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八二章 人族危機(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八二章 人族危機(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老樹何雨田聲音平穩下來:「不錯,當我得知先祖被人族羈押,化為氣運天艦能源之核,籌劃多年,慢慢接近,這才有今日之局,正元子,如今你們人族戰士已經是籠中之鳥,插翅難飛……」

氣運天艦大多生成在遠古時期,那個時候,到底是什麼樣的條件,什麼樣的環境和什麼樣的背景下生成了強大的氣運天艦,不得而知。

到底是哪個種族率先發明了氣運天艦的鑄造之術,也隨著時間成為了不解之謎。

但聽老樹的語氣,遠古氣運天艦卻是人族的傑作,而且,眼前這艘氣運天艦居然還是拿了他的老祖當成了核心能源。

那麼,很多事情就能解釋得通了。

要不然,正元子還真的難以想象,樹族會有什麼樣的神通,能夠感知到隱藏在洞天之內的遠古氣運天艦,並找到一枚氣運之匙。

原來是有血脈後裔在謀划。

氣運天艦生成之後,的確是對樹人極為不公平。

氣運天艦會摧毀樹人的神魂,將其化為純粹的能源裝置,還會將一株巨大的靈樹生生禁錮在氣運天艦之中。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艘氣運天艦,就相當於一個樹人先祖的巨大墳墓。

老樹能友好才怪,此時,更是揚言要徹底將人族連根拔起。

既然如此,那就是沒有了迴旋的餘地。

老樹話音沒落,天空之中,一聲長笛,仙樂陣陣響起。

神王劉波所在的雲層之中,飄飄灑落一片片花瓣,馥郁的花香頓時布滿天空,三位仙女出現在了白雲之中,輕紗曼舞。

每次伸手,都會灑出一些花瓣。

舉手抬足,優雅天成,曼妙無邊。

仙靈之氣,無邊美感,伴隨著仙樂,在白雲之中,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

摩摩索田仰首哈哈大笑:「三位神女娘娘的天魔舞果然厲害,要不是有破虛飛艦抵抗,摩根兒郎如今已經各個不堪撩撥了吧,哈哈哈,美女啊,今日老子可以留你們三個一條小命,到時候,好好伺候老子,保證叫你們榮登極樂。」

老樹悠悠的聲音傳遍了下方萬里松海:「這種小把戲,對我樹人族戰士沒有任何吸引力,滾……」

轟的一聲,下方松林衝上一隻只巨大的,由樹葉組成的巨掌,拍向了三位空中神女。

鮮花被拍飛,仙樂被強行打斷,三位仙女不得不停止了自己的舞蹈,落在了神王劉的身邊。

正元子悠然一嘆,嘴裡輕聲說道:「樹人一族很多都是雌雄一體,對外界美感本身就感應不大,乃是真正的木頭人,對付他們,巫山**之術基本沒有什麼效果。」

血污王白晨哈哈大笑:「雲網天羅,困住我們又能如何?就憑你們,難道還吃得下來我們人族修士精銳不成,哈哈哈,我一把火,燒死了。」

樹族是木頭人,對男女之事沒什麼感覺,但是應該天生怕火,血污王猛地爆發,天空之中,四座血色雲圖之中,齊齊飄起了火紅色,血海火雨足足籠罩了幾里方圓,掀起滾滾岩漿,向下方扔了下去。

松海升騰濃濃的霧氣,中間好似有許許多多的露珠,如同棉花,接住了血海火雨,向下微微一縮,然後齊齊反彈,將血海火雨給遠遠地彈射出去。

白雲之下,松林上空,綻放焰火般璀璨的亮光。

血海火雨被反彈了回去。

正元子眉頭不由微微一縮。樹人一族準備充分,為今日之戰肯定早有打算,強大的火屬性法術居然也無法奏效,今日之戰,怕是有得一打了。

不過,雖然被圍在了洞天之森,但現在為止,正元子心中並不是太焦急,正如白晨所說,人族精銳盡數前來,正元子還真不相信對手能夠吃得下來。

身軀微微一動,量天尺空中掀起陣陣尺影,斬向下方松林。

身邊修士也齊齊動了起來,四面八方向雲網天羅發動了進攻。

摩摩索田手中藤木杖一舉,破虛飛艦亮了起來,真元炮又在蓄勢。

下方,松濤陣陣,迷霧濃煙外加萬千枝條、樹葉也沖了起來,老樹何雨田從樹林之中升起,半人半樹,驅動下方松海成陣,迎戰人族修士的各種攻擊。

大戰瞬間展開。

萬里山河,白玉之下,松林之上,大戰連連。

人族精銳盡在,樹族潛伏在松林之中的修士也俱都不弱,接陣而戰,在老樹的帶領下,跟人族修士鬥了個旗鼓相當。

摩摩索田駕馭的破虛飛艦經過蓄勢之後,轟的一炮,一道光束猛地殺向了正元子。

真元炮雖然厲害,但是卻奈何合體修士不得,正元子手中量天尺前方一豎,擋住了真元炮的去路。

轟的一聲,真元炮擊中量天尺。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完全擋住的正元子突然雙眼微微一眯,身軀好似受不住巨大的衝擊力,向後倒飛而出,嘴裡發出一陣輕咦:「滅元炮?大家小心,這艘破虛飛艦有蹊蹺,居然能夠發出滅元炮。」

中虛三艦,最為顯著的差別,體現在他們的防禦力上,只有真正傲笑虛空的巨艦才有資格踏入破虛級別。

破虛級巨艦和拓域級巨艦最大的區別在於防禦力,而同時,他們在攻擊上,也有典型的區別。

破虛級巨艦射出的修士真元匯聚而成的炮彈,就是真元炮,這種攻擊哪怕是擊中合體大能,也沒有太大問題。

到了拓域級,修士真元輸入之後,爆發的就是「滅元炮」的攻擊了。

這個滅元炮跟修士的法術有所不同,而是真正的拓域級巨艦通過特殊的陣法集中加持修士真元進攻力而形成的強大攻擊。

一記突然爆發的滅元炮,讓大意之下的正元子措手不及,手持量天尺,被生生擊退了幾十丈,抬眼看看量天尺,發現潔白的尺身居然出現了燒焦的痕。

心中不由凜然,對今日的戰局,也開始擔心起來。

突然爆發的滅元炮沒能真正傷到正元子,摩摩索田臉上浮現出絲絲可惜的表情,嘴裡大聲說道:「沒想到牛鼻子的實力長進還是挺快的,不過既然如此,大家也就沒有必要隱藏了,大哥,該你出來主持大局了……」

正元子心中一驚,雙眼微微眯起。

破虛飛艦在雲層之中轟然震動起來,飛艦好似抖掉了層層灰塵,身軀表面的青苔和泥土草木紛紛被抖掉落到了下方萬里松海之中。

一艘全身橙黃色的飛艦,閃爍著淡淡的光芒,飄在了雲層之中。

一個頭插四根飛羽,單手託了一個缽盂,身高體魄跟摩摩索田相差不大的修士飄然立於飛艦的上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對下方的松海說道:「老樹好算計,人族修士果然是傾巢而出,如今正好一網打盡,正元牛鼻子,本座摩摩索天,等你多時了……」

破虛飛艦搖身一邊,化為了橙黃色拓域級飛艦,艦身上的層層淡芒就是明顯標誌。

摩摩索天,摩根神族排位第二的合體大能,可能是合體後期的存在。

正元子頓時臉色大變。

敵人一方,一艘拓域級,三大合體。

自己這邊,卻只有自己一個,或許自己今日有辦法逃出生天,但是一旦身邊這些人族精銳盡數被滅在洞天之中,人族也就勢必迎來一的時期。

正元子不由地左右望了一望,神王劉波和血污王白晨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血污王白晨低聲說道:「老樹幾千年的合作關係,沒存想都是為了今日,萬血魔島卻是真正成了人族罪人,大哥,正元前輩,你們想方設法離去,萬血魔島所屬,隨我死戰殿後。」

正元子目無表情,看向高空。

不知什麼時候,剛剛還在說話的摩摩索天已經駕馭著自己的橙黃色飛艦駕臨到了人族修士的頭頂雲層,道道橙黃色光芒灑落下來:「各位人族道友,接我拓域滅元一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