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四八章 塔內異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四八章 塔內異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個百年,孫豪的主要時間其實都是在煉化氣運不朽銀艦之中度過,而身邊的大部分修士,也大多在幫助孫豪一起煉化龐大的不朽銀艦。天籟小說WwW.』3TXT.COM

所以上,這些年,大家還真的很少回來也很少過問須彌凝空塔內的事物。

在外邊一起煉化不朽銀艦的過程之中,大家相互配合,相互合作,關係倒是無形之中融洽了不少。

相比上次聚會的氣氛要好得多。

再加上此次聚會多了夏川和鍾罡,又有了一些額外的意義。

尤其是夏川,也是來自天靈大6,而且還是少有的,沒有跟隨孫豪一起飛升而來,是完全依靠自己修行之後飛升的修士,目前來看修為比大家要低,但是將來的展前途卻是不可限量。

飛升修士的潛力,乃是公認的強大,夏川還是孫豪的弟子,一身修為根底更是無比堅固,將來可以預期。

孫豪身邊的修士,很多都是夏川熟人。

易路燈火跟夏川有著同門之友誼。

夏川還是唯一一位順著孫豪路線修行的修士,跟萬魂島和青雲門修士都相當熟悉,再加上當年夏川為人實在老實,還真是得到了兩邊修士的認可。

此時相見,自然也就多了許多敘舊的話題。

說起當年天靈大6的往事,大家還真是唏噓不已。

此時,心情穩定下來的鐘罡終於明白了蝶祖和劍祖為何會對自己多方照顧,也終於明白了為何自己經常會莫名其妙得到許多珍惜資源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個恐怖到了極點的爹。

而自己這位老爹當年,為了體驗凡間生活,還讓自己吃盡了苦頭,想想也是哭笑不得。

孫豪的家宴,大家聚在一起,說一說這些年的趣事,相互交流一下修鍊心得,能坐在這兒的,無一不是孫豪身邊的人。

唯一有點例外的客人可能就是凌天劍祖,孫豪之所以將他請進來,還在於當年他乃是孫豪的師兄,還曾經給了孫豪一些修行上的幫助,也算是自家人之一。

話說,凌天劍祖和夏川進來之後,一邊聽著大家聊天,一邊吃著孫豪準備的待客食材,心中卻是不停地嘀咕。

這些食材,每一樣可都是下虛難得一見的天才地寶,話說,吃了幾樣之後,凌天劍祖就感覺自己的真元瞬間大增。

宴席之上,每一樣東西,都是難得的精品,都那樣的厲害,不知不覺,沉香已經走到了如此讓人期待的高度了嗎?

最為難得的是,所有的食材都經過了認真的炮製,適合每一個修士去吃,頂多會有點浪費,但絕對不至於消化不良。

好強的手段。

凌天劍祖表示服了。

夏川則心潮澎湃,每一次見到師父,自己的心中總是充滿了不同的感受,也會多了許多的追求,有師父在前方指路,自己修鍊的方向,將是無比地清晰。

孫豪指點了其他修士幾句,笑著看向夏川說道:「小川,你如今的修為戰力,繼續留在凌天劍派有點浪費時間,如果可以,建議你早點去下虛戰場,尋找更多的晉級機會。」

夏川身軀微微一震,嘴裡說道:「好的,弟子辭別師尊之後,馬上就前去戰場修行。」

孫豪笑了笑,隨手甩出一樣東西,嘴裡說道:「小川,這是我修行的一些心得體會,其中有些小竅門,你認真體會,說不定幫助。」

夏川掃了掃手中的東西,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嘴裡說道:「小川謝謝師父,小川一定不負師尊期望,為我人族在下虛戰場再樹赫赫神威。」

孫豪點點頭,說了一聲:「好,小川你只要有本事,只管施為,中虛有為師在,其他任何種族別想為難我人族。」

夏川精神一振,嘴裡有大聲說道:「好,小川知道了。」

想起了師父當年在下虛的赫赫戰功,夏川心中不由湧起陣陣激情,恨不得現在就進入戰場,再現師尊當年輝煌。

孫豪笑著說了聲:「小川不要操之過急,要咬定目標,一步一個腳印,堅定不移地攀登,最終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

夏川又大聲說了一聲「好。」

孫豪笑了笑,看向鍾罡,嘴裡說道:「小罡,你是隨我一起去中虛修行,還是繼續留在凌天劍派,兩種方式各有優劣,你可以自己選擇。」

鍾罡看了看單涫涫,看到了母親眼中希冀的光芒,再看看夏川,看到了一臉興奮的蝶祖。

想了想,鍾罡大聲說道:「父親,小罡想知道,一個修士如若能夠從下虛一路修行上去,獲得進入中虛的機會,是不是在修行的道路上會走得更遠?」

孫豪點點頭:「不錯。」

中間有些什麼道理,孫豪並沒有詳細解釋。

鍾罡聽了之後,朗聲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小罡繼續留在凌天劍派,一步一個腳印,如同蝶祖一般,殺上中虛,不弱了父親大人的威風。」

孫豪喝了一口酒,嘴裡說道:「好,不過這次我不建議你繼續封印記憶,如今你已經修鍊到了劍王級別,需要更加堅定的道心,既然選擇了這條道,我就希望你能堅持走下去,不要輕言放棄。」

鍾罡也一口喝乾了靈酒,臉色微紅,嘴裡說道:「父親放心,小罡絕對不讓你失望。」

安排好鍾罡和夏川的事,孫豪心情大好,又出言指點了幾個身邊人修行上的不足。

整個家宴的氣氛顯得相當地不錯。

大家相互交流,其樂融融。

可是這種較好的氛圍沒有持續多久,就被意外所打破。

須彌凝空塔內,塔中塔前,意外出現了許多倉惶逃竄而來的修士,驚動了大家的聚會。

孫豪不以為意,沒打算出手干預,但是家宴之上,智痴的臉色卻微微一變。

身軀一晃,跑了出去。

稍稍了解之後,智痴的心中不由湧上了陣陣怒火。

就在他出去跟隨孫豪一起煉化不朽銀艦的這段時間,沈鈺留在須彌凝空塔內的後人居然遭遇了滅頂之災,一個龐大的家族,幾十年間居然給滅得差不多了。

當然,沈鈺本人早就壽元耗盡,隕落在了須彌凝空塔之內,要是兒子也出事,智痴可能就更加憤怒。

孫豪的靈奴雖然壽元越了常人許多,但是也抵不過時間的蠶食,達到一定的壽元極限之後,也逃不脫隕落的下常

沈家後人傳了不知道多少代,無論如何也算是智痴一脈,如今在須彌凝空塔內被連根拔起,心中能舒服才怪。

身後的追殺者沖了上來,智痴一怒之下,滅殺了幾個領頭的。

緊接著,朱龐還有易路燈火沖了出來,智痴滅殺的這幾個,卻又是他們的後裔。

頓時,須彌凝空塔內的氣氛微妙起來。

孫豪嘆息一聲,出現在空中,讓幾方安靜下來,詳細地詢問到底生了什麼事。

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

這幾十年之間,孫豪帶著身邊主要修士,也就是各家的老祖在外邊煉化不朽銀艦,塔內缺了老祖們的節制,居然爆了一連串的資源和地盤爭奪戰。

孫豪身邊修士的後人們,各自為政,大大小小組成了不下二十個不同的國度,相互之間爭鬥不休,幾十年來,須彌凝空塔內真正地進入了戰國時代。

惡戰連連,打得天昏地暗。

智痴這個家族還算是好的,雖然被打得很凄慘,但至少還沒有被完全滅掉,最慘的是金曉蘭在塔內手下的女弟子帶出的萬仞宗一脈,居然生生被滅,全部修士淪為了別人的爐鼎。

金曉蘭聽到這個結果,心頭這個氣,銀牙咬得蹦蹦作響。

要不是有孫豪鎮壓,不定就出去報復了。

花了兩天時間,孫豪搞清楚了塔內盤根錯節的現狀,並深深地感到了有些無奈。

擺在孫豪面前的,就是一個亂攤子,自己身邊的修士,哪怕是原本同一個陣營的修士,都產生了諸多不和諧,後輩相互之間也有許多齷齪,還真就沒有一個讓孫豪感到省心的。

看著這種一團亂麻的現狀,孫豪心中再次湧起很久以前的那種感覺,好似這種情況有點不對。

塔內的變化,好似出了尋常,自己怕是得小心點了,塔內的情況,怕是真的需要整出一個結果才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