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六九章 漠然眾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六九章 漠然眾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雪原冰山之上,不知道坐了多少年,孫豪的心中,有人秘術傳來訊息:「主子,飛人族要帥軍攻打人族大域,實力龐大。pbtxt」

盤膝而坐,孫豪沒有任何動作,心裡淡淡地回信:「我知道,如果可以,你霸佔人族大域雪原外圍即可。」

那人回到:「收到,主子,沒有問題。」

又不知道坐了多少年,一直在雪原邊上遊盪,擊殺那些闖蕩過來的荒獸的刑天巫魄戰軀突然跳躍而起,凝立半空,痴痴地望著遠方,半響之後,失去了方盾的鐵拳不停地拍打著自己的胸部,在雪原上空如同負傷的野獸,不停地咆哮。

本體意識此時正在煉化深淵巨獸火核,淡淡地感知到了刑天戰軀的不妥,稍稍分了一絲心神,感覺是怎麼回事。

須彌凝空塔內,靈榜上微微震動。

金妃的名字徹底地暗淡下去。

這是,金妃隕落了嗎?

刑天巫魄感知到了,正在不甘怒吼嗎?

心神微微一動,本體意識下達命令:「巫魄,許你去邊域之外,大戰三月。」

刑天巫魄咆哮著,手持巨靈破軍錘,沖入了孫豪鎮守的身軀後方,殺了進去。

這是邊域萬里雪原之外,裡邊生活著大量的荒獸,這些年,有孫豪鎮守在此,跑過來搗亂的荒獸都成了刑天巫魄修行心與體合的養分。

這些年來,受到主體意志的節制,刑天巫魄跑得並不是很遠。

這次,孫豪讓他單獨去大戰三月。

狂怒的咆哮聲,從孫豪的身後響起,刑天巫魄大步橫空,向沒有拓域的邊疆之內殺了進去。

孫豪本體意識微微一嘆,又沉下心來,認真自己的煉化,同時認真參悟修改,完善系統的心與體合秘術。

三月時間很快過去。

刑天巫魄招了回來,大戰之後,沒有腦子,沒有記憶能力的刑天巫魄已經忘了金妃是誰,已經忘了發生了什麼事,安靜地守在了孫豪的身邊。

又不知過去了多少年。pbtxt

刑天巫魄再度發瘋。

孫豪感受一下,心中悠悠嘆息。

這次,是九尾的大名在靈榜上暗淡下去。

不僅僅是如此,靈榜之上,那些原本排在雙面巫神名下,一連串孫豪也叫不出名字,更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名字,成片成片從靈榜上消失,粗略一算,不下三千。

這一次,孫豪知道了,靈榜上的名字可以有三種存在狀態,一種是發亮,一種是暗淡,一種則是消失。

發亮的含義是知道了。

消失的含義也很明白,那絕對是完全不存在了。

暗淡意味著什麼呢?

這些應該都已經隕落,按道理也會消失才是,但為何只是暗淡?

孫豪沒有時間想這些事,深淵巨獸的火核已經完成煉化,更重要的冰蓮聖火已經進入煉化程序,孫豪需要的就是時間,類似這樣的煉化,一旦被打斷,怕是煉化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一些零星的消息,陸陸續續傳了過來,孫豪基本知道了一些大致情況。

人族被三大強族率領百族圍攻,億萬里疆域之內,正在節節敗退。

雙面巫神劉波的方向,損失慘重,三位神女娘娘戰死了兩位,其他人族精銳死傷不下百萬。

山川破碎,生靈塗炭,人族大地一片哀鴻。

冰蓮聖火的煉化已經啟動,孫豪只能愛莫能助。

刑天巫魄再度怒髮衝冠,孫豪又讓他去雪原邊域之外,大戰開疆。

咆哮聲中,刑天巫魄大踏步橫空而去,三月之後,再次歸來,忘記了許多事,戾氣盡消,恢復了平靜。

萬里雪原之中,夏晴雨親自督陣,建起了三座冰雪聖城。

最大的一座冰雪聖城,以「沉香」為號,最為靠近孫豪坐鎮的區域。

雪原之外的大量禾木圖瓦人已經轉移到了三座冰雪聖城之中。

而原本他們居住的區域,據說已經被異族所佔據。

異族的切入方向並沒有這一邊,飛人族的一個分支種族奉命向這個方向開拓。

不過因為雪原苦寒,資源相對貧瘠,越靠近原本的冰雪邊域,越是高冷,除了積雪就是積雪,所以,異族軍隊並沒有繼續向這個方向挺進。

異族已經闖過了雪原,向人族更為富庶的內陸之地攻了過去。

夏晴雨的瑤台峰修士已經在三座冰雪聖城之內建造了一些傳送陣,可以直達西崑崙瑤台峰。

傳送距離十分遙遠,修為稍弱的修士受不住空間壓力,傳送數量也受到了限制,只能保證少量修士傳送。

前方各種戰報通過傳送陣,送到了冰雪聖城。

夏晴雨沒敢去打擾修行之中的孫豪,只能每隔一段時間,就飄飛聖城高空,遙望如同石雕一般盤膝坐于山巔的孫豪,久久不去。

正元子已經知道孫豪在做什麼。

得知孫豪大戰開始之前就已經閉關之後,正元子的意見就是:「不要驚動沉香,讓他安心修行秘術,這次人族大域會損失很大,但是只要沉香還在,將來人族就有崛起的機會,等沉香醒來,告訴他,必須要學會隱忍……」

正元子、劉奇還有白晨在人族億萬里疆域之中,組織修士頑強抗爭,大量的人族低級修士和凡人已經有條不紊地轉移到了人族聖域,東西崑崙之中。

面積極廣的人族聖域,人滿為患。

外邊,還有為數不少的人族修士和凡人沒能安全地轉移進來。

有的是故土難離,有的是來不及撤退,也有的是自願留下,在自己的家鄉藏在白山黑水之間,保衛自己的家園。

孫豪的內心之中,一直有人在斷斷續續地給孫豪傳遞情報,這人如今已經是飛人族一員大將,向人族內域殺去,也抓獲了許多人族俘虜,並且按照常規的做法,將戰俘們派去挖礦或者是伐木了。

人族的悲慘現狀,也通過這人的轉述,一一傳入孫豪的腦海之中。

每一次,孫豪都會淡淡地回一句:「辛苦了,安心做好你的事,蓄積力量,等候我出關。」

絲絲分神關注著外面的情況,孫豪的本體意識完全沉入冰蓮聖火的煉化,還有心與體合的參悟之中。

絲絲分神以一種漠然的態度,冷冷地旁觀著人族億萬里疆域的凄慘現狀。

一如當年那些大蜥蜴,冷冰冰地看著小蜥蜴在游蛇的追擊下,艱難求生。

不知不覺,修鍊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孫豪,已經跟剛剛踏上修行之路時有了截然不同。

孫豪的分神明白,如若自己帶著不朽銀艦出現,至少也能擋住一個方向。

但如若自己現在出擊,直接會導致兩個後果。

其一,乃是自己冰蓮聖火的煉化將會功虧一簣,不知道自己最終能不能完成三昧真火的進化。

完全煉化之後自己也不一定能夠生成三昧真火,但若是中斷,那就絕無可能。

其二,那就是自己參悟的心與體合之術,說不定也會從此失去最佳的機緣。

這些年來,孫豪盤膝而坐,雪山之巔的冰涼氣息,刑天巫魄每時每刻的戰鬥狀態,尤其是幾次爆發之後的那種發瘋似的狀態,已經讓孫豪找到了參悟的點,一段段秘術已經開始在心中生成,此時如若中斷,說不定還真的會錯失頓悟的機會。

人族有大難,絲絲分神漠然視之,不為所動。

雪山之巔,孫豪一坐百年。

人族大域,百年恥辱。

百多年過去,盤膝而坐的孫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雪山上緩緩地漂浮起來,靜靜地懸在了半空,身上綻放出淡淡的微弱的銀色光芒。

遠遠看去,就好似是一朵凝固在空中的巨大雪花。

百多年過去,人族疆域節節敗退,終於是退無可退的,被逼到了人族聖域之中。

百族聯軍在三大強族的帶領之下,依然從三個方向,向東西崑崙形成了圍攻之勢。

此時,東西崑崙,成為億萬人族凡人修士最後堅守的棲息地,最後的希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