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一五章 巫神賦歌(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一五章 巫神賦歌(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白雲悠悠,瞬間蒼狗。pbtxt

修為高深之後,每一次遇見機緣,消化所需的時間也就動輒數年計算。

人族上十位分神大能在白雲之中,一坐就是十來年,氣運天艦的煉化,這才逐漸接近尾聲。

隨著煉化的進行,萬血魔島附屬修士還有神王三妃逐次解放出來,十年下來,天空之上,已經只有神王劉波、血污王白晨和正元子三人依然在消化氣運天艦最後的部分。

雲海下方,靈旋已經整整旋轉了十年,洞天之森的靈氣,從遠方不停地穿過白云云層,向下灌注而來,雲網天羅也在幾年前承受不住靈氣的衝擊,崩潰瓦解。

靈旋下方,已經是巨木參天,大片大片的森林覆蓋在地面上,萬里疆域大戰的痕已經完全淹沒在樹木的層層落葉之中,看不到絲毫痕。

誰又能夠知道,這萬里之森的地下,曾經埋葬了成千上萬樹人族精銳修士,埋葬了成千上萬外加一艘拓域飛艦的摩根神族修士。

又有誰能知道,這兒曾經有不止一個大能合體,如同煙花般在空中綻放出生命最後的華章。

沉香大人的神奇秘術已經讓人族修士們嘆為觀止,一坐十年,靈旋不斷,就為修鍊秘術一種,大能修士的世界,還真是不能用常理去判斷。

這十年之中,有一個人,準確點說是只狗一隻沒有閑著。

邊牧叫出了刑天戰魄,化身無頭凶蠻,在萬里疆域之中玩耍了許久,並沒有馬上採取行動。

小心翼翼試探了幾次,邊牧發現,有了主魂在身邊的刑天巫魄靈性得多,不是那麼好騙的了,對自己雖然言聽計從,但是已經不如以往那樣不計後果了。

邊牧不希望驚動孫豪本尊,更希望自己能夠再創奇,再黑孫豪孫老大一把,想了許久,想出一個餿主意,對無頭凶蠻說道:「聖王,我知道一種辦法,能夠讓你再次見到禾兒。」

無頭凶蠻先問了句:「禾兒是誰?」

馬上,孫豪記憶之中回憶起來的關於禾的往事湧上心頭,嘴裡又說道:「我不會忘記禾兒的,狗狗,說說怎麼再次見到禾兒。pbtxt」

在孫豪修鍊的靈旋之外,邊牧找了座大山,狗爪子一指,汪汪叫道:「聖王可在這大山之中,建造禾部族聖山,建造禾部族行宮,等待時機成熟,禾兒自然就會現身相見,到時候,不僅僅是禾兒,還有甦月,也會再現的……」

於是乎,無頭凶蠻開始在邊牧的指揮下,搗鼓起來。

邊牧要求高,不準破壞森林,必須用現有的環境,逐漸改變,信誓旦旦地表示,只有這樣,才能生效。

開始幾年,都是孫豪的無頭凶蠻之軀在單獨忙碌,禾部族的聖山,逐漸在洞天之森開始成型。

過了幾年,三位神女等修士從白雲之中解脫出來之後,邊牧跑去跟神王劉波嘀嘀咕咕,暗中交流了許久之後,拐帶了三位神女娘娘回來給聖王幫工。

萬血魔島幾位修士熱心地跑過來幫忙,被邊牧趕跑,狗狗振振有詞地汪汪大叫:「你們都是大老爺門兒,做事粗心馬虎,一邊去,一邊去,三位神女娘娘就好……」

萬血魔島幾位修士很想告訴邊牧,其實萬血魔女白潔是出了名的麻痹大意,對,一不小心,就麻痹大意了。

聖山就在三位神女娘娘和無頭凶蠻的共同努力之下,逐漸建設完成。

第十年的時候,神王劉波和血污王白晨也解放出來。

邊牧趕跑來看熱鬧的白晨,讓神王劉波也參與到建設之中。

這時,正元子煉化氣運天艦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而這個時候,也正是孫豪體內資源逐漸耗盡,眼看就要彈盡糧絕的時候。

這一日,無頭凶蠻正大馬金刀坐在自己造好的聖山之上,遙望籠罩在本尊頭顱上空的巨大氣旋,不知為何,心中產生絲絲遺憾的感覺,好似什麼偉大的工程不能完成,只能望而興嘆。

此時,萬里雲海下起了小雨。

雨點淅淅瀝瀝,落在萬里山野之中,薄薄的青煙升起,青山疊翠,一片清新,無頭凶蠻身軀微微一震,一雙巨大的乳化雙眼露出了絲絲疑惑表情。

有點恍惚之間,他好似來到了「雲夢之澤」,看到了瑰麗萬千,氣象絢麗的壯觀景象。

小雨之後,萬物充滿勃勃生機,一片清新寧靜和自然。

無頭凶蠻情不自禁地站直了身軀,挺身站在了聖山山巔之上,遙望下方,心曠神怡。

感受著山野之中讓人心神為之舒暢的景色,身心逐漸沉入其中。

好似自己已經無憂無慮,漫步於陽光稀疏的山林,縱目眺望水波浩渺的山川,感覺自己精神恍惚,思緒飄散,好像有什麼喜事來臨。

低頭時還沒有看見什麼,一抬頭,卻發現了異常的景象,只見一個絕妙佳人,立於自己的身旁。

遠而望之,明潔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視之,鮮麗如綠波間綻開的新荷。

她體態適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細如束,秀美的頸項露出白皙的皮膚。

她姿態優雅嫵媚,舉止溫文嫻靜,情態柔美和順,在河灘上伸出素手,採擷水流邊的黑色芝草。

看到這絕世佳人,無頭凶蠻的雙眼之中突然露出了絲絲柔情,肚臍眼嘴喃喃說道:「小禾。」

不錯,無頭凶蠻看到了白衣白裙,神態優雅的禾,正脈脈含情,落落大方地看著自己。

此時的禾兒,像鶴立般地聳起輕盈的軀體,如將飛而未翔;又踏著充滿花椒濃香的小道,走過杜蘅草叢而使芳氣流動。忽又悵然長吟以表示深沉的思慕,聲音哀惋而悠長。

禾兒端莊、姣麗、豐盈、溫潤。

無頭凶蠻感覺自己已經完全迷住了,欣賞著美景,心曠神怡,邁開大步,無頭凶蠻向禾走了過去,本能地希望自己能夠將禾兒擁入懷中,一慰思念之苦。

來到禾兒身邊,輕輕地攔住禾兒。

空中又飄來一片粉紅的彩雲。

一座潔白的雲床,橫彩雲之中,一個輕紗曼妙,體軀豐盈,彷彿能看到一抹若隱若現黑色的玉人斜躺在雲床之上,一雙大眼睛如同能滴出水來,溫柔而挑逗地看向自己。

無頭凶蠻的一雙乳化巨眼之中閃過絲絲疑惑,瞬間又想了起來,肚臍眼嘴裡吐出兩字:「月兒。」

此時的甦月正在牙床之上,大膽地挑逗自己,嘴裡輕聲呢喃:「聖王,來啊,我好想你啊,來啊,甦月等著你呢。」

無頭凶蠻之軀,有過兩個正妃,一是禾,二是甦月。

禾清冷高貴,甦月潑辣大膽放蕩不羈。

無頭凶蠻當年之所以能夠喚醒孫豪,原因則是對禾的思念,但同樣,骨子裡邊,無頭凶蠻之軀,對自己的兩個女人卻是有著本能的反應。

一種本能的渴望從無頭凶蠻簡底深處升起,一股想爆發的衝動衝上了無頭凶蠻的腦海。

此時此刻,如若孫豪的本尊意識不忙,或者是不那麼緊張,一定已經發現了不對,或許還能阻止接下來的變故。

但是此時,孫豪的本尊正在緊張地,全力以赴地吸收各個方面的靈氣資源,力求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讓自己的建木第一次發育能夠完成得更好。

沒有本尊約束的無頭凶蠻,就是一尊肆無忌憚的存在。

當年,無頭凶蠻在下虛蠻部,可真是凶威赫赫,蠻王禮可不是白說的。

蠻族所有新娘蠻王先上的風俗也不是說笑的。

那可是實打實幹出來的。

禾聖潔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紅暈,柔聲說道:「大人,帶我去那兒,我不想被人圍觀……」

無頭凶蠻肚臍眼嘴裡說了一聲好,大手一揮,抱起了禾。

甦月嘟嘴說道:「聖王,我也要。」

無頭凶蠻很隨意地說道:「那就一起來。」

不知何時,二代蠻母蠻女也從遠處輕輕地走了過來,躬身柔聲說道:「聖王,跟我們一起歇息去吧。」

禾摸著無頭凶蠻的肚臍眼臉龐說道:「夫君啊,你現在體內陽氣過旺,不知道積累了許許多多的暴戾之氣,禾兒也泄不幹凈,你那土狗雖然不靠譜,但是它有一點是對的,你需要我們一起伺候埃」

無頭凶蠻好似回到了往日,好似自己當年也聽到過類似的話,肚臍眼嘴嗡嗡說道:「不爽。」

禾兒白眼睛珠子翻了翻:「聽話啊,夫君,很爽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