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八三章 人族大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八三章 人族大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天空之上,拓域飛艦在摩摩索天的驅動下,爆發滅元一擊。

下方松海,掀起陣陣松濤,匯成一根根木箭矢,對準了人族修士所在的方位,唰唰唰,狂射而來。

上下夾擊,兩面受攻。

正元子白須白髮,悠然飄揚,臉上一臉冷峻,嘴裡一聲清喝:「戰,要想拿下我們,絕對不能讓他們好過。」

量天尺飛空而起,空中旋轉成為一朵蓮花般的白雲,迎上了空中滅元炮。

神王劉居中,三位神女娘娘盤旋揮舞,衣袖往下灑落,輕紗隨手揮出,飄飄洒洒,形成一道道牆壁,攔住了木箭矢。

滅元炮光束衝擊而來,撞中正元子的量天蓮花。

蓮花花瓣在滅元光束中層層消融,正元子一聲脆喝:「無量量天,咫尺天涯。」

滅元炮依舊能強勢地消融量天蓮花,但是瞬間出現奇怪的空間錯覺,好似進入量天蓮花之中的滅元炮進入了遙遠的天涯之中,光束能量跑了很遠,也不能完全穿透量天蓮花。

摩摩索天在空中哈哈大笑:「好一把量天尺,至少也是先天靈寶,哈哈哈,正元牛鼻子,我倒是你無量量天厲害,還是我的摩訶金缽更威猛,給我照。」

下方爆發的木箭矢撞在了神王劉波和三位神女強強聯手布設的防禦輕紗牆上,發出蹦蹦響聲,被生生彈了回去。

老樹何雨田的聲音傳了出來:「神王劉果然有點本事,本座的木矢箭雨奈何你不得,索田兄,可不要袖手旁觀,且助我一臂之力。」

摩摩索田的面前,漂浮起朵朵血色雲層,周圍的空中好似出現陣陣難聞的血腥氣,白晨在血霧之中若隱若現,擋住了他的去路。

大戰開啟。

正元子、劉波和白晨各自率領一部精銳,抗住了三方進攻,短時間內,並沒有全線奔潰。

萬里封鎮的白雲之下,風起雲湧,大戰連連。

三個戰團,呈現出氣象萬千的戰鬥場面,耀眼的光芒,照亮天空,各種各樣法術綻放炫目的煙火,強大的能量流四散溢出。

萬里空中,呼喝聲,撞擊聲,仙樂聲不時響起,三族修士,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戰。

化身甲蟲,靜靜地趴在樹葉之下,孫豪默默觀察整個戰場,不到關鍵時刻,孫豪並沒打算輕易插手。

正元子沒有把自己的戰力計算在內,他們自己應該會有一些後手,不會輕易被擊潰。

更關鍵的是,摩根神族和樹人族合作,實力強大,就算孫豪此時出去,也只能形成勉強的僵持,要想打破僵局,怕是有些困難。

孫豪稍稍一想,就十分清晰地明白過來,今日之局要破,人族必須首先大敗才行,自己必須心狠一些,讓人族付出一定代價之後,才能最終破去此局。

三族相爭,真正在玩命,在拼力而戰的,目前只有人族修士,無論是摩根神族還是樹人族都悄悄地留了一手,也就是他們相互之間也並不是很信任,要不然,人族怕是早就頂不住了。

別的不說,在孫豪的感知之中,下方樹海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樹族戰士處於蟄伏狀態伺機而發。

樹人族不知道在謀划什麼,就看誰更有耐心。

當然,孫豪的蟄伏和冷眼旁觀,人族吃虧就成為必然。

正如當年大蜥蜴一般,孫豪冷冷地關注著人族修士為自己的生存而戰。

三大戰團,激戰十日有餘,天空都好似被打穿,地面哪怕有樹人族修士掩護,大量的松林也成片成片被摧毀,一些稍高的山峰直接被推平。

但無論大戰怎麼激烈,萬里疆域邊上的綠色圍牆依然堅固無比,如同一個巨大的囚籠,以白云為蓋子,將整個戰場籠罩在了其中。

三方大戰的過程中,正元子也有意引導對手的攻擊攻向綠色圍牆,衝上天空白雲。

但遺憾的是,兩種攻擊都沒有太多的效果。

樹人族神奇的雲網天羅在攻擊降臨的時候,好似出現在了另一個空間,面對大多攻擊無動於衷。

而當修士要想穿行的時候,馬上又會變成實物。

天空之中的白云云蓋也相當神奇,修士如若想飛空衝出去,就會出現量天尺咫尺天涯般的感覺,你使勁飛,但飛來飛去,還是逃不脫雲層的覆蓋。

中虛萬族,各有神奇。

樹人族的神通,超出了人族修士的很多認知,輕易並不能破掉。

最厲害的,還是摩根神族二當家摩摩索天,激戰十多天下來,修為弱了一級的正元子終於有點承受不祝

量天尺的光芒逐漸抵擋不住摩訶金缽的金光,逐漸被壓制下來。

正元子不得不盤膝坐在了白云云層之上,雙手合十,不停地打出法決,驅動量天尺抵抗。

正元子十分清楚,一旦自己被摩摩索天擊敗,那麼等待人族修士的,就是瞬間瓦解。

自己可以抵抗摩摩索天,神王和血污王就完全不是對手,自己身後的那些修士也就完全不是一合之敵。

摩摩索田和樹人族實際上此時都沒有全力出手,都在等待著正元子被徹底擊敗,正元子被擊敗的時候,就是真正滅掉人族的時候。

正元子的情況越來越不妥,量天尺的威能越來越弱,失敗只是遲早的事。

白晨臉色微紅,血海之中站直起身,嘴裡輕聲說道:「大人,你想法離去吧,我為你斷後,只要有大人你在,我們人族就有擎天一柱。」

正元子雙目微垂,嘴裡說道:「無妨,就算我這本尊在這兒折損,也不過是大傷元氣,需要一點時間恢復而已,我沒事,倒是神王,分神離體而不受指揮,一旦本尊出事,怕是就難以挽回,所以,還是劉波你想法先走。」

說完,正元子雙臂猛地一振,在空中打出一連串手勢,嘴裡又揚聲說道:「我費盡全力,可以牽扯摩摩索天兩個時辰,希望你們倆能逃出生天。」

量天尺上光華大盛,正元子身下的白雲層層彙集到了量天尺之中,在空中形成了一個白光閃爍的四四方方的方框,悠忽飄起,罩在了摩訶金缽上。

金光在白罩之內閃爍光芒,左衝右突,就是跑不出去。

正元子臉上微微紅潤,嘴裡一聲歷吼:「無量白雲,量天囚籠,給我斷斷斷……」

摩摩索天在空中一聲怪叫:「想切斷我和金缽的感應嗎?正元牛鼻子,你可真會打如意算盤。」

粗壯的手指往下一指,空中猛地一劃,幾道銳利的金光划向正元子的量天囚籠,白雲不停地晃動起來。

正元子身後,一直接陣輔助正元子的四位分神修士對望一眼,齊齊走動移位,一人接一人,盤膝坐在了正元子的身後,給正元子渡去真元,協助正元子抗衡摩摩索天。

白晨一聲暴吼:「劉老大,快走。」

劉波微微點頭,伸手一招,手中出現一根漆黑的棍子,身軀高高躍起,身棍合一,向天空猛地插了下去。

他身後,三位道侶齊齊飄舞飛袖,攔截樹人的攻擊,隨著劉波身後向高空不停突進。

樹人何雨田一聲大吼:「索田,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逃了。」

摩摩索田飛身而起,手中藤木杖高高舉起,青色的氣旋開始在藤木杖上匯聚。

白晨一咬牙,一聲低吼:「休想。」

的一聲,整個身軀化為一蓬血雨,鋪開在了劉波的身後。

另外三位萬血魔島分神修士對望一眼,也轟的一聲,把自己炸裂成為血滴,飛快地融入到了白晨的血雨之中。

一條獻血淋漓的血河,平鋪在了空中,咆哮著沖向了摩摩索田,污濁的血光,刺鼻的血腥氣鋪面而來。

血污**。

不要命的拚命打法,摩摩索田眉頭微微皺起,手中藤木杖匆忙往前轟然砸落,身軀一晃,向後飛退。

天空之中,轟然一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