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七六章 銀色飛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七六章 銀色飛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空之中,金剛怒目,威勢一時無兩。

索爾巨人讓開一些,空中震動了幾下,再次伸出一顆頭顱,嘴裡嗡嗡說道:「他這金剛怒目法相乃是藉助了人族聖地積累的氣運還有各種意志生成,威猛是威猛,但是有兩大缺陷……」

心中瞞不過這些老狐狸,正元子的心中不由微微嘆息,金剛怒目一聲大吼:「不要嘰嘰歪歪,有膽再來戰過。」

量天尺再度高高舉起,空中盤旋幾下,向著索爾巨人的方向攻了過去。

摩摩索法的哈哈大笑聲沖了出來:「你的神通法相猛是猛,但是籠罩的區域有限,我只要站遠點,你能奈我何?」

金剛怒目法相量天尺一收,正元子在空中厲聲吼道:「有膽來戰1

摩摩索法又哈哈說道:「正元牛鼻子,你負隅頑抗又能如何?我們只要不理你,等你這神通法相威能耗盡再來攻擊,也不知道你還能驅動幾次神通法相,哈哈哈。」

摩摩索法的大笑聲中,喬旦在邊上低聲說道:「有沒有辦法加快攻擊節奏,不要夜長夢多,不知為何,我總有種心血來潮的不好感覺,對方昆虛宮的氣運真是詭異無比,這一年我們偷走了不少,可是現在依然有種很強的氣運之力,這恐怕並不是什麼好事。」

摩摩索法掃了一眼人族昆虛聖地的人族大勢,眉頭微微皺起,嘴裡說道:「喬旦兄果然厲害,感應敏銳,沒想到人族的氣運會如此旺盛,你說得對,我們要馬上加快進攻,要讓人族大勢再也沒有產生效果的機會。」

說完,摩摩索法大聲說道:「距離,十里,四艘氣運天艦持續猛攻,另外,百族艦隊,攻擊距離達到這個標準的,給我齊齊對準昆虛宮,看看他能夠堅持多久。」

何木生、何水生對望一眼,三頭玄蛇和婆娑妙樹從遠處,向怒目金剛發動了進攻。

三頭玄蛇三顆蛇頭之中,一顆吐出冰箭,一顆吐出火箭,正中的一顆吐出的則是雷彈,都是距離超遠的攻擊方式,在怒目金剛打不到自己的地方,開始吐了開來。

婆娑妙樹揮舞著枝條,向怒目金剛甩出了一排排樹葉形狀的攻擊光能,頓時,天空上只看到一層層劍葉鋪天蓋地,沖了過去。

氣運天艦率領著身後不下三百艘排眾而出的飛艦也從各個不同的高度上,向怒目金剛鎮守的區域攻了過去。

各種各樣的強大進攻,向天空之中怒目向天的金剛傾瀉了過來。

金剛怒目,咆哮陣陣,手中量天尺盤旋,掃落大片大片的箭雨箭葉子,擋住大量飛艦的攻擊。

高大的怒目金剛如同一個堅守陣地的孤膽英雄,承受著對手各種不同的進攻,鍥而不捨地,堅守著自己的家園。

小枯雨仰望高空的正元子,仰望高空的氣運飛虹艦,大眼睛之中充滿了敬仰:「北郭爺爺,這就是人族守護神,正元子大人嗎?」

北郭淼點頭說道:「嗯,這就是正元子大人,人族目前修為最高,實力最強的守護神,那是他的神通法相,手中拿的就是他最為厲害的法寶,無量尺。」

小枯雨的雙眼之中,充滿了希望:「北郭爺爺,正元子大人會打敗那些壞人,那些奇形怪狀的異族嗎?能抓住狼人,挖肚破心,給鄉親們報仇嗎?」

北郭淼仰望被周圍神通法相和飛艦圍攻的怒目金剛,稍稍猶豫了一下,嘴裡說道:「嗯,有可能。」

小枯雨又看向了北郭淼:「爺爺,我們已經沒有地方可退了嗎?」

不遠處,一個小男孩自豪地說道:「這兒是昆虛聖宮,永不墜落的昆虛聖宮,我們已經不需要退走了,正元子大人一定能夠趕跑可惡的壞人。」

北郭淼緊緊懷中的小枯雨,雙眼望向高空,看著那尊獨戰四方的怒目金剛神通法相,心中暗自說道:「正元子大人,你是人族最後的希望,但願你能讓孩子們還能看到明天,還能對人族充滿信心……」

不僅僅是西崑崙。

東崑崙之內,許許多多的修士看到玄天魔典之中,正元子驅動怒目金剛大戰四方的場景之後,也逐漸地恢復了生機。

人族照樣有守護大能,人族大能照樣有神通法相,我們也並不弱。

大戰三天,石渠閣內流動的清水逐漸乾涸見底,失去了水汽的滋潤,石渠閣顯得蕭瑟了許多。

空中,正元子心中悠然嘆息,嘴裡一聲暴吼:「要想滅我西崑崙,那你就還要加把勁,給我出來吧,絕世金匱。」

層層金光從金匱石室所在的區域升騰而起,向外層層冒了出去,如同防禦構建一般,昆虛聖宮四周發出一連串的鏘鏘響聲,好似鍍金一般,西崑崙昆虛宮現在的防禦罩表面,出現一隻只金匱石櫃連在一起,形成了一面全新的防禦牆。

金匱石室的力量,也被調用。

這是正元子能夠調用的,最後的防禦之力,也是人族先賢們億萬年積累下來的寶貴財富。

今日今時,正元子傾其所有,只希望能夠幫助人族走出最困難的時期。

金匱石櫃外層給予了防禦罩最好的保護,飛艦的攻擊效果頓時降低了許多,怒目金剛法相的壓力也小了許多。

摩摩索法一下沒認出這是什麼。

飛人喬旦倒是馬上回想起來,嘴裡說道:「這是人族傳說之中的金匱石室,相傳這是人族最強的能夠保持極強防禦力的奇特金匱。」

摩摩索法問了句:「怎麼破?」

飛人喬旦:「沒有特別好的辦法,唯一可行的,應該就是一刻不停地進攻,消耗金匱石室的防護能力,同時,還要切斷金匱石室從周圍空間吸取補充的能力,那麼,正元子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

發出金匱石室的時候,正元子的怒目金剛戰鬥力銳減,索爾巨人和巨臉人再度圍了上來,百族聯軍的飛艦,又開始圍住西崑崙猛攻起來。

金匱石室的防禦力相當強悍,哪怕是遭受到如此強度的進攻,依然頑強地抗住了,並不能輕易被擊潰。

但是正如喬旦預料的一般,百族聯軍不間斷的進攻之下,金匱石室的金色也正在緩慢地淡去,防禦力也在逐漸減退。

持續了三年時間。

金匱石室也抵抗不住了。

強大的進攻之下,西崑崙聖山外的防禦罩一點點地暗淡下去,空中怒目金剛法相也在大家的矚目之下,一點點完全消散。

每一個人族修士的心情,也一點點地沉重起來。

當怒目金剛法相在攻擊之中完全潰散,當防禦罩已經搖搖欲墜的時候。

氣運飛虹艦上,正元子向四周深深鞠躬,嘴裡的聲音不大,但是傳遍昆虛:「人族後輩正元子無能,導致西崑崙聖地遭受重創,如今我正元子願意跟敵人決一死戰,希望我剩下的人族修士們,能夠忍辱負重,保留自己的有用之軀,等待著我人族雄主出現,為我人族留下火種……」

深深地鞠躬之後,正元子驅動了氣運飛虹艦,義無反顧地殺出了昆虛聖宮。

石渠閣之水已經乾涸。

金匱石室之光已經暗淡。

正元子能夠做到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殺傷敵人。

得到石渠閣之水滋潤,氣運飛虹艦再度恢復了部分戰力,正元子驅動氣運飛虹艦殺入戰場,嘴裡高聲歌唱,投入捨生忘死的戰鬥之中。

為了避免正元子駕馭飛艦逃脫,昆虛宮附近布設了鎖天大陣,四艘氣運天艦大陣之內圍剿而來。

戰鬥僅僅持續了一天不到,氣運飛虹艦就在懸殊的差距之下,遭受重創,大天使之劍一劍斬中了氣運飛虹艦,巨大的斬擊力量,將氣運飛虹艦斬落虛空,重重地砸到在了已經被百族聯軍征服的土地上。

氣運飛虹艦敗了,再也飛不起來。

正元子臉色平靜,漂浮半空,面向敵人,手中一舉量天尺,嘴裡輕輕地,悠悠地說道:「正元子百死難辭,不過,你們誰要是膽敢先上來,那就試一試合體大能修士同歸於盡的勇氣……」

說話之中,整個人,包括尺子,都開始熊熊地燃燒起來,潔白的光芒,在空中流轉,恐怖的能量讓幾個合體大能心中也微微一顫。

此時,昆虛宮防禦罩轟然一聲,裂開去,人族最後的庇護所的最後一點遮羞布,被百族聯軍無情地撕開。

無數修士,包括小枯雨,都一臉絕望,一臉麻木地仰望著高空,等待著最後時刻的來臨。

此時,天空之中,昆虛宮之巔,那條象徵著人族氣運最巔峰狀態的氣運之龍突然在雲中鑽了出來,仰天一聲咆哮,龍頭猛地向上一拱,龍頭之上,拱起了一艘里許方圓的銀光閃閃的飛碟。

飛碟現世,空中盤旋,散發出淡淡銀光。

如同一輪朝陽,掛在了昆虛宮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