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三六章 再回石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三六章 再回石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本身就是煉丹大宗師了,對於煉丹術有著自身的理解,加上孫豪在草毒人那兒接觸到了奇特的毒與體合之術,懂得了許多丹與體合的基本原理。天籟小說Ww『W.3TXT.COM

所以,孫豪根據自身的情況,將丹與體合作為自己合體修行的至關重要一步,放在了最後。

而現在,孫豪正在逐步完善自己的想法。

說簡單點,孫豪就是打算結合草毒人的毒與體合之術,加上自己的煉丹之術,開創一門或許對人族修士至關重要的丹與體合修鍊之術。

或許,能夠對人族修士尤其是合體期以後修士產生巨大幫助作用的修行之術。

目前來說,孫豪心中的初步萌芽是「體丹之術」。

也就是,將自己的肉身入葯煉丹,把修士本身化為一味主葯,拿煉丹之術,將自己一身的修行好好地熔煉一下,不僅僅是丹與體合,而且,還將其他體系的修鍊,也通過煉丹之術好好地熔煉成為一體。

達到真正的,九合為一,九合一體,成就真正的合體大圓滿。

這是孫豪預想的,一個十分重要的修行過程。

修成的前提就是孫豪其他九合基本完工,最後用丹合之術,熔煉所有體系。

其中難度可是不校

孫豪開創這個法門之後,也會在人族中虛留下傳承,日後一旦有人族修士修行到合體期,哪怕只完成三合,四合,也有機會把這些合體修為通過丹合之術,溶為一體,博得一個有些缺陷的合體大圓滿,覓得些許大乘機緣。

前輩修士既然能夠開創修行之術,孫豪為何不能?

孫豪就想開闢丹與體合的修行之術。

不過,這種修行之術不會很容易,因為孫豪需要將神、魂、心、氣、符、陣、器還有肉身這幾大樣都當成一種靈丹的藥引去配藥,這中間的搭配調治之術,需要長時間的摸索和琢磨。

怎樣把自己煉成渾然一體的絕世合體大能,不可能是一日之功。

好在孫豪要從合體中期修鍊到合體後期直指合體大圓滿還有很長很長的道路要走,其中,孫豪有的是時間逐步完善自己的修行之術,並將其流傳人族。

這是孫豪關於丹與體合的想法,已經在逐步調試,試驗之中。

最後,就是心與體合的法門。

孫豪打算去金匱石室撞一下機緣,如若能找到合適的修行之術更好,若是不成,孫豪的想法,也就是跟丹與體合一樣,自己來給人族開創一門足以流傳下去的心與體合的法門。

開創一門修行之術,尤其是一門人族修士相對較弱,相對缺乏的修行之術,並不會很容易。

開創之後的價值也會很大,對人族修士的影響力,也會凡脫俗。

可以說,孫豪一旦開創成功,勢必會讓人族修士代代受益,代代傳頌。

如若金匱石室也沒有心與體合的法門,那麼孫豪能夠開闢出來的話,其實就是彌補了人族修士的短板,對人族有著至關重要的里程碑式的意義。

人族先賢能夠無中生有,創造出許許多多的修行功法,我孫豪孫沉香作為當代人傑,為何不能補齊人族的不足?

心與體合之術,開創的難度照樣不小,孫豪心中,也只有一個粗略的萌芽,只不過已經找到了一定的方向,一旦自己在金匱石室之中沒有所得,那麼孫豪就會真正地著手完善。

如若金匱石室裡邊的功法等級稍低,或者是不適合大多數人修鍊,孫豪也會去完善新的修鍊法門。

在此之前,孫豪必須再次到金匱石室去領悟一番,看看能否有所收穫。

認真梳理一番自身修行。

找到自己修行方向,並開始著手一些修行之術后,孫豪在南梁城的隱居生涯也就完全到期。

這些年,孫豪大隱於市,跟左右的街坊鄰居關係都還處得不錯,也沒有生當年格格小虎那樣不合理的事情,當然也就沒有交到那種特別好的朋友。

一切都平平淡淡,返璞歸真。

世間本來也就沒有那麼多的無謂爭鬥,除非你擋了別人的道,或者是爭了別人的利益,如同孫豪這般低調務實,不得罪人,不顯山不露水,在這一塊實力又比較強的修士,還真是沒人來自找麻煩。

隱居結束,孫豪無聲無息,離開了南梁城。

沒過多久,孫豪出現在了昆虛宮典藏聖地之中,跑去找了聖地大總管肖河,堂而皇之地表示:「我奉正元子大人之命,特來照看金匱石室。」

正元子大人派這傢伙照看金匱石室?

肖河對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孫豪表示震驚,這小子也太神出鬼沒了吧,消失一百多年,再次出現,又要進去金匱石室,借口,一定是借口,目的一定是要進去領悟機緣。

心中稍稍一猶豫。

孫豪拿出了昆虛令,嘴裡說道:「要不,肖河總管你問問正元子前輩吧。」

看到孫豪手中貨真價實的昆虛令。

肖河瞬間一個激靈,嘴裡說了聲:「稍待。」

不敢怠慢,馬上給正元子了個傳訊過去:「大人,鍾小豪那小子拿著你的昆虛令,說是又要進去金匱石室,讓他進去不?」

前面幾次,每次鍾小豪在戍收穫的時候,正元子的態度都十分曖昧,肖河以為這次也會差不多。

誰知正元子那邊的回話和前面幾次有了巨大的不同,這次居然是三個字:「我就來。」

幾乎不到半炷香功夫,正元子已經憑空出現,站在了肖河和孫豪的面前。

一眼看到孫豪,正元子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嘴裡說道:「沉香,你終於回來了,正元可是等了你許久,很多事,等你回來商量。」

肖河有點呆了。

心中詫異萬分,這鐘小豪什麼身份?大人好似很尊重他,還有事跟他商量?

心中這麼想著,肖河躬身對正元子說道:「肖河見過大人。」

正元子對他點點頭,表示看到了。

孫豪微微對正元子躬身說道:「小豪修行百年,穩固根基,正元前輩有什麼事,可以自己做主,不用問我。」

正元子並未避諱肖河,實際上,有資格鎮守典藏聖地的修士,必然是人族中堅,正元子的嫡系才成。

臉上露出絲絲苦笑,正元子說道:「巫神那傢伙一下派過來三千修士,說其中兩千五乃是沉香你的家將,這事還真的需要你確認一下,再說,上虛那邊也有新的動向下來,你也需要知道一下。」

孫豪有點頭暈。

該死的劉奇,居然打了自己的招牌,招搖撞騙,這傢伙還真是什麼事都敢做。

不過想了一想,孫豪還是有點無奈地說道:「巫神宮的一些修士,倒是的確勉強能夠算得上是沉香的家將,這樣可好,正元前輩一樣安排他們防禦一片區域,一樣給天艦出點力,就當是西崑崙修士一樣使喚,不要給特殊待遇就好。」

這個時候,旁聽的肖河已經感到自己的腦子不好使了。

聽到兩人的對話,肖河如墜夢中。

天艦、上虛!多麼高大上,自己面前站的這位,究竟是何人?大人怎麼會如此地敬佩於他?

還有,巫神宮,算這小子,哦不,還是這位小豪大人的家將?那麼小豪大人什麼來歷?什麼修為?

污神王劉波那傢伙什麼時候投靠了這麼大一尊靠山?

是不是吹的啊?

正這麼想呢,肖河又聽到正元子哈哈笑著說道:「既然沉香確認了,那就這麼著吧,我就讓巫神宮的修士進去執行值守任務,想來他們也不敢調皮,對了小豪,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晴雨那丫頭,也提出要把瑤台峰送進去兩千修士,身份也是你的家將,你覺得呢?」

孫豪苦笑,心說,我說不行管用嗎?腦袋點了點:「嗯,這也是應盡之意,晴雨乃是我的道侶,她名下修士,自然算是我的家將,前輩你看著安排任務就是。」

肖河張大了嘴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