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二四章 原陰之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二四章 原陰之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心情大好,外加軒轅紅開口,也就饒了邊牧一頓板子:「行了,邊牧,今日你這頓板子可以免了,不過建議你經常在太古凶劍邊上呆一呆,用凶氣煉身,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邊牧大喜過望:「老大威武,老大英明,公主威武,公主英明……」

小草可能是聽懂了,在孫豪的懷裡咯咯笑了起來。

朱玲偷偷踢了邊牧一腳。

邊牧明白過來,嘴裡汪汪叫:「孫老大,孫老大,公主出世,大赦天下,狗狗的五百年冰牢也給免了吧?」

叫完,邊牧在地上不停打滾,做各種樣子給小草看,把個小娃娃逗得咯咯直笑。

這傢伙,得寸進尺。

今日雖然大喜,但也不能讓它完全不長記性,前後都黑了自己兩次,不整治一番,以後還不得翻天?

孫豪抱著小草,臉上有著滿滿的幸福笑容,用手指逗著自己的女兒,嘴裡淡淡說道:「公主出世,見血的事就免了,冰牢卻是必須的,五百年,一年都不能少,明日,小章就押你進去。」

孫豪身後,一個好似是透明的影子飄了出來,包克圖脆聲說道:「是,老大,我會拿八條腿,把邊牧牢牢困在冰牢的。」

邊牧汪汪叫:「不是吧,孫老大,你這麼狠,至少也得減半,慶祝一下才好,還有,小包,小心我灑你一臉……」

孫豪舉起小草,空中轉圈,嘴裡威脅:「邊牧,你要膽敢放出滅世之軀,我就收了自己用,另外,你真要調皮,我把你榨汁了,讓克圖去進化。」

想一想包克圖恐怖的吸血進化,邊牧頓時萎靡下來,耷拉著耳朵,嘴裡說道:「慘絕人寰,真是慘絕人寰,狗狗好可憐,冰牢五百年。」

小草好像聽懂了,咯咯笑,對邊牧不停地揮動小手。

邊牧眼珠子一轉,汪汪叫到:「孫老大,孫老大,你看你看,小草公主多麼喜歡狗狗,我願意當小公主的好夥伴,陪小公主五百年怎麼樣,不用坐牢了吧?同樣是禁足,讓我發揮一點餘熱多好。」

朱玲踹了二毛一腳。

王遠苦著臉,嘴裡說道:「小豪,賤狗說得有一定道理,小草身邊,需要一個玩伴,孩子的童年,多些歡樂更好。」

朱龐自然是幫老姐:「是啊,是啊,小草需要一個伴。」

孫豪大搖其頭,嘴裡說道:「你們都只給邊牧說好話,怎麼忘了這死狗的德行,小火,小章都可以陪小草,唯獨這死狗不能單獨陪我女兒,你們該不會想須彌凝空塔出來個飛天小魔王吧?」

朱玲尷尬地笑了笑,摸摸自己的腦袋。

她還真的忘了,邊牧各種不靠譜,讓它帶孩子,還真是會出亂子。

邊牧汪汪叫:「孫老大,這簡單,這簡單,邊牧以後拉上包包,拉上小火,絕不單獨帶公主,人多好玩呢。」

孫豪還沒說話,靠在孫豪身邊的軒轅紅輕聲說道:「邊牧,你也別想偷奸耍滑,沉香讓你遭受凶劍之威,冰牢之苦,都是對你有幫助的,這些極限環境,才能促進你的進步。」

邊牧愣了愣,在地上賴皮地打起滾來:「狗狗胸無大志,狗狗不想太厲害,狗狗只要過得舒服就好,不想進冰牢。」

許是看它打滾很好玩,小草的小手輕拍,咯咯笑個不停。

軒轅紅嘴裡說道:「你屢教不改,沉香懲罰你,也是必須的,不過……」

軒轅紅轉向孫豪,嘴裡輕聲央求:「夫君,小草的確需要一些人陪伴,你看是不是每日讓它出來兩個時辰,跟小火妹妹和包包一起,陪陪小草?」

孫豪心中知道小紅有些神奇的預測能力,明白這樣的安排可能就是對小草最有利的安排。

表面上略微沉吟,嘴裡說道:「行,那就按照真女的意見,邊牧五百年冰牢期間,可以每日出來兩個時辰,但是,這兩個時辰,只能在包包的監督下,陪伴在小草身邊。」

說完這句,孫豪又對身邊的包克圖說道:「包包,你消化了弱水,如若能夠再得到冰霜之力,就能陰陽相濟,大道之路更上層樓。」

身後,粉調玉啄般的小童子包克圖完全現身出來,對孫豪微微鞠躬,笑著說道:「多謝老大指點,老大你放心,我會認真看好邊牧的,還有,老大,我特別希望邊牧再多犯幾次重罪,那樣,剛剛好榨汁。」

邊牧一跳而起,狗爪子指著包克圖,破口大罵:「死包包,虧我把你當弟兄,你居然惦記我這一身狗血,我要找你單挑。」

孫豪一聲冷哼。

邊牧頓時萎靡下來,耷拉著腦袋,嘴裡說道:「臭包包,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我絕對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孫豪喜得千金,心情大好,抱著小草,嘴裡說道:「各位道友,擇日不如撞日,今日難得大家到得這麼齊整,大家且在我沉香宮設宴,一起喝杯小酒,有什麼修鍊上的難題,也可交流一二。」

從杭蓋大草原出來,大家已經很久沒有聚在一起聊天了,孫豪這麼一說,身邊的人頓時轟然叫好。

沉香宮的主人是孫豪,內務管理通常都是小紅在打點,日常的具體事物卻是小竹在安排和操勞。

孫豪發話,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小竹已經準備好了靈酒靈果,搬上來一些珍惜靈肉,擺了一個大大的圓桌的酒席,席面足以坐得下所有修士。

孫豪和軒轅紅抱著小草坐在了最上首,身邊依次坐了自己的內眷,所有修士,包括邊牧和包包也坐了上去,大家正式開始了宴會。

宴會的主題自然是恭喜孫豪喜添千金。

軒轅紅雖然希望自己的女兒平平安安,平平凡凡成長,並不希望她在求道的路上走得太辛苦。

但無論如何,孫豪的地位,她的正宮地位擺在那兒的,小草出世,就已經備受關注,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太普通。

要知道,能夠坐在這個席面上的修士,除了孫豪的幾個內眷之外,其他無一不是分神以上,身上都帶著強大的氣運在身。

他們的祝福,又豈會太簡單。

席面上,坐在朱玲身邊的邊牧耷拉著腦袋,一邊喝靈酒,嘴裡還一邊嘀咕:「絕對不能讓死包包稱心如意,狗狗得想辦法自救,得想辦法自救……」

到了孫豪這個境界,舉手投足,都有著絲絲韻味,對大家的修行,都有著一些若有若無的借鑒作用。

這是孫豪第一次擺家宴,接受大家恭喜的時候,也就針對各人的修行,指點一二。

小竹設置的家宴席面也相當精緻,席面始終在慢慢轉動,上面的靈酒靈果靈肉也始終在不停變更,修士如若看中自己喜歡的食品,也可隨意攝齲

輕鬆愉快的氛圍之中,家宴瞬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冥思苦想,邊牧還真的找到了一個可能解決自己目前困局的辦法。

從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來,一隻狗爪子高高舉起,邊牧汪汪叫道:「孫老大,邊牧有話說。」

孫豪淡淡笑著說道:「你又有什麼花樣?」

邊牧臉上露出諂媚表情,嘴裡飛快說道:「老大面前,我怎麼敢有花樣,我不過是想將功贖罪,免了五百年的冰牢之災。」

孫豪心中一動,這死狗雖然各種不靠譜,但還是非常神奇的,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辦法,能讓自己大方地免除它的冰牢之災,嘴裡淡然說道:「說說,你有什麼樣的功勞,可以抵消五百年冰牢。」

其他修士齊齊看向邊牧,好奇地等待著死狗說話。

邊牧汪汪兩聲,清清嗓子:「孫老大,我知道什麼地方有天地原陰之物,如果你能免我冰牢之苦,我馬上給你找來。」

天地原陰之物?這傢伙居然知道天地原陰之物的消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