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二二章 嚴懲不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二二章 嚴懲不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士無歲月,洞天無甲子。pbTxt

三年時間一晃而過。

盤膝而坐,恍若石雕的修士們,一個個逐漸完成了修鍊,開始關注半空。

那兒,神王劉波的身上,產生了較強的氣息波動,驚醒了修鍊的各位修士。

「礙…」一聲比較嬌柔但又帶有絲絲剛強的輕嘯傳遍天空,神王劉波從空中挺身而起。

此時的神王,看起來十分的秀麗,人還是那個人,男兒也還是男兒,但是多了許多娟秀,許多嫵媚。

空中長嘯聲中,也多了許多驚喜,許多豪情。

三位神女齊齊躬身,高聲說道:「恭喜夫君,賀喜夫君,神功大成。」

人族修士們也齊齊大聲說道:「恭喜道友,賀喜道友。」

正元子在雲朵之中,睜開了雙眼,朗聲說道:「恭喜神王,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仙道路上,再次邁出堅實一步。」

劉波的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嘴裡脆聲說道:「各位道友,同喜同喜。」

說完,遙遙看向依然閉目而坐,好似石雕一般沒有絲毫動靜的孫豪,在空中一擺衣袖,輕輕地跪倒,嘴裡說道:「多謝沉香大人出手相助。」

孫豪不知道該跟這傢伙說什麼好,只能默不作聲,繼續穩固自身修為,不理他。

話說,孫豪還真沒想好該怎麼去面對這位污到了極點,什麼事情都敢做,為了進階,不惜付出一切的傢伙。

劉波跪倒在天,恭恭敬敬三扣九拜,表示自己的謝意,他卻是知道,如若沒有孫豪,自己可是早就被天劫給劈得飛灰湮滅了。

孫豪的相助之恩,不敢忘懷。

而且,他自己的另一半分身,對孫豪還有著別樣的情愫,卻是讓他也有著一種較為彆扭同時又較為奇特的感受。

叩首之後,劉波挺身而起,四周掃了幾眼,嘴裡揚聲說道:「本座得沉香大人之助,此次合體,身軀神魂完全補全,整個修行的經歷,堪稱是離奇萬分,而且,本座如今在人族的身份和地位也跟以前完全不同,因此……」

頓了頓,劉波這才大聲說道:「本王穩固修行這段時間,左思右想,決定改變一下名號,以後,你們可以叫雙面巫神,本座的大名,也改成劉奇,取奇特之意,還請道友們記住,不要忘了。pbTxt」

雙面巫神,劉奇。

神王劉波,改名換名號,不知道這中間會有什麼寓意。

孫豪的心中想到,這劉波,哦不,這劉奇是搞什麼名堂,需要這樣改名嗎?

心中正這麼想呢,突然,自己丹田之中的須彌凝空塔微微一震,發生了孫豪也意想不到的變化。

孫豪微微一愣,一掃本命寶塔,心中頓時湧起哭笑不得的表情,同時也明白了劉奇改名的原因。

須彌凝空塔的靈榜上產生了十分意外的變化。

原本,孫豪的靈榜總體分成了兩大塊,一塊是靈帥靈將士,這是孫豪的戰鬥序列下屬;還有一塊就是孫豪三後為首的內室,上邊都是孫豪修行這麼些年來的道侶。

可是這次,須彌凝空塔靈榜出現了奇怪的第三塊靈榜。

介於下屬和內眷之間的一塊奇怪無比的靈榜。

如同一個金字塔一般的存在,第一個,大名劉奇,劉奇之下,是他的三妃,後面還排了一串亂七八糟,孫豪並不認識的名字。

這塊靈榜跟內眷靈榜相連,顯示是內眷靈榜延伸出去的存在,靈榜的高度也很講究,劉奇的排位在三后之下,但是高於十貴;三位神女娘娘的排位低於十貴,卻又高於下面的那些妃子。

也就是說,須彌凝空塔居然承認了劉奇還有他身邊的那些人的存在。

出現這種情況,必須滿足幾個條件,其中之一,就是劉奇本身必須認可自己是孫豪這一系的人,要不然,靈榜不會登上來的。

盤膝而坐,完全沒有任何錶情的孫豪,心中卻是尷尬之際,合著,劉波這傢伙改名劉奇,改名雙面巫神,怕是有著不同的寓意。

算了,不管劉奇心中是怎麼想的,是有什麼打算,反正孫豪是打定主意,此間事了,自己盡量繞著巫神宮走,不去惹他們就是,這些魔修,還真是讓孫豪無語。

外邊,劉波的話說完之後,周圍的人族修士倒是沒想那麼多,齊齊躬身說道:「見過雙面巫神劉奇道友……」

劉奇穩固了修為,正式進階到了合體期。

此時,正元子的氣運天艦大約也只需要一年多時間就能完成收復。

而孫豪的穩固修為卻需要更長的時間。

孫豪此次進階,屬於突飛猛進,尤其是開闢氣穴的時候,為了緩解丹海壓力,速度相當快,無疑之間,留下了許多隱患。

經脈異度空間,脈網路枝體練術,都有一些並不是很完善的地方。

進階合體中期,也是因為真元真液太雄厚,氣與體合也僅僅只是完成了初級階段,合得也是漏洞百出。

一句話概括就是孫豪還沒準備好,就一不小心,一頭衝進了合體中期,根基可就不怎麼穩固,正是需要孫豪天長日久打磨的時候。

孫豪感覺自己不知道怎麼去面對巫神宮修士,此時正好自己修鍊。

當然,須彌凝空塔內,有些事,卻是可以騰出精力來處理了。

須彌凝空塔第二層空間之中,孫豪的一縷分神一臉肅然,端坐在大廳之中,兩側站了不少修士,內眷不多,主要是戰鬥序列修士。

四靈,易路燈火,洛魅,小章,智痴還有古雲夫婦俱都在列,分兩邊,一臉嚴肅地站著,齊齊看向孫豪面前,趴在地上,吐出長長舌頭,一臉可憐兮兮的土狗邊牧。

這次,邊牧坑了孫豪一把,膽大包天。

要是不嚴厲懲戒,以後那還得了。

輕輕地喝了一口茶,孫豪低沉地說道:「邊牧,你自己說,你都幹了些什麼。」

邊牧露出討好的笑容:「孫老大,別那麼嚴肅,我不過是看聖王寂寞,讓他出去轉了幾圈,順帶幫你解決一些身體急需,你不用這麼大張旗鼓地感謝我,狗狗應該的。」

朱玲一手擰住了它的耳朵,嘴裡嬌斥一聲:「死狗,你又幹了什麼壞事?」

邊牧汪汪叫:「玲子姐,真沒有,狗狗忠心耿耿,還真沒有幹壞事。」

朱玲一手擰住它的耳朵,把它提到自己的身邊,一腳踩住了,嘴裡說道:「沉香,死狗就是欠收拾,有什麼話,你說,我堅決嚴懲不貸。」

孫豪看著朱玲,心說,你這是護犢子吧,還嚴懲不貸,一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低沉地說道:「長腿玲,邊牧真是犯了修士大忌,他挑唆我的分神自己出去辦事,你要知道,分神如若沒有本尊的許可,養成單獨外出的習慣,會相當危險,神王劉波的分身就是前車之鑒。」

朱玲愣了愣,頓時明白了問題的重要性,不由看向邊牧,手中一緊,嘴裡說道:「死狗,你好大的膽子。」

邊牧汪汪叫:「孫老大,刑天戰軀明明需要中和,巫神宮送上門來,你自己不好意思收,我幫你這個大忙,你居然還說我不對,我可是聖王的好兄弟,不能看你胡來。」

孫豪的臉上,頓時一陣青紅交加。

朱玲和四靈對望一眼。

朱龐噗嗤輕笑出聲,手捂額頭「噢,我說沉香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原來邊牧你幹了這麼一檔子爛事,姐,你護不住它了,賤狗簡直太離譜了……」

易路燈火看向被洛魅挽住的智痴。

智痴聳聳肩,表示自己愛莫能助,孫豪的個性他是知道的,邊牧這傢伙真心是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不懲戒一下,以後說不定還真的要翻天了。

朱玲銀牙一咬,嘴裡狠聲說道:「行,小豪,你說吧,我們要怎麼炮製這死狗,你說說意見,我親自下手,早就看它不順眼了,正好找機會收拾收拾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