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五四章 雪山對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五四章 雪山對面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對夏晴雨笑了笑,沒有介意她身邊女修的不愉表情,靜靜地站在了她的身邊。pbtxt

夏晴雨對孫豪笑了笑,低聲說道:「我已經讓周圍的修士都行動起來,一旦對面有什麼動靜,我們倒是不會措手不及。」

孫豪笑著點了點頭,突然心中一動,看向了雪山對面的虛空。

陣陣漣漪閃過,雪山對面的虛空輕輕晃動著,逐漸清晰起來。

十分顯著的變化在大家的眼中發生,對面的空間從模糊不清變得透徹幽靜,如同夜空。

邊域拓疆開始。

雪山之上,瑤英一聲脆喝:「大家小心,各自守好自己防守的區域。」

巍峨高聳的雪山,就是這一片邊域最為堅實的屏障,多少年來,前後經歷了許多次邊域拓疆,這兒都始終十分地安寧。

對面的虛空里,也從來沒有任何東西會衝出來打破雪山的寧靜。

雪山對面,是虛空。

很有可能,順著雪山下去,也能找到對面的地底,也能看到對面的生物。

但是,很可能雪山對面的地底距離雪山有萬丈懸崖。

從雪山往下看,根本就望不到底部。

哪怕是孫豪的神識,也探查不出究竟。

雪山對面,神識放出去,探查出去老遠,也依然沒有絲毫髮現。

靜靜地站在夏晴雨身邊,孫豪心中想到,難道是我感覺錯誤?這個方向並無異常?

讓孫豪比較疑惑的是,等自己真正到了這兒,不朽銀艦卻安靜下來,沒有任何移動。

哪怕是虛空開始對接,人族迎來了拓域開疆的機緣,雪山對面,沒有絲毫動靜,體內的不朽銀艦也徹底蟄伏起來。

好似孫豪前面的感覺不過是錯覺而已。

沒有太多發現,夏晴雨的神態也逐漸輕鬆下來。

她得到正元子的指令,就是防禦好這邊的雪山,不求無功,但求無過,只要雪山屏障不出問題,那就不要向外拓展。

也就是不要沒事招事,守住即可。

人族正是多事之秋,拓域開疆機緣發生了幾次,本身就出現消化不良,雪山這邊,完全只需要先行穩住就好。pbtxT

過了一會,就在孫豪也以為是自己感知錯誤的時候。

對面虛空之中,傳來了絲絲異常。

孫豪並不是第一時間感知到異常的修士。

第一個感知到異常的,乃是夏晴雨。

她之所以能快速感知到不妥,那是因為她本身就是玉潔冰清之軀,對於玄冰氣感相當地強烈。

就在那麼一剎那的時間裡,夏晴雨感知到了和寒冰截然不同的氣息。

一股跟寒冰屬性截然不同的熱氣隱約從對面虛空之中傳遞出來。

臉上微微一愣,夏晴雨朗聲說了句:「大家小心,對面好似有點不妥。」

聲音不大,但清楚無比,周圍雪山之巔上,所有修士齊齊身軀一震,開始全神貫注地進入了備戰狀態。

沒過幾息,得到夏晴雨提醒的孫豪也感知到了絲絲不妥。

對面虛空之中的氣溫已經明顯要比這邊高了許多,就好像對面的虛空,逐漸開始發燙起來。

雪山這邊氣溫非常低,還有雪花在飄飄洒洒,雪山之上,也覆蓋著厚厚的積雪。

按道理,對面緊挨著雪山的虛空,氣溫也應該受到了巨大影響,高不起來才是。

可是對面的空間,氣溫正在逐漸升高之中。

感受到氣溫的變化,孫豪也低聲說道:「小雨,不錯,對面的氣溫正在逐漸身高,可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

夏晴雨對孫豪點頭說道:「嗯,我對冰雪特質感知最為明銳,對面虛空之中,好似點燃了冰雪特質,所以我第一時間感知到了。」

夏晴雨的話剛剛說完,她身邊的瑤瓊也馬上感知到了這種變化,嘴裡說道:「少宮主,果然是你說的那樣,前方虛空受到不知名影響,的確在逐漸變化,少宮主,你真厲害,一下就判斷出來到底是什麼情況了。」

夏晴雨對她點點頭,然後開始分配防禦任務。

瑤瓊又掃了孫豪一眼,對孫豪的實力做出了一個最基本的判斷,從感知到對面氣溫變化的實力來看,孫豪的修為應該在少宮主之下,在自己之上。

也就是說,少宮主的這位道侶目前也是分神大能修士了。

少宮主下界道侶也就是飛升修士了,修鍊根基和前途還是不錯,這才多長時間,就已經成為了分神大能,跟少宮主不相上下了,也算沒有辱沒了少宮主一身好修為。

得出這樣的判斷原本也無可厚非,但是瑤瓊不知道是,夏晴雨天賦異稟,對冰雪特質的感知和判斷已經成為本能性的反應,哪怕孫豪的修為再高,畢竟也不是專業人士,對環境的變化還真沒有夏晴雨感知得更加明顯。

雪山對面,氣溫好似在快速提升。

達到一定程度之後,雪山這邊的山峰好似都受到了影響,雪花被迫停止,茫茫的雪山居然開始緩緩地溶解,絲絲溪流從雪山向對面的虛空之中流走而去。

溪流從雪山流向對面虛空。

虛空之中,也終於不再似夜空般的景色。

溪流不知道是怎麼個方式,居然從這邊的雪山,從不同的山體不同的高度,向雪山對面的虛空遊動進去。

溪流過處,好似是一根長長的經脈向虛空之中延伸而去。

這些經脈在虛空之中如同冷卻的火焰化為一條條凍結的岩漿帶,在雪山對面的虛空鋪展開去。

對面詭異的虛空隨著這些溪流的注入活了過來。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對面虛空之中,出現一大片涌動著岩漿的火海,一眼望去,一片通紅。

這一大片岩漿比雪山的高度要矮上了許多,站在雪山往前看,岩漿的高度要矮上幾百丈。

一眼望不到邊的岩漿十分寬廣的關係,雪山對面,給修士們的感覺就是一片火紅。

火紅的岩漿還在咕嘟咕嘟往上翻氣泡,不少地方,都衝出了巨大的火柱。

夏晴雨看著對面的岩漿火海,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沒有任何徵兆,出現一大片岩漿火海。

雪山對面,居然會是一片隱藏的火海。

這是怎麼回事?又怎麼可能呢?這樣蹊蹺的東西出現,完全顛覆了夏晴雨對邊域拓疆的認知。

理論上,邊域拓疆並不會完全沒有依據,空間不穩定的時候,修士一般都可以用神識感知到對面虛空之中的現狀。

邊域拓疆之後,對面的空間也會快速顯現其本來面貌。

如同雪山對面的岩漿火海這麼詭異的出場方式,還真是十分罕見。

更為關鍵的是,這一片岩漿火海一眼望不到邊,面積不知道有多寬廣,強烈的熱流從岩漿火海之中奔湧上來,極大地危害了雪山的安全。

雪山之上的大雪已經不再紛紛飄落,雪山上的積雪已經受到氣溫的影響,開始融化。

一旦雪山融化的面積大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崩潰的可能,還有就是,岩漿火海的出現,可能會徹底改變喀納斯的氣候生態環境,禾木圖瓦人又將何去何從?

孫豪雙眼看向雪山,心中湧起了絲絲奇怪的感覺。

自從孫豪修為高深以來,就很少對外界資源產生渴求情緒的燚神炎,在對面的無邊岩漿火海出現之後,露出了極為強烈的渴求情緒,好似前方的岩漿火海之中,機緣無處不在。

孫豪稍稍驅動燚神炎用心感受,卻豁然發現,燚神炎的感應區域順著火海向前方無盡地延伸而去。

這感覺好似就是岩漿火海有多廣,自己的燚神炎渴求就有多大?

難道自己的燚神炎想吞下整片岩漿火海不成?如若真是,估計可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完成消化了。

孫豪正在探查無邊岩漿火海的時候。

一大片火海突然動了起來,大量的岩漿從火海之中沖了上來,在火海之中組成了一個身高千丈,長了一雙火紅雙臂,全身都是用岩漿組成的火巨人。

面對雪山上的修士,火巨人仰天咆哮,舉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個巨大的火球在手中成型,單臂一輪,火球如同小太陽一般,轟隆隆飛舞著,砸向了卡馬拉伊雪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