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九一章 殺無赦(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九一章 殺無赦(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少年催猛氣,怒發為族征;斗天摩白日,長剛斷流星。

當今男兒志,獨為萬古英。

神通法相單手一招,斗天棍天空盤旋,飛了回來,鏘的一聲,落在了已經神與體合的孫豪手中。

前方,喬布斯的身軀已經如同摩根比爾一般,化為了薄薄的博餅,空中飄落下來。

連續隕落三尊合體大能,昆虛宮的前方,天地同悲,天空的星輝好似都在流淚一般,灑落絢麗夜雨。

斗天棍手中盤旋了兩下,空中頓了頓,順著三頭六臂神通法相的一手斜下方向一指,另一隻手臂伸指往前,孫豪的神通法相嗡嗡說道:「你們,誰上來送死。」

再滅一個合體大能!

人族修士精神無比亢奮起來,齊齊揮動自己的武器,振臂高呼。

沉香大人,老厲害了。

殺無赦,真正的殺無赦埃

面對孫豪的挑釁,對面還剩下的四尊實力較強的合體大能齊齊沉默,四人如今齊齊抱團,絲毫不敢分離,氣運天艦也挨在了身邊,不敢遠離。

喬布斯逃走不成,被直接點殺當場,一旦自己落單,情況怕是不會好出多少。

合體大能保命的手段層出不窮,就算是被孫豪強勢擊殺在空中的三位實力較弱的合體,現在也不一定就完全隕落,還有可能他們依然逃出了部分分神,依然有替身在安全地帶。

但是無論如何,以他們的修為,被滅殺了合體本尊之軀后,怎麼也不可能保持合體戰力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跟隕落實際沒有多少區別。

孫豪的兇悍,讓幾個合體大能膽戰心驚。

大天使之艦上空,飛人喬旦臉色沉重地說道:「神與體合,氣與體合,三合一的真元神力,那是比我們的肉身力量、神魂力量和真元力量高一個階位的戰力,具有破除防禦的強悍應用,大家小心,千萬不能硬抗。」

三合一的真元神力,更高階位的力量!

敵我雙方知道了這是什麼,知道是知道,不一定能夠理解。

能否理解不重要,明白孫豪強大無比就行了。

正中的頭顱高高揚起,孫豪洪鐘般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起:「怎麼?各位,有本事率隊攻我人族,殺入我人族聖域,如今卻沒膽來攻我了嗎?」

摩摩索法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誠懇:「沉香大人,你已經殺夠了,我們三族,每一族都賠上了一位合體大能,百族聯軍也已經被你一手滅了,我們願意就此退去,並願意給人族開出賠償,中虛萬族,每一個種族的合體大能都是天地所中,殺戮過多,對大人的修行並無益處。」

正所謂形勢逼人,其他三位不可一世的合體大能,哪怕是飛人喬旦此時也默不作聲,默認了摩摩索法的提法。

何木生還朗聲補充:「沉香大人有所不知,每一位合體大能修鍊到一定境界之後,就會得到上虛的特別告示,那就是不能輕易打殺其他種族的合體修士,正元子,這規則你難道不知?」

氣運飛虹艦上,正元子的聲音遙遙地傳了過來:「沉香大人,正元子的確收到過上虛類似的告知。」

摩摩索法笑著說道:「還是那句話,沉香大人打也打了,殺也殺了,我們三族願意認輸,願意承擔責任,大家可以坐下了好好談。」

孫豪心中一動,想起了郝安逸。

郝安逸飛去上虛的時候,自己已經具有了不弱於普通合體中期大能的戰力。

如若上虛真的不讓合體之間大打出手,那麼郝安逸為何不叮囑自己。

好似,這位人族老祖破虛而去的時候,交給自己的話就是大膽干,意思是中虛鬧翻天都不打緊,上虛有他兜著呢。

修行到了現在,孫豪已經是個老狐狸,稍稍一想,心中已經隱約知道,上虛可能真的定有這種規則,不過,這樣的規則,對一些特殊修士是不適用的,比如大乘老祖。

大乘老祖可能就是真正制定規則的人。

只要是有大乘老祖在上邊頂著,估計這規則也就約束不了自己。

三顆頭顱仰天哈哈大笑,孫豪嘴裡高聲說道:「好一個上虛告示,遺憾的是本座從來沒聽說過,還有,正元前輩,假如我沒有及時出關,難道你覺得他們會放過你嗎?你覺得他們會顧忌你的存在而放過人族昆虛宮嗎?哈哈哈,看似冠冕堂皇。,實則包藏禍心,廢話少說,既然敢來,就要有隕落的思想準備,誰來一戰。」

孫豪暴喝聲中,氣勢大增,衝天豪氣,鋪天蓋地鎖定了前方。

手中斗天棍又緩緩地伸了出來,遙遙地,向摩摩索法一指。

摩摩索法心中一寒,頭上冷汗大冒,腳下輕輕一動,氣運天艦光華大作,嘴裡一聲暴喝:「各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

生死攸關,誰也不敢留手,少一個道友,就少一個幫手。

何木生、何水生還有飛人喬旦齊齊動手,摩摩索法的前方,形成了四面巨大的光盾,阻擾恐怖的斗天棍襲擊。

孫豪嘴裡一聲大吼:「吃我一棍。」

手飛快空中旋轉,猛地一棍,直直地向前方砸落下去。

敵我雙方修士目不轉睛地看中那根金色內斂的棍子,都很關注四位合體大能聯手布置的防禦能否擋得住孫豪孫沉香。

金棍飛空而來,就在馬上會靠近幾位合體大能聯手布置的防禦罩的時候,突然憑空消失不見。

摩摩索法雙眼微微一眯,周身汗毛緊豎,身軀表面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黝黑裝甲,在氣運天艦上空飛快地變動位置,不讓孫豪能夠準確定位自己。

斗天金棍突然再度出現,猛地攻了過去。

何木生突然驚呼起來:「水生小心。」

孫豪三顆頭顱正中的一顆哈哈大笑:「太搞笑了,你們以為我指誰就打誰嗎?我不過是隨便指而已,何水生,吃我一棍。」

觀戰的人族修士,心中湧起一種哭笑不得,但又敬佩十分的表情,沉香大人太狡詐,哦不,是太機智了,話說,就算是所有觀戰者都以為沉香大人這次的攻擊目標就是摩摩索法。

誰知,沉香大人的金棍已經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砸向了措手不及的何水生。

四位合體大能的防禦重點已經傾向了摩摩索法,此時還真的來不及變招。

何水生自己也萬萬沒想到孫豪會對他出手,手中扔出一件法寶,身上也衝出道道青色木甲,十分勉強的組織防禦。

奈何實在太倉促,防禦力量根本就不是很到位。

梆的一聲,斗天金棍直直地敲擊在何水生的頭上。

一刻木頭腦袋如同板栗球,被一下敲開了花,樹殼向外翻出,裡邊露出了清新的綠色汁液。

何水生一聲尖叫,身軀晃動,瞬息消失,再度出現,已經是一里開外。

只是,何水生的身軀剛剛出現,還沒完全站穩,頭上又是梆的一聲響,木頭腦袋又向外裂開了巨大的裂痕。

何水生再躲,斗天金棍再砸。

梆梆梆,何水生已經被孫豪完全鎖定,如同敲釘子一樣,不停地敲擊,連續四棍下來,何水生的人族身軀突然炸裂開去,一棵大樹出現在空中,飛快地,向空中墜落下來。

斗天棍不依不饒,從天上直追而下,咚咚咚,又是三棍,直直地擊中大樹的樹冠,大量的樹枝,樹葉空中不停地飄然灑落,天空之中翠綠的大樹身上,浮現出七彩光芒。

何木生嘴裡一聲大吼:「孫豪,水生已經被打回原型,神性盡失,沒必要如此趕盡殺絕吧?」

大吼聲中,飛撲而來,試圖攔截斗天金棍。

孫豪不為所動,又連續兩棍,重重地撞在了大樹的樹榦之上,樹榦樹皮被直接撞擊破裂開,閃爍著七彩光芒的樹汁液從龐大的樹體上流了出來,顯得煞是好看。

最後一棍,孫豪重重地,從大樹最中間的樹榦上,一插而下,貫體而入,從樹頂,一直貫通到了樹根。

何水生,被擊殺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