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五七章 沉香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五七章 沉香出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虛空巨獸乃是翱翔天宇的霸主,深淵巨獸則是橫行地底的魔王。天籟謝說WwW.3TXT.COM

虛空巨獸乃是狂暴的代名詞,深淵巨獸則是恐怖的象徵。

十二根巨大的觸手,每一根都如同巨大而通紅的鋼鐵鎖鏈,靈活而粗大,圍住了夏晴雨,截斷了夏晴雨的退路,勢要把夏晴雨截殺在無盡火海之中。

手提丈八紅纓槍,夏晴雨飄立火海上空,身軀微微轉動。槍尖吐出陣陣寒芒,中和著周圍火熱的氣浪。

深淵巨獸。

圍住了少宮主的居然會是深淵巨獸,禾木圖瓦雪橇修士,瑤台峰修士瞬間大驚失色,尤其是禾木圖瓦雪橇騎士,每一個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深淵巨獸,比虛空巨獸還難得一見,一經出現,就象徵著毀滅。

世世代代生活的雪原,怕是會在深淵巨獸之下,毀於一旦。

深淵之中,傳出如同猛獸哀嚎般的嚎叫聲,兩條火紅的觸手從空中伸出,嗦嗦聲響中,向夏晴雨絞殺過去。

天空之上,好似出現兩條通紅的鐵鏈,纏了過來。

夏晴雨紅纓槍空中一指,猛地向上衝殺而上,試圖衝天而出,逃出深淵巨獸的攔截。

沒等夏晴雨衝上半空,十條通紅火鏈在她的頭頂上齊齊匯聚在了一起,搭成一面巨大的火牆擋住了夏晴雨的去路。

火牆的內壁還出現了一個個巨大腕足,好似一個個巨大的旋渦,產生不弱的吸引力,試圖把衝上的夏晴雨吸收進去。

此時的火海之中,十條巨大的鐵鏈橫架高空,從不同的方向,匯聚到中央,化為一個囚籠,困住了正中的夏晴雨。

急沖而上的夏晴雨手腕長槍對準高空爆射出一片槍芒,寒氣十足的冰刃向上飛了出去,斬向腕足旋渦。

而夏晴雨的本尊,卻飛快地盤旋向側面飛出,躲避兩條腕足的追殺,同時也向卡馬拉伊雪山方向如飛突圍而來。

紅纓槍冰刃擊中空中旋渦,好似石子掉入河水,盪起陣陣漣漪,消失不見。

嗦嗦嗦,空中好似鐵鏈在狂飆,兩條粗大的觸手,向夏晴雨追殺而至,其他觸手搭成一個巨大的囚籠,在火海之中旋轉起來。

夏晴雨衝過來的正前方,瞬間已經看不清有任何空隙。

雪山之上,瑤瓊等幾女齊齊驚呼:「少宮主……」

火海之中,囚籠旋轉,構成了一片紅牆,雪山修士已經看不到任何夏晴雨的身影。

瞬間功夫,夏晴雨已經消失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每一個觀戰的修士都不由大驚失色。

夏晴雨是卡馬拉伊雪山最強的修士,是這邊邊域拓疆的領頭者,可是現在已經陷入到了火海之中,生死不知,這可如何是好?

瑤瓊想到了雪山上少宮主的道侶,回頭看了一眼,現那名叫沉香的修士依然背著雙手,好似有點擔心地看著火海,但卻沒有半點動靜。

空中跺跺腳,瑤瓊大聲喊道:「所有修士,隨我一起出擊,我們接應少宮主突圍。」

說話聲中,手中長劍空中一舉。

卡馬拉伊雪山夫君,每一個瑤台峰修士齊齊響應,大家齊心協力,齊齊調動身邊修士的真元,嘴裡嬌斥出聲,向前出了一擊。

七道潔白的光芒閃過,七道光柱從七個方向猛地沖了出去,向火海之中轉動的紅牆一衝而出。

此時,紅牆之內也傳出一聲嬌斥:「給我破。」

一道潔白的影子轟地一聲,擊穿了紅牆,夏晴雨右手持槍,從裡邊一衝而出。

七道白光,也轟地擊中了紅牆。

紅牆被攻,被夏晴雨所破,都是一瞬間的事。

雪山修士看夏晴雨脫身而出,齊齊爆出歡呼聲。

就在此時,夏晴雨背後,兩條巨大的火鏈迅捷地向夏晴雨不依不饒地狂追了上來。

更加可怕的是,被七道白光擊中的紅牆,轟地一聲炸開的同時,整個火海之中,突然竄出十條巨大的火鏈,高高揚起,從火海之中,如同巨大火鏈向雪山當頭抽打了下來。

夏晴雨此時正在倉惶躲避兩條火鏈追殺。

十條火鏈以力壓萬鈞之勢抽打下來。

火鏈在火海之中的時候,大家還沒覺得有多大。

但是當火鏈抽下來時,修士們駭然現,每一根火鏈的直徑都過了十丈,長度更是足足百丈以上,橫空砸落,濺落的岩漿就變成了一個個火系法術,向雪山上沖了下來。

瑤英一聲厲嘯,從一座雪山上一飛而起,手中出現一把巨大的鐵鎚,先向一根巨大的火鏈轟地砸落下去。

瑤英的度極快,鐵鏈還高高在上沒有落下,她已經轟地一錘,砸在了鐵鏈之上。

一聲巨響之後,鐵鏈猛地一抖,大量的岩漿抖落,但有更多的岩漿涌了上來,鐵鏈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巨大的抽擊力量依然轟地抽了下來。

瑤英鐵鎚在自己的頭頂一擋,火鏈抽打下來,瑤英連人帶鐵鎚遭受重擊,如同炸彈一般,向雪山上落了下去。

此時,兩條巨大粗壯的火鏈正如毒蛇出洞,緊追了夏晴雨鑽殺過來,夏晴雨手提紅纓槍,艱難應對。

此時隊伍之中,實力強勁,處於前三的瑤英被一火鏈抽落,毫無反抗之力。

此時,瑤台峰七名修士齊齊躍身飛出,各自義無反顧地殺向一條火鏈,但是誰都知道,這都是無濟於事。

此時,禾木圖瓦雪橇騎士面無人色,驚恐地看著鮮紅的鐵鏈凝空抽落。

此時,雪山之上,大多數修士心中,充滿了凄涼和悲哀。

很多修士,嘴裡哼起了凄婉悲壯的戰歌,手中開始凝結最後的反抗力量。

無論如何,要堅守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為了身後安寧的雪原,提供最後一點防禦的力量。

悲涼的歌聲之中,修士們各種攻擊向火鏈沖了過去,試圖將火鏈攔截在空中。

以冰屬性為主的法術打在火鏈之上,頂多只能打掉一些岩漿,但對火鏈根本就沒有太大的影響。

雪山之巔,眼望火海。

巨大的火鏈以無與倫比的力量,向下抽打了下來。

艱難應對兩條觸手追殺的夏晴雨,空中出一聲輕嘯,嘴裡脆聲高喝了一聲:「沉香……」

這一刻,同樣被火鏈擊飛的瑤瓊心中想到,少宮主這個時候喊她那無用的道侶幹嘛?

難道說是不能同日生,但願同日死嗎?

念頭剛落,瑤瓊突然感到卡馬拉伊雪山上颳起了狂風,同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從雪山上響起:「滾。」

簡簡單單一個滾字,每一個修士瞬間產生錯覺,好似在這個字吐出的時候,卡馬拉伊雪山上瞬間頓了一頓。

那種時間和空間好似都被頓住的感覺。

時間極短,瞬間,大家好似又恢復了正常感覺,但是這一刻,卡馬拉伊雪山之上,已經風雲變色。

無盡風暴好似從雪山上沖了出來,向上高高地捲起。

一大片龍捲風向天空之上的火鏈應了過去。

粗壯的,足以把渡劫修士拍成蒼蠅的火鏈,遭遇了巨大的龍捲風,猛抽而下的勢頭豁然頓在了半空。

包括緊追少宮主的那兩條火鏈,就在這一瞬間,齊齊遭遇巨大風暴吹拂,在空中不停地飛舞起來。

狂風之中,火鏈不甘地飛舞,風力吹拂之下,火鏈之上,熊熊火焰越燒越旺,映紅了半邊雪山。

獲救了?

什麼地方來的狂風,吹起了深淵巨獸的觸角,大家獲救了?

每一個修士心中,湧起無邊驚喜的同時,也湧起了巨大的疑問,是誰,這麼厲害?

深淵巨獸,都被生生給擋了回去。

卡馬拉伊雪山上,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厲害的修士?

是誰?吐出了那個「滾」字?

這個時候,瑤瓊、瑤芳、瑤英先看到,一道青色的身影從卡馬拉伊雪山上冉冉升起,看清楚了,沒想到出手的居然是他。

是他,少宮主的道友,沉香修士!他居然會如此厲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