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五三章 靜觀其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五三章 靜觀其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夏晴雨可是真正的西崑崙昆虛宮少宮主,正元子的關門弟子,做掌瑤台峰,西崑崙之中的身份地位十分顯赫,年紀不大,修為高深,乃是西崑崙男修眼中的最佳道侶。

長期以來,瑤台峰一直是男修止步的女修聖地。夏晴雨也一直潔身自好,從來沒有任何緋聞傳出。

瑤台峰上下,都知道少宮主冷若冰霜,對男修從來不假以顏色,不少女修甚至暗中猜測少宮主不喜男女之事,一心只想修行。

可是現在,少宮主突然給大家說,這位滿臉笑容、名叫沉香的少年狀修士居然就是她的道侶。

太突然了。

幾位瑤台峰的女修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相互對望了一眼,幾個女修這才微微欠身,跟孫豪見禮,只不過,她們明顯沒能看出孫豪修為的深淺,也沒能看出孫豪的來歷,而且幾乎是本能,心裡隱約對孫豪有著一種抵觸情緒。

瑤台峰的弟子取名很有特色,除了夏晴雨這個少宮主有著自己的姓名和尊稱之外,瑤台峰女弟子大多都跟冰雪聖山女弟子一般,乃是排行名。

夏晴雨身邊,有渡劫期女修四名,都是瑤字輩,分別是瑤琴、瑤英、瑤瓊和瑤芳;化神大圓滿女修三人,都是玉字輩,依次是玉華、玉玲和玉洋。

七名女修拜見孫豪的時候,都只是客套性,淡淡地見禮,臉上並不是特別的熱情。

瑤台峰主夏晴雨,本是冰清玉潔的代名詞,如今突然冒出個道侶出來,她們心中總是覺得怪怪的。

孫豪自然不會跟這些女修們一般見識,含笑站在了夏晴雨的身邊,輕笑著說道:「晴雨,你一切隨意,按照你自己的計劃來,我不過剛好路過這兒,發現你的蹤跡,也就過來看看,你可以當我不存在,放手去做吧。」

夏晴雨雖然並不知道孫豪在洞天之森的駭然戰績,但是卻知道孫豪現在的修為不弱,戰力只怕不在師父正元子之下,如今邊域拓疆在即,有孫豪在身邊,她心中頓時覺得安穩不少。

面紗下的臉龐又輕輕笑了笑,夏晴雨低聲說道:「沉香,我駐守的喀納斯雪原有卡馬拉伊作為天然屏障,爆發拓域之戰的可能性相對較小,我正在這雪山之巔觀察情況,當然,如若有必要,我會布置一定的防務。」

孫豪笑著點點頭,嘴裡說道:「不管需不需要拓域,布置一下總是沒有錯,晴雨,你隨意,我到處走走看看。」

說完,孫豪縱身一躍,消失在茫茫的雪山之上。

孫豪乃是感受到了不朽銀艦的異動而來,那麼卡馬拉伊雪山附近很有可能就會有重大變故,孫豪還是需要先行探查一番。

夏晴雨和她身邊的修士對孫豪的幫助不會太大。

提前告訴她們只會增加她們的心理負擔,孫豪倒是覺得沒有必要嚇得她們一驚一乍的。

再說,典籍之中,對這種情形也沒有任何記載,到底是不是孫豪預料的一樣,很難說,孫豪倒是也不好現在就下結論。

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讓晴雨自己先應付著,如若有什麼不妥,到時候自己在動手相助就是。

孫豪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到來,還是帶來了瑤台峰上女修們的猜測。

自己前腳剛走,神識之中,就聽到了身後那些瑤台峰女修們的議論。

一個女修問道:「少宮主,你什麼時候有了道侶?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夏晴雨柔聲說道:「沉香乃是我下界道侶,飛升之前就跟我相識相知,你們應該多少聽到過一些信息,不過可能是沒大在意,所以忘了吧。」

瑤琴好像想了起來,恍然大悟:「是了,我想起來了,東崑崙那邊想強搶少宮主過去做壓寨夫人,是正元子前輩出面喝止了那幫魔崽子,好像大人知道了你道侶的下落,這才收下少宮主的。」

瑤英也大聲說道:「是的,我想起來了,那時少宮主飛升沒多久,還剛剛才渡劫修為,轉眼之間,少宮主已經成了分神大能,少宮主不愧是飛升修士,修鍊天賦真是讓人敬佩。」

瑤芳說道:「少宮主,沉香修士當年,好像也是剛剛進入渡劫期,鬧出了天大的風波,就是不知道他現在的修為有沒有達到分神之上,會不會比少宮主差得太多?」

沉香比我的修為要差?

夏晴雨呆了呆,心說,你們想多了吧?沉香現在怕是比我師父正元子沒弱多少了吧。

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夏晴雨並沒有過多解釋,嘴裡說道:「我們繼續觀察一下前方虛空,然後把禾木圖瓦修士叫上來,安排雪山的防禦事宜。」

瑤瓊稍稍疑惑了一下說道:「前方虛空好似沒有任何異常,雪山附近條件獨特,有這天然屏障在,我們最好的辦法其實就是以不變應萬變,沒有必要驚動禾木圖瓦修士吧?」

夏晴雨掃了一眼孫豪的方向,心說,既然沉香讓我加強防備,恐怕就不是空穴來風,這些丫頭長年在瑤台峰修鍊,怕是有點不理解修士世界的殘酷,有點想當然了。

稍稍沉吟一下,夏晴雨低聲說道:「小英,你召集禾木圖瓦渡劫以上修士來雪山議事,我有任務安排,另外,小瓊和小芳加大對外邊虛空的探查力度,大家別忘了,正元子說過,此次邊域拓疆可能規模相當大,搞不好我們這邊也會有重要變化,大家小心點,總是沒錯。大家,聽明白沒有。」

瑤台峰幾位女修齊齊脆聲說道:「聽明白了,少宮主。」

遠方,一座高大的雪山山巔,孫豪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小雨還是一如既往地細心。

她應該從自己的語氣之中聽出了一些不對,思想上引起了足夠的重視,已經在開始防禦,這樣也好,起碼不會因為大意而遭遇什麼不必要的損失。

站在山巔之上,孫豪的神識也向一片虛空之中探入過去。

邊域拓疆的機遇還沒有完全來臨,對面的虛空好似籠罩在一片迷霧之中,看不清裡邊的大致情形。

最主要的是對面很有可能是空無一物的虛空,所以上,哪怕是孫豪本尊在此,前方依然沒有太多的感知。

對面沒有拓展的區域,十分安靜。

好似就是真正的虛空,沒有任何動靜,探知不到任何異常。

三名禾木圖瓦修士不久之後踏上了卡馬拉伊雪山,在晴雨的安排之下,開始組織附近的防禦。

喀納斯雪原奇特的生存環境,造就了這兒的奇特修士。

不到半日功夫,一些雪橇騎士整齊地出現在了雪山之間。

這些騎士都駕駛著雪橇,每一隻雪橇都有三隻以上雪獒在拉著跑。

不下十個雪橇騎士方陣出現在了雪山之上,每一個方陣之中都有不下於五千修士。

相比杭蓋大草原,喀納斯的修士總數要少得多。

雪原條件苦寒高冷,人族凡人基數遠遠不如杭蓋大草原,修士數量自然也就要少很多。

不過,雪原修士的個體實力卻要更強,而且,每一個修士都有三頭雪獒相助,實力又提高了不少。

夏晴雨開始安排雪山防禦,在幾個不同的山峰上,都派出了渡劫修士坐鎮,開始認真防範對面可能發生的變化。

孫豪所在的山峰,也跑來修士駐防。

孫豪笑了笑,身軀微微一晃,破空而去,雙臂一展,落在了夏晴雨的身邊,跟隨夏晴雨一起,駐守最高的卡馬拉伊雪山。

跟杭蓋大草原有所不同。

當日,那邊邊域拓疆的時候,孫豪能夠透過邊域感受到對面豐富的生物世界,感受到邊域的接近和對撞,而這次,對面虛空給孫豪的感覺,就完全是一片死寂。

這種情況也不知是好是壞。

孫豪站在身邊,夏晴雨又對孫豪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身邊的瑤瓊還有玉華等幾個瑤台女修的臉上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