開,只有一些小甲蟲之類的東西,還戰戰兢兢地躲在樹葉底下,瑟瑟發抖。

找不到任何痕。

老樹心有不甘,但又沒可奈何。

抬頭看天,這一會,摩根神族已經全力取得了拔河的主動權,正拉扯著飛虹杉向他們的飛艦靠近。

沒能拿到種子,那可就是個大問題,老樹心神一動,樹木又動了起來,大量的水汽水霧衝天而起,沖刷之下,摩根神族的綠光瞬間層層抹去。

摩摩索田一下沒留意,飛虹杉猛地一振,又給掙脫了不少,拉扯力量瞬間變大,嘴裡一聲大吼:「老樹,不要得寸進尺。」

下方煙霧依舊,老樹根本就沒有管他,一隻樹葉構成的手掌再度伸出,向上抓住了一根無形的枝丫,向下壓了下來。

又一枚雲中飛虹杉種子落入掌心,飛速退回了松海。

只是,讓老樹無比困惑的是,這枚雲中飛虹杉樹種,居然再次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自己的識海感應之中,好似化為了無形而原始的松樹樹種,不見了。

老樹怒了,嘴裡大聲說道:「誰在搞鬼,索田還是正元?我跟你們沒完……」

暴吼聲傳遍天際,雲朵好似都在輕輕震動。

摩摩索田莫名其妙地大聲說道:「摩根神族從來只有明搶,不會暗偷,不要問我,一定是正元子搞鬼,老樹,你要扯皮,儘管找人族,這株雲中飛虹杉歸本座了……」

天空之中,一朵白雲飄來,一道血色光芒和一道幽青光芒空中一晃而過,如同兩把利劍,切斷了摩摩索田套在雲頂飛虹杉樹體上的綠色絲線,白雲罩在了雲頂飛虹杉的正上空,正元子的聲音傳了出來。

「老樹,我一直在雲中,不會也沒有機會破壞你的好事,你卻不用惦記我了,一定是摩根族在搞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