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二零零章 柘木本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二零零章 柘木本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追殺二十多年,惡戰連綿,飛人喬旦逃至人族大域外圍。

飛人喬日前來接應,合體化為雙頭喬旦,繼續跟無頭凶蠻惡戰四五年,哪怕是化身雙頭依然不是無頭凶蠻之軀的對手,依然被孫豪的無頭凶蠻牢牢壓制住,越打越是心驚,越打越是膽寒。

終於,惡戰了幾年之後,雙頭喬旦不得不自動撤離,憑空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無頭凶蠻沒能攔住,雙頭喬旦成為百族聯軍之中唯一一位被盯住之後,成功逃離的合體大能。

孫豪無語搖頭,讓邊牧火速前來,協助自己追擊樹人何木生,莽莽大山廣袤無比,孫豪化身滅世金蠶穿行其中,時間不少,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

得到身邊修士相助之後,何木生潛逃的速度被控制住,孫豪有的是時間慢慢追查。

讓邊牧過來,追查的效果更好。

邊牧神通廣大,有著不為人知的潛逃之術,歷時一年多,便已經穿越了千山萬水,跑到了自己的身邊。

讓孫豪比較意外的是,刑天巫魄之軀居然掉隊了,並沒有緊跟邊牧回來。

孫豪感受了一下,刑天巫魄之軀目前正在路上,向自己的方向如飛而來。

以刑天巫魄的戰鬥能力,人族大域之中絕對不會出什麼問題,孫豪把刑天巫魄的事情放到一邊,叮囑邊牧:「給我嗅一嗅老木頭何木生的所在,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本體。」

邊牧汪汪叫了幾聲:「放心,有我無敵嗅術在,保管讓他無法遁形,話說老大,你怎麼不追殺飛人喬旦?讓這最大的敵人給逃了回去?」

孫豪笑笑說道:「時機還沒成熟,就算是本尊去追,只怕也拿不住喬旦,還不如直接先滅掉樹人。」

邊牧汪汪叫道:「也是,最後那個詭異的雙頭喬旦,居然讓老子也嗅不到跑去了什麼地方,算了,不說了,先來找一找老樹的位置再說。」

狗頭揚起,邊牧縮了幾下鼻子,嘴裡汪汪叫道:「好濃郁的木屬性氣息,整片森林,真是無處不在,好似大山之中,每一棵樹都是何木生的分身,但是認真去聞,卻又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傢伙的隱藏能力的確是強悍……」

孫豪站在邊上微微點頭:「嗯,他的氣息無處不在,好似沾染了森林,並逐漸向人族大域之外滲透出去。」

邊牧又嗅了幾下說道:「我感覺,這個老樹應該有一種神奇的,可以直接化為其他任何一棵樹的能力,也就是說,一旦他的氣息抵達人族邊界的話,那麼他就能瞬間化為邊界一棵樹,逃之夭夭。」

孫豪也是這麼認為的,當即點點頭:「應該就是這樣,所有樹都是何木生,但同時任何一棵樹都並不是何木生,他的修行功法真是很詭異,邊牧,有沒有什麼辦法將他的本體逼迫出來?」

邊牧咬牙切齒,嘴裡汪汪大叫:「天下第二狗在此,自然會讓他無法遁形,看我神狗嗅天,一嗅氣,二嗅神,三嗅因果……」

片刻之後,邊牧吐出狗舌頭,嘴裡噗嗤噗嗤喘氣,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虧大了,虧大了,又甩了一滴神血,孫老大,雲龍山脈的龍心位置,方圓一里左右,隱藏了何木生的本體在內,他在藉助雲龍山脈的龍脈地理在隱藏自身,輕易很難發現,不行了,不行了,累死狗了……」

說完,不用孫豪招呼,自己跑去須彌凝空塔之內修行去了。

孫豪大步橫空,出現在雲龍山脈之上,按照邊牧的提示,飛速來到了龍脈龍心所在之處。

龍脈龍心地域面積可是不小,這兒的樹木也相當茂盛,生機勃勃,木屬性濃郁無比。

何木生的本體,很有可能就是這中間的任何一棵樹。

孫豪神識籠罩下去,仔細觀察,半響之後,孫豪的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如若不是邊牧特意提醒,哪怕是孫豪自己探查到這片區域,能不能發現何木生,都還是兩說。

方圓幾里範圍之內,樹木花草沒有絲毫異常,孫豪完全看不出端倪,好似這兒就是一個十分普通的密林。

探查半響,依然毫無所得。

邊牧的神狗三嗅神奇無比,尤其是最後一嗅,更是讓孫豪堅信何木生就是藏身在了這片密林之中。

既然正常手段找不到,那就動粗。

孫豪飄立空中,單掌一招,方圓一里左右,地面上所有的樹木頓時被連根拔起。

空中一搓,所有樹木瞬間化為齏粉,飄飄洒洒,落在了雲龍山上。

當所有的樹木都被拔起之後,孫豪終於發現了何木生的所在。

龍心的正中間,一棵兩丈來高的柘木穩穩地站在了山間,並沒有被孫豪一手拔起。

「柘木」又名黃金木,乃是有名的極為堅硬的樹木之一。

人族典籍之中,有「柘材為弓,彈而放快」、「金鞍始被,柘弓新張」之說,意思就是柘木極為堅韌,適合做弓。

孫豪大戰樹人族永恆之樹時,何木生不止一次用出了草綠色之弓,其材質怕就是用柘木煉製而成。

柘木在人族之中,也算是大名鼎鼎,人族遠古時期,有柘袍之說,指的就是黃袍,也借指皇帝,「歲時翦刷供帝閑,柘袍臨池侍三千。」

柘木能夠抵抗孫豪的拔起之力,那就說明,這的確是何木生的本體所在。

孫豪單手用勁,隔空一掌,向柘木劈了下去。

柘木枝葉晃了幾晃,孫豪勢大力沉的一擊,已經被化為無形。

孫豪微微一愣,單掌伸出,一手握住了樹冠,空中一聲暴吼:「給我起……」

強大的真元神力奔涌而出,湧入柘木之中,勢要把柘木連根拔起。

可是柘木依然牢牢地生長在雲龍山脈之上,紋絲不動,倒是整座雲龍山脈遭遇到孫豪的巨大力量之後,開始晃動起來。

孫豪微微皺眉,拉扯的動作稍微緩了緩。

拉動力量太強,損傷到了雲龍山脈,柘木生長在雲龍山脈龍脈龍心之處,此處損傷過大的話,必然會對龍脈造成不可預計的傷害。

孫豪不得不停下手來,另想辦法。

神識往下一掃,孫豪發現了問題所在,柘木一根粗壯的根系深深地扎入了雲龍山脈深處,自己要想強行拔出,那就必然會損傷到龍心。

何木生做了多手準備,紮根龍脈龍心,打定主意讓孫豪不能輕易拔起自己,給自己求得一線生機。

孫豪想了想,神識一動,沉香劍一個劍直刺,筆直地插向了何木生本體柘木。

梆的一聲清響,沉香劍一劍無功,被遠遠地彈開,飛過來一看,柘木的樹體表面沒有絲毫傷痕,沉香劍一擊,連個白點都沒能出現。

劍如山砸過去,柘木晃了晃,也是若無其事。

心中一橫,孫豪手中捏了一個法決,一擊雷霆從天囊簧砸落在柘木之上。

柘木樹榦上,雷光閃爍,雷霆被傳導進入地底,柘木依然若無其事。

好頑強的柘木,劍劈雷劈都沒有用。

孫豪雙目一寒,張嘴向前,猛地吐出了三昧真火。

柘木很珍貴,如若能夠拿下來,滅掉何木生的神識,那還真是難得的煉器煉材,但既然劍劈雷轟都沒辦法,那就只能用三昧真火直接焚燒了事。

黃色的燚神炎,也就是三昧真火卷向柘木。

何木生所化的柘木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主動採取了應對措施,孫豪發現,雲龍山脈密林之中的何木生本體氣息飛速向柘木之中匯聚而來。

柘木匯聚到大量的何木生本體氣息之後,在地面上迅速縮小,不到片刻,已經變成了只有一人多高,枝條十分簡單的小柘木,立在了三昧真火之中。

孫豪驅動真火燒了半天,遺憾地發現,柘木雖然已經被燒得黑炭一般黝黑髮亮,但是樹體本身,卻沒有絲毫傷勢。