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二五章 原陰木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二五章 原陰木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聞言不由精神一振,這東西對孫豪的確很有用,建木之苗還差了最後一成徹底幼苗化,脈網路枝體練術也差了這一點,沒能十全十美。pbtxt

徹底幼苗化的關鍵就是天地靈樹之種內蘊含的木屬性本源,恰恰,孫豪目前知道準確消息,等級最高的鳳棲火葉梧桐樹種,就可以拿天地原陰之物換得。

只要能夠拿到這枚天級中品的靈樹之種,孫豪的建木之苗就能完全成型,而如若孫豪自己修鍊,可能就遠遠不止五百年。

不動聲色,孫豪喝了一口靈酒,嘴裡淡淡說道:「天地原陰之物,的確是本座所需,不過,無論如何,邊牧你也別想逃脫罪責,冰牢五百年,必不可少,本座言出法隨,你就別想掙扎了。」

朱玲一手擰住邊牧的耳朵,嘴裡沒好氣地罵道:「你個憊貨,小豪讓你去冰牢,那是對你自己好,你居然千方百計偷奸耍滑,行了,你就別痴心妄想了,到時候,我親自督促你去坐牢,快跟我說,天地原陰之物在什麼地方?」

剛剛席面上,孫豪比較委婉地給朱玲提了一個建議,雖然沒有說那麼明顯,但是朱玲也聽得比較明白。

朱玲一身朱雀真火也達到了一個頂點,要想進步,可能也得需要極端的環境壓制,她這種壓制,需要循序漸進,每天不需要那麼久,但歷經的總周期會比較長,那樣不斷的培育之下,能讓她的朱雀神火具備更強的持久戰鬥能力,具備更猛烈內斂的火勁。

朱玲也打算每日去寒霜冰牢裡邊修行一到兩個時辰左右,剛剛好去監督邊牧。

邊牧可憐兮兮地看著朱玲,嘴裡叫到:「玲子,我親愛的玲子,你不能這樣啊,邊牧好不容易想到個自救的辦法,你不能轉手就把我給賣掉……」

朱玲雙眼一瞪。

邊牧兩隻耳朵耷拉下去:「好吧,好吧,天地原陰之物其實就在須彌凝空塔內,就是孫老大自己的東西,那玩意兒,孫老大叫他陰死木炭。pbtxT」

朱玲對這陰死木炭完全沒有印象。

雙目看向孫豪。

孫豪的身軀微微一震,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不錯,自從看到天地原陰之物的描述之後,孫豪就總是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好似自己在什麼地方聽說過,或者是見過。

不過,因為薩摩的身軀,自己總是不自覺地忘了有關她的一些事,陰死木炭也就隱約忘掉了。

陰死木炭,就是自己從薩摩當年所在地方隨手撿起的一些散落在地面的木炭,沒想到,居然就是天地原陰之物。

現在想來,還別說,陰死木炭的那種腐朽一切的屬性,還真是複合天地原陰之物的許多特徵。

孫豪想起了陰死木炭,也想起了薩摩,這次,關於薩摩的記憶稍稍久了一些,心中對薩摩的神奇,更加震撼。

見到薩摩的時候,孫豪修為還不夠高,不知道逆天改命血肉重生會有多麼的艱難。

可是現在想起那日薩摩直接復活小火的經歷,孫豪的心中感到了不可思議。

修鍊到合體大能,哪怕是孫豪的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但是,也萬萬做不到這種復活,那是一種超出了孫豪想象的強大創造能力,好強的薩摩,難怪自己始終記不住她,也難怪邊牧會有如此的神奇。

這世上,或許也只有邊牧,才能提醒自己,陰死木炭就是天地原陰之物,其他修士,估計就算見到陰死木炭,過去一段時間,也會自然忘掉吧。

心中正這麼想呢,孫豪不知不覺,又忘了薩摩是誰,唯獨記住了,自己有陰死木炭,而陰死木炭就是天地原陰之物。

只不過,隨著修為的提升,這一次,孫豪不再是以往那種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樣子,至少這次,孫豪的心中多了一絲不解和忌憚,隱約知道,自己忘掉了一種十分恐怖的存在。

知道了天地原陰之物的存在,孫豪心情也的確大好。

有了陰死木炭,只要自己把鳳棲火葉梧桐樹種給換出來,那麼就至少可以節約上千年的修行時間,邊牧卻是真的幫了自己的大忙,處罰是必須的,但是程度卻是可以適當減弱。

想了想,拿手捏捏小草的小臉蛋,孫豪淡笑著說道:「邊牧,你雖然是給我指出了天地原陰之物的所在,但是處罰依然有效,不過看在你立功的份上,這樣吧,就罰你每日進入霜雪冰牢兩個時辰,長腿玲,由你監督執行,包包,你每日的修行時間,不能少於四個時辰。」

邊牧大叫起來:「老大英明。」

朱玲笑著說道:「謝謝小豪。」

包克圖在椅子上站了起來,躬身說道:「包包明白,大人放心,包包每日修行不會少於六個時辰的。」

邊牧癟癟嘴,沒好氣地說道:「自虐狂,真是一個自虐狂,主動給自己加碼受罪,我也是服了。」

孫豪知道包克圖為了進階,特別地拼,也不打算攔他,點頭表示認可,嘴裡指點到:「弱水至弱至強,包包可在冰霜之中,讓弱水凍結到極致,其剩餘的弱水越少,修鍊效果也就越加突出。」

包克圖躬身說道:「多謝大人指點。」

一頓家宴,大家其樂融融,有說有笑,持續了整整三日。

參與家宴的每一個修士,都獲益匪淺,就連孫豪自己,也在指點身邊修士的同時,對自己的修鍊之術,又進行了一番梳理,收穫不少。

賓主盡歡,家宴結束之時,智痴手舉靈酒,站了起來,朗聲說道:「沉香,我覺得,這個家宴意義很大,一來可以讓大家在修鍊之餘,相互交流溝通,可以減少許多誤會……」

智痴乃是孫豪手下的第一智囊,很多事,須彌凝空塔內的統籌管理,大多也交給了智痴,這些年來,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孫豪身邊的修士,因為出身來歷還有平時修鍊的方式不同,有著一些各自為政,劃分陣營的跡象。

而此次家宴,毫無疑問,將大家聚到了一起,很多事,都可以當面交流,更加有利於消除隔閡,智痴覺得,或許這種家宴,需要保持下去。

侃侃而談,智痴繼續大聲說道:「二來,沉香親自出席家宴,能夠給大家指點迷津,而大家也可以觸類旁通,受益匪淺,所以,智痴建議,沉香家宴不妨定時舉行,屆時,大家自可匯聚一堂……」

智痴的話還沒說完。

其他人還在用心聆聽,孫豪的懷裡,出生才三天的小草已經飛快地拍起了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咯咯笑了起來,好似在大聲叫好。

智痴對小草微微躬身,朗聲說道:「小公主也認為這樣很好嗎?既然如此,沉香大人,我們何不以小公主的生辰之日這個特殊的日子,每百年一期家宴,你看是否妥當?」

孫豪含笑看看小草,又看看軒轅紅。

既然是家宴,那麼還是聽聽女主人的意見。

軒轅紅柔聲說道:「智痴提議甚好,夫君大人,下次家宴,小紅會認真籌備,夫君也可乘機佈道,讓須彌凝空塔內,更加地興旺起來。」

孫豪點點頭,嘴裡哈哈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百年一次沉香家宴,不過,哈哈哈,我這家宴可不能白來,這樣吧,你們這些有資格參加家宴的修士,輪流做東,協助小紅籌備家宴,別給我把家宴整得太寒酸了。」

四靈、易路燈火、小包還有智痴古雲等人齊齊站了起來,朗聲說道:「是。」

酒席上,只有邊牧,依然大吃特吃,無動於衷,它是狗狗呢,只要主人朱玲能來,它自然也就能夠混進來,可不用做東。

孫豪哈哈大笑:「好,那就這樣說定了,小草百歲生日之際,沉香第二次家宴,希望大家準時前來赴宴,今日就到這兒了,大家都散了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