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七三章 人族大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七三章 人族大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盤膝而坐,沒有任何迴音。pbtXt

冰雪聖城之內,夏晴雨和幾位瑤台峰女修遙望如同冰雕般盤膝坐在空中的孫豪。

遙望頭頂已經懸了幾十年的龐大氣旋,心慢慢地冰涼。

哪怕大人完成修鍊,此時怕也來不及救援人族。

哪怕大人完成修鍊,只怕現在也不能趕去救援搖搖欲墜的人族。

數十年之間,戰報不停地從昆虛宮傳來。

每一次戰報,都看得夏晴雨和瑤台峰女修們膽戰心驚。

每一次戰報,都看得大家啞然無語。

極北苦寒的冰雪之原因為物資貧瘠,因為氣候寒冷,成了異族不願光顧之地,此時,反而成為了人族大域的世外桃源,難得的一處凈土。

人族大域的億萬疆域,數十年前,就十去其八,僅剩了東西崑崙聖域。

而這數十年之中,東西崑崙依然防禦不住異族的強大攻勢,曾經人族最為繁華,最為核心的,哪怕是人族最暗黑時期都很少奔潰失守的人族聖域,在百族聯軍的進攻之下,節節敗退。

失去了庇護的人族低級修士,大量的人族凡人,直接暴露在了百族聯軍的鐵蹄之下。

山河破碎,屍橫遍野。

河水被鮮血染紅,大地白骨森森。

富庶的原野覆蓋上了厚厚大火燃燒之後的灰燼,到處都是殘磚斷瓦,到處都是燒焦的山崖。

從人族大域四面八方轉移過來的人族火種,再次被燒毀了家園,如同螻蟻般,在大地上倉惶而艱難地東躲西藏,為自己的生存尋找著一線生機。

如同一條大河乾涸,露出了河中眾多的魚兒擁擠在一起,漁夫隨便一魚叉就能叉上來幾條一般,入侵人族的百族修士要想捕捉人族奴隸只需要隨便往下方一鑽,隨便屠戮一座城池或者是攻克一座防禦並不是特彆強的大陣,就能賺個盆滿缽滿。

殺入了東西崑崙聖域,就相當於剝去了人族的外衣,赤果果的果肉露了出來,只要需要,百族隨時可以享受戰爭的果實。pbtxt

人族戰俘實在太多。

多到了那些喜歡吃人肉的種族都有點厭食的地步,多到了只有少數能拿人族修士直接提升修為的種族還在抓戰俘之外,大多數種族已經把目標放到了人族真正的核心。

東西崑崙的樞紐,昆虛宮和巫神宮。

殺到了手軟,搶到了飛艦裝滿。

百族聯軍歷經幾百年的征戰,終於斬獲勝利果實,人族成了任人魚肉的案板上的肥肉。

一艘血跡斑斑的飛艦下方。

一個年僅七八歲的小女孩,被一個獨臂修士抱著,向飛艦走了上去。

回頭遙望自己即將離開的家鄉,小女孩脆生生地說道:「北郭爺爺,我們為什麼又要搬走?」

獨臂修士只有一隻眼睛,一條大大的刀疤從臉上劃過。

臉色陰沉如水,獨眼之中,充滿了仇恨的光芒,嘴裡的聲音倒是相對柔和:「枯雨,那是因為狼人族又要殺過來了,我們必須要馬上撤離。」

小枯雨沉默了一下,回頭看向遠方的小城,嘴裡說道:「可是張爺爺、李奶奶還有小強哥,小安哥他們……」

北郭淼低沉地說道:「枯雨你要記住,這是我人族真正的大劫,只有你這樣,長輩有功勞,同時自己又身具不弱修鍊資質的人族後輩,才是第一序列轉移的目標,北郭爺爺的主要任務,就是掩護小枯雨的撤退。」

枯雨小手撐著北郭淼的胳膊,讓自己站得更高,眼睛望著遠方,嘴裡輕輕問道:「北郭爺爺,我爹我娘是不是已經被狼人族吃掉了?聽張爺爺說,狼人族會生吃活人的。」

北郭淼沉默了一下,低聲說道:「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狀況,真的絲毫不知,枯雨,你要記篆…」

北郭淼手指遠方,那兒,升騰起來衝天火光,隔老遠,好似還能感受到陣陣熱浪。

北郭淼的聲音低沉而緩慢,悲嗆而堅定:「你爹給你取名枯雨,就是希望,你能如同戰爭之後的枯樹,能夠迎來春雨,跟隨我們人族一起,走向希望。」

枯雨一雙大眼睛突然閃爍了亮光,嘴裡飛快地問道:「北郭爺爺,我們人族還有希望嗎?」

飛艦騰空而起。

北郭淼堅定的聲音傳了出來:「有,一定有。」

枯雨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嘴裡說道:「北郭爺爺,我們的希望,在崑崙聖山嗎?」

北郭淼沉默了一下。

枯雨又繼續說道:「我們的希望,還會很遠嗎?張爺爺說,這一仗已經打了幾百年了呢。」

北郭淼單臂用勁抱住了枯雨,手在微微發抖,獨目遙望那座剛剛被摧毀的小城,心中默默地問自己:「人族還有希望嗎?希望還會遠嗎?」

一個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一個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就跟小枯雨一樣,從來不敢往深處去想自己的爹娘是否真的已經成了狼人的口中之物。

人族大劫,連綿快兩百年。

人族大域一片片淪陷,到處生靈塗炭,哀鴻遍野。

如果有希望,不用等待兩百年。

或許有希望,但不會那麼快到來。

黑暗時期已經不足以形容目前人族的處境。

達不到世界末日的程度,也足以用瀕臨滅族來形容。

很少淪陷的東西崑崙聖地大片大片疆域一層層被剝落。

百族聯軍展現出的實力讓人族高層為之深深絕望,作為一名參加過聖域邊界防禦戰,並僥倖活了下來,但是被打落了境界的修士,北郭淼心中其實知道。

人族這次,如果能夠保留下來火種,就算是相當不錯了。

哪怕過了幾十年,北郭淼依然不能忘記三艘巨大的氣運天艦、足足四尊鋪天蓋地的神通法相圍住人族聖域猛攻的噩夢般的場景。

北郭淼也依然清晰記得,對面異族那密密麻麻,如同螞蟻般的飛艦,還有飄飛在飛艦前方的,足足七位合體大能。

百倍人族的飛艦。

百倍人族的修士大軍。

這是足以讓人族萬劫不復的至強勢力聯盟,人族,迎來了絕世大災難。

有希望嗎?

哪怕是正元子大人,心中怕是也已經完全絕望,聖域邊界失守,正元子大人的氣運飛虹艦遭受重創,差點墜落。

為了救援氣運飛虹艦,人族修士付出了五艘拓域級飛艦。

血雨紛飛之中,不止北郭淼一個看到了正元子大人聳立在氣運飛虹艦之上的凄涼背影以及那讓天空哭泣的悲嗆。

人族大劫。

正元子修整了數十年,沒能完全恢復。

氣運飛虹艦沉睡在了丹田之中,沒有絲毫復甦的跡象。

東西崑崙啟動了最後的防禦手段,人族前輩一代代累積下來的各種各樣的防禦,在一批又一批人族修士的驅動下,頑強地抵禦對手的進攻。

結果卻是,麒麟閣內,再次多了二十多座嶄新的方尖碑。

那一年,肖河拜別自己,從典藏聖地出來,趕赴前線,鎮守無邊崖,堅守了整整三年,高歌之中,駕馭自己的座駕拓域飛艦,帶領座下弟子三萬多人,引爆了拓域飛艦,在烈火硝煙之中,化為了永恆。

方尖碑上,如是記載了肖河的戰績。

肖河,人族合體大能正元子高徒,以分神中期修為,以必死之心,守護人族重地無邊崖,惡戰三年,利用大陣之力,滅殺同等級分神修士足足五名之多,終於引來樹人族合體大能,頑強抵抗三月有餘,自爆拓域飛艦,拉了對手同等級飛艦四艘,墜落虛空。

出征之前,肖河在人族麒麟閣留下了傳承。

隕落之後,麒麟閣內多了一尊方尖碑,這位生前守護了麒麟閣幾千年的修士,致死,也在麒麟閣內留下了一絲英靈。

那一年,萬劍尊者前來道別,留下了自己的萬劍訣,親自去鎮守他當年出身的「神劍山」,鏖戰整整三十多年,神劍山成了一座敵後的孤島,高傲如同利劍般的神山,被飛人族合體大能深深擊入地底,封印在了地底深淵,深深的地底下,萬劍尊者連同他一起隕落的劍修們,依然爆發出如同利劍般的氣勢直衝蒼穹。

麒麟閣內,又多了一尊篆刻了萬劍訣的方尖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