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四零章 再回下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四零章 再回下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以孫豪目前的修為,完全可以不動聲色,不驚動任何人,返回下虛。天籟小說WwW.』

哪怕是下虛的守衛者,也很難現孫豪潛入的蹤跡。

這次潛入,孫豪的實力更強之後,意外現下虛的天榜居然能夠現自己,並給鎮守修士預警。

只不過這次,孫豪現自己的一品紫金帶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爆出一陣紫金色光芒,把下虛天榜的檢測給擋了回去,讓自己不知不覺地潛入了下虛之中。

一品紫金帶,居然還有如此的特權。

而讓孫豪汗顏的是,自己第一次潛入下虛毫無疑問就在下虛天榜的守護者監視之下,只是因為自己沒有干擾下虛大局,沒有插手下虛戰場,這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自己去了。

孫豪不知道的是,每一個種族新晉的合體大能,如若是下虛展起來的,通常情況下,都會在晉級之後跑去下虛一趟,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而這第一次,下虛的守護者都不會太干涉,除非是這位新晉合體大能對下虛局勢造成了巨大破壞。

除了第一次之外,合體大能如若要第二次跑來下虛,那就會被下虛的守護合體大能現,並給與嚴重警告。守護大能甚至是可以動用天榜的威能,將偷渡的合體大能直接攔截在虛空通道之中,將其逼回去。

合體大能已經越了下虛的修鍊極限,如若由憑合體大能在下虛作威作福,下虛還真的會亂套不可。

下虛有下虛的規矩,可是不能胡來。

當然,下虛的鎮守者也沒想到,當下虛英雄達到一定高度,獲取了一品紫金帶之後,自己就失去了對其的監視能力,其實也就是說,具有了一品紫金帶的合體大能,要到下虛還真是輕鬆隨意,鎮守者根本攔不祝

上次到下虛,一晃又是幾百年過去,也不知道凌天劍派展得怎麼樣了。

大能修士之後,修行的時間變長,感覺跟以往完全不同了。

人族的通道依然直達了通天城。

這座城池比人族聖城長洛煬城不知道雄偉多少倍,堅固多少倍,只有在衝天城的範圍內,人族才能保證每隔一段時間,能夠送出部分精英到中虛修行。

衝天城設在下虛戰常

孫豪進來之後,找准了方向,第一時間向不朽銀城遺址如飛而去。

金匱石室花了那麼大的陣仗,那麼長的時間把不朽銀城展示給自己看,其中肯定隱藏了巨大的秘密。

孫豪也不知道自己此去能不能最終把這秘密弄清楚,真正獲得金匱石室的機緣。

孫豪初到不朽銀城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座銀光閃閃,千萬里河山的雄偉飛空城池,乃是下虛飛人族強盛的標準。

潔白雙翅的飛人族,在不朽銀城之中穿梭往來,一座座飛空的仙山,飄蕩在白雲之間,整座銀城好似是人間仙境。

當年,孫豪帶著滿腔的仇恨而來。

當年,孫豪身穿血甲,長拖滿了飛人族的頭顱而來。

化身真正的惡魔,讓宛如人間天堂的不朽銀城真正落幕。

或者,對飛人族而言,孫豪就是真正的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劊子手,就是真正的血海大仇。

就在這不朽銀城上空,孫豪拉動了十二道紫金大雷環,引爆了進階合體大能都很難遇見的神雷。

依靠神雷之助,孫豪擊沉了不朽銀城,滅掉了大祭司,滅殺喬旦的後裔米爾,惹來了驚天大禍。

不朽銀城墜落,億萬飛人族戰士成為了殉葬品。

孫豪造下的驚天罪孽兇猛爆,隨後就遭遇追殺,斷頭而逃幾千年,差點隕落在了下虛之中。

如今,站在不朽銀城的廢墟上空,回想那段崢嶸歲月,孫豪的心中,有著滿滿的唏噓。

站在自己的角度來說,飛人族持強凌弱在前,自己為了報仇,為了報銀鵬四妃被逼之仇,為了報凌天劍派被削掉之仇,無可厚非。

但站在那些無辜被自己滅殺的大量飛人族修士的立場來說,又是何等的無辜。

現在想來,自己遭受幾千年斷頭之苦,怕也是因果報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飄然站在不朽銀城遺址上空,孫豪心中想到,如若再來一次,自己可能依然還會如此選擇,做了,就無怨無悔。

昔日的銀光已經完全淡去。

昔日的飛人族修士,已經在雷光之下化為了飛灰。

飄立半空,一眼望去,千萬里之地,儘是殘磚斷瓦,滿目蒼涼,黝黑的夜空之中,龐大的銀城遺址好似是一頭猙獰的巨獸,趴在了大地之上。

時間已經故去許久許久,不朽銀城已經成為了歷史的傳說,滄桑巨變之下,很多種族甚至是失去了不朽銀城的記載和那一段被毀滅的驚天一戰。

遺留在此地的,就只有了一個長滿了大樹的神秘古建築遺址。

這個遺址的名字,也已經在歷史的演變之中,逐漸面貌全非。

不朽銀城剛剛墜落之時,煞氣衝天,怨氣衝天,萬族修士很難靠近,這兒逐漸成了荒獸的樂園,時間推移之後,逐漸有修士現了遺址,並且從中找到了一些殘存的機緣。

那個時候,大家還依稀記得這是飛人族的聖地不朽銀城。

後來,歷史變遷,這兒被許多種族修士命名為殤山遺址,意思就是飛人之殤的遺址。

可演變到了現在,這兒已經叫做「商山」遺址了,完全跟當初沒有了任何關聯。

孫豪飄在半空,認真觀察,半響之後,找到了金匱石室顯像之中曾經最高的那座山峰。

輕輕地落在山峰之上,頓時,一個體軀龐大,實力強勁的銀荒座山虎沖了過來。

孫豪單掌一壓,將這頭巨大的黃色老虎壓在了身下,站在了老虎的額頭,認真觀察山體的形狀和走勢,腦海之中,不停地觀看牢牢印刻在記憶之中的,金匱石室最後的提示圖形。

金匱石室會不會是告訴自己,這座山上隱藏著一些秘密的機緣,比如隱藏了飛人族的修行秘術?

如果真是那樣,時隔幾千年,還真不一定能夠保留得祝

但從最後顯像的區域來看,好似又不像。

孫豪站在座山虎的額頭,雙眼看向四方,神識延伸開去,不停打量,同時,腦海之中也在對照著自己從金匱石室之中拓印下來的最後鏡像,認真對比。

目光所及之處,不見絲毫異常。

神識探查的地方,也沒有絲毫感覺。

但是,對照腦海之中的圖形,認真感受光區域的同時,孫豪還是十分敏銳地感知到了,金匱石室點出的這些區域,的確有著絲絲不同。

很隱晦的神秘力量,蘊含很深的神秘力量,好似在這片面積過百里的區域之內,順著一定的規律在緩緩流動。

如若不是認真觀察,如若不是得到金匱石室的提醒,哪怕是孫豪的修為,也很難瞬間現其中細微的不同。

也就是說,金匱石室點出不朽銀城並不是空穴來風。

這裡,果然有著絲絲異樣,那麼,這樣的圖形,這樣大的面積,又代表了什麼內容?

孫豪小心翼翼地,用心盤查,同時認真觀察著自己腦海之中的金匱石室圖形,希望能夠從中找到合適的答案。

半響之後,孫豪沒有太多現。

想了想,識海之中,星輝冰蝶從高空緩緩降下,孫豪的主體意識轉移到星輝冰蝶之上,認真感悟金匱石室鏡像造型。

星輝冰蝶能夠明心益智,說不定能夠現金匱石室給出的答案。

天空之中,星光點點,孫豪看向了金匱石室圖形,構圖依然絲毫不變,沒有什麼異樣,但是這次,孫豪看到的構圖,有了一個全新的感受。

前幾次看顯像沒有留意,可是這一次,星輝冰蝶狀態下,孫豪豁然現,金匱石室最後勾勒出的銀光圖形,恰恰好似是一棵參天大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