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零八四章 人族重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零八四章 人族重創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綠色的光芒從藤木杖砸落的地方,向前蔓延,撞中了飛空而來的血河,血花四濺,血滴飛舞,天空之中好似有不甘的鬼魂在血河之中哀嚎著被瓦解。

摩摩索田前方,十里方圓之地,被綠光一盪而空。

污濁的血河,只留下了一小截,漂浮在白雲之間,被盪開的血河,部分血滴被綠光瞬間化去,但更多的血滴四散開去,如同被巨浪沖開一般,遍布高空雲層。

其中許多血滴依然速度極快地在白雲之中飄蕩,順著摩摩索田的方向急追了過去。

摩摩索田的藤木杖頭,不知不覺,好似被染紅一般,浮現出絲絲血色。

摩摩索田眉頭皺起,不停地揮舞著藤木杖,頻率極快地整動著,不停地冒出陣陣綠光,沖刷杖頭,不讓更多的血光沾染上自己的本命靈寶。

萬血魔島的血污**,最是詭異,修士能以自身修為和肉身為代價,化身污血,沾染對手,產生巨大的破壞力,破壞對手的肉身和靈寶,防不勝防。

當然,這也是一種兩敗俱傷的打法。

血污**之後,萬血魔島修士元氣大傷,需要長時間浸泡血海,才能較快恢復。

沒想到血污王如此剛烈,居然在狀態還算比較好的時候,帶著幾個實力不弱的手下,全力施展了血污**。

摩摩索田也被纏住了,不停地變幻方位,跟空中的血光糾纏不休。

神王劉波臉上有著淡淡的不忍,血老二這次怕是大敗虧輸,從此基本是絕了合體仙道。

萬血魔島結交老樹,獲利良多,自己何嘗不是大意了。

今日人族大劫,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萬血魔島實力大損,昆虛宮一戰之後也會實力大損,自己還不知道能不能沖得出去。

日後許多年,人族可能只能龜縮起來過日子,只能等待沉香成長起來之後,才有機會直起腰板。

如若這次人族損失太大,哪怕是沉香日後成長起來,怕是也獨木難支。

不過無論如何,自己都必須逃出去,萬血魔島也好,昆虛宮修士也好,就算本尊折損,也有些手段保住自己神魂不滅,元氣大傷而不至於徹底隕落。

但是自己巫神宮修士卻不同,三妃雙修提升修為,跟自己性命雙修,自己一旦出問題,三妃照樣廢了。

自己的分神被玄天魔典纏住,主魂一旦出事,最終結果怕是有真正的隕落之危。

心中飛快地這麼想,劉波雙手用勁,手持黑鐵長棍,速度極快衝向高空,猛地向白雲之上一戳,閃爍一道輕幽的黑光從黑棍上沖了出去,照亮了劉波前方的空間。

白雲好似瞬間盪開,出現一條通道,但是看清前方通道之內的情況,劉波的臉色不由一變。

白雲沒有了,但是前方卻出現了一面七彩巨盾,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雲中飛虹杉!

前方的七彩巨盾乃是雲中飛虹杉所化,沒想到樹人族雲網天羅居然調用了雲中飛虹杉的力量攔截突破的修士。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劉波黑鐵棍黑光猛地竄出丈許,身棍合一,一棍頂了上去。

七彩光盾微微晃動,黑光好似直接擊穿了光盾沖了過去,但是詭異的是,也僅僅是衝過去而已,七彩光盾後面還是濃濃的七彩光芒,而且,黑光瞬間又被光盾給包圍起來。

如同一根鐵棍插入水中,能夠瞬間把水刺穿,但是用不了多久,水就會把鐵棍包容起來一般,自己的黑鐵棍沖入七彩光盾之中的光芒,被七彩光盾包容了。

雲中飛虹杉,有著雲一樣的屬性,輕柔,無形無質,根本就傷不了,輕柔無比而綿綿悠長。

劉波的棍子失去了黑光,咚的一聲,頂在了七彩光盾之上。

光盾向內微微一縮,猛地向外一震,劉波空中一個翻身,如同飛彈一般被震飛,從高空直接跌落下來。

一根巨大的樹枝,突然從下方松林之中伸展出來,呼啦一聲,卷向劉波。

眼看劉波就要被卷個正著,三位神女娘娘之中,靠得最近的一位,也就是孫豪巫神歌賦見到的第一位面帶矜持,若即若離的神女,飛空撲了過來,嘴裡一聲清喝:「夫君小心。」

劉波的前方,突然現出雲夢之澤,雲蒸霞蔚,氣象萬千的景色擋住了巨大的枝條。

捲來的枝條轟的一聲掃在了雲夢之澤上,幻境被一掃而滅,飛空而來的神女嘴裡一聲輕哼,不由自主,高空噴射鮮血,腦袋一垂,向雲海下方掉落下去。

劉波空中幾個翻身,穩住身軀,看向前方雲海,掉落的神女已經消失無蹤,很顯然,她已經被老樹何雨田給卷了過去,成為了第一個階下囚。

眼中一黯,劉波心中一慟,低聲叫了一句「金妮」。

萬里松海之中,老樹的聲音悠悠傳了過來:「污王劉,你今日插翅難飛,哈哈哈,雲網天羅借用了雲中飛虹之力,氣運天艦之能,你可能跑得脫嗎?」

哈哈大笑聲中,萬里松海內,一顆巨大的杉樹冉冉升起,樹根在空中盤旋,樹蓋好似化為雙翅,在輕輕扇動,一尊方圓不下四五裡面積的大樹,飛了起來,飛向劉波的面前。

看向了自己身邊的另外兩位神女,劉波低聲說道:「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金妮已經出事,你們兩個小心,如若不行,各自保重……」

白潔和九尾對望一眼,默默點頭。

老樹飛空,飄然而立,站在了劉波的面前,樹榦上露出了一張人臉,哈哈大笑。

樹身上,樹葉和枝條隨著他的笑聲,不停地顫抖起來,上下飛舞,掀起了歡快的波浪。

劉波緩緩伸出了自己的黑鐵棍,指向了大樹。

大樹人臉微微搖頭,嗡嗡聲傳遍天宇:「我現在沒空收拾你,哈哈哈,我先收了先祖本體,再來跟你理論吧。」

說完身軀冉冉升空,揮舞著枝條,向空中飛奔而去。

空中,跟正元子糾纏不休的摩摩索天厲聲喝到:「老樹,說好你拿樹種,我得氣運天艦,你現在意欲何為?」

大樹一刻不停,繼續往上升起,嘴裡嗡嗡說道:「抱歉,我突然發現先祖不適合落入異族手中,還是我自己收回去更好。」

摩摩索天雖然被正元子纏住,不能有太多的精力去對付老樹,但是神態卻是比正元子幾個輕鬆得多,還有餘力跟樹族理論,仰頭,嘴裡冷冷說道:「老樹你果然是不安好心,讓我摩根族全面跟人族對上,你卻坐收漁翁之利,不過,你以為本座就沒想到你的這一招嗎?」

話音剛落,他身後的拓域飛艦上,猛地閃爍道道亮光,一記滅元炮,轟的一聲,向老樹沖了過去。

老樹枝條身前一橫,滅元炮轟轟擊中樹枝,天空之上,冒起陣陣青煙,斷掉不少枯枝殘葉。

老樹身軀微微晃動,斷掉的葉子和樹枝根本不往下飄落,而是飛快地縮了回去,在大樹上恢復如初。

樹臉上,露出不以為意的表情:「滅元炮奈何本座不得,索天兄雖然厲害,但阻攔不了我收取雲中飛虹。」

摩摩索田此時說道:「那可不見得。」

手中藤木杖猛地一舉,渾身綠光閃爍,空中一旋,如同甩水一般,甩開了纏繞住自己的血光。

空中拓域飛艦轟的一道滅元炮射中了最後一段血河。

血河一震,被生生擊散,化為四塊,轟然散開。

漫天血水飛快向四塊小血河涌了過去。

空中漂浮了幾下,四塊小血河落在了雲頭,變成了四名萬血魔島修士,只是此時他們的狀態都不是很好。

個頭小了許多,精神萎靡不振,元氣大傷。

白晨的一隻胳膊不翼而飛,他身邊的四位下屬更是不堪,每人身上都殘缺不全,最慘的一位修士下半身已經完全消失,只留下了滴著獻血的上半身漂浮空中。

戰到此時,人族修士除了正元子本部還在苦苦支撐,萬血魔島所部遭受重創,巫神宮損失了一位神女娘娘。

人族實力大損。

而樹人族和摩根神族開始撕破了臉皮,爭奪雲中飛虹杉的所有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