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一九六章 求道唯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一九六章 求道唯苦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兩個正元子的回答依然十分標準,跟夏晴雨預想之中的差不多,也就是說,僅憑夏晴雨,是分不出真假了。

不過讓孫豪十分困惑的是,哪怕以孫豪現在的他心通修為,認真去感受兩個正元子,出現的居然是都在想:「我是正元子,我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也就是說,孫豪的感知之中,兩個正元子還真都是本尊。

孫豪想了想,手對氣運飛虹艦一指,嘴裡說道:「正元子大人不妨試一試能不能驅動氣運飛虹艦。」

兩個正元子異口同聲地說道:「行,我先來。」

這樣子,誰都不示弱。

隨便選了個,讓他先試,結果,氣運飛虹艦一飛衝天,空中劃過一道彩虹。

孫豪面色不善地看向剩下的那個正元子。

剩下的正元子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你下來,輪到我驅動了。」

孫豪微微一愣。

上面的正元子跑了下來,第二個正元子上去,一模一樣的辦法,一模一樣的起手式,氣運飛虹艦也化為一道彩虹,飛空而起。

好吧,都能驅動氣運飛虹艦。

又分辨不出孰真孰假了。

這種偽裝之術的神奇,已經超出了孫豪的想象,可以說,已經超越了他心通的範疇。

孫豪看著眼前的兩個正元子,有點摸不清頭腦了,嘴裡緩緩說道:「我很奇怪兩件事,其一是正元子你怎麼不向假的正元子發動進攻;其二是為什麼摩摩索法你怎麼想到要模仿正元子的……」

說這話的時候,孫豪的神識始終籠罩在兩個正元子身上,他心通更是密切關注著兩個正元子的狀態波動,期望能夠從他們的心情變化等等方面,發現假正元子的蛛絲馬跡。

遺憾的是,兩個正元子依然如故,心中想的,居然都是「我是正元子,我怎麼會要模仿正元子。」

這是個什麼事?

他心通也完全沒用處了。

孫豪正在疑惑這會兒,一個正元子開口說道:「沉香,你有所不知,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正元子還是摩摩索法,對面那個,跟我是一模一樣的狀態,自然打不起來,也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摩摩索法。」

對面的正元子繼續說道:「沉香,我們兩個現在的狀態,就好似是正元子和摩摩索法合二為一了,兩人的記憶是共享的,行為是一致的,都有著正元子的完整人格和記憶,而摩摩索法的一些東西,已經相當模糊,所以,實際上,我們兩個現在都是正元子,但又都不是正元子了。」

孫豪緩緩說道:「嗯,那你們能夠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嗎?如若你們都不是真正的正元子,我不介意將你們都捉拿下來,送入特殊地方,自去修行。」

一個正元子苦笑:「怎麼處置,全憑沉香做主,我願意聽候發落。」

另一個正元子也苦笑著說道:「不瞞沉香,摩摩索法的這種功法名叫,一世雙子,甚至有可能摩摩索法的前身也並不是摩根神族修士,不過是雙子了摩摩索法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現在,又雙子了我正元子。」

孫豪眉頭皺起。

夏晴雨好奇地問道:「一世雙子功法的效果是什麼?最終會是什麼結局?」

一個正元子苦笑:「效果就是製造兩個一模一樣的正元子,一起修行,到了一定高度之後,兩正元子二合一,實力大增,直指通天大道。」

另一個正元子接著說道:「沉香和小雨你們放心,此功法之後,摩摩索法的記憶已經逐漸成為我的養分,正元子的意志佔據了絕對優勢,倒是不可能對我人族不利。」

聽到這兒,孫豪介面說道:「這麼說來,摩摩索法的意圖就是哪怕自己的神志被正元子你給同化掉,也希望自己能夠活下來,並且繼續行走修行之道,只不過,量天尺又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有兩把?」

一個正元子嘆息說道:「施展這種秘術的時候,有兩個條件,其一是必須借用一件靈寶,品質等級高出施術對象本命靈寶去施展,效果就是強行讓這件靈寶變成了量天尺;其二,施展這種秘術的修士必須比被施術的對象稍高,不然就會被生生反噬。」

另一個正元子也嘆息說道:「我能夠感知得到,摩摩索法施術的目的,就是自毀求安,用一世雙子之術,強行降低自身的修為等級,化身成為另一個正元子,抹去了摩摩索法的個體意識,全心全意化身了正元子,以此來博得沉香大人高抬貴手,獲得一線生機。」

這!

孫豪逐漸明白過來,並開始為摩摩索法的做法表示感嘆。

摩摩索法的做法極為徹底。

徹底摧毀自己的意志,變身成為正元子,來求取生機,這還真是讓孫豪萬萬沒有預料到的。

中虛修士的手段還真是層出不窮,為了修鍊大道,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敢做。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緩緩說道:「那也就是說,一世雙子狀態的正元子大人,其實就是兩個正元子個體,不過一個是真正的本尊,而另一個卻是摩摩索法的轉世所生,你們自己也分辨不出孰真孰假了?」

兩個正元子齊齊點頭。

孫豪又開口說道:「那麼你們能不能告訴我,施展這秘術都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最後,正元子你會不會成為被寄生的宿主,為他人做嫁衣裳。」

正元子審視一下自身之後說道:「根據功法去分析,進入大乘之前,問題不大,只有正元遭遇不可抵禦的敵人之後,才會有摩摩索法一樣的做法,自毀神魂,去再度施展一世雙子。」

孫豪緩緩說道:「按照我的判斷,此功法修行到最後,修鍊者的意志還是會最終覺醒,而正元大人你的意志應該會成為附庸,所以,正確的做法,還是分辨出雙子模仿體,然後予以清除,撥亂反正。」

兩個正元子齊齊呆了呆。

其中一個正元子說道:「應該不會,功法顯示,這是一種類似分魂而修,合而壯大自身的修行之術,只要我不遭遇不可戰勝的對手,不用自己摧毀意志的話,修鍊到更高境界的時候,依然有很大的幾率保持自我。」

孫豪冷冷說道:「正所謂九真一假最是難以辨別,我猜測,你現在掌握的這種一世雙生並不是最終或者是最完善的版本,你所謂的保持自我,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陷阱,正元子大人如若自己能夠區分模仿體,那是滅掉更加安全。」

正元子身軀微微一震,半響之後,看著孫豪,嘴裡悠悠說道:「沉香,你說的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實際情況,但是沉香你要知道,對我來說,合體中期可能就是修為的頂點,到了這兒,我的潛力已經耗盡,終我一生,怕就只能是中期境界了。」

孫豪掃了兩個正元子一眼。

另一個正元子此時說道:「但是在一世雙子奇異功法之中,我能夠感知得到,我會破除壁障,修行到更高的階段,不瞞沉香,往上不斷追求,那是我最迫切的希望,哪怕有危險,我也會儘力一試。」

孫豪聽到正元子的話,心中不由微微一震。

修行唯苦,求道艱難,自己能夠想到的,正元子也能夠想到。

自己猜測施術者居心叵測,正元子應該也能判斷得出來,但是正元子依然希望能夠搏一搏,希望能夠藉助一世雙子之力在修鍊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明知有蹊蹺,明知山有虎,正元子也要一試,說穿了,就是要搏一搏自己的前途命運。

孫豪微微點頭,嘴裡輕聲說道:「原來如此,那好,今日之事,就此揭過,正元大人不妨早早謀划,我去追殺其他修士了……」

說完,孫豪騰空而起。

金色的身影在空中一晃,瞬間化為巨大的,扇動著金色雙翅的大鵬金翅鳥,看準一個方向,如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